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回宫两字,犹如当头一棒,让想做梦的杨子千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殿下请回吧,民女从哪来还将回哪去!”挣脱了片刻的温柔,杨子千自觉的往后退去,用力过猛,后背撞在了马车上,疼得皱眉不已,这样的疼痛麻木了心疼。

    “子千,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你真愿意放弃本该属于你的东西?”看她撞得生痛,慕容轩心里也是一阵疼。虽然,明知道此时带她回宫不是最佳时机,理智却告诉他,错过了这一次,他将永远错过。

    “不,殿下,属于民女的永远存在,不属于民女的,得到了也守不住!”杨子千清醒的知道,如果面前的人是阿河,她可以在西宋来一场温馨浪漫的爱恋。但,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是太子,更是未来的国君。君王无情,更何况,自己无过人的美貌,所谓琴棋书画样样瘟,吃着二十一世纪带来的老本,脑子装满了一世一双人的理念,与他之间仅存的温情会被慢慢消磨掉。到最后,她将是困在深宫内的一只麻雀。没有显赫家世撑腰,或许,连当年的林贵妃都不如,这样的未来,想想就足以让她惧怕!

    “子千,你非要这么和我生疏吗?”一口一个民女,他都没有将本王挂在嘴上,她却有意将距离拉大“告诉我,那你认为什么是属于你的?”你想要什么,我将尽力为你争取,除了父皇已定下的太子妃之位!如果可能,自己有幸登基,能平起平坐的那一个皇后之位,我也愿意给你,而且,只会给你!

    “子千此生别无他求,家人平安健康,夫妻和乐,子女孝顺,挣足够的钱供生活,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在意的,有足够的时间来享受,如此,足亦!”淡然一笑,这样的生活,看似平淡,却是二十一世纪的她想做却永远没机会再做的事。本以为上苍给她机会来到西宋就是一种补偿,如此看来,还是一种奢望。

    “这些,我都能给你!”若有一日为帝,你将为后,慕容轩在心里承诺,更何况,是这么小小的要求。

    “不,殿下,这些,恰是你给不了的!”摇摇头,杨子千老成持重“我不想过你母妃那样的日子!”

    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啊,母妃的苦,母妃的痛,唯有泪千行。眼前的人,要不是跟着她一起成长,谁说会是农家女,看问题看得那么深彻透顶。

    别说他给不了她一世一双人,就算是普通勋贵大户,三妻四妾也是正常的。

    或许,这又是普通农家人养育出来的孩子从小接受的根深蒂固的顽念。

    “子千,你听我说,别说帝王将相家,就是你们寨子上像李家的大户那样的人家也是有大有小的,过两年,你们家随着家业的增长,你那几个哥哥也会纳妾的。但是,我能做到,无论什么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你!”不能改变父皇的圣旨,就只能试图让杨子千接受现实。

    “不,殿下,别人我不敢说,但是,我杨家家规:男不纳妾,女不为妾且不与人共侍一夫!”宁缺勿滥,杨子千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往大了想,如果杨家能在她的掌控之中,这一条必定是铁的律令。

    “子千,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别这么固执好吗?跟我回宫吧!”明知不可能了,却还是不想放弃,纵然美女千千万,杨子千却只有一个。这是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子,她是那么的独立特行,哪怕只是普通农女的身份,他一样感觉到耀眼的光芒。唯有这样的女子,才配母仪天下。

    “殿下,你有你的事,我有我的想法,道不同不为谋,你出宫时间不短了,请回吧!”杨子千不想再浪费口舌,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没有谁对谁错,固执也好,执着也罢,如果连这点都不能坚持,那以后的路更是寸步难行。

    “主子,有人过来了!”正在此时,风起在马车门轻声提醒。

    这是山脚下不错,两辆马车诡秘的停在这儿,让人不得不注目。风起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催促着。

    “对了,子千,芋子的事,怕有牵连到杨家,我已安排林家出面揽下所有,对外那庄子的主人是林家,短期内无甚大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慕容轩连忙交待,至于以后,若他有实力成功坐上那个宝坐,杨家自然更加高枕无忧。

    “谢谢殿下!”事本就因你而起,你能出手解决后顾之忧自然最好不过。“您请回吧!”

    “子千,你当真不愿跟我回宫?”慕容轩很想问如果现在不行,有朝一日,可否奉召进宫。但,有些话不能太满的,要想等到那一天,也不知是猴年马月,他又怎么能强求她等到那一天呢。

    毅然的摇头。

    “子千!”再一次,揽过杨子千,用下巴在她头上蹭了几下,似乎想把这一种味道吸进心底深处。然后,放开她:“保重”,跳下了马车。

    人走,心空!

    杨子千拒绝的时候是那么痛快,当人离开的一瞬间,却感觉到锥痛。

    “等一下”连忙跳下马车,朝那个背影喊道。

    “子千,你想好了!”本是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马车,听闻声音,慕容轩惊喜回道:“来吧!”伸出手,微笑着示意她上前。

    “不是,殿下,请你将你的人全带回去吧,民女请不起这样的奴仆!”看他笑得那么开心,杨子千都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奴大欺主,无论是夏雨还是刘小为,又或者是高大兄弟,原以为都是些受过**精神熏陶的好人,结果,全是身在曹营心在汗的奸细。自己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他的监视之中。今天是把老娘和春兰放倒,哪天要惹他不高兴了,一声令下,自己身首异处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样的奴才,不要也罢。

    “子千,他们不是我的人,是林家的人,我在杨家生活了多年,怕哪一天有心之人找碴,留下他们在你身边,在杨家,我也能放心不少”原以为是想通了答应跟着回宫,却不想是要撵那些人走。“放心,既然在你身边,往后,就以你为主,唯你命是从!”慕容轩怕杨子千不放心:“回头,我让林家将他们的身契都给你送去!”

    “不,那就让他们回林家去吧!”既然各为其主,留在身边也无用。

    “听话,子千,目前我没有自己的势力和人手来保护你,就让他们几人在你身边伺候着。你的平安,于我,是最大的安慰!”哪怕,你最终的选择是放弃,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人。

    没有花前月下发誓表白,你的平安,于我,是最大的安慰!短短几个字,让杨子千心里又涌起无限酸楚。自己选择了一条与他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而他,却尽着自己的努力为她护航。都说多情总被无情恼,如此看来,多情的那也不是那么无情!

    “殿下,咱们走吧!”风起上前,再次催促。

    杨子千恍惚之间,已看到夏雨一手挟了老娘,一手挟了春兰从不远处的马车上过来了。

    “杨姑娘,保重!”风起见慕容轩久久不愿挪步,只好向杨子千辞行。

    “好!”无言以对,见夏雨已将人放进了马车,自己索性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马车。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在天边,而是就在身边,却永远不能再见。

    普通百姓与高高在上的皇家,隔着的是一道永远不能撤销的宫门!

    “四姑娘,他们走了!”见杨子千陷入沉思之中,远处人来人往的响动越来越明显,长久的呆在这儿也不成事儿,夏雨只好善意的提醒。

    “夏雨,你、、、、、”本想责怪几句,但是,人家是有武装有主子的人,自己还是少说为妙,惹急了,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四姑娘别急,奴婢只是让太太和春兰小睡了一会儿,这就为她们解穴!”知道这位主有些恼自己,夏雨索性装着看不懂她的眼神。

    “你要怎么解释?”阿河的身份,确实也不容老娘和春兰知道。但是,无缘无故的让她们陷入睡梦中,让她们怎么想。

    “无妨!”说话间,夏雨已快速的解了月娘的穴道。

    “太太,太太,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杨子千还没有回过神,发现演戏的夏雨一只手只掐着老娘的人中,着急的喊道。

    “嗯,这是哪儿,我怎么啦?”月娘在夏雨的喊叫声中悠悠醒来,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山脚下,才刚说要下马车去山顶的庙里烧香,却不料太太昏倒了,可把四姑娘吓坏了!”边说,边指着春兰道:“春兰也是,看你一倒,她也吓昏了!”

    “这样啊?”又不是三伏天,才赶了一会儿路,还是坐的马车,自己就昏倒了,这身子越来越不争气了。“春兰那孩子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夏雨什么时候叫她醒她就得醒。杨子千觉得自己好骗,老娘更好骗,在心里摇头叹息不已。“娘,放心吧,春兰也无大碍。娘,你要是感觉好点了,咱们这就上山,去庙里歇一歇,在庙里吃过素斋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