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碾转反侧,思前想好,杨子千决定还是让老三辞官不就。

    “四姑娘,四姑娘!”鸡好像已经叫第一遍了,迷迷糊糊的才开始入睡,结果,耳边响起了轻轻的低唤声。

    “什么事儿?”记得睡觉前将门反锁的了,结果,夏雨还是站在了自己的床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知道你们是高手,飞檐走壁破墙开锁信手拈来,好歹,也尊重一下自己吧,就这么正大光明的钻了进来,让杨子千感到憋闷。

    “有人要见您!”夏雨随手将床头挂着的衣服递了过来。

    上次有人要见自己,她把老娘和春兰整晕,这次,又是什么人要见自己,深更半夜的,是他?不可能,他眼下春风得意,自己重量不足以让他冒着风险出洛城。能让夏雨这么小心侍候的,也只有他们那一帮子人了,而且,来则多半是男性,要不然,不会选择在半夜鸡叫时进来。

    “进来吧!”穿戴整齐后,杨子千端坐在书桌旁边。幸好这间屋子够大,一个大屏风隔断了床了书房,要不然,深更半夜闺房见男人,就算她脸皮厚,传了出去她也不用见人了。

    话未落音,一个黑影就窜到了自己面前。

    “属下风起见过四姑娘!”抱拳施礼,恭谨有加。

    要是不搞得这么神秘,杨子千对他还是颇有好感的。

    夏雨早已将屋内的油灯拔亮,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风大人有礼了,子千只是一介农家女子,当不得风大人如此大礼!”别人给自己以尊重,但,自己几斤几量还是掂得清楚,这人,可是未来天子身边的红人,得罪不起!“不知风大人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四姑娘,殿下吩咐属下来是给四姑娘送一样东西,请您收下!”风起起身,双手捧上一个精致的盒子。

    金银财帛本姑娘倒不嫌多,在现代,什么分手费,青春损失费也是常见的,没想到,今天,这位主也赶了一趟潮流!只可惜,你的东西,拿着就要烫手啊!

    杨子千深呼吸一口气,接过盒子,轻轻的打开!

    昏暗的油灯下,盒子里的东西居然不是银票金银珠宝。

    只见盒里静静躺着一个精巧豪华的金冠。

    杨子千历来对金银首饰了解的不多。但她知道,眼前的东西来历不凡。

    但见:冠通体嵌各色珠宝点翠如意云片,冠前部近顶处饰九条金龙,其下为点翠八凤,后部另有一凤,龙、凤首均朝下,口衔珠滴。翠凤下缀有三排以红蓝宝石为中心的珠宝钿,其间缀以翠蓝花叶。冠檐底部有翠口圈,上嵌宝石珠花,冠后下部挂六扇博鬓,左右每面各三扇,其上点翠,嵌金龙、珠花璎珞,金冠共镶大小红蓝宝石、,珍珠密密麻麻,数也数不过来。整个凤冠龙凤飞舞,珠翠缭绕,尽显皇家风范!

    “这是?”这是出自皇家的古懂,在,现代,价值连城!杨子千心下一惊,略为失态的看着风起。

    “回四姑娘,这是九尾凤冠!”风起点点头,承认了它的不凡之处。

    凤冠!

    就算再没有见识的人也知道,古代人讲究礼仪,言行举止穿戴都没有错乱的理。更何况是皇家!衣着打扮,配鉓就更不可能有错,更何况这是一顶凤冠!

    让她收下凤冠!

    这不是爱她,是害她!

    “四姑娘,殿下四月十八登基,欲册封您为后,承宗庙,母天下,与民更始。殿下知道您是有主见的人,所以,事先派属下前来知会您一声!”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眼前的人,比起东宫的女人略显不足,却不料,遇见的是一个重情的主,连封后之事都要经得她同意,而不是一纸诏书就搞定!

    风起说完,抬头看她!

    “四姑娘,属下的任务完成,这就离开,不日将派专人来接您入宫!”相对于意外降临时的惊喜,眼前的人,居然呆若木鸡。不等回答,转身欲走。

    “风大人且慢!”前脚刚跨出门,身后的人总算是回过神了,这是要打赏的节奏!转身回来,静待!

    “风大人,请将此物物归原主!”轻轻的盖上箱盒,杨子千双手捧着递给了风起:“感谢殿下抬爱!子千蒙殿下厚爱,是前世修来的福,只是,殿下是殿下,子千是子千!子千乃杨家子女,我杨门家规:男不纳妾,女不为妾,且不与人共侍一夫,否则逐出家门,族谱除名!”此时的杨子千,早已在心里打了九九八十一个结。曾经年少的春心遗落在阿河的身上,待一切*大白之后,权衡利弊,早已决定让自己放下!

    却不想,他还能重情至此!

    扶一个无根无基的农家女上台为后,也不怕背后的人指指点点!

    只不过,更是一个多情的人!

    太子妃一位,侧妃几位,外带各种夫人,美人,真是艳福不浅!

    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皇帝后宫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

    如果,自己真是一个单纯的西宋人,还可能会感恩戴德欣然接受!

    可惜,她不是,她,只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穿越灵魂,骨子里就不能容忍,更不愿做那一只关在深宫中的金丝雀!

    “四姑娘,那不是普通人家,那是皇家,而且,贵为一国之母!”风起被她的一番话彻底打蒙了,这人,居然拒绝了,忍不住好心提醒!

    “多谢风大人提醒,但杨家女不与人共侍一夫,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家规上也没有表明当皇后可例外!”皇家嫔妃也是人,想想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杨子千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再则,一个被家族除名的女子,何德何能统领六宫!”杨子千轻轻一笑:“请风大人将子千的原话带给殿下吧,相信,他能理解!”

    “四姑娘?”手中的箱子物轻情重,却不料,这么简单的任务自己都没能完成,回去还怎么交差。“您再考虑一下?”

    “风大人,殿下既然不是直接下的诏书,想必也是知道这个结果的,你不必为难,照直说就是了!”杨子千将箱子再次往他手上推了一推,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那属下就告辞了!”捧着箱子,风起在心里叹气。

    或许,她说的是真的。说起来,这两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倔强!

    殿下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依旧固执的派他来一趟!而眼前的人,不怕龙颜大怒,居然敢拒绝。

    摇摇头,出了门。

    “风大人?”门外,夏雨轻声唤道。

    摇摇头,告之夏雨结果。

    “你们几个仔细了,她不得有半点闪失!”虽然,她不为后,但,在殿下的心里,只怕比皇后还珍贵。不是说,越是不能得到的越珍贵吗。

    “是,奴婢知道了!”夏雨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果然不出所料,她早在去年就断了自己的后路!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勇气和智慧,实则担得起母仪天下,可惜啊,可惜!

    “她到底是拒绝了,就知道,她会拒绝!”接过风起递上来的箱子重重丢在了几案上,想起那句“牙刷与男人不可共用”慕容轩满脸苦笑!

    “殿下!”风起将原话回禀后,欲劝说却又无从说起!两个人的事,外人是看不透的!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离登基大典只有十日了,父皇像知道自己的打算一般,也没逼着问立谁为后,顺着他的意,陆续抬回了侧妃、夫人,朝堂重臣,几乎都在东宫有人了。每一次踏进新房,总会在梦中醒来,不用问,都是按宫中规矩放置了香料。可是,面对那一双双羞涩渴望的眼睛,自己心里总有着丝丝内疚和懊恼。

    他是太子,十日后,他是一国之君,这些女人,都是他的,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子千,你到底是拒绝了,从此,成了我心中的一根刺!

    “殿下,皇上在养心殿等您!”风起接到承恩总管派来的小内侍传过来的消息,不得已打断了里面人的沉思。

    “走吧!”云淡风轻,在他的脸上,再看不出什么。

    风起觉得主子还没有上位,已具备了高位者的气势!是皇上*得好,还是具有高位者的天份。

    “轩儿,十日后的大典,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养心殿,皇上和林皇贵妃静坐,见人进来,还没跪拜下去就叫了起,在他们的眼中,这只是儿子,不是朝臣。

    “父皇,按儿臣的意思,一切随简就行了。可是,礼部那些老臣,非要搞得这么隆重,吵得我脑门子生疼!”过早失去的父爱,却在近些日子得到了释放,这种撒娇似的控诉,曾经,在某个地方某个家里是经常见的。

    “呵呵,这就疼了?父皇在朝几十年,天天被他们吵得疼,你呀,以后就替父受过了!”皇帝看着身侧的林皇贵妃,大笑不已!

    “父皇,儿臣对朝堂之事还生疏,您真放心得下?”看着母妃含笑盯着他,慕容轩心里的酸苦一扫而光!

    “路已铺好,朕相信你!”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坤宁宫那边,承恩已让工部修縒妥了!”

    ------题外话------

    明天就该正式上班了,祝看文的亲们新的一年工作顺利,收入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