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四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这位施主,您这般大善,菩萨定然保佑您家宅平安,家人幸福!”这些日子寺庙香火旺盛,全托了那位高僧的福,可如眼前这位夫人一出手就一百两银子的香却是少之又少。在这河包县,也就那几位求官求财的主才会出手就是几十两银子,这位却无欲无求,一来就是十斤香油外添一百两银票!小沙弥禁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真诚答谢。

    “承小*吉言!”月娘双手合十,显然很受用这些话。

    要在现代,杨子千也没有那么迷信,可是穿越的事都让自己遇上了,老娘添香油捐功果,她也不敢有半点怨言了。

    月娘捐了功果,带着杨子千拜观音菩萨,双手合十,闭目虔诚的祈祷。

    杨子千也有样学样,她也在求菩萨,求菩萨保佑杨家世代一帆风顺,平平安安,最好离那些糟心的人和事十万八千里。

    “施主,小僧适才将您的功德告之了方丈,恰逢高僧也在一旁做功课,听闻后,说与施主有缘,请您二位到神殿一见!”母女二人才刚拜完观世音菩萨起身,刚才那位小沙弥就站在身侧邀请。

    有缘!

    杨子千一听这话,就看了老娘几眼,老娘啊老娘,人家是与我们有缘,还是与我们口袋里的银票有缘!

    说实在的,杨子千真的不想听他们神神叨叨。

    以前听同事们说,那些算命看相的,说你能中大奖,说你好运要来,左等右等,直到花儿谢了也没见着影子。但,要一张口说你今年犯太岁,某月要舍财,某日要遭灾,十有*就得应验。

    更何况,这位,早已被世人传诵成高僧!可千万别说些什么不好的,那么虔诚的老娘还不听进去才怪!

    “有劳小师傅带路了!”月娘一听,自己母女居然是三个有缘人之一,高兴不已,当下,也没看杨子千怪异的表情,拉了女儿就走。

    月娘去哪儿,自然一群人跟着就要去哪儿。

    无奈,神殿的大门只为少数人而开启,除月娘母女应邀进去外,王花儿她们全都被挡在了殿外。

    说是神殿,也就是一个禅房般大小,里面,果然有两个年老的僧人在打座。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这两人,淡定的杨子千突然之间不淡定了,那啥,这些高僧什么的,该不会真得能看出个子丑寅卯将自己打回原形吧。

    “信女见过两位高僧!”月娘的虔诚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菩萨要拜,连着这两位大活人面前,也跪拜了下去,还拉着杨子千示意她也下拜。

    反常为妖,为不显得自己太突兀,心不甘情不愿的也跪了下去。

    “施主乃大善之人,老衲特邀施主一见,现允你抽签一支,由高僧现场解疑!”侧坐的老僧只睁开眼看了一眼跪着的母女就开口道,而正坐的老僧则点头。

    “多谢高僧!”月娘激动不已。要说眼下还真有一事儿求菩萨帮忙!“四丫头,你去抽一支签!”

    “娘,女儿也没什么要询问的,你去吧!”杨子千拒绝着这看似高深的东西,无欲则无害吧。

    “施主,请吧,抽签时,记得在心里默念三次所求之事!”侧坐的显然是寺内的方丈,他指着抽签筒对月娘道。

    见方丈示意自己去抽签,反正只要心中默念为四丫头寻得佳婿即可,于是虔诚的闭目默念三声,然后掷起签筒,摇了摇,“啪”一支神签应声而出。

    月娘心中惶恐不安,小心的拾起神签,双手递给方丈,方丈看后面无表情的双手递给了坐在正中的高僧。

    “此乃第五二签,中签、下签。水中捉月费功夫 费尽功夫却又无  莫说闲言并乱语 枉劳心力强身孤!”高僧看过,将签语念后问:“施主所求何事?”

    “信女为小女求姻缘!”月娘听不懂签语所云,看杨子千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心急却不好在这儿指责她,只把希望寄托在两位高僧身上,希望得到解答。

    “ 此卦贪求费力之象 凡事劳心费力也,施主,听老纳一句劝:花开花落终有时,缘起缘灭天注定,此事,不可强求!若不然,恐、、、、?”高僧看着月娘,真诚劝告。

    “多谢大师指点迷津!”月娘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时,杨子千却听懂了,老天还真的是厚待她,穿越到西宋来,在现代打瞌睡的月老居然也没醒,此生注定是孤独终老了。听这位高僧所言,若强求,恐怕什么性命不保之类的事就要出来了,为了不让老娘惊吓过度,还是不要再说的好。

    “大师的意思是,小女的姻缘?”月娘再笨,也听出了个一二,惊愕不已:“大师,可能化解?”四丫头果然命中带硬,这姻缘难上加难。不过,若能化解,求菩萨保佑,破财消灾,她是十二分愿意的。

    “施主,姻缘天注定,这位小施主因果修行还未到!”高僧说完后,就不再多言一句。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杨子千想着,自己可能只修了九十九年,无论是西宋还是现代,遇到的人都是有缘无份。敢情,自己修行时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去了。

    “娘,既然是天注定,女儿也无遗憾了,您也别在意!”跪什么跪,拜什么拜,杨子千不等方丈叫起,已站了起来,并弯腰去扶月娘起身。

    “四丫头,不得无礼!”月娘执着的不愿起身,久久的跪着,想要求得一方化解之术。

    “娘!”杨子千看老娘认真固执,有些难受。

    “施主大可不必如此!老纳观小施主面相,姻缘虽有不济,若能持续行善,淡定从容的按着自己的想法生活,假以时日,却是人间一富翁!”看母女二人在面前争执,本已打算不再多言的高僧忍不住劝戒。

    高僧不愧是高僧,这次轮到杨子千惊讶了,连自己能成为人间一富翁的潜力都看出来了。要不是因着阿河之事,按原计划,自己早就在河包县富甲一方了。依他所言,按着自己的想法生活,也是能成就自己的发财梦的。这么说来,桃花运不旺,财运却亨通!

    “信女谨记高僧指点!”这次,杨子千也学着虔诚拜谢了:“娘,您看,上天对每个人都公平的,失去了一些,将会在另外的地方得到补偿。”边安慰着月娘边扶她起身。

    “多谢大师!”一心想要抽签解疑,却不想得到这样的结果,月娘所有的希望都落了空,感觉到身心俱空,久跪起身,脸却是苍白的。

    “娘,我们走吧!”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往殿外而去。“娘,您放心吧,女儿会没事的,会过得好好的。当然,只要我那几个嫂子和弟媳未来不嫌弃我就好了!”

    “四丫头,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刚踏出神殿大门拉着女儿的手的月娘,心如刀割,忍不住泪流满面。

    “月娘你们出来了,大师怎么说?”

    “亲家,怎么样,灵验吗?”

    、、、、、、

    见母女二人出了神殿,等侯多时的几个妇人连忙上前打探。

    “娘,您怎么了?”珠儿最先看到了月娘的满,错愕的问道。

    “呀,月娘,怎么回事?”

    “亲家,你这是?”

    原本高高兴兴打探的人,在珠儿的惊呼声中后知后觉的发现月娘脸上挂满了来不及擦拭的泪水。

    “我没事儿!”月娘尽管心里难受,但在这人来人往的庙子里,还是有些难为情,连忙掏出帕子边擦边说。

    没事儿好端端的流什么眼泪,别说文氏许氏,就是那些年常常与月娘斗嘴的王花儿也没见她流过什么泪。于是,大家都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杨子千。

    “嗯,婶子们,二嫂,娘没事儿,刚才听大师讲经,听入迷了,也累了,要不,咱们这就回了吧!”杨子千总不好自打自招,说自己嫁不出去了这才惹了老娘伤心吧,好在脑子转得快,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也行,我们逛累了,香也烧了,就回吧!”文氏这会儿有些后悔了,也不知道亲家遇着了什么事儿,终究说抽签之事由自己引起的,平白给她添了不悦。

    “今天是观音菩萨的生日,各个庙子都热闹。我听说今天还是咱们西宋太子的大婚,说明今天是个好日子呢!”下山的路上,就有香谈论着。

    “是啊,平常百姓家的迎娶送嫁都很热闹,更何况是皇家!”

    “咱们这些百姓人家,家底稍好些的都是八抬大轿,也不知道,那皇家的婚嫁是个什么样?会不会是十二抬大轿呢?”

    “我可听说,嫁进皇家的人嫁妆整整一百二十抬呢!”

    “啧啧,光嫁妆就得让头疼,幸好我没女儿嫁入皇家!”

    “哈哈哈,你以为随便哪家的闺女都可以嫁入皇家,美得你。那是要讲究风水的,你家祖坟都没埋正!要入皇家门,得查你祖宗八代的底,得、、、、、、”

    皇家的婚礼,关你们什么事儿啊,谈得好似自己亲眼见过是的。什么叫伤口撒盐,杨子千想着,这前后左右的香谈论的话题,此时就是在老娘撕裂的重伤口上撒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