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春兰,醒醒,醒醒!”先把月娘扶下马车,杨子千尾随而下。这边,夏雨就去折腾春兰了。

    “夏雨,我怎么了?”睁眼的春兰,疑惑的盯着夏雨。“刚才我听人喝斥,以后发生的事儿就不知道了?”

    “还说,刚才太太昏倒了,你倒好,没有照顾太太不说,自己也跟着晕倒了!喝斥什么的,不过是过路人的打探。”其实,高大兄弟询问“什么人”时,风起就用密音传话给她说了,简单的几个字,才让她快手快脚的将二人点穴移走了。

    “我是不是挺没用?太太没事吧!”春兰甚是脸红,同时也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娇小姐的身子,动为动犯晕。

    “太太没事儿,快些下来吧,四姑娘扶着太太上山了!”用手拉了一把,春兰连忙跳下了马车。

    “太太,奴婢来扶您吧!”快走几步,从左边扶住月娘。

    “没事儿,你这孩子,身体什么时候也和我一样虚了!”月娘拍了拍春兰的手道:“你自个儿照顾自个儿吧,我有四丫头照顾就行了!”

    “多谢太太,不过,奴婢这会儿觉得没事了!”春兰脸一下就红了,同时,也很感动,太太就是一个菩萨心肠!

    杨子千看这主仆二人被夏雨搞得一惊一乍的,忍不住回头瞪了她两眼。不想,厚脸皮的夏雨还朝她无所谓的笑了笑!

    有这样的奴婢,真是家门不幸!

    杨子千很是怨恨。

    “真君神殿!”正对庙门,硕大的几个字悬空而立。

    “四丫头,随娘去拜拜菩萨!”月娘是绝对的虔诚,跨进庙门就拉着女儿去拜火神真君。

    杨子千服从的跪拜,心却一直不在这上面。

    机械的跟着老娘拜了火神真君,又拜东侧院落中奶奶殿的疙瘩奶奶,然后,又在小童的指引下在奶奶殿东侧,来到了坐东朝西的送子殿,传说这是供奉的送子母。

    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派这送子母也没多大意义,都说临时抱佛脚,索性就丢下老娘,让她一人去拜了。

    “娘,你都求了送子娘娘什么?”见月娘走出送子殿,杨子千上前问道。要说自己这老娘,还真是拜送子娘娘拜得多,要不然,这四子二女的好因果可就没这么顺利了。

    “你这孩子,求菩萨的事儿哪有说出来的道理。”月娘瞪了杨子千一眼:“没规没矩的,你也不小了!”其实就在刚才,她不仅拜谢了送子娘娘赐给她健康聪明的四子二女,还求着菩萨保佑杨家子息兴旺发达。

    本是满满的高兴,出得殿门看着和夏雨站在一起的女儿,她心里又有些失落。普通人家,十八岁的女儿早已是孩子他娘了,可自己这宝贝疙瘩女儿,偏偏婚事八字都没有一撇,更别提生儿育女了,照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太太,刚才小的已经找过掌事,请庙里为我们置办一桌素斋,您和四姑娘过去歇一歇,稍后就能食用了!”高大知道,自从太子殿下走后,四姑娘就看自己几人不顺眼。这会儿,颇有几分讨好上前献殷勤。

    “好,丫头,走吧!”焦心归焦心,但女婿也不是自己急就能急得来的。看杨子千还有些站在那儿,上前喊道。

    “素斋好吃是好吃,可惜呀,吃饱了还觉得肚子空空的。”看大家都放下了碗筷,杨子千还有些犹余未尽。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养成了无肉不欢的性格。就这么偶尔吃吃素,还有些遗憾。

    “你这孩子,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就吃这么一顿素都受不了,小时候过的苦日子全忘记了?”月娘见杨子千执着筷子不放,丝毫没有淑女形象,忍不住嘀咕她。说完这话,自己也是有些感叹,这孩子还真是吃不得素的,那些日子里,没人吃的鱼,甚至于连老大父子俩埋了的长虫都被她折腾着炖来吃了。

    “娘,您还别说,女儿就这德行,要不顾忌着这一口肉吃,都想挽了头发进庙当姑子了!”不得已,杨子千叹了口气,边丢下筷子边说。

    “胡说些什么?”本是说笑,但当听说要当姑子,月娘心一下就沉到低谷。表面年过孩子大大咧咧的,实则,心里也是苦闷的吧。唉!都怪她这个当娘的没本事。

    “唉呀,娘,你女儿就是说说而已,满身酒肉,菩萨都不喜欢,更当不成姑子的,放心吧!”看月娘脸色微变,杨子千知道玩笑过大,刺痛老娘了,连忙赔不是!

    “你呀你、、、?”用手点了点杨子千的额头,月娘欲言又止。

    上山本是高高兴兴的,下山时,月娘像是有了心事,没有开口说话。杨子千和夏雨几人也是各怀心事,一路沉闷。

    刘小为将马车赶到赵镇时,已是申时了。

    果然,街面人烟稀少了,马车过得也快。

    “咦,丫头,不是说再置办一辆马车吗?”都快走到街尾了,月娘想起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事。

    “噢,对,差点忘记了!”就在知道他们是林家的人后,杨子千就没想过要置办马车了。这些人,这些欺骗了她这么久的人,活该天天走路,最好能走上二万五千里更好!

    不过,想想老娘心善,看不过眼,她也只好照办了。

    “夏雨,你们自己去看看,有合适的马买两匹吧!”从上山到下山,一路行来,杨子千总算知道了,这夏雨,就是他们几个的头。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在看夏雨的脸色行事。擒贼先擒王,要想拿捏这几个人,夏雨才是关键,当然,交待事儿也只需要给夏雨说就是了。

    “奴婢谢谢四姑娘的体恤!”夏雨朝后面的高大兄弟点点头,随手接住了马车里丢出来的一袋银子。

    谢倒不用谢,只希望,你们别把我给卖了就是!

    杨子千心里很不得劲!

    以前不知道夏雨是奸细时,还当她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当知道一切都不过是个局时,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着都有些防备之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虽然杨子千也知道这个道理,无奈,人家是好些放些人在你身边名曰保护你,撵不走,打不动,还只能接受!

    “夏雨,你们要跟着我,只有一条,无论你们做什么事儿,都得告诉我原因,还有,我的事儿,请不要事无巨细都报给他!”当行程到另一小镇安顿在栈,月娘和春兰都休息后,杨子千找着夏雨,当着他们的几人的面严辞交待。

    “请四姑娘放心,奴婢和他们既然跟了四姑娘,就以您为主,唯你命是从!”夏雨知道一时半会儿的要打开她的心结是不太可能,但,她还真的喜欢跟着眼前的这位主子过日子。如果没有杀戮,她们过的生活更是有鲜活有趣。“况且,无论是林家也好,还是殿下也罢,他们都没有要求奴婢将您的事上报!”

    “说起来,你们既然是护卫,一定有你们的通信传信密道吧。那刘大为也是你们的人,这会儿,我三哥人在什么地方,能得到消息吗?”无论信与不信,反正杨子千是拿夏雨这几人没办法了。与其折磨自己去猜疑,不如装聋作哑吧。但,老三出门一年多了,通信不发达的西宋还是让人担心的。

    “我们要联系上三少爷那边有些难。不过,如果想知道消息,得从林家那边打探。”夏雨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刘大为,甚至是放置在全国各地的暗卫消息都是从总部老爹手上知道的。“那边并没有传出三少爷的不好信息,就说明一切平安无事!”

    “也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既然这么麻烦,此事也就不必过问了!”杨子千起身“早些歇着吧,明天还要赶路!”

    “是,四姑娘,您放心吧,我们定会护着杨家上下周全!”留在她身边,就这么一个任务,夏雨明确表态。

    “但愿你们别让我失望!”长叹一下口气,杨子千心绪有些乱,一个人回房歇着了。

    一路停停走走,歇歇看看,如果心情再好点的话,这样的旅行其实也是不错的。

    可惜,杨子千一直是心不在焉。

    “明天就是五月初一了,太子册封大典正式举行!”这样的消息,居然在驿站和小镇也能听到。

    真正是想避也不避不了。

    “册封太子这样大的事,是不是也有什么大赦天下的令呢?”听多了,杨子千要不问两句就显得她不够大度,索性,权当无聊问着夏雨。

    “当今圣上一直很睿智,也不曾有什么冤曲大案,可能大赦天下的令不会出现。不过,册封太子,那些成年王爷也该册封封地,各回其地了!”夏雨显然对朝政很熟,给杨子千小声分析着。

    这死丫头,往里里让她打探什么事儿,自己还提心吊胆的总是叮嘱千万遍。结果,人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把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

    “太子生母只是一介昭仪,这在西宋历史上怕是没有的先例吧!”权当是听故事,杨子千八卦的问道。

    “目前有皇后,四妃俱全,林昭仪的份位想要再尽一步,皇上得绞尽脑汁了!”夏雨赞同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