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八章(大结局中)-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又怎么了?”小海子见皇上低头阅奏折,抽了机会踱出殿外,问着小内侍。

    这些孩子,眼力劲一点儿都不好,办事总也不放心。难怪干爹说他收的干儿子能力差远了。

    “干爹,今天的糕点没买到!”小内侍极度不安,初一十五,坤宁宫必备杨记糕点,其实,皇上好像并不热衷于吃,而只是通过糕点在追忆着什么一般,或许,是他年少随广济大师游历时有吃过这类食物吧。因为,第二日收捡的宫女往往会端着原封未动的糕点出来。今儿又到十五了,自己跑一趟却是无功而返。

    “怎么,卖完了?”小海子皱眉道:“你这孩子,办个事就这么难?离日头偏西还有些时候,赶紧的,再去一趟,就算是亮出宫中的招牌,也得让那作坊再单独制作一份出来!”

    “干爹,不是卖完了,是关门了”小内侍真想就在旁边的糕点坊带一包回来交差,但怕落下个欺君之罪,到底还是空手回来了。

    “关门?”早不关,晚不关,偏偏是今天关门?小海子想着,要不要寻着作坊老板家去买一份回来,要知道,这段时间,坤宁宫放杨记糕点是雷打不动的事儿了,今天没有,说不定皇上就要责怪了!

    “是的,孩儿打听过,说这作坊关门有好些天了,而且,很是蹊跷,店铺没有转让,也没有歇业告示!”小内侍知道回来不好交差,该打听的他都打听好了,一一汇报给干爹,至少,自己的责任得推干净了!

    “这好好的生意不做了?是跟银子有仇呐?”小海子很恼火,关门就关门吧,歇业转行东家有事什么的,你贴个告示,让买主放心,也让自己能交差啊。

    “就是啊,街坊邻里,许多老买主都猜不透呢!”见干爹总算没有责怪自己,小内侍松了一口气。

    “关门?生意不好?”都说天子脚下遍地黄金,她做的事儿,终究还是有一件失败了?静坐坤宁宫,慕容轩感到沉闷,好不容易能通过一件东西看到她,却就要这样消失了!

    “没有,听说无论是口感还是色泽,乃至样式全洛城独一无二!”小海子一一回禀。

    “那是怎么回事?”独一无二的,生意肯定兴隆,激流勇退不是她的个性。这个贪财且从来不嫌银子多的人,让她关门歇业,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乎的家人有事!

    “小柱子打听过,也没结果,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开业,奴才让他们随时注意着,开门营业了就买回来!”皇上不立后,却独独让坤宁宫保持着原样,初一十五,按老规矩,雷打不动的过来,并没有女主人!

    “承恩,轩儿那孩子又去坤宁宫了?”慈宁宫,太后看着高挂的圆月,问道。

    “是的,太后,皇上戌时就过去了!”别人不知道,但他知道皇上此行的意义所在。

    “这孩子,说了这么多,不立后,却老爱往坤宁宫跑?”太后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当年后位一争引起的宫变让他留下了阴影吧。她也曾经心静如死水,如今,和太上皇携手走过了不少地方,也会携手走到最后,过往的事,她已释怀,独独儿子,却真的伤害过深!

    “第七天了!还不走吗?”出游以来,从没有在一个栈住过三天,刘小为兄弟俩相互打听着情况。

    “听夏姑娘说,好像洛城那边出了点事,正等着回音呢!”刘大为拍拍弟弟的肩膀道:“唉,当真是时过境迁啊,想当初,你我在那边时,这信息何时这么慢过,这速度,比四姑娘的速风快递商行都比不上,还暗卫营?真是安逸日子过多了!”

    “你不用张望了,夏雨,虽然林家是有暗卫营,但这毫无头绪无异*捞针,姑娘我都淡定的等着呢!”看夏雨时不时找着借口到栈外等侯,杨子千心里比谁都急,却又反过来安慰她。

    “一来一去的,中间留两天打探,按说,今天就该有消息过来了!”夏雨有些紧张,这些年,林家淡出朝野,暗卫营也是无事可做,爹好像也在培养*人了。莫不是爹已交了权,这才导致事情拖延了?

    直到夜幕,也没能盼到信息送来!

    “四姑娘,丑时,有人送信过来了!”因着夜半深更,夏雨没有打扰杨子千的瞌睡,清晨,见她开了门,拿着信件汇报。

    “怎么说,人找到了吗?是谁做下的事?”杨子千这会儿很紧张,如果人都还活着,那么就好办了。要是?那她的罪孽就深重了,她不是宫斗的主,手上可不想染上半点颜色。虽然那八人不是她直接经手,但因她而起,心也会不安的。

    “人都还在,据说是要人交出糕点方子!”夏雨看了杨子千一眼,担忧说道:“是皇贵妃娘娘的哥哥黄三做下的事儿!”

    就说那地儿随便抓一个人出来膀子都比自己大腿粗吧!

    啧啧,皇贵妃的哥哥,这究竟是以大欺小呢,还是太看得起她杨子千了。

    “犯得着吗?这么大的腿了,还来跟小老百姓碗里抢食,真是不要脸!”愤愤然,杨子千忍不住低骂出声!

    “四姑娘,什么叫大的腿?对了,这事儿,要怎么解决,送信的人还在,您决定了,奴婢这就派人回去找人处理?”听得消息,这人还是波澜不惊,好像早料到是这种情况一般。

    怎么处理?

    当然是救人了!

    活要见人!

    一定不是死要见尸,死都死了,让她怎么给那八家人交待。

    可是,听夏雨的意思,是找林家出面。

    这老国舅对阵新国舅,主场都不分的仗怎么打?谁会是赢的一方?

    再则,自己当年虽有助于林家,欠她情的是他,而不是林家。

    早已淡出朝野的林家,让他为了一个不相干的杨子千去得罪新贵黄家,似乎可能性不大。

    “林家会出面吗?”杨子千觉得自己的面子不够大:“这样吧,夏雨,给你那位帮忙的人说,带信给黄家,秘方让那八人交给他们,前提条件是人毫发无伤的给我放了,而且,我杨记退出洛城市场!”壮士断腕,英雄自戕,杨子千悲壮不已!

    “四姑娘,这、、、、?”自从跟着她以来,也知道这位主的性格,像这样主动退却的时候还没见过,这糕点坊,是她的心血啊!

    “没有什么比命重要!”杨子千摆摆手:“就这样吧,对了,夏雨,要多少银两,洛城恐不够,我这儿一并给你!”

    “四姑娘,为您分忧,乃是奴婢的本分!”夏雨可不敢托大,既然她主动退缩,想必林家出面,黄家也会礼让三分了吧!

    “有本上奏,无本退朝!”每天都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听小海子日复一日重复着这样的话,慕容轩觉得有些乏味,难怪父皇要早早的退位,这差事,不好做啊!

    黑压压的人头,好像没有动静,闭上眼,准备退朝。

    “臣有本上奏!”监察御史沈从扬这时高举奏章站到了中间。

    这小老儿,好些时候没有动静了,这会儿,又逮着谁的小辫子了。

    上至右相黄大人,小到殿门前站着的小官,心生胡疑,满脸恶寒的看着挺直了腰杆站在正中的人。

    “呈上来!”慕容轩觉得,监察御史太轻闲绝不是他的管理能力有多好,只是朝臣做得过于隐秘罢了。时不时的跳出来说上几句,给他们提个醒也是好的。

    “臣奏右相教子无方,纵容家人以权欺人,私设大牢,擅押百姓!”待小海子将奏章收走,监察御史沈大人昂首挺胸,侃侃而谈。

    什么?

    谁?

    右相?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沈大人没有老糊涂吧!

    右相啊!

    那是谁知道不?

    太上皇时期的忠臣,当朝的右相!

    都知道,目前为止,皇上没有立后,而皇贵妃主六宫,且,独有皇贵妃育有一子,就是当朝太子,甭管如何,这右相,可相当于国丈了。而他口中所说的教子无方,那子,岂不就是皇贵妃的亲哥哥,当朝国舅了吗?

    这沈大人,想退役也犯不着唱这一出啊。

    来了,终于来了,这沈老儿,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恶!

    就在右相都惊讶不已时,朝堂中,有那么几位大人,却是窃喜不已。

    “右相,此事你如何看待!”接过奏章,皇上并没有打开看,而是问着站在左侧的老人。

    “断无此事,请皇上明察!”自己两袖清风,一生为官忠而高洁,对孩子也是严格要求,怎么会有这样的*出现呢。

    无此事!

    想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右相啊右相,你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可惜,你生了两个好儿子!

    他们不这么做,自己还真找不着拉你们下马的机会,这些年,皇贵妃的位置倒是安稳了,不过,皇后的位置,可不见得就是你们家的了。

    女儿在内宫,虽暂时无出,但据说皇上也不偏爱谁,各宫也是惯常走动的,机会,大家都均等吧!

    “皇上!”右相辩解乃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名满洛城的杨记糕点坊无缘无故关门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也不是那无事找事的人。既然接到了匿名举报的信,而且证据都给附送上了,再不*那就对不住头上的乌纱帽了。

    小老百姓做事儿容易吗?瞧瞧那杨家,被欺负成这样了,一声都不敢吭!

    监察御史的职責和正义感让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行了,此事,朕知道了!”看都没看一眼折子,慕容轩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退朝!”小海子见此,连忙高唱。

    “恭送皇上!”

    明黄的背影消失在大殿上,朝臣全都没回过神。

    折子是留中不发!

    到底是皇亲,看看,这不,风声大雨点小,甚至,还没有雨!

    退朝后的各位大人,各怀心思,打道回府,静观其变。

    “风起,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回到御书房,看了监察御史上奏的折子,触动他神经的是杨记糕点坊几个字,再联想着十五小海子说关门之事,心里隐隐有了火气,将奏章丢给了风起。

    黄家的人,越发不着调了!

    平日里做下的事儿,大家都忍了,这次,你们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风起看过后,将奏折放到桌上,看主子火气有些大,悄无声息的退下,这事儿,可不能拖。

    “逆子,让那几个逆子过来见我!”为官多年,可谓清白无垢,今日被监察御史沈老头当堂指责,且上了奏折,这事儿,绝不是小事。这些孩子,没一个省心的!

    “老爷,这是怎么啦?”黄夫人看老爷子一进府就大声下令传话叫孩子们去正堂见他,前后脚的跟着进了他的书房。

    “怎么啦,这要问问你那些好儿子们,让老夫丢尽了脸!”监察御史的为人他还是清楚,自己在朝中说得斩钉截铁,下来还是急出了一身冷汗,这事儿,不问清,弄不好会牵连到小九。

    是啊,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弹骇的奏折出现呢,这根本就是冲着小九去的!想到此,对几个恨铁不成钢的儿子更是失望透顶。

    “说,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看着面前站着的一堆儿女,嫡庶均在,黑着脸,右相一一扫过,想要看这次的祸患是谁引起的。

    “父亲,儿子最近什么也没做,就打点一下小生意,平日里,在家教小孩子习习字什么的!”看老爷子这次是气得不轻,专捡了芝麻大小的事一一回了,只希望,怒火不要在自己头上燃烧。

    “父亲,儿子也没做什么事,噢,对了,前几日,带着媳妇儿去了一趟庄上!”老三有模有样的回答。

    “父亲,孩儿这些日子在家温书,正准备科考!”庶子低眉轻声说道。

    “父亲,姨娘病了,孩儿陪着姨娘,读些书给她解闷!”最小的庶子满脸小心。

    “说起来,你们一个个都没做是吧!那这事儿,是你老子我做下的了?”右相那叫一个气:“教子无方,纵容家人以权歁人,私设大牢,擅押百姓,你们都乖顺听话,沈大人何出此言?”厉声问道。

    黄老三一听,脸一下就白了。去庄上明说带着媳妇儿游玩,其实就是把那几个妇人带过去。软硬兼施,无奈这些妇人都不开口,秘方没有得到不说,居然会扯到朝堂上,这是家里出内贼了。

    “老三,说,怎么回事!”惯于察言观色的右相,一眼就瞄见了三儿子的异样。

    “父亲,儿子、、、、、”事可大可小,父亲一向对自己和老*满,这次,怕不能就这样善了。

    “事到如今,还不快快说来!”吞吞吐吐的,右相一看就知道沈大人所言非虚了。

    “父亲,儿子并没有欺人,也没有私设大牢押扣百姓。儿子看皇上喜欢杨记糕点坊的糕点,时常在外购买回宫,想着不安全,故尔高薪聘了那些人养着,准备专供皇上御用!”黄老三一看情势不妙,连忙跪下,嘴里辩解答。

    “噢,是吗?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黄某人的儿子居然操心起御膳房里的事了”冷眼看着这个惹祸精:“你还真长本事了!”

    “父亲,儿子错了,儿子立马就安排人送她们回去,再不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了!”整个洛城商圈,谁不知道他黄老三,黄老五是未来的国舅,巴结还来不及,偏偏,这杨记的一群蠢女人硬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还给惹了一身骚!

    “国舅?他们,是国舅?”御书房里,听得风起的回禀查看情况,忍不住冷笑出声!

    “皇上,微臣回来前,已看见他们派人将杨家的八个妇人用马车送回去了!”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出什么样的奴才,那杨姑娘个性倔强,这八个妇人,居然也一个德性,黄家这次是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

    “这样最好!”冷着脸吐了一口气。就说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关门歇业,原来,在自己的眼皮下,还是被人欺负了。这人啊,就是硬气,都到这份上了,也没想着让身边的人给自己透透风!

    “四姑娘,信送出去两天了,你别着急,咱们还是走起来吧!”老呆在这个栈等消息,很是急人。

    “怕那边的人送信过来找不到你!”准确的说,是杨子千心里没底,林家会不会真的帮忙还难说。

    “无碍的,我们有暗号!”夏雨劝解道。

    “行,那明天,我们就准备去下一个目标吧!”这一张粗陋的地图上,是她和老三边走边画的,下一站,是高大兄弟打探回来的目的。

    “有本上奏,无本退朝!”又是一天,慕容轩刚坐定,小海子就扯开嘶哑的嗓子吼叫开了。

    “臣、、、、” 监察御史站了出来,朝臣们就知道,好戏要开锣了。

    “臣有罪,确实是教子无方,犬子无状,没经过别人主家允许,高薪强聘了匠人,养子不教父之过,臣请辞,一则颐养天年,二来教导子孙!”不等监察御史说话,精明的右相已站了出来,主动承担责任。

    有些事,越描越黑,索性承认了。

    未经原主家同意,高薪聘匠人,说起来,也就是同行之间惯常出现的挖墙角之事,事小得根本不用在朝堂上提出。

    右相就是右相,这样一来,相当于是将了沈大人一军!

    朝臣们心里明镜一般,这场好戏还没拉开帷幕就要宣告结束了。

    接下来,就要看皇上怎么给右相找台阶下了,这大事化小,小事也就化了了!

    “右相这些年兢兢业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在朝臣侧耳倾听时,慕容轩缓缓开口“既然年事已高,又有心想頣养,朕这个做晚辈的,自当成全!”

    这是准了!

    包括右相在内的人,全都错愕的抬头,悄悄的看向高高在上的人!

    “传朕旨意,右相劳苦功高且年事已高,赏银一万两,黄金两千两,宜城观景园一座以供其颐养天年!”看他们小声交头接耳,似乎没有听懂,慕容轩索性大方一回,直接下旨。

    “臣谢主隆恩!”这次,右相是彻底明白了!

    “就这样?”林家家主,当年的林帅,此时正坐在书房内,听儿子林子岚汇报着今天的朝堂风云,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父亲,您是不知道,朝臣们都被皇上这步棋惊骇了。据说,那几位后宫嫔妃的家人,此时都收敛了不少呢!”林子岚也甚是好笑,看吧,无论多么的风光,全在于当权者的一句话。幸好,父亲明智的告戒儿孙再不涉足朝堂重事,只做做小官,混混日子就成了。

    “皇上历来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林老爷笑了笑:“对了,让夏总头给夏雨那丫头去封信吧,告诉她这件事尘埃落定了!”

    “事情解决了?”走到新的目的地,还没来得及入住,夏雨就匆匆赶过来告诉她这天大的好消息。

    “是啊,洛城的糕点坊又开始营业了,而且,生意比以往更红火!”夏雨想到一点,提醒杨子千道:“四姑娘看人真准,三妞她们,一个个都是好的,没有被利诱,也没有被权势妥协!”

    “是啊,想不到,她们还真是忠心!”幸好人平安无事,要不然,自己这辈子都不得安生“对了,你找的谁出面啊,效果立竿见影”

    “不瞒四姑娘,奴婢觉得,此事并不是林家人出面”夏雨毫不隐瞒道:“按时间上来算,我们这边的信还没有送到林家,我手中的这封信已经在路上了!”

    “这样啊?”不是林家,还是谁这么好心,当了**不留名。

    “或许,是皇上!”夏雨大胆猜测。

    “你这丫头,别不着调!”听到那两个字,杨子千吓了一跳,瞪了夏雨一眼。

    “奴婢多言了!”夏雨收敛了一下,不过,很快又仰头道:“来信提到,因为此次之事,右相辞职颐养天年了!”

    “真的啊?”我的个乖乖,事儿,闹得这么大?连拖了一个大人物下水?杨子千不可置信。

    “是真的,传言后宫嫔妃娘家人眼下都收敛不少,生怕被沈大人钻了空隙逮了尾巴!”夏雨点点头。

    “这呀,也不过是他杯酒释兵权、杀鸡儆猴的君王之道罢了!”杨子千才不会自作多情的想到事隔多年,他还会为自己出头解恨!皇位坐稳了,当年的有功之臣也该下课了,要不然,权大欺主,更何况,这是太子的外家,再让右相发展下去,哪天串通好了,直接将幼儿扶上龙椅,太后的份量比皇贵妃重多了!这人,是防着这一手呢!

    “四姑娘,奴婢先去安顿住宿了!”摇摇头,有些人做了,人家当没看到!明明有情,却相互折磨,看不透,看不透!

    不管怎么样,洛城之事,总算是有惊无险,杨子千又放心的踏上了漫漫征途。

    三五年的回一次家,看看爹娘,再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成人,杨子千感到自己也快老了。

    是啊,来到这个异域时空,这具身板的年龄已是三十有八了!漫长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唯一没变的是,夏雨几人,撵也撵不走,总是忠心耿耿的陪着她风里来雨里去。

    而杨家的产业,做得有声有色,很多时候,都不用她操心了。光远作为杨家长孙,已开始打点家业。从河湾杨家,到县里大运河,十八道弯口,每一个地方,都有杨家的大房子。

    十多年的经营,不仅杨家产业强而稳定,而且,因没有妾室,没有龌龊事,杨家的子息也是旺得很。

    大嫂二嫂三嫂,比着劲的生,三年抱两是常事,杨子千每回一次家,就要吃惊一次。想着,这样生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没有计划生育措施啊,再则,西宋的女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只好暗自叹气。

    高兴的莫过年老的杨大年夫妇,当年的老爷荣升为老太爷,老太太,子孙越多,越是活得有精神!

    最让人意外的是,小六那混小子接手速风快递商行后,依旧时常不见踪影,也学了她不务正业,游玩成瘾,混江湖去了,并在江湖上得了一个雅号叫“白面飞王!”。而商行的业绩更是有增无减,传递信息的速度堪比现代!这一点,让杨子千不得不感叹!

    “四姑娘,家里急件!”老三这些年已渐渐不再随她出门,专心于撰书立稿,无所事事的她开始单飞。爹娘和兄嫂们最先不放心,但看她在家里整日无精打采,又不得不妥协,好在,每隔三五年的,她还能毫发无损的站在家人面前。

    其实,随着年月的增长,这样的急件让杨子千越发不安!

    果然,老爹病重了!

    刘大为将马儿抽得叭叭响,每到一个驿站,就换得一匹良马。杨子千都不管他是抢还是买,反正,只要马车快就成,别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那她就罪过了。

    终于,在二月十五的晚上,回到了河湾的家里。

    “爹,女儿回来了,您的四丫头回来看您了!”房间里,下人们点了好几个油灯,杨子千握着老爹干瘦的手,忍不住眼泪扑扑的往下流!这些年,她倒是逍遥了,错过了老爹一天天老去的容颜和背影。

    “他爹,你睁开眼睛看看,看看你最疼最宠最牵挂的四丫头回来了!”月娘凑进杨大年的耳朵边,声声唤道。

    房间外面,杨子木率了兄弟姐妹和晚辈子侄,他们也都悄悄的擦着眼泪。老太爷强撑着这一口气,可不就是等四妹回来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子千感觉到握着的老爹的手颤动了一下。

    “爹,爹,你快醒醒,四丫头回来看你了!”杨子千心酸再喊。

    干涸无神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他爹,你终于醒过来了!”月娘惊喜后,又是泪如雨下。

    “爹,爹,你怎么样?”看老爹醒过来了,杨子千连忙倾身上前,几乎是脸挨着脸问。

    “四丫头,你回来了,月娘,今天是十几?”像是费劲了凭生气力,杨大年说出了自昏迷以来的最长的一句话。

    “他爹,今天是十五呢!”高空挂着的圆月,也显出了几分寒意。老头子这会儿惦记着日子,都说人将离去,会自己算日子,怕是不妙了,忍不住,抽泣出声。

    “四丫头,明天,又是你的生日了!”谁料,杨大年说的,居然是这样的话。

    月娘愣了一下,杨子千鼻头一酸,差点哭出声来。

    “是啊,爹,明天可是四丫头三十九岁的生日呢,爹,你快好起来,明天给四丫头过生日!”

    “四丫头,别哭,爹是不能给你过生日了。来,来!”杨大年费力的招手,月娘往后退了一点,杨子千靠前一步。“四丫头,将我抬到堂屋去,召集所有的人,议事!”

    “爹!”这是要交待后事了!杨子千下意识的想要阻止。

    “丫头,听你爹的,去吧!”月娘边擦着眼泪,边吩咐身边的春兰去通知各院儿孙。此时的春兰,早已是三个孩子的娘了,只是,一直不愿赎身,伺侯在月娘身边。

    “爹,您怎么样了!”堂屋正堂上坐着的,居然是昏迷了大半个月的老太爷。只不过,一左一右,由杨子木和杨子林掺扶着。杨家众人和下人们,静静的看着这震憾的一幕。

    “我不行了!”开口第一句话,让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爹,您别这样说!”杨子千强忍着泪水说道。

    “四丫头,听爹说完!”轻轻的摆摆手“我杨大年,从小是饿着肚子长大的,后来,娶了月娘,生了你们几个孩子,从来就是饥一顿饱一顿。那年,四丫头摔了,没钱医治,差点没了!”回忆着过往,杨大年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情,喘了一口气继续道:“今天,大家也看到了,我杨家,家业兴旺,子息旺盛,这一切,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儿孙和下人,他继续道:“这些,都是凭了四丫头的胆色和聪明,一点点的换来的!”

    一旁的月娘眼里含着泪点头附和。

    杨子木兄妹们也频频点头称是。

    “如今,我就要走了,看着你们,我高兴;但是,看着你们,我又不放心!”交待后事的人,总有许多不舍。

    “爹,您别说这些丧气话,您会好起来的,对了,三嫂医术很好,她会给您治好的!”杨子千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的苗医漫妮,结果,看到的是漫妮满眼的泪光!

    “四丫头,来,过来”干瘦的手向杨子千招了招。

    “爹,我在呢!”杨子千上前半蹲着,握住老爹右手道。

    “四丫头,答应爹,爹不在了,你也就别再往外跑了,就在这个家里守着,替爹看顾着咱这杨家!”杨大年费力的伸出左手,拍着杨子千的手道。

    “好,爹,四丫头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家守着,爹,你要快快好起来,四丫头陪着爹呢!”杨子千的泪再次往下流。

    “好,我杨家子孙听着,往后,四丫头的话就是我的话,但有不听,不敬四丫头的,一律逐出杨家,族谱除名!”听了杨子千的保证,杨大年抬眼,费力的看向下面站着的一群儿孙道。

    “爹(爷爷)(老太爷)您放心,儿(孙儿)(小的)(奴婢)都记住了!”众人齐声应答。

    “爹!”杨子千知道自己没出嫁,背地里已让爹娘甚至杨家人受了不少白眼。怕她受了委屈,爹居然把自己排在了他的位置,这是一家之主才享有的殊荣啊!

    “四丫头,杨家交给你,爹死也瞑目了!”杨大年再次拍了拍女儿的手,万般不舍,也是斗不过阎王爷的:“四丫头,爹累了,送爹回屋吧!”

    二月十六的晨时,杨大年到底没来及给女儿庆生,在一片哀哭声中离开了蒸蒸日上的杨家!

    一家之主过逝,荣耀风光的杨家,肯定得风光大葬!

    月娘承受不住恩爱丈夫的离去,倒床了!

    “妹妹,这丧礼你看这样安排合适不?”

    “四妹,这孝帕是不是这样发放?”

    “四姑姑,您是说安排我在孝堂跪谢来宾是吧?”

    “四姐,这是速风快递商行送来的各地吊唁函,据说好些人在赶往杨家的途中!”

    、、、、、、、

    做生意,她在行,天知道,她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丧礼啊!

    杨子千觉得,自己的头已经被吵成了一锅粥!

    “四姑娘,奴婢已经派高大出去寻两个懂礼仪的麽麽回来帮衬着您了!”看杨子千两天没合眼,还不停的接受着四面八方的询问,夏雨道。

    “夏雨,你想得真周到!”眼睛都睁不开了,杨子千还是强撑着给了夏雨一个赞赏的眼神。

    一场声势浩大的丧仪后,杨子千觉得自己活活脱了一层皮。

    “这杨老太爷的丧礼真是风光!”

    “那是,你不看看,这杨家子孙,可没有一个是怂样的!”

    “是啊,虽然没有人为官,却个个都不凡!”

    “有钱有名气的杨家,河包县乃至府城都找不出第二个!”

    “不只府城,我看,在洛城也是排得上号了!”

    “可不,就凭杨大儒和速风快递商行,这杨家,在整个西宋也是小有名气了!”

    “唉,我听说,这老太爷临终前,将主家之事交给了四姑娘!”

    “这事儿,八成是真的,我也听说了!”

    “说起来,有儿有孙的,怎么就将家主之位给了一个未出阁的老姑娘呢?”

    “你还别说,这四姑娘,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与她打过交道,可不是个简单的!”

    “是啊,我听说,这杨家的发迹,还是托了这四姑娘的福呢!”

    “这样啊?”

    、、、、、、、

    随着宾散尽,杨家家主之位是未出阁的四姑娘,已成了家喻户晓之事。

    “家主之位又如何!”听得关于她的消息,慕容轩淡淡的说道:“就是一国之母,她也担得起!”只可惜,她不屑于此!

    时间过得真快啊,父皇和母后先后撒手人寰,身在深宫,除了挚儿可以和自己手谈几局外,自己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你还好吗?

    家和成事兴,民富国强大!

    总的说来,乾安皇帝在位,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上,都比太上皇在位时强了许多。

    杨家的家业,也是一帆风顺!

    杨家的子息,在老三的教导下,在自己的要求下,一个比一个强悍!

    唯有一点,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三叔(三叔公)四姑姑(四姑奶奶)只许他们考功名,却不允许他们入仕!

    杨家男儿,永不入仕,这一条,是家规明文规定!

    “不入仕又如何,我严格要求你们,各学一行,学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这往后,但凡提着我杨氏男儿,人人都有过硬的本领,所谓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若有我杨氏子弟掺与行业,状元头衔就不能有旁落的先例!”在家族会仪上,杨子千理直气壮的说道。

    “四妹说得对!”

    “我支持四姐!”

    “四姑姑,侄儿记下了”

    “四姑奶奶,孙儿明白了!”

    “爹,娘,您们在天之灵可看见了,如今,我杨氏上百口人丁,四十八个大宅院,兴旺发达,您们,可安息了!”病来如山倒,杨大年走后不到一年,月娘因思念过度也撇下儿孙驾鹤西去。痛失双亲的杨子千带着杨家人振作起来,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在乾安二十八年时已成了西宋的名门旺族。

    只不过,这个家族的兴旺透着传奇色彩!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奇特的人!”月圆之夜坤宁宫的人静静的听着风起娓娓道来,微笑出声。

    “皇上,杨家能有今天,也是您暗中保护的结果!”别人不知道,但作为皇上的心腹,风起自是最清楚不过。

    “风起啊,当年,是她护了我,没有她,或许就没有我。今生,我和她有缘无份,能护了她,护了她在意的杨家,也能了却我的一桩心愿!”抬头望月,思念随着年岁的增长疯涨!

    真想去看看她!

    ------题外话------

    上午去医院检查,下午和晚上抓紧时间码字,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更新。

    周一有例会啊,等开完会回来都好晚了!竹枝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