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二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太太,四姑娘,前面一里路左右有座小山,山上有个庙,唤作火神庙,四里八乡的人都来朝奉,传说里面的菩萨很灵验!”出庄子不到两个时辰,即将路过赵镇,逢场很热闹,人来人往有些复杂,刘小为想着,不若将人先带去这山上的庙里歇一歇,避过高峰期再过去。更何况,四姑娘交待过,但凡有好吃好玩好看的都可以去看看,这个借口正合适。

    “行,有庙子咱们就进去拜拜!”早在正月里出来就说去还愿,一拖再拖,眼下虽然没斋戒,不能去还愿,但见庙烧香拜佛总是好的。月娘一听有庙,连忙应了。

    “就按太太吩咐的办吧!”杨子千不得不佩服老娘的虔诚,见庙就拜,赶得上唐三藏了。但愿她虽然一路拜下去,别一路念叨下去才好。自己可不愿做带了紧箍咒的孙猴子,而且,有些事儿,不是她念念经,拜拜神就能解决的。

    “夏姑娘,后面好像有动静!”到快进山的丁字路口时,高大屏气静听了一会儿,密音传话。

    “是人还是兵马?”问后夏雨凝神静听,不待回答,已知是急赶路的马车。按说,这平常日子里,如此急着赶路的人要么赶丧要么报喜。“且不管他,咱们这就分路进山”

    “风起,能快点吗?”真后悔没有骑马,慕容轩觉得一匹马拖着个笨重的车子,还载两个人,实在不适合追人。

    “主子,属下猜得不错的话,不到一里就该追上了,只是,到时还得找个地方避一避!”官道上两辆马车停驻长谈,路边几个护卫,这样的场景要多诡秘有多诡秘,难免有招蜂引蝶的嫌疑。

    “你说,她愿意随我回宫吗?”对于即将面临的人和事,慕容轩自己都没有把握,毫无底气的问道。

    回答他的,是风起的沉默。

    “以属下之见,她此时进宫,不是最好的选择!”良久,风起才开口应答。

    他何尝不知道此时进宫不是时候。

    且不说自己尚未正式有册封礼仪未进驻东宫;没有自己的心腹人手供调谴,更何况,昨天父皇才册封了右相九小姐为太子妃,今天自己就亲自带了一个女人回宫,经有心人打探加工传扬开来,无疑是重重打了黄家的脸,也会让父皇下不了台。

    只是,朝朝暮暮,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皮下,却要隔着厚重深严的那道墙,而且,就像这样她随时可能悄无声息的消失。有些事和人,都不在他的控制之中,让他感到无力甚至绝望。

    “驭”急促马车突然被叫停,慕容轩不备,弹坐起来,头差点撞上了车顶。

    “主子,官道上没有新鲜车马印痕了,而是朝那道进山的路而去了!”停下马车,风起皱眉观察。这条道路通往山上,树林枝繁叶茂,且他不熟悉路径情况,万一……。

    “山上有庙吗?”好好的行路,不走官道走山路,以她对月娘的了解,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让她们改道,否则,就解释不过去了。

    “属下愚笨,对此地不熟!”风起实话实说,二十多年前就派在他身边,他去哪自己就在哪,洛城周边的小镇山形还真是不清楚。

    “进去看看吧!”知道人在这儿,还疑迟什么。

    “只是,属下一个人怕……”风起什么都不怕,就被这是人下圈套。比如说杨家车马被人诱骗进山…

    “这么多年,血雨腥风的都过来了,本王如果将命丢在了这座山路那就是命该如此,风起,走吧!”

    慕容轩满脑子里是分别时杨子千冷漠绝望的场景,此时,只想尽快见到她,心一横,催促风起。

    “驾!”这么多年,主子决定的事就从来不容他改变,能做的,只有万分小心,风起不再言语,赶马进山。

    “太太,四姑娘,到山脚下了,马车不能再前行了!”刘小为小心的将马车刚停好,夏雨跳下马车朝里汇报。

    “那咱们就下去吧!”月娘点点头,回首对女儿说。

    春兰起身站在马车门口,正准备扶着月娘下马车。

    “什么人?”突闻一声厉喝,吓了她一跳,下意识的用身子将月娘挡回马车,自己也缩了进去。

    “什么情况?”杨子千心跳陡然加速,第一反应是芋子的事东窗事发,坏了那几位的事儿找她报仇来了。

    外面并没有人回答,只有人掀开了车帘,阳光洒进了马车,让杨子千看清了来人是夏雨。

    “夏雨,外面、、、、、”刚出声,杨子千发现娘和春兰双双倒在了马车内,是夏雨,她居然伸手快速了点了她们的穴道。此一惊,非同小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自己居然养了一只白养眼狼!“你、、、、、”愤怒的杨子千指着夏雨,气得再说不出第二个字。

    “四姑娘,有人要见您,奴婢带太太和春兰离开一下!”没有过多解释,一手挟起一人,夏雨转身就走。

    “高大,高二!”杨子千看夏雨将老娘抱走,急得跟着要跳下马车,把希望寄托在马车后面的高大兄弟身上,谁知道这夏雨会挟了老娘威胁她做什么,能让他们帮忙把娘救下来就好了。结果,伸出头看到马车后面,空无一人。而赶马的刘小为此时也不知道消失了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烧香拜佛,这会儿,她就算是抱佛脚也没有用了。荒郊野外,独留一辆马车一个弱女子,别说是有人要见她,就是有人要杀她也只好认命。杨子千啊杨子千,枉你还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就这样被身边的几个人骗得团团转,把老娘弄丢,再把自己的小命玩完,真是亏惨了。

    绝望的杨子千痛苦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感觉到有人靠近,杨子千终于警醒的睁开眼,惊恐的发现一个高大的男子欺身而来。

    “你是谁?”杨子千慌乱之中,退回了马车,努力平静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子千!”干涩的,带着颤抖声音边小声唤道,边抬脚上了马车。

    “你?”近距离的靠近,陌生而熟悉的气息,杨子千回过神:“阿河!”

    “子千,是我,是阿河!”听到这熟悉的名字,慕容轩丝毫没有疑迟:“别怕,你的阿河回来了!”并伸出手,想要扶着她的双肩。

    一个名字,被人反复提起,杨子千苦涩摇头,幸好是在马车里,她不用下跪请安,只低头身子往后避让:“民女杨子千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四个字,生生的让慕容轩的手停在了半空!

    他与她的距离,隔得太远了!

    “不,子千,在你面前的,不是太子,是阿河,是你一个人的阿河!”慕容轩毅然决然的将人拉进了怀里。这是当年他想了很多次都不敢做的事儿。如今,人就在眼前,他的身份恢复了,他有能力保护她,给她幸福,所以,不在犹豫,不在徘徊!

    阿河!

    杨子千被拉进这个宽厚的胸膛时,有几分窘迫,又几分忐忑,还有几分放纵。

    在岈屿山庄的那些日子里,自己编织着一个唯美的穿越之恋,想着靠在这个胸膛,一起看云舒云卷,携手走遍西宋大江南北,做一对神仙眷侣。

    想她杨子千,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找到这种感觉。这会儿,靠在这个胸膛里,泪水决堤而出!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在现代,一个他,最终被弄丢了;在西宋,一个他,却消失了。如今,他又找到她了,只不过,回不去了,再也不回不到憧憬的美梦中去了。

    吸了吸鼻子,甚至报复性的将满脸泪水蹭在了他的胸襟,直到确认自己不再流泪了,这才抬起泪汪汪的双眼,盯着面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人,久久,久久不想开口说话。

    “子千!”双手捧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慕容轩心疼得无以复加。离开时,自己将她弄哭了,再见时,她又被自己惹哭了。倔强的人儿,哭起来也是梨花带水,让人心疼不已。

    凝视着那双透亮水灵的大眼睛,看有泪水涌出,他想要为她吮干。

    这样想着,身随心动,慕容轩果然俯下身子,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眼角,她的脸庞。

    这是什么情况?

    杨子千原本努力不让流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涌,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却感觉到了酥酥麻麻的异样,瞬间就愣住了。

    他在吻她的脸!

    那他,会不会吻他的唇,会不会、、、、

    不得不说,情感*的杨子千这会儿脑子里乱七八糟,一心想着少儿不宜的电视画面内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当女主角。

    心疼的吻去脸上的泪水,抱着这个软软的躯体,慕容轩发自本能的想要拥有更多,一路寻了下去,直到,贴上两片温润的唇片。

    “唔”感觉到被人吃到嘴里去了,杨子千才后知后觉的窘迫挣扎。初吻,绝对是初吻,就这样被眼前的人给掠夺去了。杨子千感觉到脸发烫,羞愧不已!不行,自己不能再放纵了,毕竟,这儿不是开放的现代。于是,加大了挣扎的力道。

    “子千,跟我回宫吧!”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安分,迫不得已,放开了她,轻声说道。

    ------题外话------

    又是一月,感谢亲们的支持!竹枝也在坚持,争取2月份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