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五十二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生活就是这样,无论是在李家的唉声叹气,还是冯家的吵吵闹闹,又或者是寨子里众多人家的欢声笑语,就这样迎来了新的一年。

    过了年,没有儿女远行的月娘不用送他们,但,眼瞅着二月十六的到来又是愁眉不展!

    “那高僧当真说过事儿?”听得月娘叹气说起,杨大年再想着蒋半仙的话,心里惊了一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算了,月娘,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四丫头那孩子好像也没受什么影响,整日里乐呵呵的忙碌着,就算那真不能出门,咱这几个孩子还能让她受了委屈不成?”

    “这孩子,表面看是大大咧咧的,可是,越是这样,越让人不放心!”都说女大不中留,马上就满二十岁的老姑娘了,哪有不着急的。这孩子主意大,也惯于我行我素,真怕哪天挡不住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绞了头发当姑子去了。

    “我看她最近折腾修河道,做竹筏、张罗着要老大再找各种果苗这些事儿都忙不过来,还没见她什么时候忧伤过!”杨大年与月娘的意见相反,觉得女儿并不是那种将事窝在心里的人,看她整天进出脸上都挂着微笑,觉得并无大碍。

    “你这些大男人知道个什么!”月娘不满的瞪了他两眼,男人的世界,总是愰惚的,什么都无所谓,天生大而化之。

    “我是不知道,但,知道你这么愁下去也不是办法,月娘,别怕,咱丫头不同于常人。”杨大年安慰着妻子:“只顾着说女儿了,老三今年游学也该归来了,还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了!”

    “这才真是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愁了这个愁那个,唉!”才刚劝自己,这会儿他又愁上儿子了,这日子过得、、、、、

    “四姑娘,当真要这样做?”高大兄弟做竹筏很是得心应手,大有改行做水手的潜力,河湾的两个竹筏修了一下,又重新做了两个。而杨子千交待,在那个叫高洞的地方,不仅要修一路山路,那个深潭外围还要做四个竹筏,这工程可谓浩大了。

    “嗯,这按这个标准来,做好了,竹筏行到那儿,就下来翻过这个山崖换乘,然后继续竹筏前进,这样一来,去河包县的距离就缩短了,也省事不少了!”胜利就在希望的河面上,杨子千很是兴奋。从去年秋到今年开春,所有的长工短工,做了正事后都被她抓了壮丁,忙碌下来的前景也很值得憧憬。

    “四姑娘,这水路修通后,不仅方便了杨家,这两岸的人家也得了好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杨家修路,百姓跟着享受,说起来,这位主倒当了冤大头了,都不知道图个什么,还乐呵成这样了。

    “让他们得去呀,我能买下两岸的荒山野地,还能买下这一段河流不成?”杨子千看着说话的人笑道:“好处总不能让我们杨家独占不是?”自己吃了肉,也得留点汤给别人喝,要不然,群起而攻之,惹了众怒就不好玩了。再则,想占便宜的人家,总得先自己做个竹筏什么的吧,普通百姓人家,谁还有那闲功夫去折腾?最多就像李家那样稍微有底的大户能享受一下。这一路沿河的十八道湾口,有那家底的人家算下来也不足二十户,相信不会出现抢窄窄的航道而闹出矛盾的情况。

    待河道修好,杨子木首次顺利的坐上竹筏去了河包县的庄子上找果苗,按妹妹的意思,但凡有花有果的都给移植些回来,目标是不分时节两岸要鸟语花香。

    不得不说,磨刀还真不费砍柴功,坐竹筏,一去一回,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大大缩短了行程,而且,人也不费力。

    长长的河道两边,稀稀落落的在雨水节前后都种了上各种果苗,引来了好些人家的观看。更有甚者,想要顺手牵羊扯上两棵在自家房前屋后种上,结果,杨子千按片区落实了责任人,就算没有买庄子的地区,也花钱雇了人看守,左右瞧着是没机会了。

    不管月娘多么的不愿意,二月十六如期而至!

    人的一生,这样满十的生日本就不多,特别是女子,本就在没有在家过二十的先例,这个记录却被杨子千打破了。

    李家寨子里的妇人们少不得在背后嚼着舌根,说什么杨子千眼睛长在额头上、什么杨家老爷太太想把女儿留着攀高枝结果弄巧成拙、还有更离谱的说杨子千可能八字硬,谈的人家合不上八字都躲得远远的,五花八门的越说越起劲。

    “不管别人怎么说,咱这几家人,还是要热热闹闹的为四姑娘庆庆生!”罗氏和亲家以及郑和尚家的、王三家的及王花儿,各做了自己的拿手针钱活给杨子千庆生。

    “多谢婶子们!”杨子千早已过了不缺吃穿的年纪,但,恰恰是这些手工活儿,更显得她们的真心,欢喜的收下了。

    自己一家子,加上这几家要好的,再有就是长年下人,足足坐了五桌人。

    “幸好我三哥不在家,要不然,怎么着也得多几桌人!”谁也不稀罕一个女儿家过生日,但杨子森在家的话,状元爷的帽子就得招来四乡八里有头有脸的人家了。

    “这孩子,也不知道在哪儿了,今天又是怎么过的呢?”月娘看着满堂宾谈笑风声,鼻子发酸的说道。

    “娘,放心吧,三哥就快回家了!”三年的游学大假就要结束了,眼看归期将至,杨子千有些担心老三的志向是否与自己的愿望相背!

    “三少爷,您歇歇吧,每天日行夜停已经够累了,这样熬着夜写了这么多的东西,那个箱子都塞满了!”阿海看着挑灯夜战的人劝道。

    “阿海,你不懂,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眼看归期将至,这西宋,我们走过的地方还太少太少!”抬眼望着窗外的圆月,他想家,很想很想。但是,他又不想回去,日行所听所观所想,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一件件记录下来,箱子里那些手稿,足以让妹妹读两年了吧!越写,越停不下来,如果可以,他宁愿不为官,只做这样的*人,只是,皇上的俸禄不会拿来养闲人!再则,自己也不可能只靠家人的财物周济整日里混天过日吧!十多年的寒窗苦读,光宗耀祖,为家人遮风挡雨,这些责任,他一件也不能放下!

    “三少爷,咱们回家后就去洛城接差事?然后,就长居洛城了吗?”三少爷这样苦逼游学就要结束了,一回朝,天子重用,从此,鸡犬*,自己这个小书童也就要升为管家什么的了。

    “不知道!”杨子森回答得很干脆!当初听从妹妹的建议以游学为名躲开朝堂党派之争。如今,听闻大皇子稳坐太子之位,且有太子妃家的右相和几家权势侧妃支撑,无意外,这位置倒是坐稳了。自己不知道哪点入了老皇帝的眼缘,略为受宠。但,萝卜白菜,各人所爱,回到洛城,是否还能受到太子的青睐就不得而知了。

    一路行来,关于朝堂各种稀罕事,大小喜事,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流传倒是耳闻不少!那位据说跟着广济大师游历了十多年的太子看起来也不是表面上那么无害!这让杨子森又增加了几分忐忑!

    三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

    杨子森抬眼看着淅淅历历的下雨,有些烦闷!按说,这庆州从水路到河包县也就两三日功夫,偏偏,还没到码头就被雨挡在了城外的驿站。无官袍加身但有皇上亲口御赐带俸游学的他倒没有受什么白眼就妥妥的拿到入住资格,可眼前各色人马纷繁杂乱,是乎在谈论着什么家国大事。

    “这还有假?我告诉你,我家有亲戚在洛城的机要官员里做事,人说了,这是真的!”

    “唉,说起来,真真假假的,总得见官府的告示什么的吧,也不能单凭大家胡乱说啊!”

    “就是,再怎么着,也是多年的当朝一品啊,哪有跌落到尘埃里的理由!”

    “咋不能呢,这位置坐得越高,跌得越痛!”

    “是啊,听说,不仅是他,连皇后都受了牵连呢!”

    “这也正常,但凡犯罪都是诛连九族呢,皇后是他嫡亲的妹妹,哪有不受牵连的!”

    “哟,这样说来,这事儿,还真是善不了!”

    “善不了,肯定善不了。看吧,过几日,文书公告的就会遍布整个西宋了!”

    、、、、、、

    杨子森侧耳听来,心下大骇,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在驿站谈起天家的事儿,而且驿站兵卒并没有喝斥阻止,那么这事儿,就不再是见不得光的了。

    又发生什么大事了!这事儿,是皇上找的,还是那位太子寻的?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自己运气可真够好,还没回洛城,眼看一场暴风骤雨又要来临,自己,是不是还能躲一躲,避开这些血雨腥风呢?

    杨子森这时候反而不想那么早早的回家了,依旧选择了难走的陆路。

    待到坐着马车摇到河包县时,街面已经沸腾了。

    倒不是为了迎接他这个过时的状元爷,而是,县衙门前的张贴榜引来了过往商,妇孺童叟!

    “写的什么?”

    “快念念!”

    “公告上说左相欲图挑起皇子之间的纷争,旗下势力横行西宋,教唆宁王做下不仁不义之事众多;与皇后里外勾结,陷害嫔妃,谋杀皇子、、、、、”

    “老天,这皇家,原来也这么乱!”

    “可见,人心不足蛇吞相,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还想要什么?”

    “能想什么,皇上一日不立储,他们就一日不安心!”

    “皇后还母仪天下,这蛇蝎心肠也配!”

    “君不见,善恶到头终有报吗?”

    “是啊,冷宫啊,这辈子别想出来了!”

    “啧啧,这人啊,唉,还是咱这小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舒坦安稳!”

    、、、、、、

    杨子森挤进人群,看了公告,遍体凛寒,正如妹妹所说,皇家的东西,看起来还真不是这么纯良。

    “让一让,让一让,最新公告来了!”

    一队人马从衙门出来,又开始张贴。

    “又是什么?”

    “该不会又是哪家权贵一起下马吧!”

    “这是肯定的,派系林立,一条绳上的蚱蜢岂有逃脱的可能?”

    “天啊,居然是罪己诏,是皇上的罪己诏,说自己在位多年养虎为患,偏听奸言冤害忠良。说要退位,禅位于太子,新皇登基定在四月初十八,改国号为乾安!”

    “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皇上啊,说大是国事,说小是家事,居然能正视自己的缺点,诏告天下!”

    “太子才真是好命,游历归来就赴边塞,大捷归来得立太子,赐名门妃,如今,得了皇上的信任早早的内禅了!”

    “是啊,都没有经历什么大磨难就能坐稳龙椅,说起来,也是皇上偏爱了!”

    、、、、、、、、、

    再多的议论,再多的言语,在杨子森面前都成了空。

    算算日子,自己赶到洛城时,正值新皇登基!

    这算什么啊?

    老皇帝对自己独特厚爱,新皇可是年轻人,心高气傲,眼里又怎能容下自己这样的毛头小子。更何况,他自己还有一大帮子人正等出头之日的到来。罢了,天都不助我,我还去做什么官,此去回复了圣命,早早的打道回寨子吧!

    “三少爷,咱们回寨子吗?”刘小为这三年来,没有与林家联系过,但知道林家到底是胜了,胜得很彻底,甚是欣慰。

    “先去码头临江茗看看,明天一早启程回寨子。”身未负重任,路过家门岂有不进之理。

    是夜,杨子森躺在床上,久久的想不透深宫内幕!

    “承恩,你看朕这次做得怎么样?”风云的探查能力不是盖的,这几个月以来,从十多年前的皇后之争,到林家的蒙冤,轩儿的流落、宫中他曾宠受过的嫔妃的小产及早逝,以及轩儿回宫途中的几次暗杀,边塞粮草的损失、昭阳殿失火、、、一桩桩,一件件,人证物证俱齐。

    这些过往,在他眼里,其实都是有几分明白的,只是不曾追究罢了。原想着,将左相的羽翼慢慢剪掉,最后让其告老还乡;让皇后慢慢病逝!却不料,风云在查探过程中,发现,就在春节时,打着去信关心女儿的旗号,左相公然教唆宁王潜回洛城造反!

    皇后病重不得见,自己的势力和人员莫名受损,太子妃即将临产,太子日益得宠,让左相终于稳不住了。与其坐以待毙,不若奋而抗之,凭着自己的势力,还有五分的胜算!

    这封家书,彻底激怒了皇上!

    “皇上,照老奴说,您惩罚左相和皇后就是了,何苦让自己也背负着罪责呢!”这位主这次做得很绝,不给左相和皇后一点机会,同时,也没给自己留退路。

    “这是朕欠韵儿母子的,那么,就让朕还给她们吧!她占着那坤宁宫干什么,静思院是韵儿呆了十多年的地方,也不能让她去玷污了,早早的搬去冷宫,给轩儿的皇后腾出位置来!”皇上冷笑一声:“朕只有这样用自己垫底,才能让轩儿的江山稳定!”

    “皇上,您真是一个明君慈父啊!”罪己诏上所述的桩桩件件,都是表面的文字,皇上真正的用意居然是因一个情字,甘愿在史书上蒙垢,这样的皇帝可不多。

    “呵呵,你别说得朕这么伟大,朕也只是想轩儿坐稳做好了,带着韵儿出宫时才能放心!”对也好,错也罢,功过是非后人评,自己想的就这么简单,皇上无所谓的摆摆手。“只是,轩儿还不肯立黄家那孩子为后!着实有些难办了!”

    “太子不肯立后,也和当年您一年心有所属!”承恩从风云那儿打听到消息,据说信已由风起亲自送出,只不过,结果如何还得拭目以待。

    “不一样,当年,朕是内忧外患,不敢将韵儿推上风端浪口尖。如今,轩儿的路朕已铺平,黄家那孩子也争气,进得门十个月就添了皇长孙,右相也是忠心的,这孩子怎么就不愿意立她为后了呢?”皇帝不解,摇摇头,想起了什么心一惊“你是说,他心有所属,还是杨家那丫头?”

    “老奴不敢妄言!”承恩低头,不敢接口。

    事实就是这样!有什么敢不敢的!轩儿这孩子,到底是在宫外长大,心智单纯了,他想没想过,一个无根无基的农家丫头,何德何能统领六宫?看看,真是一刻也不得让人安心啊!还有,杨家那丫头到底都有什么好的?罢了,罢了,待把人接过来自己再亲自把一下关吧,如若和韵儿一般纯善还是算了吧,十多年前的悲剧可不能再在轩儿的后宫重演。

    “妹妹,这三年,你还好吧!”这次回家,居然没有走山路,是通过家人开僻的水路回来的,虽然回程差不多也是两天时间,到底是不累。家里一切如旧,可最让他过意不去的还就是这如旧:年已二十的妹妹还待字闺中!这让他退出朝堂的念头有几分动摇!只有好的背景后台,妹妹才能嫁得如意郎君,不被人看轻了去。

    “很好啊,你看,家里人人都有自己的事儿做,爹娘身体安康,小孩子们活泼可爱,家业兴旺发达,嗯,都不错呢!”杨子千正捧着杨子森的第一本手札看得起劲,这人不在外面陪父母,跑到这院子里来打扰自己,真是不乖。

    “我是说、、、、”本想说她的婚嫁之事,到底自己是男子,身为兄长不是长姊,这样直白问出口确实不好。“噢,大家好就好了!”想到一事,他拉了张椅子坐在妹妹的书桌前,放低声音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洛城变天了!”

    “啊!”变天了,变晴了还是下雨了?不说还好,一说杨子千就紧张,最怕太子被人拉下马,那杨家的安稳日子也就到头了。对了,变天,这么大的事儿,夏雨这死丫头怎么也没给自己提起过,当真是别人的奴才养不家。“怎么回事?”

    “左相抄家发配、皇后打入冷宫、皇上禅位于太子,新皇改国号为乾安,四月十八登基!”简明扼要,杨子森把公告上的内容告诉了杨子千。在这个家里,只有妹妹看得透彻,有时候,比他还精明,说给她听,也想讨一个主意。

    “皇家果然是皇家,连唱个戏动静都这么大!”小声嘀咕,杨子千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现代电视剧的剧情重现,真是鲜活如初啊!“这是好事啊,新皇登基,新的开始嘛!”就说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果然,才多久的时间,用了乾坤大挪移啊,连老皇帝都给拉下了马,这人,越来越看不透!想到此,杨子千更是心惊!也难怪,夏雨那群家伙至今还对她保密!

    要说西宋什么不好,就这点不好,没有新闻,没有互联网,这些消息要传到山寨里,要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那得经过多少意外加意外啊!

    “好事是好事,只是,妹妹,三年前,我是奉旨游学,如今学期已满,该去洛城交差了!”经历了三年的风吹雨打,看遍了世间百态,杨子森再不似当初的初生牛犊,沉声说道:“我是想着,这前路,要怎么走?”

    前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

    听到此,杨子千自然而然的想到这句经典名言。

    但,杨子森到底不是屈原,更何况,他杨子森跳了江,整个杨家就得为他陪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看杨子森焦头沉思,杨子千意有所动!

    为官,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伴君如伴虎,更何况,伴在这么一个深藏不露的人身侧,连她几千年的智慧都没办法当个狗头军师!

    不为官,寒窗十多年终于等来了光宗耀祖的机会,他愿意放弃吗?

    “三哥,你才回来,也累了,先休息吧,这事儿不急,慢慢想!”杨子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打发他出去。他带来的消息,远比手中游记更让人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