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七章(大结局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我这样穿行吗?”所谓近乡亲怯,杨子森告诉她就快到家乡县城了,异族媳妇在穿着打扮上向杨子千靠拢了,但还是不放心。父亲是族长,家里请的西席传授外面的知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外族男子所吸引并喜结良缘,因此,她最擅长的还是祖传的医药。

    “漫妮,你穿什么都好看!”满脸宠爱的看着拐骗而来的新婚妻子,杨子森毫不夸张的说:“就你们家乡的服饰更好,只可惜你不愿穿!”自己被高大兄弟抬到族长家时,族长外出,就是漫妮出面为他去毒疗伤,一来而去,两个就对上了眼。

    “不要,我才不要被人当猴子看!”世人总是少见多怪,异于常人的东西出现时就会被指指点点,图稀罕看热闹,就如山里猴子进城一般,成为别人的笑谈。

    “那等到家里时你可以穿戴那些漂亮的服饰,爹娘和哥哥嫂子们都很开明!”一路上,不止杨子森,连杨子千也不停的给她解压。

    “都不知道,老三媳妇是个啥样?”相对于漫妮的忐忑不安,月娘也是翘足而待,四丫头写信回来说给找了个漂亮的异族三嫂,也不知道,怎么个漂亮法,说的话自己能不能听懂。扳着手指算,还有三五天的,就该到家了吧。

    “瞧你,着急个啥?丑媳妇还要见公婆呢,何况四丫头说是漂亮的!”杨大年挪揄道:“能被老三看上的,四丫头也掌过眼的,错不了,你呀,放心吧!”

    “他们这次应该也是从水路回来吧!”自从开拓河道后,杨家人进出县城都坐了竹筏。月娘想着岈屿山庄那件事儿,特不愿杨子千再面对庄主一家老小。

    “错不了,水路!等高洞那边的院子修好后,安排一两人在那边值守,来来往往的就更方便了!”桃三李四柑八年,河岸两边的果树陆续挂果了,有些树都长成大树了。那些管理人员也尽职尽责。这三年来,居然还没有人家愿意折腾竹筏出行。从河湾到县城大运河,一路上,算得是杨家的地盘了。

    “三嫂,你看,这些果树,都是我们家的!”坐过马车,坐过轮船,没想到,通往婆家的路居然是这种叫竹筏的东西。漫妮好奇的坐在里面,又忍不住探出头看向悠悠两岸。杨子千就顺便做了一次导游。

    “这么多的地儿?”自家虽然是族长,有权有势,却没有这么多地。

    “也不多,就是河两岸几亩地,再过了就没买下。主要是为了方便出行,要修这条河道,要都是别人的地盘是轮不着我们动手的!”杨子千指着一条条湾道人家道:“从县里到我们家,要通过这种地形共十八道湾口!”

    “这样啊!”自己的家乡,可以说是山路十八湾,婆家是水路十八湾,还真是门当户对了。

    “我想着,往后,咱们就这些湾道置地修房,等你们的孩子长大了,一代一代的从河湾往这外面发展!”杨子千畅想着美好的未来,让漫妮羞红了脸。

    一路上欢声笑语,两个竹筏行到高洞时,看到了正有修得热火朝天的院子很是兴奋。兴奋归兴奋,还得借宿旁边老乡家住一宿,第二日才能回到河湾。

    冬月十九的河湾杨家,已是热闹非凡了。

    宰了两头大肥猪,鸡鸭鱼等家禽被关在那儿,几个长工磨刀霍霍正准备大开杀戒。

    “爹,娘,这准备置办多少桌啊?”竹筏刚靠岸,一家老少全都围在了河边,扶着夏雨的手下了竹筏,杨子千抓住老娘的手就追着问。

    “你这孩子,一回来就问这些事儿,来,让我看看我的三儿媳妇!”月娘看女儿如三年前出行一般嬉笑着下了竹筏,自家的孩子没有生疏感,但媳妇儿可不一样,于是将人推开,笑着看着下得竹筏的陌生女子,不用说,那就是自己的媳妇。

    “漫妮,这是娘,这是爹!”杨子森一手轻轻的握着妻子的手,一手挨个儿指着迎来的众人一一介绍。

    “漫妮是吧,来,跟娘回家,老三这孩子真不懂事,这么冷的季节了,站在这儿就要你认亲!”上前,一手牵过新媳妇的手,拉着就朝屋里走。

    “走啰,回家啰,回家看我的新嫂子啰!”小六这小屁孩一声吼,让在那儿帮忙的长年短工全都看向主家一家人。

    “杨老爷真是好福气!这么大一家子人,儿孙满堂了!”新媳妇是不可能久久盯着看的,更何况还是主子,目送他们进屋后,长工们感叹不已。

    “杨老爷这次的席面真旺噢!”

    “也不知道能坐多少桌!”

    “估计几十桌吧,这些年,从这河湾到码头,十八道湾口的人家,好些都和杨老爷有交情!”

    “也就是杨老爷这样的人能有这样的人缘,甭管是你我这样的长工,还是帮过他的短工,有钱没钱,都把你当人看,都尊重着呢,就冲这一点,大伙儿明天准都会来凑个热闹,来给他拜个寿!”

    “是啊,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加上他的亲戚朋友,还有地方官绅,几十桌肯定是有的!”

    “那咱们赶紧的做事吧,可别给杨老爷丢了面子!”

    “就是,那边的大厨们都准备上工了!”

    、、、、、、、、、

    “咱家是近些年才起来的,所以修的院子都有些小,比不上你们那世代传承的家族!”认亲后,杨子森将妻子领进了自己的院子,向漫妮介绍道。

    “瞧你说的,什么你的我的,我现在进了杨家门,这儿,还不就是我家了!”漫妮娇嗔道。

    “哈哈哈,对,你说得对,瞧我这张嘴胡乱说得、、、、”杨子森是怕妻子不习惯,却不想,潜意识的将夫妻二人给分了帮派。

    “家里真热闹,我看大家都挺好的!”说起来,杨家人口众多,但不复杂,一个个都是满脸真挚,从她们的笑脸上可以看出是真心的接纳了自己这个异族媳妇。

    冬月二十日,河湾杨家热闹非凡。

    杨家是外来户,老亲早就没有走动了。眼下的亲戚,也就只有河包县的邱娟父母,再有就是杨子美婆家,而杨子强的岳家王三更是亲近不已。

    却不想,四里八乡的邻里乡亲,无论是包着红封的纹银,还是提了一两斤糕点,拖家带口的都来吃杨大年的寿筵。

    连岈屿山庄林正也派人前来送了贺礼。

    李家寨子,更是全寨出动。

    连冯全这次也没有落下。

    其实,自从去年冬老娘摔了一跤倒床后,这个家慢慢的是由他做主了。

    冯家的戏依旧在唱,不是冯老太太站在门口骂人,而是宋青青一天三顿骂老不死。

    冯全实在听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吼她两句,但怨妇的火气可以让房子燃起来,最后还是会被这种气焰压下去。

    这次之所以要送礼吃酒,二人合计过,看了寨子里的人家,但凡沾上杨家的都过上了好日子,虽然他们搭上这条线有点晚,但,至少以后如果杨家有什么短工活冯全也可以去挣点零用钱。二来,一看杨家那场景就知道筵席丰盛,俗话说礼轻人意重,拿了两包糕点送礼,一家大小可以吃了中午吃晚上,第二天,还要吃恢原酒,那是很划算的事!

    正午时分,杨大年端坐高堂,杨子木率着自家兄弟姐妹开始拜寿。

    杨子美杨子强也赫然在例。

    本是宽大的堂屋,一大家子第一次齐聚,再加上两旁围观的宾,让杨子千觉得很是拥挤,第一次对河湾的宅子不满起来。

    “好,好,好!”看着孩子们喜气洋洋的给他拜寿,坐在右则的月娘悄悄的擦拭着眼角,杨大年亦是兴奋异常!“想不到,我杨大年也能过上今天的日子!”

    “杨老爷,您呀,是辣椒运,越老越红!”旁边的宾开始起哄。

    “是啊,祝杨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祝杨老爷长命百岁!”

    、、、、、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后,筵席正式开始。

    杨子木率了自家弟弟们,依着顺序给亲朋好友邻居们敬酒道谢。

    “大家吃好,喝好啊,感谢您们能参加家父的六十大寿!”一桌桌敬酒下来,不胜酒力的杨子木都开始脸发红。

    “子木啊,你们兄弟去招呼那些人就是了,我们这乡里乡亲的,没那么多讲究!”有邻居表示理解,建议道。

    “那好,兰大叔,您们就请便了啊,不要讲礼!”

    “不会讲礼,讲礼可是饿着自己!”旁边有年轻人就接嘴道。

    一阵善意的哄笑声起。

    杨子木继续敬酒去了,这一桌人,果真是没有讲礼,大快朵颐,直吃得满嘴油腻,喝酒的也是满脸红霞飞。王花儿隔着一桌,也看到了这一桌的特别之处,那就是宋青青母女三人的馋样。让她忍不住瘪了瘪嘴,一看就是穷酸相!

    “快看,快看!”快下桌时,有人用手捅了一下王花无,眼神示意她看旁边的一桌。

    “四妞,这儿还有,这肉炖烂了,你奶奶吃正好!”一碗肘子还余下大半,宋青青抬手端起,一下就扣在了四妞面前的一个大盆子里。

    “娘,这个奶奶吃得动吗?”四妞犹豫着要不要把几块剩余的酥肉一起打包。

    “咋吃不动,都带上,每一样都带点,让她也尝尝味道!”不由分说,但凡桌上有的全都扣进了那个大盆子。

    “这是什么情况?”王花儿皱眉,老二家现在有钱,既然敢请,也不怕你畅开了肚子吃,但,这样连吃带拿的,是不是过了。

    “说是给倒床的老太太捎回去的呢!”那妇人悄悄的说道:“一天三顿骂,什么时候这么有孝心了,不就是打着她的旗号做些见不得人的丑事吗?”

    “这样啊!”这些年,跟着月娘也学会了宽宏大度,再则,今儿几十桌人,自己去干涉闹起来也不太好。想着睡在床上等死的冯老太太,人这辈子,还真是难说,王花儿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算了,算了,由着这一家子人去吧。

    “老爷,太太,这是昨天的礼钱和财物,这是帐目!”冬月二十一日早上,吃过恢原酒后,独有邱娟的爹娘和黄顺子几人被挽留了下来,其他宾散尽。阿海昨天负责记帐收礼,今天如数上交。

    “二嫂,这事儿,你得费心了!”杨子千接过老爹递过来的帐目,顺手就塞进了珠儿的手中。“我看看都收了些什么财物!”相对于红色炸弹的现代,老爹这次收的几箩筐的财物可谓是五花八门,

    “你呀,别小瞧了这些东西,人家能来,就是从上看到下,看得起你才来的!”杨大年知道年轻人都有些世俗,给子女们敲着警钟。

    “爹,娘,我们是那样的人吗?”杨子千纯属好奇,非常不满老爹对自己的误解。

    “是啊,你爹说得对,你瞧,无论是两斤挂面,还是一个尺头布匹,又或者,是这两包糕点,可都是这些庄户人家最珍贵的东西了!”月娘弯腰,从箩筐里边翻看,边解说:“还没搬到李家寨子时,那会儿,娘最愁的就是人情往,虽然只是老亲,但到底要拿些东西才能上门啊!”

    “是啊,月娘,那些日子,可苦了你了!”不得不说,越老,杨大年越感到妻子的好。

    “娘,我看看那两斤糕点,好不好吃!”这样那样的,都没兴趣,提到糕点,吃货杨子千想着自己到西宋来,还真是没吃过这东西。

    “呀,好像都坏了!”打开油纸包装,不是想象中成块成片,而是一堆粉末!

    “可能是压坏了!”月娘站起身,看了看女儿放在桌上的东西道,“无妨的,这东西成粉末一样可以吃!”

    “我看看!”单纯的形状改变倒是无妨,如果变质过期就不一样了。用手指沾了一点,送到鼻子面前,用力嗅了嗅“春兰,拿去扔了吧!”

    “真坏了?”月娘看女儿一副挑剔的模样,估摸着不能吃了“这也不能怪送礼的人家,这糕点,指不定转了多少家了,都舍不得吃,有个人情往的好拿出来送礼!”

    “唉,可怜的我,还真没有口福!”人有时候,想吃一样东西就会想到心底去。

    杨子千看着这糕点,就想起了现代的各种月饼、面包、蛋糕,心里很不得劲!

    这或许不是贪嘴,而是对现代的思念。

    “这镇上没有好的糕点坊,那县里还没有,再说了,不是有府城,还有洛城吗?你这孩子,想着吃就非要吃这一口才能踏实一般!”看着这个老大不小的女儿一脸婉惜样月娘哭笑不得。

    “看样子,都不好吃!”一包过期的粉末,彻底粉碎了杨子千对西宋糕点的美好幻想。

    “不好吃还这么多人家买,你要能干,自己做去!”这孩子,从小就嘴刁,一说到吃的,比谁都在行。

    “是啊,*嘛不自己做糕点!”月娘一句斥责的话,杨子千却如梦初醒。

    杨家的产业,有河包县和府城的两家老字号茶坊和烧烤兼火锅;从县到府到洛城的庄子;有老二折腾的杨记木料加工坊;有大哥一直经管的这一*田地果木,再则,就是近三年发展起来的速风快递商行!

    开一家糕点坊!

    对了,一路行来,芋子慢慢的已遍布西宋,这东西,除了能填饱肚子外,还能做芋头糕。想起现代入嘴即化的芋头糕,杨子千开始直咽口水。

    “春兰,那几个孩子又围着四丫头干嘛呢?”从腊月初一开始,月娘每天几乎都要问这个问题。其实,不用春兰回答,她都知道,四丫头又在折腾那个叫什么芋头糕的东西。

    家里几个小馋猫就这样被她收买了,都不围着自己身边转了。

    “太太,小少爷小小姐就爱吃四姑娘亲手做的糕点,说是比县城里买回来的还好吃呢!”春兰也老大不小了,前几天,太太不问过她有没有中意的,要不要给她指一个人。四姑娘还没嫁人呢,自己也不急。

    “这孩子,真是想起一样是一样!”能找着点事儿做也好,省得整天惦记着往外跑。月娘想着,明年开春后,这丫头指不定又要跟着老三一起出去了。

    “娘,娘,我成功了!”远远的,杨子千亲手端着一盘芋子糕兴奋的边喊边跑。

    “你慢点,你是他们的长辈,要有一个长辈的样子!”看着风风火火跑过来的杨子千后面跟着一串小孩子,不只自家的,还有王三、罗虎家的,月娘都替她难为情!

    “娘,你尝尝,味道如何?”长辈是个什么样杨子千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这一盘芋子糕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透着现代感!激动,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这孩子,芋子就是芋子吧,怎么着还有花生、芝麻味道!”拈起一块送入嘴里,轻轻的一抿,立即化了,细细的带着浓浓的香味!

    “好吃吗?”满脸期待的看着老娘。

    “不错!”将糕点咽下:“就你这孩子才这样贪嘴!做了多少啊,给你那些婶子嫂嫂们都送去尝尝鲜。”又是满脸欣慰,这样好的女儿,怎么就嫁不出去呢?

    “这次做得少,不过知道怎么做了就好办了!”转身对夏雨道:“你去把余下的都分了,哥哥们的院子里都端一份去,对了,夫子和我大娘他们那儿也送些过去!”转身看着月娘道:“另外的那几家就等我的糕点坊开起来了再送给他们吃了啊!”

    “糕点坊?”月娘吃惊道:“你还要开糕点坊?”

    “对啊,要不然,我这些日子辛辛苦苦的折腾干嘛?好吃的东西要大家分享,我相信,这样的糕点世人少见!”杨子千自信说道。

    “真的好吃!糕点坊生意肯定大火!”功夫不负有心人,杨子千三番五次的试验,折服了家人的胃口,兄嫂弟弟妹妹,外带那群小跟班,全都看好糕点坊这门生意。

    “杨记”糕点先在河包县的临江茗和满堂红打了广告,待河包县的作坊正式生产销售开始,买主就是络绎不绝,每天,可以用*供应来形容。当天的料做完了,就早早的收工。

    “这杨记糕点,确实不错!”在河包县的永宁街,一老者轻轻的抿完一口糕点,松软芳香,细腻润滑,就算是吃了不少宫廷糕点,也对此赞不绝口。

    “爷爷喜欢就好,孙儿明天再去给您买,听说这杨记糕点,单芋头糕味道就有几种呢!”一年轻人恭谨的站在老者的面前,满脸欣喜。

    “杨记?这杨记,和那速风快递商行的杨家是一家吗?”也不能怪老者多疑,杨记这名头,耳濡目染的不少,坊间传言背后是某位权势人家。可据他了解,自新皇登基后,成年亲王都去了封地,余下的几个年幼,还在尚书房念书呢!当初,也觉得可能是某位大臣的产业,可不想,告老还乡,在自己的家乡这名头更响。

    “是啊,爷爷,您也知道?听说,这杨记其实不是别人的,就是那位17岁就中了状元带俸游学近年游记出书很火的杨大儒家呢!”年轻人终于找到了与爷爷共同的话题,滔滔不绝。

    “这样啊!”算起来,自己家是从祖辈就背井离乡,随着太上皇退位,自己也决定辞去尚书房大学士之职,隐居故里。没想到,这故乡还真是人才辈出啊。“庆元,明天陪爷爷走一趟!”

    “爷爷,去哪儿?”被唤作庆元的年轻人一愣,自从归隐以来,爷爷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也再三强调他们这些子孙后代不可张扬。

    “去拜访你口中的杨大儒!”自己已是黄泥齐脖子的人了,但,孩子们还年轻,避开了世俗权贵,这些的人家倒可以结交一二。

    三月里,春风送暖,两岸果木花开,拜贴送到糕点坊不到五日,杨家就安排了这次旅途。

    原来,这杨家,不住县城,而是住在这样的世外桃源!

    一路上,老者的感触颇多,更是有心让长孙与杨家人交好!

    “四丫头,不管怎么样,你和老三,这次都得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等九月小五大婚后再说!”月娘看着在自己面前烦躁打转的女儿,板着脸道。

    “娘,我知道,可是,这才六月,到九月,还这么久,这些日子呆在家里都快发毒了!”杨子千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老头来拜访三哥,无意中,居然相中了小五,找了官媒来求去做长孙媳妇。小五才十五,放在现代,还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女生!一听有人求亲,有着杨子千的先例,月娘丝毫不敢大意。

    最后,还是杨子千派了夏雨去打听那家人的底细,知道是个清贵人家,难得的是,也认同杨家的家规,看月娘是真心想要早早的将小五打发出去,又知道宫里要选秀,这才勉强接受了小女生嫁人的现实。

    “你呀,爹娘都已经不年轻了,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呆在家里,能陪我们一天是一天,你就不能受点委屈?”月娘想着,或许,小五的事,又*了这丫头吧,这才老是想外跑。

    “好,好,爹,娘,女儿今年就不出去了,在家里陪您们!”杨子千看月娘伤心的样子,到底有几分不忍,想着用脚丈量西宋其实是一项伟大的工程,预计未来几十年都有得走,缓一缓也行。

    闲着也是闲着,杨子千索性又在家折腾糕点。

    将现代的面包、蛋糕一件件的翻来覆去的试验,没有烘烤箱确实也难到了她。

    不过,能做个八成像也是成就。

    糕点坊的生意红火,让她有心扩张!

    将制作秘方分成了几部分,寻了一些能干的姑娘媳妇签了长契,一人教给一道工序。

    而香料的添加等很是精巧的地方,杨子千则教给了罗氏的三女。那丫头看上了杨子强的一个徒弟,正准备腊月里完婚。为此,罗氏是感激涕零,三个女儿,都有了好的归宿,而自己,则带着儿子,和着夫子,一家子和和美美的生活在寨子里。隔壁的也不骂街了,她的好日子,这才开始呢。

    “四姐,庆元说,你在洛城的糕点坊生意特火!”二月十六,杨子千和杨子森二十四岁了。小五提前一天回来给哥哥姐姐庆生,小妇人打扮的她,红光满面,满脸幸福。

    “怎么,羡慕起来了,要不要再把那个店补给你做陪嫁?”杨子千逗着小五。

    “四姐,妹妹我是那种贪心的人吗?”小五满脸不乐意。

    她没想到的是家里将河包县糕点坊给了她做陪嫁!本就知书达礼,人前乖巧,做了清贵人家的长孙媳妇很合老爷爷的心意,背地里,又精灵古怪,与夫君合拍,夫妻二人很是恩爱。

    “行了,逗你的呢!”杨子千还是忍不住捏了一把这桃红的脸,从小罩着长大的小妞已嫁作他人妇了,同龄的三哥也当爹了。而自己呢,心里一阵酸涩。

    “对了,四姐,我听娘说,你还惦记着往外跑?”想着老娘交待的任务,小五试着想要劝说杨子千放弃那样的念头。

    “我可不像你们,一个个有家有室,再说了,三哥要出游,我同他一路,也有个照应,这事儿,你们谁也别拦着,下个月,我们就出发!”说又来了,杨子千索性先开口堵了她的嘴。

    “父皇,父皇,儿臣正找您呢”乾安六年二月十五傍晚,身着杏黄四龙纹小小的身子从御花园的一侧满脸欢喜的扑了过来。

    “殿下,殿下,要先行国礼的,要不然,娘娘知道了,又该罚您了!”身边的内侍连忙将人拉住,提醒道。

    “呵呵,是挚儿啊,你找父皇什么事儿?”一惯冷漠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温情。嫔妃几人,子息却稀少,挚儿之后,只有端妃育有一位公主。让在外游玩的父皇和母后都很不放心,年前就回了宫,说要替他看着这后宫!估摸着,他们认为是内宫龌龊依旧。其实,只有他知道,自从让小海子传令各宫不得用那种香料后,无论去了哪位嫔妃寝宫,对他而言,只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而初一十五,他更喜欢独处坤宁宫。只是,这时候,遇着了挚儿,真可谓巧了。

    “父皇,母后的景仁宫有一种糕点特好吃,挚儿给皇祖父和皇奶奶送去,他们都赞不绝口,挚儿邀请父皇也去尝一尝!”不耐烦的甩开内侍的手,依旧蹦跳着向父皇跑去。

    “是吗?挚儿真孝敬,那父皇就去看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糕点!”相对于苛教,慕容轩更喜欢年幼的太子这种天真无邪。虽然,不能给予黄氏皇后之尊,但,对儿子,他是特别的宠爱和包容。因为,他不想让孩子再过一个他那样的童年,而且,挚儿身上,让他看到了某些时候的某些人家的正常生活。

    “参见皇上!”当挚儿带着皇上进了景仁宫时,皇贵妃满脸的不可置信。今儿,可是十五,断没有来她宫殿的理由。

    “起吧,挚儿说要给朕好吃的糕点,在哪儿呢?”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女人,皇帝索性不再看她,问着宝贝儿子。

    “这孩子,皇上日理万机,怎可打扰呢,你要孝顺,就给皇上送去啊!”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心里的疑惑就解开了,原来,只是儿子的一句话才把他引了过来。

    “父皇,您看,这就是那种糕点!”母妃再怎么责骂,也是等父皇离开之后的事,小太子献宝似的端了一碟子糕点,拈了一块就要往皇上嘴里送。

    “挚儿,不得无礼!”皇上入口的东西,都是要经过内侍试尝和验毒的,皇贵妃很是气恼,生怕惹急了这位主。

    身旁的小海子也取了银什试图去检查。

    “好,父皇就尝尝挚儿说的这种好吃的糕点!”伸长了脖子,任由儿子将糕点送进了自己的嘴里,一旁的小海子只能干瞪眼,祈祷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好吃吗,父皇 ?”看皇上咽了下去,小太子满脸期盼的问道。

    “嗯,好吃!”一把捞过儿子,抱在腿上坐了:“告诉父皇,这叫什么糕点?”

    “这叫芋头糕,皇祖父和皇奶奶说好吃,父皇也说好吃,真好,挚儿让他们再去买,买来孝敬您们!”小太子今天真是有天大的发现,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他们都说好吃呢。

    “好,挚儿知道在哪儿买吗?”慕容轩觉得,太子傅教得不错,东西是买,而不是理所当然的等着别人送上来。皇权固然威严,但,民生疾苦也得让他从小有所体会。

    “挚儿不知道,但母妃知道!”小太子把求助的目光投下了皇贵妃,当然,他其实也怕母妃,有时候,觉得母妃比父皇还可怕。

    “回皇上,这糕点,是臣妾嫂子今天进宫时带来的,据说洛城外的一家叫杨家的糕点坊,皇上要喜欢,臣妾明天打发人去买就是了!”有时候,皇贵妃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的多情和无情,总是阴晴不定。

    “杨记”慕容轩觉得自己肯定是有了心魔,听不得那个姓。忍不住,还是翻看了一下糕点下压的油纸,上面果然有“杨记”的标印。

    会是她吗?

    杨记这些年,在民间,也是有些名头了。

    不过,天下之大,杨记也多!

    想到明天又是她的生日了,慕容轩心里微微一怔。

    “挚儿,父皇还有事,先走了啊!”小海子觉得,主子对小太子的宠爱,胜过一切。连离开时都要给儿子禀报。

    “好,父皇忙国事,儿臣就不打扰了!”小太子一下就从皇上的腿上跳了下来,咚咚的跑到桌前,将一些糕点包好,捧到皇帝面前:“父皇喜欢吃,全都拿去吃,等母妃明天买回来后儿臣再给父皇送去!”

    那些散落的糕点,分明就是吃剩了的,小海子忍不住嘴角抽了几抽,到底是小孩子,可以为所欲为。

    “好,父皇就带走了,挚儿可别心疼!”却不想,皇上使了个眼色过来,小海子立即上前拎了油包。

    “儿臣不心疼,儿臣恭送父皇!”

    “臣妾恭送皇上!”等儿子话音落了,皇贵妃才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送人。

    “风起,去查一下,这杨记糕点坊是不是她的!”到了坤宁宫,望着桌上的糕点,到底没忍住,慕容轩传唤道。

    “是!”转身,风起消失在黑夜里。

    “味道是特别,难怪皇上都惦记,只是,到底是宫外之物,往后,还是少见的好!”景仁宫,皇贵妃又尝了一块,叹了口气,对娘家两位嫂子道。听说,皇上派了风起、小海子多次去杨记买糕点,听起来真不像一个天子所为。

    “是,娘娘教训的是!”三夫人是个灵活的:“相公说,这东西,买的不如自家做的,要是自家能做了,娘娘您也就没那些顾虑了!”

    “随便吧!”娘家的两位兄长经商也不是三两天的事儿了,再开个糕点坊也无所谓。

    “四姑娘,急件!”跟着三哥一路行,一路游,做个畅快的自由人,杨子千却被突间间冒出来的急件二字吓了一跳。

    太久没有意外了,安逸的日子让她都忘记了好些人和事。

    “妹妹,什么情况?”杨子森正在栈的另一个房间奋笔疾书,被阿海告知四姑娘收到了一封急件,连忙过来询问。

    “洛城的糕点坊出事了!”将急件丢在桌上,杨子千双手揉着太阳穴!真是祸福相依,早知道洛城人多经济发达,在那儿能赚钱!也知道,洛城达官贵人多,容易惹祸烧身,这不,就来了!

    信件是三妞的男人写来的。

    三妞和糕点坊的制作师傅在四月初二晚上都被一几个蒙面人秘密带走了!

    糕点坊停业关门不说,那八个姑娘媳妇下落不明!

    “那怎么办?”钱不要紧,要紧的这些人的生死!

    杨子森没有久居高位,保持着杨家人特有的淳朴,和杨子千一样,相信人命大于天。看过桌上的书信,他一下就蒙了,同时,也很后悔自己没有权势,帮不上忙。

    “先弄清楚是谁的干的,冲着什么而来?”杨子千想了想,总得先找出仇家是谁。其实,不用说也知道,没有带走所有的人,只是几个制作师傅,应该是冲着糕点方子而来的!

    “那我能帮上什么忙?”杨子森想着自己空有一个大儒的名头,却没有结交任何权贵,这有事儿了,在硕大的洛城,一个帮忙的人都找不到。

    “没事儿,三哥,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处理!”你能帮上什么忙,杨子千摇摇头,将人撵了出去。

    “夏雨,林家那边,你们还有联系吗?”这时候,杨子千突然庆幸身边有几个吃闲饭的人在了。

    “回四姑娘,自从我们的卖身契给您后,与林家就再无往来了!”好好的,问这事儿干嘛?夏雨有些不解。

    “这样啊!”结果,还是吃闲饭的,该帮忙的帮不上!杨子千心里明显不悦。

    “怎么啦,四姑娘,于公,我们是再无往来,于私,奴婢还能找到人办事?”看人阴沉着脸,夏雨预感这位主遇着了大难事。再怎么着,老爹掌握着林家整个暗卫营,最不济,还可以找当年的风大人帮帮忙,您是谁呀,您可曾是那位心尖尖上的人呢!

    “真的?那快快去一封信,不行,或者,你干脆亲自回一趟洛城,帮我打听一下,看这次我招惹着谁了,能不能花钱买平安,把这八人给我找回来!”杨子千一听夏雨开口说能找到人,眼睛一下就亮了,边说,边把急件递给她看。

    “这事儿不难,奴婢不能离开您身边,放心,我现在马上就给林家传信,由他们出面找人,应该很快就有下落了,至于怎么处理,到时禀了您再做决定!”看过急件,夏雨知道了*,胸有成竹道。

    ------题外话------

    竹枝无语了,大结局一上传就是四五万字的作者真的都是神!

    坐在电脑前窝几个小时太难受了,无能的竹枝决定将大结局分章节上传,砖头臭鸡蛋亦或唾沫,竹枝照单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