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回皇上,学生在游学中偶遇一人,称是您的故人,托学生带一物与您,说是要物归原主!”关键问题来了,要自己选择一职位。针对这个问题,自己和妹妹商量多时。还特意问过夫子,针对太子回朝到上位登基短短时间内一气呵成,夫子也觉得新君君心难测,一致觉得不为官的好!

    至于要怎么辞官不就还让高高在上的人不恼不怒,他和夫子都觉得有些棘手。

    却不想,妹妹悄悄交给他一物,称上得殿堂亲见皇上时奉上,或许可满足自己的愿望!

    双手捧着这个不足半尺也算不上精致的盒子,杨子森心里也在打鼓。多次问妹妹是什么,却被她避而不谈,只说是前几年在洛城偶得此物,且叮嘱不得私下打开看。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读圣贤书,知雅意!

    因此,自己还真没有好奇打开看过,可这会儿,他有些后悔了,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万一冲撞了,可怎么补救。

    “小海子!”眼前的年轻人双手捧着那个小盒子,毕恭毕敬弯腰垂头。

    小海子立即下来,接过小盒子,双手捧给了皇上。

    自己流落民间多年,故人也众多,但,知道他身份的,少之有少。她,也是自己的故人。

    会是她捎来的东西吗?是什么?

    打开盒子的手,居然有些颤抖!

    木簪!

    这是自己亲手打磨雕刻的木簪!

    物归原主!

    难道,一件念想的东西都不愿留下吗?

    “若念旧情,请遂其愿!”木簪下面,压着二指宽的便条!闭眼,想着她书写便条时的模样,心微微发痛!

    “说吧,六部选哪儿?”人自己是打算要重用的,相信,你们也不会好高骛远,只要不过份,朕就允了你!慕容轩此时,却有些恼了,原来,在权势面前,人人都可能会变。

    “回皇上,学生游学三年,方知自己乃井底之蛙,所学不足之处十之*。为此,恭请圣上允学生继续游学!”居然没有发怒,杨子森收回了忐忑的心,想到一点:“在其位谋其职俸其禄,学生游学不能为朝庭效力,俸禄就请皇上收回吧!”

    不图*厚禄,只愿做个平民百姓!

    是了,连皇后之尊她都不在乎,更何况这些浮云呢。刚才,自己还真是想岔了!

    久久没有回答,杨子森又略为担心了。

    妹妹只让将东西交给皇上,并告诫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切勿胡思乱想,更勿慌乱!

    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人,恍惚间,觉得有些面熟!

    天子的威仪岂是他能窥视的,连尽快又将视线收回。

    “罢了,你志向如此,朕也不便强人所难!”将盒子盖上,递给小海子道:“此物你带回交与她,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之理!”

    小海子连忙把盒子送了下来。

    “你选退下吧,你那些手稿,等太上皇看过后再发还与你!”挥挥手,不想再看到他。

    “是!学生告退!”杨子森接过小盒子,似有千钧重,都不知道是什么,妹妹说偶得,居然真的这么管用!

    这是什么情况?

    朝臣由最初的惊讶到眼下的不解!

    年少的状元郎一而再,再而三的辞官不就。

    无论是当年的老皇帝,还是才登基不久的新皇,都欣然允许。

    对了,那小子带的那盒子,说的是什么故人之物。

    难道和这个有关系。

    是了,这皇上,早些年是和广济大师在外游历多年,那故人,难不成是广济大师!

    也对,那小子和广济大师都搭上了关系,皇上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多少少也给他点面子,所以,才会任他肆意妄为。

    只可惜,男儿志在四方,报效朝庭,枉读十年圣贤书,居然只顾得个人安逸,不图进取!

    这样的子息,要放在自己的家族,脚都给他打折了!

    “来,韵儿,快来看看,这地方,居然有这样的风俗!”指着一本手稿,太上皇乐得盒不拢嘴,招呼身旁的太后。

    “臣妾看这本也好看,真想立即就去那儿瞧个稀罕!”太后掩嘴,一惯平淡的脸上难得激动。

    “父皇,母后,什么东西这么好看,连儿臣进来半天了您们都没顾得看上一眼?”每日朝会后,皇上就要到太上皇居住的养心殿来陪二位共进午膳。自己才刚要报的,被皇上摆手阻止了,这会儿却颇似撒娇的责怪,小海子想着,这皇上,越看越孩子气!

    “噢,轩儿来了,来来来,我和你母后看着这杨家小子写的手稿入迷呢,生动有趣!越看越丢不下手,越看,越想早点出宫!”太上皇招手,慕容轩移步凑过去看了看。

    “轩儿,这手稿,母后也是越看越喜欢,这些东西,倒可以分给那些嫔妃们解解闷!”太后久居深宫,陪伴她最多的是佛经,难得有这么些闲野趣闻出现,思及后宫嫔妃的无聊,建议道。

    “母后,这不好吧!”给她们解闷!真有这么好“这是杨状元的手稿,不方便与女子阅读!”

    “噢,对了,那小子,你准备安排去哪儿?”说起杨状元,太上皇想起了当初的承诺。

    “父皇,他不愿做官,想要再游学,儿臣已允许了!”深叹一口气,才不为已用,其实也是很可惜的。

    “这样啊!”不为官!这杨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奇葩。“不过,说起游学,看他这些手稿,还真是这块料。对了,轩儿,不若让翰林院将这箱子手稿拿去整理汇集,印出些书来,让民众都看看学学,我西宋地大物博,各地风俗人情也了解一下!”

    “这主意好,后宫嫔妃想要看时,也没这些顾忌了!”太后满脸赞同。

    “好,儿臣这就安排!”堂堂起诏编史的韩林院为他出书,也是为他扬名了!

    “三少爷,三少爷,您快看,这是林家派人送来的书样!”天刚亮,杨子森还在心里盘算着要在洛城呆多久才能回家,妹妹还盼望着自己那一箱子手稿看呢。阿海就匆匆的破门而入,连规矩都忘记了。

    “什么书样?”在洛城栈住了三天了,本想去庄上住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妹妹交待了不能去庄上住。洛城不乏能人异士,无论是书社还是自掏腰包,出书的人多的是,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抬手,接过了阿海手中的一本书。

    《杨子森游记》

    乍一看,杨子森吓了一条,细看之下,更是吃惊不已作者:杨子森; 编缉:韩林院

    这是什么情况?

    “三少爷,来人说,太上皇和太后都非常喜欢看你写的手稿,皇上看了觉得不错,就让韩林院负责编辑整理,这三年来的手稿,全都要出书呢。”阿海的激动不是一星半点,朝堂上主子辞官不就的事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出书,而且是皇家出面出书,那是大儒才有的荣幸。

    翻着样书,杨子森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虽然,里面的内容自己都可以背诵下来,但,手写的浓墨与印制的墨香是完全不同的。

    他,居然可以出书了!

    妹妹说得对,读书不一定要当官!

    著书立说,教化自己的子孙后代也是一大功绩。

    如今,他出书,不仅是自己杨家的子孙后代,西宋的百姓子民均可以通过他的书看遍全国!

    大哥的庄稼种得好,二哥的木活远近闻名,自己,也终于有所成就了!

    做到了,自己和他们一样,做到了妹妹说的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自己的书,也没有白读。

    “就说子森这孩子不凡吧!”六月里,随着杨子森的回归,一箱子手稿,外带一箱子书,夫子边翻看,边赞不绝口。

    “这孩子能有今日,多亏了夫子您的栽培!”杨大年不懂朝堂大事,但听闻夫子说不做官更好,那就不做官了。听说得遇皇恩,韩林院出书且大卖了,儿子也是名利双收,杨大年乐得合不拢嘴!

    “俗话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夫子摇摇头:“子森这孩子是个聪明的,不为官也没有埋没他。假以时日,将成为一代大儒!”

    “承夫子吉言!”大儒什么的杨大年不懂,就知道,只要儿子是有出息的就好了。

    “妹妹,你到底是一个女儿身,真跟着我出游,别的不说,爹娘也不放心啊!”带回来的书并没有满足妹妹的好奇心,居然引得她要跟着自己一起出游。杨子森千万个不同意!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这些年,无论是县里、府城还是洛城,哪一次不是我打头阵最先去,也没见有什么!”杨子千态度坚决,非去不可。家里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宋家湾买下的宋家老宅已给老爹说了等秋收后就拆了重修,修一个宽大的院子,往后可给光明他们住!自己老呆在寨子里会发霉的。

    “你们兄妹俩,从小到大,就没让人省过心。这么大的人了,你大哥二哥这个年纪都当爹了,你们倒好,一个两个的都想着往外跑!”过了八月中秋,杨子森和杨子千就准备起程了,月娘怎么都不想放人。可是,儿大不由娘,更何况,他也跟皇上说过是游学,自己不可能将他困在家里吧。偏偏,女儿也要跟着去,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呀!

    “娘,您放心吧,女儿亲自出马,去给您找一个乖儿媳回来!”上了竹筏,杨子千嬉皮笑脸的哄着老娘。

    “你这孩子!”看着她没心没肺一脸得逞的笑脸,月娘鼻子发酸。老三的媳妇她倒不操心,有本事,有本事就给老娘找一个好女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