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老大家的,你那媳妇到底是咋回事儿?”蒋家的当家人亲自到了大房这边,站在门口恕气冲冲的问道。

    “怎么回事,连三叔都亲自来过问了!”蒋雄的老爹也是一个万事不理的主儿,见当家人过来责问妻子,用手捅了捅宋氏的胳膊。

    “三叔,什么怎么回事?”宋氏装着糊涂,这当家人管得也太管了吧,连子孙房里的事儿都管起来了。

    “你就半天云挂口袋-装风吧!”蒋老三气不过,用手指着老大道:“还有你,好好的一个家不管着,非要闹得鸡犬不宁才罢休是吧!”

    “三叔,我真是冤枉,我只知道雄儿媳妇这几天回了娘家,至儿原因,还真不清楚!”一大家子几十口人,要不是几桌一起开饭,乍一看少了谁多我谁还真不清楚。不过,自家的人少了,他还是知道的,只听说是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这不逢年过节,生张满日的,她发什么疯回娘家?回就回吧,今天还指名点姓的找上了我,你说说,你们到底把人家怎么了?”蒋老三觉得近些年大房越来越多事,要不想着投靠着杨家,都想将这个家分了算了。

    “她找你?”宋氏眼睛瞪得老大:“三叔,她找你干什么?”

    “不是她,是杨家,杨家派人找到我,问我们蒋家是个什么意思?”蒋老三厌恶的看了宋氏一眼,这媳妇年纪不大,心眼却不小,最是待不得媳妇!几房人都开始娶媳妇了,看她们婆媳不说多和睦,至少表面看起来老的有爱心,小的也有孝心。唯有这宋氏,第一个媳妇早早的去的,这个填房媳妇眼下又闹起了矛盾。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这个杨姓媳妇娘家可是远近闻名的杨状元家。虽说那人没有立即做官,看起来没有权势,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得到朝庭重用也是早晚的事儿,这样的亲戚,巴结还来不及,偏偏宋氏还给气回了娘家。

    “我说三叔啊,舌头和牙齿这么好还有打架的时候呢,那杨子美自己和雄儿吵了几句就冲气回娘家,这会儿还有什么脸面来问你的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样小气的媳妇,咱蒋家可养不起!”宋氏一听就火了,跑回娘家消消气就算了,居然还搬来救兵兴师问罪了。借此机会,休了算了。

    “闭嘴!”宋氏才刚动了休弃的念头,自己的丈夫就喝斥起来了。

    “唉,老大,带着你媳妇,再把他们几家人叫过来,咱们合计合计!”一听宋氏的话,蒋老三就断定这杨家的事儿八成是宋氏这不着调的挑起的。既然是找当家人出面了,那就不是简单的儿女闺房之事了。

    堂屋里,当家人坐在正中,下面依次坐着蒋家几兄弟。而像宋氏夫妇以及蒋雄这一代的人,则或站或蹲的排在了末尾。

    “雄儿,把你和你媳妇之间的争吵从头到尾一字不准少的说一遍!”除了没有婚嫁的孩子外,蒋家的人已到齐,蒋老三严肃说道。

    “三爷爷,其实,也没什么!”当着长辈和诸多兄弟说自己夫妻吵架之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自在。蒋雄自然是不愿意。

    “要在往日里,你们哪一房吵个架,斗个嘴,我们也当不知道。可是,雄儿,这次,你媳妇是回娘家几天都没回来,而且,一个时辰前,杨家还派人来问我的过了。雄儿,这已经不是你们大房的事,更不仅仅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这事儿,牵扯着蒋家的面子了,还关系蒋家的未来,说吧,别藏着掖着了!”蒋老三语重心长,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蒋雄是孙子辈的老大,却理不起事,遇事也没个主见。

    “是啊,雄儿,你三爷爷说得对,既然是杨家人都出面直接找上咱们当家人了,那就不是小事了,解铃还需系铃人,你说说看,到底是你不对,还是你那媳妇儿的错!”蒋半仙是家里派人从集市上找回来的,对于突然性的家族议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一听说事关杨家,就不得不重视了。

    “是这样的、、、、”见当家人和幺叔公都这么严肃认真,蒋雄偷偷的瞄了一眼宋氏,红着脸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杨子美吵架的事儿说了。

    “哟,大哥,你又准备要当新郎馆了!”蒋雄的话音刚落,席间就有好几个年轻兄弟起哄。要不是自家媳妇站在另一旁,他们都想再将场子闹响亮些。

    “咦,大嫂,看不出,你这些年还存了些私房钱呢,这雄儿头门媳妇走了,找了个填房,这才几年功夫,又准备给纳妾了!”旁边的妯娌就掩嘴悄悄的问着宋氏。

    “我哪有什么私房钱,陪嫁的那点东西,早给雄儿娶媳妇时折腾光了。你们以为我愿意,还不是因着他年纪一大把了,膝下无子,我才想要给他找一个会生养的!”宋氏一张脸急得通红。想着这两三年,这几房年年都在添丁,唯有自己这儿养了两丫头片子就没了动静,心里是又恨又妒。

    “这生儿生女啊,是命中带,再说了,雄儿那媳妇生产时可是亏了身体,她还年轻将养几年给你生几个孙儿不就好了吗?”有妯娌故意大声的说道。

    宋氏看过去时,是四房那边的的一个兄弟媳妇,心里更是不得劲,记得她添孙子时,在自己面前是笑得最响亮的一个。命中带,这样说来,雄儿是命中无子?她偏不,就要抬个年轻好生养的回来!

    “行了,行了,都别说了!”蒋老三用旱烟杆使劲的在桌上敲了几下:“老四家的那媳妇说得对,雄儿那媳妇还年轻,将养几年,就会再有生养了,就算三年生一个,也能生不少,老大媳妇,往后,就别再提纳妾抬小之事了,咱蒋家,也不是什么大户!”

    “三叔,这可不行,杨子美进门都好几年了,才生了一个丫头,当初吕郎中也说过,生丫头时亏空了,往后子息艰难。要是再养几年也生不出个小子,岂不是白白耽误了雄儿!”宋氏拿定主意要给儿子纳妾,一听当家人不同意,不依不饶的闹了起来。

    “什么叫耽误了?那杨子美再过几年若生不出个小子,这蒋家儿郎生这么多儿子,随便哪一个过继给雄儿就是了!”今天自己被杨家人问过,事由都是这不着调的女人引起的,蒋老三当场不气的喝斥道。

    “三叔,雄儿还年轻,也不是不能生,依我看,要是过几年这媳妇还不能生,再抬一个也不迟!”蒋雄的老爹看女人出面被当家训了,面上讪讪不已。但,他也不同意过继,自己的孙子,还得亲生的好。

    “老大,你也是个糊涂的。这媳妇,要是平常的人家还好,你要看清楚,那是杨家!那是出了个17岁状元的杨家。别说咱这广源镇,就是河包县,乃至整个府城,百十年来也难得出一个状元。假以时日,这杨家,打个喷嚏咱这些地儿也得抖三抖。这样的亲家,你们不好好的维系好了,反而准备断了是吧?”蒋老三见宋氏油盐不进就算了,没想到,这大侄子也是个昏的。

    “她杨家风光关我们蒋家什么事儿,凭什么要我雄儿冒着断后的风险来将就!”敢情,是想自己去讨好巴结杨家,宋氏是一万个不愿意,忍不住小声嘀咕。

    “老大家的,你在嘀咕什么?”蒋老三皱着眉头:“你要闹是吧?要闹,那趁早,把这个家分了吧!”

    “三叔,她一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听三叔的,雄儿,你明天就去李家寨子把你媳妇接回来,咱们好好的供养着!”听聪明人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蒋雄的老爹总算是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家的一个儿媳回娘家都能闹得蒋家开大会议事。大儿子若实在无子,二儿子,小儿子总不至于就那么运背吧,与其过继那几房人,还不如过继他亲兄弟的。不能惹的,就当祖宗一样供养着。杨家真要兴旺发达了,对姻亲蒋家来说,也是有百益无一害的。

    “我看这事儿,光雄儿去可能还不行。既然杨家都认真到找当家人的地步了,我们这边老的要去一个才行!”蒋老四见事情有了回旋的余地,开口建议道。

    “按道理,这事儿,得找一个能干的女人去处理!”蒋老三点点头,四弟的主意很好,去一个老年人,先得道个歉,最后,还得表明一下蒋家的态度。四下环顾,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女人,平日里说长道短嘴倒是厉害,真到了正式场合,也没一个机灵的。

    “要不,我明天陪雄儿走一趟?”蒋半仙看三哥为难,主动说道。

    “你?”老三老四同时看向老幺,要说,他倒是见过世面的人,和那杨家的老爷说起话来应该也能应付,只是,他是个男人,管侄孙子的事儿,有些说不过去。

    “无妨,三哥,四哥,当初杨家修新房,那房子屋基还是我给看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次雄儿态度好些,我再低个头,这事儿,八成就成了!”蒋半仙有自己的主意,他想去李家寨子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修起房子后的杨家的屋基,他想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