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父皇,儿臣决定,永不立后!”那个位置,只能是她的,既然她不要,那也没人可以拥有。

    “轩儿!”不仅仅是皇上,连林皇贵妃一起惊讶失声。

    “轩儿,别固执!”承恩告诉自己,风起没能完成任务。那杨家的丫头,还真是一个奇葩,居然能抵挡这天大的*,难怪得到轩儿的另眼相待。只不过,为了一个女人,就永不立后,这有点胡闹了!

    “父皇,儿臣不是固执!”看了看皇上,再看了看林皇贵妃:“当年,您将后位空悬,是否在等待?”

    “是啊!”长长的叹一口气,后位空悬,是在等待,等一切安定后,才能将心思单纯的韵儿送上去。可惜,还没来得及,就被左相设计了,冲动之下自己差点遗恨终生,想想都后怕。“可是,轩儿,你不同。艰难险阻朕都为你扫平了,再说,黄家那孩子,才貌品性都当得起母仪天下!”

    “父皇,黄家除了右相的忠诚外,儿臣看不透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再说了,能出一个张家,又怎能断定出不了一个黄家呢?”外戚掌权,祸患无穷!人心总是不足的,听闻自从太子妃入东宫,黄家兄弟本上不得台面的经营已直逼洛城多年的老字号了。

    “这一直是帝王的忧患,却又是不可避免的!”历朝历代,都有先例,哪怕是白丁起步的受宠嫔妃,家族仗势欺人也不在少数。

    “鉴于此,儿臣决定,永不立后,谁也别去争那个位置!都守好本分吧!”东宫的女人们看他就如看着一头狼,如果立了后,纯善的人就成了靶子;心思活络的,这位置等于是给她撑腰,想想父皇后宫的那一团乱麻,想着母妃和自己受过的苦难,这样的历史,永不重演!

    “可是,轩儿,六宫之首统管嫔妃,不立后,实在、、、、?”林皇贵妃欲言又止。黄家那丫头她还是喜欢的,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下轩儿居然不立她为后,那只能说是那孩子没有福分了。

    “立太子妃为皇贵妃,统领六宫!”知道母妃担心什么,您这一生,不也没有当过皇后吗?张皇后打入冷宫,皇上就下了旨要退位,母妃也就没有为后的必要了。到自己登基,直接成太后。

    “你这孩子,还真是个倔的!”韵儿做梦可能都想不到轩儿不立后的原因,但自己知道,这孩子随了自己的性子,最好的永远想留给自己最爱的!罢了,还是别管他了。

    “管他那么多,无论是谁,在洛城,谁还有我们后台硬!”黄家兄弟的经营,原意是想维持生计。没想到小九一朝入东宫,生意也就越做越大,眼下,就要成皇后了!幸亏当时娘说借钱为小九置办嫁妆,自己大方的说送给她!瞧瞧,皇后的亲哥哥,国舅的生意,想不红火都不成!说起来,给小九置办嫁妆的买卖才是最划算的一笔。

    “老爷,我怎么就觉得是梦一般呢?妾身以为,小九最多就是嫁入清贵人家。一朝选为秀女,您说是闲散王妃,偏偏皇上赐婚太子,如今,就要是皇后了,老爷,妾身有些恐惶了!”这话,黄夫人从见到公告那一天起就想问了,一直憋到右相得空。

    “莫乱言!”右相虽然心里也有一杆称,知道女儿就会成为人之龙凤了,可是,到底是皇家,没有诏告天下,就得慎言。“对了,让老三老五都给我收敛点,别惹出什么事来!”

    “那俩孩子能惹什么事儿?胆子这么小!”连见你这个亲爹都如老鼠见着猫,还有什么本事在外惹事生非!“您说莫乱言是什么意思?”这话,她还真是迷糊了。

    “皇家之事,岂是尔等随便议论的?”说完此话,背着身转身去了书房。

    不说就不说,不说,难道这事儿就不出现了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东宫黄氏德才兼备,温柔贤德,甚得朕心,今特进封为皇贵妃,钦此!”新皇登基,礼部早透出没有册封皇后的仪式,太子妃在东宫接到这道了圣旨。都说她得天独厚,贵为太子妃,皇长孙生母,皇后之位必是囊中之物,娘家,特别是两个哥哥多次送来珍贵礼物提前庆贺,唯有自己知道,太子殿下在她的寝宫留宿的春夜有几次。对皇贵妃的封号,她已知足!

    “恭喜娘娘,请娘娘接旨吧!”太上皇退位,干爹也跟着退居二线,大总管的位置就传到了自己的手中。小海子此时,已是新皇身边的红人。

    “多谢海公公!”黄紫萱叩拜后双手接过圣旨。

    “对了,皇上有口谕,着咱家一并传给娘娘!”看着准备起身的人,小海子道:“六宫无后,皇贵妃主六宫,为避皇上的讳,赐娘娘闺名紫婕!”

    “是,臣妾遵旨!”叫了近二十年的名字,居然冲撞了,早些时候,还没想到这一层,如今想来,确实该改了!想想都觉得可笑,不封后,却让她主六宫,他对自己,到底是何用意?

    “居然没封后!”

    震惊的是黄家众人!

    黄夫人觉得,这是梦醒时分!是啊,从小到大,可没有哪一个看相算命的说过小九是凤命!

    “这也正常,太上皇初登基时,不也是后位空悬多年吗?”黄家兄弟相互安慰,小九为后是早晚的事儿。

    “无论为妃还是为后,都守着自己的本分!”右相在黄夫人进宫觐见皇贵妃时再三叮嘱。

    “轩儿,你已为一国之君,父皇和你母后决定下个月就起程,好好的去感受一下老祖宗打下来的这江山的美景!”新皇登基几日,当了几天太上皇和太后的人总算是闲了下来,心情大好,召来皇帝道。

    “父皇,您别急!儿臣听风起说,当年您钦点的17岁状元郎奉旨游学归来,就要到洛城交旨了。到时,让他给您讲讲外面的情况,儿臣也能更好的做好各方面的防范措施!”太上皇和皇太后要微服出巡,游山玩水,这让他羡慕不已,别的不说,单是安全方面倒是压力颇大。

    “讲一讲也行,至于防范措施,你倒不必操心,有风云呢!”一朝天子一朝臣,轩儿登基了,皇家暗卫营也就交给了风起,风云他们会跟着自己一并出去的。

    “父皇,儿臣还是不放心!”

    “行了,行了,听你的,等那小子进宫后再说吧!”说起那孩子,倒让老皇帝想起了一事儿“轩儿,朝中重臣,朕已为你安置妥当,只是,人是你在用,到底要个什么样的,你做主就好,只是别太为难那一批老臣就行了!”

    “父皇放心,儿臣诸多事还依赖于他们,只会礼遇厚待,断不会为难他们!”因有着前车之鉴,自己虽多次盛情邀请,林家却总不愿出来担任要职。本就没有什么根基的他,还真不敢动那一批老将!说起杨子森,想不到,当年的精瘦小毛孩,就要到洛城了,他会做什么,能做什么,给他什么职位呢?

    “学生杨子森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让人抬着一箱子手稿进了宫,本在偏殿等侯,却不料被新皇宣上了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是要给自己难堪吗?

    “你就是当年父皇亲点的17岁状元郎,后奉旨带俸游学的杨子森吗?”坐在龙椅上,看着多年不见的年轻人,心,再次微痛!看着他,就想到她!

    “回皇上,正是学生!”从一开始,就不愿称臣,到现在,更是不敢为臣。妹妹说了,此次面圣,最好还是辞官不就。不是所有的状元郎都要为官的,他大可选择回乡著书立说,教化子孙后代!这,也正合了自己的心意,只是,不知道新皇是否答应,想到此,觉得胸前的某样东西开始发烫。

    “你游学三年,可有收获?”长高了,长大了,也成熟了,当初的山野小子,彬彬有礼,透着一股儒雅。

    “回皇上,学生游学,所见所听所想均已记成手稿带回!”妹妹虽然看得兴高采烈,但还是忍痛主张他带着那满满一箱子的东西上洛城,因为这是他三年来的成就。

    “来人,将手稿给太上皇送去!”既然有手稿,就先让父皇过过瘾,以解他急以出宫之心。“当日出游,父皇曾允你三年归来另有重用,如今六部,你自选其一!”不仅仅是父皇看好他,自己更相信他。他身居洛城为官,杨家该举家迁往洛城了吧。自己与她,心与心的距离遥远,但,想想皇城外的某个地方有她在,心也能得到些许的安慰。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面面相觑,还真是重用!

    想他们,今天能站在这儿,谁不是过五关斩六将,不说功劳,至少苦劳也是一大把了!眼前的人,刚二十出头,就能进六部,这不是一般的偏爱了!也是,17岁的状元郎嘛,西宋开国以来第一位,也当得起这样的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