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六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我皇家秘闻,比大街上的戏曲还传得快!”天才刚黑,承恩就从采买内侍那儿知道了街面的小道消息,大惊的同时,不得不把此事尽快上报给了皇上。疲倦的皇帝冷冷的一字一字崩出这句话。

    “奴才该死,早下了令各宫奴才严守口风的,却不知消息已传得如此不堪!”承恩只得再次出头当了替罪羊。

    “三人成虎,承恩,你说安王和林家要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是什么情况?”皇上有时候想着,自己看重的轩儿,可千万别如消息中传说的那么不堪。

    “皇上,安王沉稳有加,林家又是世代忠臣,奴才想,这些事儿,断不会发生的!”防了这个防那个,做皇帝真的好累,承恩只能劝慰道。

    “但愿轩儿能让朕满意!”点点头“风云可回来了?”

    “皇上,风云刚回宫,奴才已将您的旨意传给了他!”承恩依旧跪在地上回话。

    “怎么还跪着?去外面侯着,看他能给朕带来什么样的消息!”盯了承恩一眼,宫中内侍宫女,谁有胆量将皇家秘事泄漏出去。这还不是某些人的伎俩!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子时刚过,轻轻跃上院墙,四下里看了又看,确定无人时,夏兰跳了下去。刚才安顿好主子,又在她屋子外围设置了几个简单的机关,这才出来准备打探一下情况。站在墙头时,低头看见了自己宫装,无奈的摇头。没有夜行衣,这样的穿着也只有走规矩路线,再不敢翻墙越壁了。更何况,这是皇宫大院,一个不小心,当成刺被侍卫抓了,自己小命丢了倒无所谓,怕就怕静思院这位只能等死了。

    因主子平日里禁了足,自己对这深宫内院也不熟。走在通往昭阳殿的路上,夏兰想着要遇上盘问的人怎么回答?

    后宫嫔妃众多,能和昭阳殿搭上关系的可不多。

    不行的话,就说是阿可的老乡,听闻出事了,想要打听一下她的情况。对,就这个理由,反正自己也和阿可一般年纪了。

    昔日熟悉的宫殿一片狼籍,残橼破壁向世人诉说着曾经的苦难。

    摸着佛堂里倒下的这根漆黑的横梁,夏兰痛苦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阿可,对不起!

    “你是谁,在这儿干什么?”查看了各处情况的风云,盯着眼前的人冷声喝道。

    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连什么时候有人靠近都不知道,亏得自己还是林家暗卫营里数一数二的女中好手!要是个敌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奴婢是、、、、、”颤颤兢兢,夏兰连忙就地跪下小声回答:“回大人,奴婢是阿可的同乡,晨时听闻昭阳殿出事了,因在当值,这会儿才愉愉跑过来想要看看她。大人,大人,请问,阿可她有没有受伤,她现在在哪儿?”

    “阿可自是跟着她的主子在一起,倒是你,在哪宫当值?”风云锐利的双眼盯着夏兰,林昭仪身边的阿可他是再熟悉不过的。那些年,在静思院,也没听闻阿可有什么同乡,更别提照顾一二了,这会儿,却冒出来一个同乡,这里面,大有文章。

    “奴婢在浣衣局当差!”后宫主子众多,但,攀上哪一位都是死路一条,不如降到最低等,想必,眼前的人不会再追究。说阿可和主子在一起,明显就是谎言,不知道,此人是何等身份,是敌是友?

    夏兰跪在地上,哪怕是深深的低着头,也能感觉到一股冷冷的杀气。

    这人武功,远在自己之上,难怪毫无知觉的就靠近了自己身边。

    “浣衣局?”如果真的在浣衣局也说得过去,那是一个最苦最低层的地方,以前在静思院,好歹知道人还活着。如今是遭了火灾,壮着胆子来探个生死,也算是有情有义了:“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奴婢叫阿兰!”夏兰想着,这人会不会看穿她的身份,然后一起给灭了吧。

    “阿兰是吧,好,我见着阿可给她说一声你来找过她,此地人烟稀少,你速速离去!”风云自己都没有发现,语气居然柔软了一些。是的,皇家的暗卫,不是用来欺凌弱小的!在这人情淡薄的深宫,难得还有人惦记你,阿可,你也算是个有福的。

    “是,谢谢大人!”夏兰磕头道谢,连忙起身往回走。

    “站住!”

    才刚走了几步,一声令喝,同时,面前人影突至!

    好快的身手!

    夏兰想着就算自己有心出手,怕一招都走不过就得见阎王!

    “大人?”夏兰装着害怕,颤抖着声音问道。

    “说,你到底是谁?”风云怒火上窜,差点就上当了。

    “回大人,奴婢是浣衣局的阿兰!”一副刚才你就问过来的模样回道。

    “好你个浣衣局,我在宫中二十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浣衣局的宫女居然可以穿上从五品的女官宫装?你可别告诉我,这衣服是你偷来穿上的!”风云眼神几乎可以杀人了。要不是自己武功高强,这人,今夜就从自己眼皮下溜走了。刚才喝令她站住的同时,又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可疑现象。

    “奴婢,奴婢、、、、”就说什么地方出了错,原来,还真是这身宫装出了问题!唉,这下难以自圆其说了,怎么办?怎么办?

    “说,谁派你来的?来干什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着这一片废墟,想着要怎么下手,这人就送上门来了。

    “奴婢什么也没干,真的就只是想来看看阿可好不好!”这倒是实话,主子从醒了起就念叨着阿可。找回阿可,再打听一下皇上那边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计划。

    “说,你是哪宫的?”从五品,每个宫中都有一个。只是,这人面生得紧!

    “奴婢是、、、、”想要完好的脱身,哪一宫最安全啊?夏兰欲哭无泪,无论说哪一宫,都是飞娥扑火,有去无回!

    “别再给我耍花样了?再不老实交待,让你偿偿皇家暗卫营的厉害!虽然,我一向不打女人,但是,对于有武功的女人,那就另当别论了!”风云见她眼神躲闪,耐心顿失!

    就说为什么会突然不放自己走了,原来是皇家暗卫营的人,自己这一身武功在一般人眼中倒看不出,可高手面前,想要掩饰也掩饰不了。出卖自己的,不仅仅是宫装,还有隐不掉的武功气息!不过,皇家暗卫宫,应该是和皇上是一条心的!这样说来,比落到别人手中更强。

    “回大人,奴婢是昭阳殿宫女夏兰!”心一横,夏兰跪地自招。

    “夏兰?跟着大皇子回宫的麽麽?”当初林家说要派人跟着回宫,自己也是默认的了,只是没见过其人。

    “正是奴婢!”知道她是跟着大皇子回宫的人,那这人,是友不是敌了。

    “你怎么一个人在此,林昭仪呢?”风云眼前一亮,看来,皇上交待的事就快水落石出了。

    “奴婢斗胆请问大人尊姓大名?”事关主子的安危,哪怕是朋友也得打听一下姓名不是!实在不行,就求他带自己到皇上面前再说出主子的下落也不迟。

    “风云!”林家的人,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

    “是风大人!”夏兰惊喜抬头:“大人,请随奴婢移步!”

    “起来吧,前面带路!”果然,她还在。只要她还在,一切,都还好办。承恩含沙射影说了几次,就算有了最坏的结果,也要委婉的告诉皇上。可见,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后面有风云跟着,夏兰再没有像来时那样小心翼翼的避着人走了。不过,在和静思院分道时,夏兰还是忍不住回首看了几次。

    “走吧,五百米内没有人!”寂静的深夜响起风云的声音。

    果然是高手,能感觉到五百米远的动静!

    夏兰对这个传说中的高手瞬间佩服得五体投地!

    “静思院确实是一个好的藏身之处!”人往静思院走,风云就知道了情况:“说吧,这场大火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边走,边问。

    “风大人,奴婢愚笨,昨夜里不知什么时候中了迷香,功力尽失。被大火烧醒时,只来得及跑到佛堂将主子救出。而且,主子都是今天午时才醒过来。对了,风大人,阿可她没事吧!:”夏兰觉得自己是丢脸丢到高手家了!同时,想起了问阿可的消息。

    “这么说,这果然是一场人祸了!”迷香!还能让人短时间内功力尽失!这下手的人,心思慎密!“阿可已经遇难了!”想着那九具焦尸,风云庆幸林家有先见之明,要不然,就不是九具,而是十具了!

    “都怪奴婢,要不然,也可以助她逃生的!”夏兰早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里一阵难过。

    “你能保护好主子就不错了!”一是一,二是二,林家派来的人是护着林昭仪,她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风云好心的安慰着夏兰,一脚跨进了静思院。

    “你还懂机关?”边走,边问。

    “奴婢班门弄斧了,让大人见笑了!”自己布置的暗器,在风云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夏兰脸红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