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喜庆的东宫,宫女内侍穿梭忙碌,红红的灯笼高挂,摇曳的烛光印在窗上,蒙着盖头的新娘羞涩的盼着那一刻的到来。

    “主子,夜已深了,回去休息吧!”东宫的偏殿,风起看着负手孤立的背影劝解。

    今天,举国上下都很高兴。

    特别是皇上,自从看到身着盛装的新人后,脸上是满满的笑容,这位一国之君历来以严肃出名,那时那刻,他只是一个慈父。

    今天很激动的,还有那位销声匿迹多时的林昭仪,也就是初一那天册封的皇贵妃。

    因着皇后凤体欠安,皇贵妃的位置安排在了皇上的身侧,与皇上平起平坐。一惯平淡的脸上,难得的激动不已,当新婚夫妇拜高堂时,风起看到了她眼里的泪花。

    人生得意之事,无外乎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主子不用科考,体会不到那种成功的喜悦,但这洞房花烛,应是成年男子最为期盼的,可是,偏偏是举国皆喜的事儿,他却是一副平淡,所有的礼仪就是完成一个任务,礼仪一完,独自一人就躲到了偏殿,直到这会儿还没有回去的意思。

    “主子!”风起知道,今夜无论如何,都得将人送回新房,要不然,朝堂的风雨变幻可就是未知了。

    “本宫知道了!”被催烦了,慕容轩第一次在风起面前摆了架子。

    正值青春年华,大婚也是期盼的。

    如果他是阿河,或许,这辈子她注定只是藏在心中。

    如今,他是太子,未来,他可能是国君,他完全有能力将她接到身边。

    可是,人的大婚只有一次,而这一次,却是他不能给她的。

    他想娶的,是一个叫杨子千的女人为妻,而不是娶这个黄家九小姐为妃。

    洞房!

    想着那个发誓“男人与牙刷不与人共用”的女人,他无法洞房。

    更声已到子时,风起站在门外,颇有些无力!主子的固执,早在十多年前就领教了,这会儿,还有什么办法能改变他。

    “韵儿,子时了,歇着吧!”养心殿,看着依窗望着东宫方向的人,皇上上前牵着她的手开口劝道:“放心,轩儿如今大婚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要当皇祖母了!”

    “皇上,臣妾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是她有多担心儿子,是她很不习惯眼下两人的相处方式。这一切,如梦一般,过去的种种历历在目,这时却又把当她宝一样宠着。仿若又回到了她初进东宫之时,帝王的情爱当真是来得快,去得快,变得也快。

    “这样吧,那叫夏兰的,不是往日一直在照顾着轩儿吗,让她今夜去东宫伺候着,替你这个母妃照看着!”今天是真的高兴,高兴失而复得的爱子终于大婚了,更高兴她没有拒绝皇贵妃的册封回到了养心殿,回到他的身边。从此,他将好好弥补被自己错过的青春。

    “也好,让夏兰过去吧!”点点头,有些人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如果不能改变,只能接受,既然他已做了安排,就顺其自然吧“臣妾伺候皇上更衣!”

    “爱妃,朕对不起你!”一把捉住解扣的双手,说出了这些年埋在心底的秘密。

    “皇上?”君王对自己道歉,在林韵所接受的礼仪规教中是从来不曾有过的,抬起头,盯着这张她想了二十多年却又有十多年未曾认真看过的脸*。

    “爱妃、、、、”一把将*的人抱住,内疚和喜悦冲刺着这颗不再年轻的心。

    “什么人!”感觉到有人靠近偏殿,风起警惕的问道。

    “风大人,奴婢是夏兰,奉皇上和贵妃之命,今夜来东宫伺候!”夏兰走到风起面前,小声回禀,她刚才已去东宫新房,知道这位主子子时还没有回房,当下就找了过来。

    “殿下在里面!”既然奉皇上的命令过来的,希望她能完成任务,于是,风起向她使着眼色。

    “殿下,奴婢夏兰,奉娘娘之命过来伺候,夜已深,就殿下回新房歇着吧!”不用风起说什么,夏兰隐隐的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林家之前也有消息传出,让她务必保证太子大婚的正常进行,这正常,还得包括圆房。是以,刚才在路过新房时,她已刻意关注过了。

    “本宫这就回房!”躲不过了,母妃都派人过来了,为了母妃的安心,自己好歹也得回房歇一夜不是!歇一夜而已,又不那啥,应该没什么。

    看人往新房而去,风起赞许的朝夏兰点点头。这林家的人,关键时刻还是能帮上忙的。只是,人是回了新房,那圆房之事,怕是旁人也无能为力了。

    听得脚步声,稍后传来了宫女请安的声音,头都快抬不起来的新娘打起了精神,端坐静待新郎挑开盖头。

    在大户人家,挑盖头,喝交杯酒,吃生饺子,都是有喜娘在侧的,但因着这是皇家,规矩都是他们的一句话而已。再则,子时了,谁也没那心思等到这会儿看热闹。

    冷清的新房,感觉到盖头被掀起时,黄紫萱将头埋得更深了,低声道:“妾紫萱见过殿上!”

    “你叫紫萱?”这个似曾相似的名字,深深的撞击了他的内心:“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睢!”

    “是!”第一次见夫婿,黄紫萱难免紧张,怯怯抬头,深情的凝望着这个将要托付终生的男人。

    年轻男人特有的气息瞬间让黄紫萱心神不安!想着即将来临的时刻,更是拘束不已。

    可是,久久的,久久的,面前的人却没有说话,甚至于,连眼神都不动一下。

    总不至于说,这个新婚之夜,就是你看我,我看你就渡过了吧。

    想着娘亲的教导,想着既然嫁他为妻,就得伺候他,为他宽衣解带是为妻子的根本,于是,壮着胆子,涨红了脸道:“殿下,夜已深,让紫萱为您更衣休息如何?”

    “好!”男人木然的点头。

    黄紫萱怯怯上前踮着小脚,颤抖着双手笨拙解扣,不等她解完,感觉到身体腾空而起,被人抱着放到了床上。

    “殿下!”黄紫萱差点惊呼出声,只是,这呼叫被人吞进了嘴里。

    接下来的温柔,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一夜缠绵,果然是新婚之夜!

    待到醒过来时,黄紫萱羞涩的回味昨夜的美好。再看熟睡中的夫君,心里甜蜜极了。

    父亲果然不欺她,说太子殿下必然会宠爱她!

    有位高权重的父亲的支持,有太子殿下的宠爱,那么,如娘亲所说,早早的怀上皇太孙是指日可待的。

    想到此,伸手摸着下腹,感觉到自己*的躯体,害羞的扯了丝帛连头一起将自己蒙了。

    感觉到身边有异动,慕容轩久久久久的不愿睁开眼睛。昨夜的梦太美妙了!

    以前,想她只是梦里,也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的身影或背影,昨夜,在梦里,他居然拥有了她,一次又一次,怎么爱也爱不够。

    童年就知道母妃苦,少年时期流落民间,哪怕是回到宫中,封为太子,他也洁身自好,这辈子,只想等到她!这美妙的感觉,也只是在梦中才体会得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身边,又有人动了。

    慕容轩皱了皱眉,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羞涩的脸。

    “殿下醒了!”蒙着头太难受,黄紫轩才刚把头伸出来,想要趁夫君睡着时再好好看看他的容颜,却不料一双大眼猛的睁开了。

    “你是谁?”慕容轩这一惊非同小可,挺身而起,这才发现,自己是赤身*。

    “殿下,妾是您的太子妃啊!”黄紫轩甚是委屈,原来,他的女人太多,一夜美梦后,都记不得谁是谁。原来,他的温柔,都不是单为她!可是,整整一个夜里,他的嘴里都深情的唤着她的名字。果然如娘所说,自古君王多情!这未来的君王更是充分的秉承了这一点!

    “殿下醒了,呆会儿,该给皇上贵妃娘娘敬茶了!”门外,听到声音的夏兰长舒了一口气,在门外沉声说道。“来人,伺候太子和太子妃更衣!”

    听到门外夏兰的声音,慕容轩闭上了自己的眼。

    是的,自己大婚了,昨天大婚了,自己是有了一个太子妃。

    昨夜里,自己在偏殿,是夏兰奉了母妃的命令过来催他就寝。

    回到东宫新房,自己好像是挑开了她的盖头,她叫什么来着,对了,叫黄紫萱!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不用想,就是梦中的感觉,不,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发生了!

    可是,自己不是那种人啊!

    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欢爱后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香味!

    慕容轩想起了毒王的吩咐,说他中毒后对所有药物比常人敏感三分,难不成,这女人、、、、、

    不等宫女内侍进来伺候,慕容轩草草的穿好了衣服,冷冷的看了一眼满脸委屈躲在床上的人,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新房。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门外,风起夏兰和一群宫女内侍见人出来,急忙道贺。

    “风起,给本宫查查,这新房里昨夜里熏的是什么香!”没有惯常的说赏,开口就是一句冷冰冰的话。

    “是,属下明白!”香味,难道,有人动手脚动到东宫新房里了!

    看人走远,宫女小心的进屋伺侯太子妃更衣。

    “风大人不用查了,是奴婢按宫中规矩熏的一种香!”旁人都离开后,见风起一脸严肃,夏兰赶紧不打自招。

    “是?”宫中规矩熏的香,什么香,新婚之夜当然熏的香与众不多。这位主是对药比常人更敏感三分,难怪事后觉得有异了!说起来,都不知道是祸还是福了!风起无奈的摇摇头,赶紧跟上了太子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