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六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蒋雄是直接去了杨大富家,表示自己是来接妻女回去的。但杨子美怎么也不愿意回去。没表个态就这样回去了,她最后还得落下个使小性子的下场。杨大富和王花儿对蒋雄也是冷淡了不少,自己把女婿当座上宾,而他蒋家却时时处处折腾女儿。

    “先生上门,篷壁生辉,里面请!”蒋半仙干脆直接到了河湾杨家,杨大年听得禀报,出门将人迎了进去。

    没料到他会上门,撇开蒋雄与杨子美的事不说,这蒋半仙也是位先生,这样的出门人是得罪不起的,经他们的嘴十里八乡说出去的话比圣旨还要命。再则,好歹和他有个交道,杨大年还是感激他给指点的屋基,新房建起至今,自家平安和乐,财运也不少。

    “呵呵,杨老爷,贵府修得很是气派啊!”出门人说话,句句都好听。杨家虽然出了个状元,但修房时老三还没中举人,说起来就是一个农家大宅院,经蒋半仙一说,就变成府第了。

    “先生严重了,说起来,我们还是亲戚,您还比大年长一辈,论理,该叫您一声叔,这老爷二字,可担不起!”杨大年气道:“修这房子,也全赖着先生的指点,先生,请喝茶!”将人迎进堂屋,春兰就上了茶点。

    “哪里哪里,你家三少爷出类拔萃,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假以时日,必定官居一品,到那时,可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太爷了。”蒋半仙继续奉承道:“一直想过来看看贵府修建如何,看了才知道,当真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好宅子啊!”

    “老爷,大老爷大太太和大姑奶奶他们的来了!后面好像还跟着大姑爷。”二人正闲聊着,夏雨进来禀报。

    “噢,大姑爷可是稀,难得上门的,请他们进来吧!”杨大年当下明白蒋半仙出现在这儿的原因了。

    “才刚杨老爷也说咱们是亲戚,孩子们不懂事,少不得老人操心了,这不,顺道陪雄儿那孩子过来一趟,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见主角登场,蒋半仙的台词就变幻吧。

    “是了,我也听大哥说子美好像和大姑爷闹别扭,不肯回蒋家,这孩子,不懂事,待会儿,得好好说说她!”装糊涂谁都会,杨大年也打着太极。说话间,杨大富一家子就进了堂屋。

    “大年,月娘可在?”一进门,王花儿不认得蒋半仙,见有人,脸色微红问道。

    “大哥,大嫂,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这是大姑爷家的长辈!”杨大年起身招呼“说是子美和大姑爷闹别扭,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搬的救兵,王花儿脸色很不好的看了两眼身旁的女婿。

    “二叔!”杨子美咬了咬嘴唇,不是说好了要为自己做主吗,怎么今天一见幺叔公就变卦了呢。

    “二叔,蒋家要给蒋雄纳妾,子美作为杨家女儿,怎么也不能接受的!”咬咬牙,不管你们态度如何,自己决定了,坚决不回去受那份罪。

    “我说雄儿媳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婆婆既然有心替你分忧,给雄儿找一个小的来伺侯,也能让你轻省不少事儿,这女人,不能善妒啊,你说是吧,杨老爷!”蒋半仙看了看站在下首的年轻女人,语重心长的说道。这话,其实是说给杨家长辈们听的,也是*裸的打脸的话,你看看,你们杨家教出来的女儿善妒,要是经自己的嘴一传扬出去,再怎么有钱有权有势,儿女婚嫁也是一个污点了。

    “蒋先生,这样说来我就明白了个大概,说起来,也真是我家子美的不是!”杨大年这些年也跟着在外闯荡了不少,话里话外,也听出了玄音,顺着说话不起气,于是承认下来。

    此话一出,不只是杨子美,连着杨大富夫妇都有些吃惊,老二这是吃错药了?还是蒋家的这位长辈捏着了他什么把柄,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

    “只是,有一事,子美那孩子恐怕没有给你们说清楚!”看了两眼杨子美,杨大年喝了口茶,搁了茶杯一字一句道:“先生也知道,我们杨家以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普通农家。别说纳妾抬小,就是能娶上个媳妇都不错了。只是,当年老三中了举人后,觉得要跟上改变一下,不能太没规没矩平白丢了孩子的脸面。于是,就制定了一些家规。而其中一条就是:杨家男不纳妾;女不为妾,且,不与人共侍一夫,否则,逐出家门,族谱上除名。说起来先生也别见笑,杨家不比世家大族人丁兴旺,咱们外来户,目前就只有兄弟俩,这些规矩,孩子当然都得遵从,子美这孩子也不能例外!”

    原来是这样,杨子美心里的石头一下就落了地,当下红着眼睛跪下道:“二叔明鉴,子美自入蒋家以来,三从四德,相夫教女,上敬公婆,下待姑叔,并无半点过错。婆婆要给夫君纳妾,按说子美不敢不从。只是,子美不想这样被杨家逐出家门,在族谱上除名,如此一来,侄女又有何脸面在蒋家立足?”

    “说来也是,只是,这事儿,怕是难办了!”杨大年很高兴侄女的机灵,将难题丢给了蒋半仙:“先生,你看此事当如何?”

    “杨老爷治家有方,只是,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若所娶媳妇无出当如何?”这叔侄两人一唱一和,原来就是一个圈套!

    听闻有这么一个家规,蒋半仙就明白了为何昨天杨家派人找上三哥了,这是有备而来的。想着曾经看过的房子屋基,蒋半仙在心里想道,你要早知道自己家会出一个母仪天下的女儿,会不会还定下这样的家规?皇后虽贵为一国之母,但皇上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不与人共侍一夫,有本事你将她也逐出家门给我看看。不过,既然自己已动过手脚,这样的好戏也看不了。但如娶回来的媳妇没有生养,你们也不纳妾抬小,那是骗人的鬼话吧。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规制定之初也是考虑过方面的。若所娶媳妇无所出,那也是他们命中带,要么就这样,要么就从其他兄弟子息中过继一个!反正,既然要做杨家人,就得遵从杨家的规矩,断不能因此事而改变!”说起家规时,大家都还没想到这一点。如今,被蒋半仙拿捏着问,杨大年也不是个吃素的,心里一阵思虑,脱口而出。

    “杨老爷果然是治家有方,难怪短短几年时间内您府上出了人才不说,钱财也不缺!”其实,蒋半仙很想说算你狠的。在家里,大伙儿商量着蒋雄可能会过继孩子是为着整个蒋家利益考虑的,而这家大业大的杨家,居然也走这一步棋!

    “先生过奖了,都说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而我杨家才起步,家底子薄,要不定下些规矩,无论是下人还是主人,都没个准心,怕以后人多心杂,难免的就要多事!都说家和万事兴,我们不图什么,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就好!”杨大年谦逊的说道。

    “哟,雄儿媳妇还跪着呢。雄儿,还不把你媳妇扶起来。看看你岳家,这样的家教家规也值得我们学习,雄儿,你也回去告诉你娘,别有事没事找事来做了。这妾咱也别纳了,好好的一门心思的和你媳妇儿过日子,夫妻恩爱,家族和睦,这才是正道”见鸡蛋里挑不出骨头,蒋半仙转余了话题。

    “是,孙儿记住了。”在家时就被三爷爷四爷爷批斗过了,这会儿,顺坡下驴,连忙把杨子美扶起来:“子美,跟我回去吧,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这乱七八糟的的事儿再也不提了!”

    “子美啊,看看,大姑爷和蒋家长辈都不是不讲理的人。以后啊,遇着事儿,把话说清楚,别动不动的使小性子跑回娘家,你是杨家出嫁的第一个姑奶奶,往后,四丫头,五丫头,还有下一辈的女孩子们,都看着你呢,你得做个好榜样!”杨大年见蒋家果然改了口风,心里对女儿的计谋称赞不已。顺便,也假意教训着杨子美。

    “二叔的话子美记下了!”杨子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反正,有二叔嘴里的家规垫底,蒋家只要輸得起她这个媳妇,那就尽管纳妾吧!有一个强硬的娘家,胜过千金万银!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我们就告辞了!”舌战这么久,还是以失败告终,蒋半仙坐不住了,起身告辞。

    “这都快晌午了,先生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杨大年热情的邀请道:“更何况,大年还想请先生再看一看这大门的方向是否有偏差!”

    “饭就不吃了,我就为你看看!”正愁找不到借口掏出罗盘看风水的蒋半仙一听这话,立即起身出了大门。

    细看之下,大惊失色,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一脸凝重的问:“杨老爷这是何意?既然不信我蒋某人,又何故使我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