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一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因着月娘心情不好,一路上虽然都听到这样那样的热*,这一行人也没有找话题答腔,沉默的回码头,月娘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妹妹,娘到底怎么了?”珠儿目送老人婆进了屋,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

    “是啊,四姑娘,这些年在寨子里,你娘性情平和与人无争,我还没见她这么失态过,发生了什么时候事儿,你说出来,我们大伙儿帮忙想办法解决!”罗大婶也盯着杨子千问原因。

    “我们虽说都是目不识丁的妇人,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你说出来了,我们也好找对策不是?”文氏真是内疚得不行,想方设法的要让事情得到解决。

    “是啊,子千,你娘她为了什么、、、、、”王花儿也不甘落后的表达着自己的关心。

    杨子千看着一这群人都将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菩萨都不能解决的事儿,这群凡夫俗子又待如何。

    早在知道阿河的身份后,她就决定了这辈子子不再去奢想什么。

    只是,一直苦于找不到原因去给爹娘解释,这次,也算是机缘巧合吧,这种话题不是自己说出来的,也就不骇人听闻了。老娘只是暂时不能接受,但长此以往,街坊邻居,亲戚朋友难免也会七嘴八舌在背后说长道短。与其让她们胡乱猜测,不如今天就挑明了说。

    “什么?高僧说你姻缘坎坷,最后是孤独一身,否则、、、、、?”珠儿听完杨子千简明扼要的阐述后,忍不住惊呼出声!“不会,绝对不会,妹妹,咱们不听这些游方僧人的骗术,他是不是要让娘出多少银子来化解此难。骗人的,绝对是骗人的。我这就告诉娘,咱们不去信这些!”难怪老人婆这么伤心,自己聪明能干的女儿被人说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谁遇着了谁绝望。

    “是啊,看我老糊涂了,听人说是高僧,结果怂恿着让亲家去抽什么签,这不是自找不快吗。唉呀,这些人就喜欢把针眼大小的事说成天大的事。谁说你姻缘坎坷,只是机缘未到罢了。当初我还担心你大嫂,看最后还不是进了你们杨家的门,现在这么享福。四姑娘,你别信那些啊!”文氏一听,这还了得,连忙以身作则的开解道。

    “是啊,咱们不信这些、、、、”许氏听了女儿的解说,又听文氏的劝,她也安慰着杨子千。

    “呵呵,各位婶子,二嫂,我倒是无所谓,眼下,你们谁要让娘不信才行啊。看看,这一进屋子,说不定就在哭呢!”杨子千不以为然的笑笑,指了指那道紧闭的房门,看了看端了杯水依旧敲不开房门的春兰,向大家求着招。

    “这事儿闹得”王花儿觉得自己是大嫂,有责任劝导她,于是上前拍门:“月娘,月娘,你开开门,大嫂有话跟你说”一连几声,门依旧纹丝不动。“月娘,咱闺女的姻缘呀,就得随姻。照我说,咱子千啥都好,真要这辈子子没有姻缘,你也甭急。你看看我,当初子美年纪大了,东挑西选的,一慌神就将人嫁到了蒋家。可是,子美那孩子过得什么时候日子,生孩子那会儿,要不是你,这坟头的草都长满了。月娘啊,经历了那事儿,大嫂总算是想明白了,自己疼到骨子里的闺女宁肯留在家里养成老姑娘,也绝不送到不靠谱的人家去受罪!”

    都说劝人要往好的劝,这王花儿一上来,就*裸的说最坏的打算。罗大婶、文氏和许氏在一旁听了很是难为情。

    “就是,娘,大娘说得可是实在话,您听到了吗?就算女儿这辈子真出不了阁也没什么呀,去别人家受气这些事我可不愿意。”杨子千听了王花儿的话,却直呼过瘾,既然娘认定了是这是改不了的事儿,就往现实里说“您也不想让女儿往后去受罪受苦,甚至于、、、、”

    “是啊,娘,无论妹妹往后是否出闺,我和大嫂,往后的三弟妹,六弟妹,还有孩子们都会好好待她,绝不会让她受半分嫌气的。娘,您开开门啊,咱们一家人好好说说话!”珠儿作为媳妇,既然说小姑子嫁不出去了,那她就有义务出面表态。

    “我可怜的四丫头,怎么会是这样的命运啊!这就是挖了娘的心啊!”门外人人着急的劝说下月娘终于忍不住了,开了门,一把搂着杨子千不管不顾的哭喊着。

    “娘,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您也听到了,二嫂都说了,就算我不出阁,杨家也能养我呢!”杨子千眼角湿润,轻轻拍着老娘的后背安慰道。

    “亲家,你就别难过了,这道底只是抽个签,准不准的还未知。再说了,孩子他四姑姑这么能干,无论是这些嫂嫂还是子侄们,断没有不敬重她的道理!”许氏在一旁看了心里难过,轻言细语的劝说着。

    “四姑娘,刚才来人说午饭已做好了,您看是否摆饭!”夏雨看众人都在劝说月娘,这人越劝是越伤心,索性上前打断她们的谈话。神殿外,内功深厚的她早就听清了那位所谓的高僧的谈话,心里很不以为然,只要太子一登基,一道诏书,这位主的姻缘不就来了。坎坷是坎坷,最终肯定不会孤独一生的,所以呀,这太太眼下伤心都是白伤心。

    “摆饭吧,我饿了,今天中午可以吃肉了吧,再吃素,我可受不住了”杨子千很喜欢夏雨这会儿的机灵,扶了月娘道:“娘,走,春兰端水进来了,咱洗一把脸吃饭了啊。这日子啊,该咋过就咋过,没什么时候大不了的,啊!”

    “好,吃饭吧!”月娘哽咽着应答。她知道,自己是吃不下饭,但自己不吃,两位亲家和罗大嫂,王花儿也会没胃口,于是擦了眼泪强作欢颜道。

    饭桌的气氛也有些沉闷,只有从庄子上赶回来的杨子林不知情况,高兴的说着庄上的各种物种的情况,看她们都没怎么搭理自己,想着这群人到底是女人,不懂庄稼罢了。

    “太太,二少爷,四姑娘,寨子里派人出来找您们了!”刚吃完饭,还没收拾桌面,外面就有人回禀。

    寨子里是根据地,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派人出来找她们。杨子千皱了皱眉,和老娘二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都一无所知。

    “让人进来吧!”杨子林觉得事出有因,连忙传话。

    “小的见过太太,二少爷,四姑娘!”来人进屋,向众人抱拳行礼。

    杨子千认得,这是林正送给他的护卫之一,姓田名山。

    “田山,你怎么知道我们回了码头,家里有什么时候事吗?”难不成,林正的护卫们也有镇国将军府的人那样传递消息的特殊渠道。

    “回四姑娘,小的不知道您们已回码头。只是老爷让小的出来寻您们,若不在这儿,就得赶紧去府城找您。”说起来还真是巧合,到了码头一问往日的同伴,就说这些主子都回来几天了,也省得自己再往府城跑了。

    “家里出了什么时候事儿?”月娘这会儿顾不得伤心了,紧张的问道。

    “具体的小的也不知道,老爷只是说,寻着了太太和四姑娘,还得寻着大太太,赶紧的回寨子去。好像说是大姑奶奶婆家那边出了点什么时候事儿。”田山作为一介武夫,就不擅长于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更何况这是主人大哥家的事,他就更不清楚了。

    “子美?子美出了什么时候事儿?那该死的蒋家,莫不是将我子美谋害了!”大姑奶奶,可不就是杨子美吗?王花儿一听,惊得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大娘别急!”杨子千吓了一跳,光天化日之下,杨子美行得端坐得正的,人家谋害她的命干什么?要说真有什么事儿,八成就是生恶疾什么的。

    “大太太别急,大姑奶奶这会儿正带着小小姐住在寨子里呢!”田山一看王花儿的表情,知道这就是那位要寻的正主,想必是想岔了,连忙安慰。

    “子美还活着就好!”王花儿拍了拍胸口,总算是得到一定安慰。“不对,好端端的,带着孩子回寨子住干什么?那蒋家果然不是个东西,这是把我子美怎么了?”回过神一想,她又坐不住了,着急的问着田山。

    田山一脸茫然的摇头。

    “大娘,既然子美姐是带着孩子在寨子里住着,我们明天一早就起程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杨子千见问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只得劝说道。

    “子千,咱们这会儿回去不行吗?”才过了午时,虽然有些热,赶路还是可以的。王花儿是片刻都不想停留了。

    “大娘,山路难行,如果这会儿出门,到夜里都到走不到小关庙,那我们就得在山林中过夜了!”杨子千很能理解王花儿着急的心,但,让一群妇女儿童在虎狼出没的山林过夜、、、、、

    “那好吧!”听闻不能到小关庙,而是要露宿,王花儿也不能强求了。只是,盼着时间过得快些,再快些,今夜,早早的过了最好。

    夜幕来临时,杨子千一个人习惯性的沿着河边走了一圈,当然,身后远远的跟着夏雨和高大兄弟。想着今天遇到的这些事儿,注定有多少人要渡过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