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三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冬天卯,不见草,春天卯,满山跑。

    更何况,这快五月了,此时,晨雾已渐渐散去,东方开始出现了鱼肚白。

    刘小为看了一眼夏雨,夏雨点头。

    “太太,四姑娘,您们坐好了,我们起程了!”一声招呼,“驾”声顿起,精壮的马儿抬蹄前行。

    “照我说,这高大兄弟就该留在洛城,又没个什么事儿,一年四季里跟着你跑来跑去的。这么大的人了,白耽搁了岁数不说,还受罪!”马车上坐了刘小为和夏雨,这高大兄弟就只能徒步跟着前行了。月娘想着,这些年轻人,或在庄上做工,或在铺子上帮忙,早该定下终生大事了。

    “我说过啊,原指望着他们帮忙给我看管一下这庄子,结果非要跟着,说走南闯北惯了,不习惯老呆在一个地方不挪窝!”对于没有卖身契的高大兄弟,杨子千一直有些不明白,当真是人品爆发追随着众多?一不计较工钱,二不计较工种,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只有一点,就是她去哪,这两人要跟着去哪,说是跟着才能学到东西。

    学什么学?

    姐这一身的东西还不是拜托二十一世纪所得,你以为学就能学得去的?

    再说了,学了,还要能灵活运用才行。

    看着跟在马车后急急步行的人,杨子千想起了“狗撵摩托,不懂科学”这句话,不是损贬他们,确实是有些想不透,这么辛辛苦苦的跟着到底为了个啥!

    “要不然,再置办一辆马车?”月娘打开窗子,看着后面大步跟上来的人,到底有些于心不忍。

    “也行吧!”到下一个城镇落脚,有合适的置办一辆也行!杨子千想着,要不就买两匹马。岈屿山庄送的护卫,她留了两个在寨子里,河包县和府城分别又安置了,自己身边除了会点拳脚的夏雨,还没一个像样的护卫,让他们的骑马行在马车身侧,充当一下护卫,不说吓人至少也能防人!

    “太太,四姑娘,咱们出了庄子就直径走官道?”就快到庄口了,夏雨征询着主子的意见。

    “你们看着办吧,反正我们不急着赶路,这一路上有好吃好玩好看的都可以停下来歇歇!”杨子千原计划是没有这么早回府城,车上又有老娘,一路行走,一路休息,全当旅行了。

    “是!”刘小为点点头,驾着马车缓缓前行。

    “主子,前面就快到庄上了!”出了城的风起,急急的赶着马车前行。趁着人烟稀少进庄最好,乡下三姑六婆多,谁家来亲戚哪家有红白喜事的传播得很快。主子出城进了农庄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路虽不远,但却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车内,慕容轩心跳开始加速。一别两三年,再见时,该怎么诉说这份衷肠。

    “怎么停下了?”正想得出神,他感觉到马车却没有动。经历了多次暗杀的他不由的警觉起来。

    “属下感觉到三百米外有马车和人过来的声音,要不,咱们就停在这儿避一避!”要是在庄口分路去往官道还好,要是经过这儿,主子不出来,自己一个赶车人也引不起大的注意!

    “好!”正襟围坐,闭目养神!有风起这样的高手在身边,几百米开外的动静都能悉数掌握,确实省事不少。

    过了一会儿,风起又驾起马车行走起来,只是,此次行得较慢。

    “听声音,有一辆马车应该是满载往官道那边走了,好像还有两三个人是步行!”风起边赶着马车前行边给主子分析着他感觉到的情况。

    “这庄子是她买下的,这附近的的人家、庄子情况可有什么不妥?”孙家帮忙购置庄子,肯定也知道他的事,大清早马车满载而过,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听林家的人说,杨姑娘身边安置了好几个人,孙家帮忙买这庄子时也是将四邻八乡调查清楚了的。附近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城边大户的小庄子,对这个千亩大庄子倒不构成威胁!”风起给他解说的同时,想着要是连这都不了解自己也不敢冒险私下里带他出来了。

    “主子,马车是从庄上出来的,果然是往官道上而去了!”刚到庄口,清晰新鲜的马车轮子昭示着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庄子原是小路,是杨姑娘来察看后要求修成了大路,也幸好有了大路,运送芋子时才省了不少事儿!”

    “她就爱折腾!只怕不只修了路这么简单!”想着李家寨子河湾停泊的竹筏,慕容轩就感到好笑!这人总有层出不穷的想法,也有说干就干的魄力!谁说女子不如男,她一个就顶好几个男子!

    “是呢,还修了水塘,三年天干后,秋种一直颗粒无收,独有杨姑娘的庄子今年收获了,此事,或许连皇上都知道了!”风起想着,皇上要立太子,他身边的人和事无论巨细,风云肯定都上报了。

    “我的事,怕没有父皇不知道的!”几分酸涩,成年皇子本就生活在父皇的掌控之中。更何况无权无势的他的日子显然更是*裸的被皇上查得一清二楚。或许,正因为自己无防无备,父皇觉得好掌控,这才封了太子!“只是,芋子的事儿,这次怕要拖累她了!”

    “此事,要怪只能怪属下考虑不周!”风起是整件事的主导者,难逃其责:“属下回去后再派些人手护杨姑娘周全!”

    “人手是要多派一些,此事,也不能怪你,要不是你,恐怕,我和舅父及百万将士就饿死在边塞了!”一环接一环的毒计够狠!

    “属下不敢居功,说起来,杨姑娘是个大义的!”无论是从人牙子手中买下主子,还是毒王院里求着救助,又或者,不计报酬将芋子如数交给他,这女子心怀大善,知轻重!唉,只可怕,门户低了些,要不然,太子妃的位置也是坐得的。

    “她的好,我自当记得!”自己看重的人,确实那么优秀!

    “主子,到了!”到庄上主屋,风起停下马车,朝里禀道:“属下去叫门,你等会儿就径直进去!”要是自己一人,飞檐走壁也犯不着惊动别人了。风起真后悔那些年自己只图了活命没有将主子留在身边教他武功。

    正要扣门的风起停下了大手!

    这门,居然是一把大锁把关!

    难道,屋里没人?

    怎么可能,林家传来的消息是她一直庄上,而且,还去城里看了大军回朝,并且,知道了主子册封为太子以及皇上赐名门太子妃之事!

    如今,人去屋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避开了!

    也是,没有结果,守在这儿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怎么了,风起?”久久不闻叫门,更不要说开门响,慕容轩忍不住挑开车帘问道。

    “主子,没人!”风起回过神回禀。

    “没人?怎么会?”这次,轮到他惊讶了!“你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

    “是!”风起四周下看了看,确实没什么危险,一跃而起,跳到屋顶,顺着房梁,熟门熟路的进了院子,里里外外,看了个清清楚楚。

    “主子,一切无恙!”快速的返回,风起更确认是有意避让了。

    “怎么回事,去那边庄户人家问问!”一听人不在,慕容轩急急的跳下马车,一眼看到了屋旁的水塘,以及水塘对面的人家。

    “那主子您小心了,属下去去就来!”再次确认四周没有危险的气息,风起低声叮嘱后运用轻功,几步就到了一户人家前,敲响了房门。

    “谁呀?”昨夜里太太和四姑娘说今天要走,叫了他过去多次叮嘱交待今秋秋收事宜。本想说今早起来送她们,却说不用。耽搁了瞌睡,这会儿睡得正香,却响起了急急的拍门声,难不成,是她们还有什么要交待的?阿牛连忙起身,睡意全无跑去开了大门。

    “您是?”眼前的人,身形高大强壮,阿牛抬眼一看,却不是东家那几位护卫大哥,惊讶询问。

    “小哥,我们是来这庄子东家的亲戚,昨天到了洛城,今天来拜访,却不料人不在,你知道她们去哪儿了吗?什么时候回来?”风起抱拳询问。

    “亲戚?”伸出头,看了看对岸的门前,确有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真是不巧,咱家太太和四姑娘应该是今天一早就启程回府城了!”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明显不咋的人居然说是主家亲戚,来这个庄上几年了,这还是头一遭。不过,打狗也得看主人,更何况,人家说是亲戚,自己更不敢怠慢了“要不,您进屋里坐,大老远的来一趟也不容易,歇两天再走?”家有余粮,供你一张嘴吃几天还是不成问题的,待下次四姑娘来时,还惦记着他的这份情不是!

    “不用了,多谢,我得去跟我家少爷汇报!”说完,抬脚就走。

    “唉,我说、、、、”阿牛还想再气一番,说话间,感觉人已走出好远。揉了揉眼睛,这瞌睡没睡醒,眼花了?

    “走了?早上刚走?你是说我们在庄口错过的那辆马车极有可能是她?”慕容轩听了汇报,连忙上了车,催促着风起去追赶。

    “真是活见鬼了,明明是人,是马车,咋就走得这么快,跑得这么急呢?”直到马车消失在视野里,阿牛都还不敢确认自己是在梦中还是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