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这么猴急做什么,大不了不看热闹了!”杨子千最恨坐地起价的不良商贩,带着几分不满道。

    “你这孩子,你那临江茗还是以时辰论价呢,别人今天有机会多赚钱哪还有干巴巴等着的理由?”月娘看杨子千牛脾气来了,不禁笑骂道。商人嘛,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更何况,这样的机会千年难逢。

    “太太你还别说,这些茶坊酒楼还真学了临江茗以时辰论价,一个时辰五两银子,比我们临江茗贵哪多了!”夏雨想着刚才去订包间,边听那些勋贵子弟高呼抢人,一边又急急掏钱订房的场景,忍不住想着这次孙老爷又要大发一笔了。是的,在孙老爷的酒楼茶坊,只要拿出林家的信物就能得到最妥当的安置。

    “这么贵,那大军什么时辰才过来,要不,咱就不看了!”适才还说女儿,眼下月娘就心疼钱了。

    “娘,夏雨订都订下了,你说不看也给了钱了!”母女二人,仿佛唱戏般,轮换着角度,杨子千带着几分无奈。

    “太太,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大热闹,既然遇见了,您可一定得看看!”绸缎庄掌柜适时推波助澜。

    “那就走吧!”也是,包间都订了,钱也花了,不看白不看。月娘催促着女儿,在夏雨的带领下,主仆四人往茶坊走去。

    “太太,姑娘,这是您们的茶和点心,请慢用!”小二上了茶点退出了房门。

    推开包间的窗户,临窗而望,楼下就是大街,夏雨选的位置真好,也不怕人多挤了踩了,安全可靠。

    街道两旁,已站满了人。

    有的兴高采烈谈论着什么;有的一脸焦急满脸期盼;也有的伸长脖子望眼欲穿、、、、

    “还早吧,这些人也不嫌累!”离午时还有些时侯,早早的站在那儿,又挤又累,要换了自己,还不如回家睡一觉来得实在。杨子千在心里瘪了瘪嘴,无论哪朝哪代,爱看热闹还真是人们的天性。殊不知,这样的热闹场景越容易出现踩踏事故,太危险了!

    “来了,来了,大军进城了!”杨子千话音刚落,楼下街面就是一阵骚动,人群顿时兴奋起来。

    “太太,您站在窗边吧,说进城来了!”春兰听说大军来了,连忙扶了月娘临窗而站。

    “安王!安王!、、、”随着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远远的,大队人马果然临近了。

    “这些孩子,看着多有精神!”月娘看将士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过来了,感慨不已。

    “太太,那骑在最前面的就是安王?”春兰虽说是在孙家庄上长大,但到底好奇这勋贵人家的公子少爷长什么样。更何况,这是才打了胜仗的安王,难免多嘴问了一句。

    “怕是吧,历来都是主子走最前面,看他那威严的样子应该就是了!”月娘看着全副武装骑马过来的年轻人,想着自己还有幸见过王爷,那真是长了大见识了。“你说是吧,四丫头?”又不太确定,只得朝身侧的女儿问道。

    “娘,我也不认识,听百姓欢呼,他又在点头,应该就是了!”别说换了马甲不认识,就算是全身上下包装了也一样能分辨出他的身形。这人,自己太熟悉不过了!可是,从此,也将成为陌路人!杨子千心里酸涩不已,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回答着月娘。

    “皇家子弟,果然与众不同!”人行至窗前,月娘居高临下看着佼好的面容,自己几个儿子也算是有才有貌了,可比起这位王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了。作为亲娘,月娘也不得不承认儿子们不如眼前的人长得俊俏。只是那双眼睛,过于严肃了,让人都不敢直视。

    咦,不对,这人的眼睛,这人的面庞,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呢?月娘越看,越觉得有几分熟悉,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起来,他长得到底像谁呢?月娘就一直在脑海里搜索回想着。

    “安王!安王!、、、、、”有序的大军缓缓行进,街道两旁的欢呼声更是热烈。

    包间里,月娘陷入了沉思,杨子千心里装着事,夏雨小心暗暗观察着主子脸上的表情,独有春兰,皱眉冥想苦想。

    “对了,我想起来了,太太,您看那个安王,长得是不是像阿河?”猛的,春兰高声说道。

    “噢,对,是了,我是看着这安王熟悉,原来,他长得和阿河那孩子差不多,不说多,至少有七八分相像!”月娘也是一拍手,回过神答道。

    这根本就是一个人好不好!杨子千听得主仆二人的对话,吓了一跳,阿河是安王的事儿,于公于私,都是不能作为谈资的。

    “娘,春兰,你们快别说了!”杨子千急急摇头:“要知道,皇家的人和事都是不可冒犯的,你们说安王长得像咱家的哑巴奴仆,若被有心人听了去,就会说我们羞辱了安王,这可是死罪!”

    “啊!”月娘和春兰,惊呼的张大了嘴。

    “奴婢错了,请四姑娘饶命,以后再不敢胡说!”春兰连忙跪下请罪。这样的死罪,自己死了倒无所谓,还得连累爹娘老子兄弟姐妹,甚至于,这个主家也一样落不下好。

    “起来吧,往后,再不要与人说同样的话了!”吓唬了春兰,杨子千看着大军已走尽,人群却依旧没有消散的迹象,大家是否犹余未尽。

    “夏雨,这茶坊可兼卖酒菜?街面的人比过年还高兴,咱们一时半会儿的怕是走不了,不如叫上饭菜先吃吧!”人山人海人挤人,几个弱女人一挤进去,说不得给挤散了,还得贴一个寻母告示,岂不是多事了!杨子千对身边的夏雨说道。

    “有的,这茶坊和隔壁的酒楼是同一个东家,订坐时掌柜的就问过要不要带酒菜,只是想着我们都不喝酒就没有要。四姑娘,奴婢这就去安排。”人走近,人远去,杨子千脸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是不认识。夏雨有些吃不透她心里想些什么,但听到吩咐,连忙应承,并速速的去办了。

    “这场面可真热闹!”不仅见识了万儿八千的将士,还有这街面挤都挤不动的人流,月娘从小到大见过的人加起来也没今天一天见得多,端着茶杯,都还忍不住感叹。当然,也是想要转移一下刚才由她和春兰挑起的一个可怕的话题。

    其实,就算那什么安王长得和阿河差不多,自己和春兰这孩子也是大意了,也不该在四丫头面前提起的。她怎么就忘记了,那孩子,可是为了救四丫头才没了的。听码头的人说,当日里,四丫头是双眼红肿的,可见,也是对阿河那孩子有心了!

    “是啊,是热闹!”杨子千小口的呡着茶,心不在焉回答。这位有功的王爷回了宫,皇家的热闹好戏才真要开锣了!

    月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果然,自己一不小心又在四丫头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来,四丫头,娘觉得这菜味道不错,偿一偿!”夏雨回包间不久,店小二就提着食盒进来了,满满的摆了一桌。一贯没有讲究的月娘招呼了春兰夏雨坐下同桌吃饭,见女儿漫不经心的扒拉着碗里的饭,挟了一筷子菜送了过去。

    “娘,我知道,我自己来!”杨子千这才想起,自己有些失态了。正想要找点什么话题聊一聊,突闻街面又是一阵骚动,是乎比刚才大军过时还要热闹。

    “什么情况?”杨子千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夏雨。

    “奴婢也不清楚!”刚才出去也只是找掌柜的张罗饭菜,并没有得到什么新消息。丢了碗筷,向窗外看去,果然,人人脸上挂着的是一副惊讶和好奇的表情。一传十,十传百的议论纷纷,无奈声音不大又嘈杂,自己也听不清楚。“要不,奴婢下楼去打听一下?”

    “去吧,小心点,就站在茶坊问口听听就行了,别出去了了,更不要多嘴!”自己明明是不想看,却看到了。说不想听,更是不可能,哪怕是关乎他的一言一行,内心深处,都是那么渴望能了解得一清二楚。可是,了解了,知道了,又有何益!徒增烦恼而已!看着夏雨出去的背影,杨子千又在心里深深的责骂自己犯贱!

    繁华的洛城,高高在上的他,都将与自己无关!

    繁华过后成一梦!

    明天,就回府城去了吧!

    因为,再不走,或许,将会有很多烦恼到来,更或者,有杀身之祸也不一定!

    芋子的事,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拆解不开,避一避总是可以的。

    “四姑娘!”夏雨轻轻的将房门关上,斟酌着,是不是真的要将这消息告诉她。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估计,不仅仅是她,她们,又或者就算是对林家,对安王来说,都毫无半点准备。当然,这个结果,却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得到的结果!

    “嗯,什么稀罕事儿?”看夏雨进门,一贯爽朗的丫头居然欲言又止,杨子千忍不住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