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轩儿,你也长大成亲了,母妃很欣慰,相信你是个懂事的,有些事自当明白!”看着来敬茶磕头的儿子媳妇,林皇贵妃又是热泪盈眶。

    “是,儿臣谨遵母妃的教导!”慕容轩心里闪过一丝痛苦。母妃这是在警告他。可是,要他如何对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给予真情?待抬头看着父皇似乎有些宠溺的眼光停留在母妃的脸上时,立即点头应答。

    “轩儿,你正值新婚,朕准你三日假,三日后,跟着朕上朝理政!”赏赐了新人礼物后,皇上严肃的说道。

    “是,儿臣遵旨!”如果可以,他宁愿不分白天黑夜为朝政操劳。新婚的假,要来有什么用。当听到风起说新房内的熏香是按宫中规矩放置时,他就无语了!

    只是,心中想到她,就是一阵难过!

    她,可还好!

    “走得这么急,天还没黑,但也只能在小关庙过夜!”三更时分就被王花儿催着起床赶路,太阳还没下山,一行人就到了庙前了,杨子千疲惫不已。上半夜失眠,下半夜刚睡着,就被人叫了起来赶路。

    “没办法,歇就歇吧,要不然,得夜宿山林!”杨子林也知道前面的路况,点头同意。

    “林姑娘,属下奉庄主之命,前来接姑娘一行人回山庄安置!”还没等人进庙,路上就跑来一人,见他和田山相互点头后就朝杨子千邀请道。

    还别说,自从经历那事后,这林正还真把当她祖宗供着了,来来往往的,都邀请去了牡丹院。

    “四丫头,这庄主可真是好!你看咱们带的这些东西什么适合送礼,挑几件送给他。礼尚往来才对!”牡丹院里,月娘刚坐下,想起一事,问着杨子千。

    “娘,这不逢年过节的,再说,咱这东西也是些平常事物,有些拿不出手。”或许是习惯成自然,一次次的被迎进牡丹院,杨子千心里已习以为常。当然,林正用刀架在她脖子上的事儿自然是不能给娘说的,二哥这些男子们也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在月娘的眼中是欠人情,但在他们心里根本就无所谓了。真正要送礼的,还真有一人!

    挑了一匹上好的夏衣料子让夏雨抱着,二人去了毒王的小院子。

    无论怎么敲门,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

    “你们是谁?”二人正在纳闷时,听到询问,回首,看到一群女人,为首的,正是去年见过的那位庄主夫人。

    上下左右将杨子千主仆打量了个遍,然后,皱眉。

    “是你们!”显然,她也认出了杨子千主仆。只听文管家禀告说牡丹院要入住贵,什么贵,不就是他的老相好!气得咬牙,掉头就往回走。

    “姑娘,毒王早在三个月前就离开山庄了!”枝儿故意慢了半步,小声的对杨子千她们说。

    “谢谢这位姐姐了,四姑娘,那咱们回院子吧!”夏雨摇摇头,这林正也算是一个汉子,可惜,娶个妻子是个醋坛子,好马配好鞍,可惜啊、、、、

    “你别藏着掖着了,哪一次不是当宝一样的捧着,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入住牡丹院,有本事,有本事你就休了我,把她抬回来啊!”果然,醋坛子打翻了,就将后院闹得鸡犬不宁。回到院子里正遇上要去牡丹院的林正,于是,就吵闹起来了。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无理取闹?”林正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越发不可爱。都怪爷爷,把山庄丢给了自己,他去逍遥不说还给找了个如此庸俗的女人!这日子,简直快过不下去了。

    “什么叫无理取闹,你敢说你现在不是去见那狐狸精?”上前,一把拉着林正的手,不让他再往前一步。

    “放手!”要是个男人,林正早给他两耳光了!是,他是正准备去牡丹院,是去见她,但,她不是狐狸精!想着那个年少精怪的丫头如今出落得端庄大方,心里就有隐隐的失落。

    “不放,今天你休想走出去一步、、、、”女人无理起来真是要命,像斗红了眼的鸡,爪子越发抓紧。

    “你?”林正忍无可忍!

    “正儿,你们这是闹什么呢!”两人拉拉扯扯之时,母亲周氏走了进来。果然,娶妻娶贤,这儿媳实在让人失望。枝儿来报他们夫妻又吵起来了,心疼儿子的她缓缓走了进来。

    “娘,没事儿!”林正很是难为情,动不动的,就闹得母亲过来劝解。

    “正儿媳妇,你拉着正儿所谓何事?”儿子怕自己操心,这媳妇可就不一样了。

    “娘,他又要去看狐狸精,他、、、、、”正在气头的人说话就没个分寸,说完才后悔。

    “正儿,你跟娘来!”狐狸精?真要有狐狸精就好了。儿子历来洁身自好,自从娶了这个媳妇也少有回正房休息,以至于,结婚几年还没个动静。她想抱孙子都快想疯了,甚至于明里暗里都给儿子示意,要是看上哪个丫头抬了做小也行。可惜,儿子就是一个木头人。

    “哼!”老人发话,她再也不敢拉着不放。

    林正拍了拍扯皱的衣衫,跟着娘出了这个院子。

    “告诉娘,是怎么回事儿?”在祥瑞苑,周氏看了儿子半晌,开口问道。

    “娘,你别听她胡说,那是贵,爹和叔叔伯伯们都知道的,那是对山庄有救命之恩的贵!”林正无语至极,连娘都信了那女人的胡话,这要传到别人耳朵岂不是大为不敬。

    “是位姑娘,你喜欢她?”周氏从儿子微红的脸上看出了端倪。

    “娘!”怎么说呢,再喜欢又有何用,自己已是有妇之夫。更何况,说不定,她已定下了人家。

    “傻儿子,你那点小九九还能瞒得过娘!”周氏笑了,原以为,儿子得了他爷爷的真传,不*爱武功,却不想,这傻小子只是没有开窍而已。“行了,你去吧,对了,告诉她们,晚一点,娘去拜访一下贵!”

    “娘,不用吧!”娘一向不喜这些交际,居然要去牡丹院见!

    “行了,你那媳妇是个不着调的,这山庄也越来越没个待的规矩,娘虽然老了,但有些事儿,还是能帮你们看顾着的!”周氏挥挥手,坚持自己的意见。

    “谢谢庄主的关照,我们入住多有打扰,理应是我们去拜访老夫人,怎好劳烦她过来呢!”月娘对林正很是敬重,一庄之主这么气,而他母亲还要过来,这怎么好意思呢。

    “林夫人严重了,家母作为主人,来见见贵是应当的!”林正看了看月娘,又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子千,抱歉的告辞离去。

    “正儿这孩子从小就只知道打打杀杀,有贵上门也没告诉我,看看,怠慢了各位,真是失礼!”林正前脚出了牡丹院,后街周氏就跨进了院子,一番自我介绍后就开始道歉。

    “老夫人严重了,月娘带着孩子们经过山庄,得蒙庄主盛情款待已过意不去,怎好再给老夫人添麻烦!”月娘看着这位老夫人,实则年龄和自己也相差不大“子林,子千,还不过来见过老夫人!”

    “子林(子千)见过老夫人!”兄妹二人听得月娘招呼,连忙上前见礼。

    “夫人好福气,儿女成双,瞧瞧,长得多俊!”周氏的目光,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停留在杨子千的身上。

    “呵呵,老夫人谬赞了。此子是老二,这丫头排行老四,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儿女总是自己的乖,但别人赞扬几句,可不能照单全收,再怎么的,也得谦逊两句。

    “我有几句体已话想给夫人说说,只是不知道、、、?”夜长梦多,一番寒喧后,周氏忍不住就要直奔主题了。

    “娘,我去看看春兰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这是摆明了要撵人,杨子千识趣的告退。

    杨子林也以帮着照看孩子是否入睡为由退了下去。

    “老夫人有什么话旦说无妨!”看儿女退下,老夫人身边的下人也退下了,月娘疑惑的问道。

    “夫人请恕老婆子直言了,我看你家四姑娘是个好的,不知道许配人家没有。若有缘,我林家山庄,想以平妻之礼迎娶,不知您意下如何?”周氏是个直性子,也不管人家怎么想,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这?”月娘吓了一跳,不见面还好,一见面,就要迎娶自己的女儿!

    平妻!

    又是平妻!

    当年,与徐家说好的亲事变成了平妻的身份!

    如今,这没头没脑的,又来一个平妻!

    想想寺庙高僧的签语,月娘心的不由一紧!

    果然,女儿的姻缘确实是坎坷!

    再想着林正,那孩子也是个好的,如果,四丫头注定是这命,这林正,也确实是一个人选。

    “老夫人有所不知,因我这四丫头是个脾气倔的,这两年也陆续有说亲的,只是我们宠得过了头,答应了她,她的亲事由她做主。老夫人抬爱,待月娘询问过四丫头意思再回您的话如何?”月娘一时有些动摇了,也不知道女儿是个什么想法,又怕错过了一个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