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回到府城的杨子千看着满堂红和临江茗的生意兴隆,姑娘小伙们忙里忙外,而二妞和大丫刚坐满月子又在上工,将小婴儿丢给了自己的老人婆带,真是余心不忍。

    在现代,有许多年轻人为了打工能挣几个钱,也是将出生不久的孩子留在老家留在农村让老人带,一个特殊产物---留守儿童就那么诞生了。这些孩子,隔代教育,与父母之间的亲情很是淡漠,而祖辈的宠爱又过度,因此性格乖僻的不少。好在,这二妞和大丫虽然上工,抽空还能给孩子哺乳,天天也能见着孩子的面,也就不算留守儿童了。

    但,当知道月娘和杨子千准备带了珠儿母子三人一起回李家寨子时,王花儿和罗大婶明显的坐不住了,纷纷提出把孩子一起带回寨子,让儿子媳妇安心在这儿做工。

    带着一群老弱妇女儿童走从未走过的陆路,杨子千本就觉得头痛了,这一下子要加两个婴儿,那不是开玩笑的。于是,她跳出来坚绝反对,甚至于强过那两个婴儿的亲娘。

    “我也想娘将光元带回去!”大丫小声嘀咕。这次为杨家生下了儿子,王花儿对这个媳妇的好感一下就上升了不少。取名光元的儿子还不足两个月,老人婆想回寨子,却提出把孩子一起带走!虽然知道她也是疼孩子的,但孩子不在自己身边,她就有一百个不放心的理由。

    杨子强颇有些为难,一头是老娘,一头是妻子,她们说的都各有各的理由。

    “这样吧,罗大婶,大娘,您们要跟着回去就回去吧,毕竟离家半年多了。这两个孩子,我看不如就在这儿找一个利落能干的奶妈子看顾着,毕竟,孩子太小,长途跋涉不是个事儿!”西宋落后的医疗让杨子千想着就害怕,她可不敢将这么嫩的孩子带着远行,要有个三长两短,谁心里也过不去。

    “请奶妈子?”王花儿眼睛瞪得很大!在她的眼里,奶奶带孙子天经地意,自己家又不是大户,请什么时候奶妈子。说完这话,又后悔了,请奶妈子的主意是四丫头提出来的,那这月钱?

    “嗯,请人来看顾,你们上工也就不用这么担心,这样,你俩每人每月涨三两银子的月钱!”杨子千一看王花儿的反应就知道她担心什么,算了,看在这两人都是自己的得力干将的份上,涨点工资又如何,索性大度点主动提出来。

    “那怎么好意思呢,四姑娘,这、、、、?”反倒是罗大婶觉得有些难为情,这些年,跟着杨家,自己家日子一天好过一天,月钱每次都给得足足的,自己家的孩子怎么好意思再让东家出钱找奶妈子呢。

    “没什么的,罗大婶,只有孩子安顿好了,他们上工才不会分心,我也更放心!”解决了后顾之忧的工人,哪有不全心全意工作的。

    “既然孩子都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月娘在钱财上面一向看得不紧,女儿的安排自有女儿的道理。

    这边安置妥当了,杨子林却有些放不下。

    “二哥,你也不想和一家人分开不是?如果事事都得我们亲历亲为,那挣再多的钱财也是无福享受的不是?你就听我的吧,你带着二嫂和两个孩子,我们一起回寨子安居乐业,这府城的生意,就交给他们打理了!”以前怕杨家卷入朝堂纷争准备退隐回寨子,如今,虽说太子之事已成定局,但想着爹娘传统的想法还是儿女绕膝其乐融融。老二一家由自己带出来,那么,还是带回去吧。

    “可是,这边的生意?还有,珠儿的娘?”杨子林知道妹妹的每一次决定都有她的理由,但也有顾虑。

    “二哥,二嫂既然已跟着我们回去了,那婶子自然也一起跟着去养老了!”杨子千无奈的摇头,这二哥,有时候脑子就是一根筋,非要点明了说。

    “好,我去给她们说说!”杨子林见解决了岳母的养老问题,自然也就同意了。

    杨子林的加工作坊生意兴隆,因着各自掌握着一个工序,也不怕被卖了,当下选了珠儿的邻居周家大叔全权负责安排妥善了。

    那个小小的饺子馆,赚钱不多,但因着是老字号,房租也未到期,依旧由原班人马维持经营。

    府城的财务交给了玲儿,安保问题由大丁子负责,二妞掌控小工的聘用,杨子强负责采买,一一安排下来,杨子千斟酌半天,就放下心来。

    看着跟着自己准备回家的大队人马,倒是有些不省心。

    雇添了三辆马车,一辆载着许婶子、大娘和罗大婶母女,一辆则是二哥一家子坐了。而两个小侄子的奶娘,春兰等又坐了一辆,再加上七七八八的一些行囊。四辆马车,两匹马的护卫,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这次,因王花儿的晕船,杨子千选择的是走从未走过的陆路回河包县。

    听说陆路难行,且有盗匪出没,想着有夏雨、刘小为及高大兄弟,这些人虽说不是大内侍卫,既然是一个将军府培养出来的,如果战几个山匪蝼蝼都战不过,那还是别混了,因此,路上的安全问题她倒不去想了。

    只是老弱妇女儿童一行人,行程很是慢。再加上月娘的虔诚,连带着这些婶子伯娘一并是见庙就停,见菩萨就拜,待到河包县时,水路七八天的行程,活活让她们走了十五天。

    “丫头,六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生辰,咱娘俩从今天起斋戒三日,到那天去还愿!”每每停下住店的夜里,几个嫂子唠叨最多的就是孙子孙女的事儿,虽已抱了几个孙子了,但四丫头始终是她的心病!许下的愿一定得还,还了,说不定就有好事来临了。

    “听说寺庙里来了一个游方高僧,每日里为三位有缘人看卦解签,亲家要去,正好可以去抽一签!”邱娟的老娘文氏听闻亲家母从府城回来了,上门探望,一说十九要去上香还愿,连忙将这事儿告诉了月娘。都是当娘的人,这四姑娘来年就十九了,想必亲家母也是着急,于是意有所指。

    “好,那天亲家也去烧个香?”既然如此,月娘心就有所期盼了,同时邀约着她。

    “行,一起去!”说起来,去寺庙的路,她这个土生土长的人更熟悉。

    吃素三天,真把杨子千吃得满脸苦瓜相。

    这真正的吃素,可是沾不得半点油荤的,搁在现代还好,不能吃猪油就吃菜籽油。都说猪油吃多了要长脂肪,吃菜籽粙吧,一会儿来个潲水油,一会儿又转基因,也是吃得人心不安。眼下在西宋,菜籽油稀罕又贵,这次吃素,她也没转过弯让人准备菜籽油,直到十九月娘让人背了十斤菜籽油去寺庙才反应过来,活该吃得闹场挂肚,天天一副吃不饱饭的样子。

    “娘,您让背这么多油干什么?”看着十斤菜籽油就要跟着自己进庙子,杨子千忍不住问道。

    “你那个糊涂爹,当年你摔倒昏迷,许下了愿待你好后到寺庙里添一斤香油钱,一晃十年过去了才想起。菩萨面前岂能撒谎,这一斤是还愿,余下的是给菩萨赔罪!”月娘虽是小脚,这次进庙烧香她是主角,自然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王花儿许氏罗大婶和文氏,再带着春兰夏雨,连珠儿也带着孩子凑着热闹,这进庙的人群也就壮观起来。

    菩萨才没那么小气呢!

    杨子千不以为然的在心里想着,但看着老娘一脸认真严肃,半点不敢吭声。

    “真热闹!”第一次赶这样的庙会,珠儿甚是稀罕,看着人来人往的香,还有卖各种小吃零食玩偶的生意人,想到了什么:“柳妈、魏妈,将两个小孩子看好点!”

    “奴婢省得,二少奶奶放心!”两位奶妈当即点头,别说主子打了招呼,就是不打招呼,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也知道本份。人生地不熟的,当然得抱着孩子跟紧了这一大队人马。

    “夏雨,你注意着我二嫂她们的安全!”年轻的*,年幼的孩子,还真是人贩子看准的目标,杨子千听得珠儿的嘱咐,连忙给夏雨打招呼。

    “四姑娘,奴婢知道了!”夏雨连忙应答,难得这位主子有求于已。这一路上对自己这几人可是横眉冷对的。

    “今天这庙里可真热闹!”

    “是啊,比往年更甚!”

    “不知道今天又是哪三位有缘人有机缘得到高僧的解签!”

    “是说今天热闹,原来还有冲着高僧而来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咱们这河包县,这寺庙也有些年头了,哪年有这么多人来?还不就因着那位高僧暂时留在寺庙里,看这附近三县的人都往这儿挤呢!”

    “还别说,那高僧也不知道什么来头,听人说,看人面相特准,而且签也解得好,好坏都看得透彻,就好像前知三百年,后知三百年一般!”

    、、、、、、

    行到半道,杨子千耳边充斥着香们这样的谈论。

    有这么神吗?杨子千想着,自己算是千年一穿了,就算他能看透前后三百年,也未必能知道自己是个冒牌货吧!

    当然,这有缘人三个字,还是不要应验在自己身上的好!有些人,不见也罢,有些事,不知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