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慎言,慎言,在这儿,本宫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本宫这些年千算万算,谋了这个杀了那个,当了坏人当好人,选个秀女要挑选媳妇的事也被抢了,六部闺阁小姐全都指给了那些人,宁王却还是和我娘家的侄女成婚,敢情,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还要我慎言,慎言能抵什么用!”越说越气,越说越恨。

    “娘娘,娘娘、、、、、”这个姑奶奶从奶娃起就是一根筋,认定了的事非要做成才罢休。可这些事儿,做了就做了,她这会儿发疯一般如数说出来,要让人听到了,不死也得脱成皮啊。宋麽麽恨不能拿一团布给她塞住了,可是,到底是皇后,一国之母,而且,这些年手段越发阴寒,翻脸不认人,借自己几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只得不停的招呼她,试图让她恢复理智。

    疯言疯语语无伦次,宋麽麽几乎没辙了!

    “什么人!”突然,感觉到有人就站在门口,宋麽麽心一惊,三两步窜了出去,虽然坤宁宫的奴才宫女都是自己一手挑选进来的,但难保中途有被收买了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听到了不该听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正要出门的宋麽麽差点撞上了一个人,只是,转瞬间就被人提着摔了出去。

    “大胆奴才!”宋麽麽被摔出去的同时看清了是一个内侍,顾不得浑身疼痛,转身想要喊人将其拿下,只是,待她看清人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皇上!奴婢不知皇上驾到,冲撞了皇上,请皇上恕罪!”宋麽麽连滚带爬的扑到门口,扑倒磕头大声请罪,意在提醒里面的皇后赶紧住嘴。一边磕头,一边叹息,完了,完了,自己从小带大的姑奶奶,这位主子今天完了!也不知道,皇上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命还能不能保住。

    冷冷的看了满地狼藉,看了几眼目瞪口呆的皇后,皇上心里恨不能立即将其处死!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做的,她和着她的好哥哥,带着她的好儿子,算计了这个算计了那个。虽然,早有猜测,但无凭无据,自己抱着侥幸心理安慰着他们都没有这么坏。当亲耳听到这一切后,心里就只有冷漠了。有这样的母后,难怪宇儿下起手来毫不手软!这些年,左相的势力原来还遍布了全国,经营得不错啊,大有和自己这皇上的势力一拼高下的趋势!

    “皇后,你都说了些什么,再说来让朕听听!”有胆子做,有胆子说,这会儿,再说一遍啊。

    “皇上恕罪,娘娘今日饮酒过量,是喝醉了,是在说酒话,皇上,那都是胡说的!”宋麽麽不知道皇上听去多少,死马当活马医,怕皇后犟脾气上来,她连忙爬到皇上的身边拼命磕头解释。

    “噢,喝醉了,都说酒醉心明白,想必,皇后心中自是明白的,不妨将这些酒话再说一遍!”厌恶的看了一眼脚下的人,皇上有一脚将她踹飞的冲动。久居深宫,那些害人招术,那些小道消息,全都是这些该死的奴才传给她的,教给她的。连着和左相一次次的密谋,这些奴才的功劳少不了!

    “皇上,皇上,娘娘今天身子有恙,发热胡说,您看,连您摆驾坤宁宫的事儿都忘记了,这一地的脏乱恐污了您的眼,请您移驾吧,待奴婢让人打扫,待娘娘凤体安康再向您请罪!”宋麽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说什么喝酒喝罪了,皇上就说酒醉心明白,不如,就装病,将他哄走再说吧。

    “大胆奴才,皇上一直在问皇后娘娘,主子说话,岂有你插嘴的份,来人,掌嘴!”看皇上眉头越皱越深,承恩不得不出面处置了。每个宫中都有些老人儿,仗着自己得宠,有时候就不知天高地厚,自己的干儿子干孙子们出道时都没少受她们的折磨。看这位主子今日也是走到头了,这奴才也不用留面子了,索性,让孩儿们出出气吧。

    承恩一声令下,早有小内侍上前,扯了宋麽麽的头发拖了下去,“啪啪”声响遍坤宁宫。

    “传朕旨意,皇后突染恶疾,凤体有恙,就在坤宁宫内养病,不得踏出半步。任何人也不得打扰!”有病是吧,那就好好养着吧!左相的势力有多少,水有多深,暂时不知道,不能废后,总可以养病吧!皇上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疯女人,想想曾经也有过一些甜蜜时光,突然觉得很恶心!原来,自己还曾跟一个狼毒的女人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真是有失英明啊!

    跟着皇上踏出坤宁宫时,看着门口跪着黑压压的一群浑身发抖的内侍宫女,承恩道:“皇后娘娘身染恶疾,怕有传染。小海子,你亲自带人查一下,将那些没有染上病的人调离坤宁宫,染上病的,就留在宫内伺侯娘娘,与娘娘共患难!”

    “是,奴才尊命!”小海子明白,这是干爹要自己清理坤宁宫的人!历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今夜里,坤宁宫的事儿不可外传,但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位主消失是早晚的事儿了。干爹让自己清理,就是想给自己留点面子,让跟着自己的孩子们能活下来。那些皇后的狗腿子们就等死吧!

    “海公公,海公公,奴婢是打扫的粗使丫头,身体强壮,绝对没有染上半点疾病!”

    “海大人,海大人,奴才一直只负责看守宫门,没有跨进内宫半步,更不可能染上恶疾,求海大人带奴才走吧,往后奴才一定会好好的孝敬您!”

    “海公公、、、、”

    “海大人、、、、”

    一时之间,哭天抢地,整个坤宁宫用鬼哭狼嚎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被小内侍打得半死的宋麽麽瘫在墙角,麻木的看着这一地的宫女内侍,嘴角浮现了一丝轻蔑的笑。

    高高在上时,你就是被人供着的神;一旦落难,万人踩,众叛亲离!

    主子,走到今天这一步,老奴也无能为力了!

    本来,您有宁王,有左相,一切,都还有转寰的余地!

    是您,一意孤行,是您,失了理智,自己挖了坑,埋了自己,埋了这坤宁宫上百的宫女内侍!

    囚禁在这豪华气派的坤宁宫,待到您*时,左相一家也将为您陪葬!

    想一想,您还真是害人害已啊!

    “都别吵了,你们谁有疾谁有病,咱家自有分寸。怎么?平日里跟着你们的主子耀武扬威,逞强逞凶,这会儿,你们主子病了,正需要你们伺侯时,正需要你们显忠心时,就全都翻脸不认人了?”被人吵得脑门子生疼,小海子无不嘲讽道。

    被小海一吼,一群人哑雀无声!

    主子这不是病,这是要命啊!

    谁留下来,谁就是最后陪葬的人!

    深宫内院,连这样的事儿都不知道那岂不是白活了!

    宫女内侍面面相觑后颓然倒地!

    果然,小海子只带走了为数几个平日里不开腔不说话,最被人欺负的宫女内侍。

    “你们听好了,好好伺侍你们的主子,不得擅出宫门,否则杀无赦!”临出门前,小海子丢下了这句话。

    一道宫门,重重的关上。高墙内外,两重天!

    门里,是绝望的宫女和内侍;门外,是一脸严肃带刀的侍卫!

    “皇上,夜已深,您回殿休息吧!”从坤宁宫出来,承恩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一路尾随,看他走到昭阳殿,静静的看着一片废墟发了一会呆;又走到了御花园,走走停停,停停歇歇,就是没有回养心殿的意思。明日还要早朝,承恩只得小心开口劝解!

    “承恩,朕是不是很没用,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良久,皇上开口道。

    “皇上,皇上您息怒!”承恩很是同情自己这位主子。

    不是他没用,其实,这些糟心事儿,哪朝哪代又没有呢。只不过,养虎为患,主子将虎养得太大了,以致于,就算亲口听到了皇后的种种罪行,也不能轻意废后。

    “皇上,恕奴才直言,此事不急!”今天才封了太子,封了皇贵妃,明天,不可能传旨废后。皇家还是要顾忌脸面的!

    眼下,最好是能先将左相的脉把一下,慢慢的开治良方将隐疾除了,然后再大治!

    “承恩,朕有些累了!”坐在御花园的椅子上,皇上慢慢的闭上了眼:“轩儿就要大婚了,明年,这些糟心的事儿,朕让他来做吧!”

    “皇上,就算是让太子来做,但,路您得为他铺好啊!”承恩忍不住为太子鸣不平!登基几十年的皇上您都不敢动,难道还想让一上台的新皇来动?这不是给那些蠢蠢欲动的皇子们提供机会吗?

    “是啊!”皇上起身:“朕还得为轩儿铺好路才行!”

    “皇上,您慢点走!”边朝养心殿走,承恩边叮嘱!

    老了,是老了,皇上老了,自己也不年轻了!这漆黑的夜里,虽有内侍宫女提着的灯火,但到底还是有些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