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娘,你不会答应了吧!”杨子千看她满眼星星,足足吓了一跳。该不会是想着姻缘坎坷就将她降价处理了吧!

    “这些年,娘哪次事儿不是询了你的意见,更何况,这关系着你的终生幸福,才不会像你爹那般草率!”月娘虽然有心,但还得看女儿是否有意。

    “娘,你女儿的性子是个啥样你最清楚。我可不愿困在这山庄当一只金丝鸟。再说,这辈子,绝不做平妻,宁缺勿滥!”杨子千态度坚绝。

    “娘的意思是,与其找一个不熟的人还不若这岈屿山庄,好歹这庄主对你还上心,看老夫人那意思也颇有几分喜欢你。”原以为是与杨家有什么交情,来来往往的邀请入住,却不料,也是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这是早就看上四丫头了吧,唉,可惜呀,怎么就是成了亲的人呢。

    “娘,林正那人,女儿看不透。而这山庄,更不适合女儿。您想想,咱们来时住了进来,回去也住了进来,都说这庄主早娶了夫人,可作为主内的夫人却从未来正式见过面。这样的女人,要女儿怎么与她和平共处?”平妻,两女抢一男,想想都恶心得慌。“您是知道的,嫁人还得看男方的家世人品,就像子美姐嫁的那蒋家,整个就不是个好东西,这林家,咱也别去攀扯了!”

    “这倒也是!”这么急急的回寨子,还不就是因着子美在蒋家有什么事吗。月娘回过神想想,正如女儿所说,这山庄有一个不靠谱的庄主夫人,就算是平妻又如何,少不得斗得鸡犬不宁,四丫头那直爽的性子,还不被人算计,不生吞活剥才怪。

    “这样啊,那还真是没缘份。老婆子就不打扰了,您们赶路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原以为就要心想事成,却不想,母女商谈了一会儿就委婉拒绝了,周氏心里略感失望。无奈,别人都说了,只做正妻,不做平妻,更不做小。一个山庄,只有一个庄主夫人,说到底,平妻在这儿也是小!可是,正儿那媳妇是老爷子做主抬回来的,在江湖上都是有头有脸的山庄,总不至于就休了吧。

    “只叹我家丫头福薄!”将周氏送到院门外,月娘难为情道。

    “娘,您都和杨家夫人说了什么?”在院外不远处的凉亭,林正略感紧张。娘这人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看她兴致勃勃的过来,一定有事。

    “没什么,就扯扯家常什么的,到底是不熟络,谈不到一起”周氏的失望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心里替儿子难过,这傻小子,感情是剃头的担子一头热!

    “呵呵,谈不到一块儿也正常,往后,咱们还当贵招待就行了!礼多人不怪!”林正心里隐隐失落,有些东西,确实是奢望了。

    “丫头,这山庄,往后咱们还是少来入住的好!”天刚亮,就被王花儿风疾火燎的唤起来,杨子千打发夏雨去找了文管家告辞,一行人刚出了山庄,月娘就对女儿道。

    但凡谈过亲又不成的人家,月娘都是忌讳的。

    “娘,女儿知道了,小心点,这山路难行,大娘也是,催什么呀,反正今天能到家!”看着走在前面的王花儿,扶着老娘的杨子千很是有怨言,一连两个早晨的都被吵醒,真是要命的节奏。在现代当一个劳碌的上班族,永远有睡不醒的瞌睡。穿到西宋来,好不容易混上个小姐的命,却还是不能享受睡懒觉的待遇。

    “四丫头,别怪你大娘,这当娘的人心都一样,但凡牵扯着儿女之事就要慌神!”月娘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道“也不知道,子美那孩子遇着了什么事儿!”

    能有什么事儿,只要人活着,万事都不算事儿!杨子千这样想着,却不敢这样顶撞老娘。

    夜幕时分,因着这个妇女儿童团队的回归,李家寨子又热闹了起来。罗大婶最先是到了夫子家,给亲家汇报二妞母子的情况;而王花儿却是直奔自己家,女儿的事大过媳妇。王三媳妇听闻王花儿回来了,连忙赶了过去问女儿情况,只被告知“很好,母子平安!”几个字就打发了。让她心里很不爽快,但,看杨子美一脸伤心,也只好暂时忍了,回头,又跑到罗家去问了。

    “唉,子美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嫁到蒋家这几年,就生了个女儿,那家人说要纳妾,子美不同意,吵闹起来,带着孩子就回娘家来了!”屋里,杨大年抱着杨子木新添的女儿,边摇边对月娘说。

    “这蒋家,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那这事儿要怎么办?”月娘稀罕的想要去抱孙女,却被杨大年躲开了。

    “你走累了,歇歇脚,这孩子比四丫头五丫头还好带,这两个月里也吵不闹的,就今儿见你们回来高兴了才哼哼几声!”粗笨的大男人抱一个小婴儿,还摇摇晃晃的,看得月娘都想笑,这当老爷的人是有些闲了,那些年,他可没功夫逗孩子,再稀罕也腾不出手来抱一下。

    “要怎么办,最后还不是看子美姐的意思!”杨子千也想凑个热闹,不过看爹不放手,娘都捞不着抱,自己估计也只能靠边站。

    “当女人就这点不好,在娘家时,都是爹娘的心头肉,一旦到了婆家,就得任人揉搓,圆圆扁扁的都是别人说了算!”月娘长叹一口气,看了看杨子千,心酸苦涩,再看了眼杨大年怀里的孙女,又是一番感叹。

    “娘,哪有你说的这样严重。子美姐要同意,蒋家就纳妾,不同意,要么蒋家妥协,要么,就和离!”男人是自己的私有品,如果性子软,婆家人不揉搓你才怪,柿子都是逮着软的捏。

    “这孩子,哪有动不动就和离的!”月娘瞪了女儿一眼。

    “娘,和离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过不下去了,与其受气,还不如和离了好解脱,你看罗婶婶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不是!”在离婚率节节攀高的现代这不算什么,在这西宋,要说和离还得进行思想教育。

    “四丫头说得在理。大哥也是这个意思,如果子美那孩子坚持,蒋家不改变主意,我们都支持她和离,反正,咱杨家也缺不了那母女的一口饭!”杨大年点点头“大哥说,当初就不看好蒋家,是大嫂和子美犯了糊涂,这不,才吃上几天饱饭,就开始蹦达起来了!”

    “要说三妻四妾,在大户人家倒也正常。那蒋家要是来人闹可怎么办呢?”月娘有些担心,这纳妾抬小是常事,只是杨家人心里不能接受罢了。说起来,闹上公堂,和离事小,闹不好,还会扣一顶善妒,直接休妻,那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这有什么,蒋家要来人闹,咱杨家家规是:杨家男不纳妾,女不为妾,且,不与人共侍一夫,否则,逐出族谱!”杨子千不以为然道:“爹,娘,您们想想,这蒋家,也就只有点薄田,还投靠了十亩在我们家名下,有多少钱蹦达,真要摆出这条家规,有本事他们就和子美姐和离,要么,就是子美姐被逐出族谱,无论哪一样,蒋家都与杨家无关,我们都有理由拒绝他们的投田,这样一来孰轻孰重,相信他们都能看清楚!”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杨大年频频点头,看看,天下就没有自己这宝贝女儿解决不了的问题。

    “老爷,太太,四姑娘,大老爷一家人过来了!”春兰过来回禀道。

    “知道了,让厨房多做几个菜,今晚一起吃吧!”杨大年朝月娘笑笑,这刚有了主意,大哥一家人就过来了,还真是时候。

    “事情就是这样的,月娘,你看,这事儿如何是好!”王花儿问清了来龙去脉,心里没底,一家子就跑到河弯杨家来讨主意。杨大富是男子,这女儿的事儿,只得当娘的来操心。想着杨子美月子里闹的那一出,也只有月娘这当太太的人出面才能解决了。

    “大嫂,这事儿,就要看子美的意思!”月娘看着泪流满面的杨子美也是一阵心疼。

    “爹,娘,二叔,二婶,婆婆那人就是个不好相处的,要真纳了妾,再生了儿子,那蒋家根本就容不下我们母女二人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带着孩子去讨饭!”自从杨子林中了举人蒋家来投了十亩田后,自己日子好过多了。可惜,好景不长,这才多久,婆婆嫌弃自己肚子久不见动静,张罗着要纳妾!蒋雄的态度居然来者不拒,这让她心寒不已,争吵之后抱着孩子回了娘家。

    “子美,你是咱杨家的大姑奶奶,无论你想要怎么做,我们都支持你,哪怕是和离,杨家也少不了你母女的一口饭!”既然这孩子心里明白,那娘家人自当为她做主。

    “谢谢二婶!”杨子美就差点跪下磕头了,月子里是二婶救了她的命,这会儿,又是二婶给了她活路。

    “老二,你看这事儿?”杨大富近年来遇事都喜欢找这个弟弟出主意,这可是远近闻名的状元他爹,真正的老爷!

    “既然如何,大哥,明天就派人去蒋家一趟,讨个说法,咱杨家的姑奶奶不是可以任人揉搓的!”杨大年硬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