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禀总管,这是在殿内佛堂的位置找到的,当时人是朝门外方向趴着,估计是想要逃生!”禁军头领悄悄近前,示意身后的两个将抬着的焦体轻轻地放在承恩的面前。

    九个了!

    而且,是佛堂里发现的!

    娘娘信佛,初一十五,必是修课时间!主子都没有逃脱,那么,必定还有第十个,第十一个了!

    “找,继续找!”承恩重重的下令。

    “禀总管,兄弟们已翻遍了,没有类似的焦体了!”整个昭阳殿,眼下到处都冒着余烟的木材横梁桌椅,再没有一点活物,也没有新发现焦体。

    “不对,还有两人!”承恩冷冷的看着这一片废墟“再派人找!”

    “是!”禁军头领知道就算是掘地三尺也是这样的结果,但,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承恩大总管,代表的是那边坐着的人的意思。于是,又召集了人过来安排了,自己亲自带队进去了。

    晨时了,承恩看着远远空手归来的禁军,心里一片苍凉。

    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阿可和夏兰丢下主子单独逃生的可能性为零。

    那么,少了两人,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纵火者。这样看来,这不是一场天灾,而是一场人祸。

    一共才派了八个人过来,就有两个行凶!承恩恨不能扇自己两耳光,当初分派人手进来时,也是查了又查的,谁知道会埋藏得这么深!又或者,是后来被收买的!

    可是,她们是谁?

    眼前的九具焦体,谁是谁呢?

    主仆不分,男女不分,又怎么能查清逃生的人是谁!

    这样的无头案,怕只有风云和他手下的能人异士才能查清了。

    可是,那边坐着的人要怎么交待呢!

    瞒过一时是一时吧!

    反正,谁也认不出谁是谁!

    “皇上,搜出来的人共九个,依奴才看,这里面都没有昭仪娘娘,估计,是被人救了!”看皇上起身,承恩连忙过去,扶了他过来。

    “朕看看!”倦缩成一团的九具焦体,哪怕真龙下凡的天子也无法分辩谁是让他刻骨铭心的韵儿。活着的时候,拒自己于千里之外,死了,也不想让他再见自己不成?

    “皇上,还有两人不见踪影,或许娘娘已被阿可或夏兰救走了!”承恩再次自欺欺人,骗着皇上,骗着自己。这些宫女内侍正值年轻,年富力壮,他们都没有从火海逃出,更不要说一直瘦弱的主仆二人了。

    “是吗?”皇上也不相信,年轻的时候错过了,想要弥补,上天不会不给他这个机会。“承恩,风云什么时候能回宫?”

    “皇上,皇家暗卫营的密令一日千里,他轻功又好,最迟夜里就能到!”承恩劝道:“您也累了几个时辰了,回宫歇着吧!”

    “好,让风云速速将此事调查清楚,还有,逃生的两人何在,是不是林昭仪?”任由承恩掺扶着往养心殿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的韵儿一定要活着。

    “皇上,您先歇着,对了,昨夜里皇后给的选秀名单奴才给您放在了御桌上!”将人送回养心殿,再吩咐煮了安神汤进来。

    “放着吧,朕眼下没这心思!”闭目,满脑子都是昭阳殿的红光。

    好好的宫殿,居然不到两个时辰烧成一片灰烬,皇家的所有的防护措施如此不堪一击!是不是,哪天,也能把这养心殿给烧了?不对,绝对不是天灾,而是人为!

    皇上猛的睁开眼睛,这次,最好韵儿没事,真要遭了不测,谁做的,一定要谁陪葬!这些年的睁一眼闭一眼,让她们越发胆大妄为了!人心不足蛇吞相!联想着那年的宫变,轩儿的失踪,以及这些年静思院的种种不祥传闻;年前的粮草出事,一桩桩,一件件,让他越发心寒。

    “娘娘,您终于醒了!”快到午时了,夏兰才看见这位主子微微眼眼,一步上前,扣了手腕把着脉像,果然,那些*散去了。

    “我怎么啦?这是哪儿”睁开眼,看到夏兰一脸着急,茫然的抬眼四下打量,这地方,她太熟悉不过了:“我们还是回到了静思院?”苦笑不已,昨夜里不是还在豪华的昭阳殿佛堂抄着*吗,怎么睡一觉的时间,终点又回到了起点。早知道,还不如不搬过去!“阿可做饭去了吗,我还真有些饿了!”

    “娘娘!”夏兰一步跪在床前:“奴婢该死!”

    “怎么啦?”林昭仪用右手撑着床沿,坐起了身:“这些年轩儿承蒙你照顾,在我面前,不必行此大礼。也不知道我又犯了什么罪,重新发配回到这儿,从此往后,恐怕要累及你和阿可了!”

    “娘娘,昨夜里昭阳殿突发大火,您和阿可都昏迷不醒,奴婢笨拙,只能将您背到这儿来了!”内力全失的她,将主子抱了出来,安置在这儿,想要再去救阿可,又放心不下昏迷中的人。在堂堂的昭阳殿都能下毒手,更何况是这样的偏僻小院,动手解决一个昏迷的人还不如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居然也中了*,而且,是能让人短时间内功力尽失的药。这下手的人,心思真慎密!听到远处的喧闹声,自己只能对阿可说抱歉!只希望,吉人自有天相,宫中的人能将她救出来。

    “发大火?”林昭仪惊讶的瞪着大眼,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原来,又遭遇了暗算!“那阿可呢,她人在哪儿?”果然,四周寂静无比,没有阿可熟悉的关心和问候。

    “娘娘,您一直昏迷中,奴婢不敢离开半步,此时,阿可应该被宫中的人救出来了吧,或许,她也正在找您呢!”夏兰想着这场大火,阿可生还的机率几乎为零,但,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阿可就是这位主子的左臂右膀!

    “那你快去找阿可,把她一起接过来,往后,我们再不出静思院了!”不是怕死,是儿子才要归来,是舍不得死。不想给轩儿带来任何负担,只有固守在这个小院,才不会招人眼惹人嫌。而且,轩儿都二十几岁,自己要这当口死了,还得守孝三年,他何时才能娶妻生子成家啊!

    “娘娘,您别急,奴婢认为,此事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这时候,我们暂时在这儿静避一下。等天黑了,奴婢再悄悄的出去打听一下情况,顺便把阿可带回来!”夏兰连忙安慰着主子。

    “好,还是你想得周到!”苦笑不已,自己活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算计,还不如轩儿带回来的一个妇人有心思!听轩儿说是在乡野长大的,如此村妇都比她有见识,那轩儿的教养应该也错不到哪儿去。

    “九个?”皇后皱眉:“不该是十一个吗?”

    “是啊,奴婢也觉得不对!当初可给他们说好了,是以一人之命抵一家之命,可眼下,是他们的逃了还是那位没事呢?”宋麽麽也是一脸沉重。

    “可派人打听过有没有归家这些事儿?”皇后一个激灵,这样周密的计划,还有人逃了,可真是活见鬼了。

    “量他们也没这么大胆,就算是逃了,短期内也是不敢回家的!”宋麽麽恨恨道:“娘娘放心,奴婢早安排了人在他们家附近,一旦出现,连那一家子一个也别想活命!”

    “真逃了?”冷冷的盯着宋麽麽,要不是因着是从小的奶妈子,陪嫁到东宫,再一步步跟着她走到今天,都想拉下去了。

    “娘娘,奴婢以为,真要是她们逃了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再则,这些烧焦的人里,谁知道谁是谁,就算有心人查起,也是无从查出的。”宋麽麽感觉到了一股冷意,这些年,这位主子,是越发心狠了!

    “也是!”是她们逃了,就证明那*在这九人之中。一两个奴婢换了她,真是太值了!想要奴婢的命,如掐死一只鸟儿般容易,但,若想要她的命,此事不成,怕再难有机会了!

    “让人注意了,这紧要关头,可得小心了!”皇后呼出一口气,早不做,晚不做,偏偏选在了昨夜里。看不出,那位居然还是一位痴情种,会坐在那儿守了两个时辰,而且,破天荒的不早朝。这么重情?如此看来,选秀的事也得耽搁几天了,好歹也得让他伤心几天不是!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安王那边如何了?”

    “据来人报,最迟就在十八回洛城!”宋麽麽低声回禀。

    “昭阳殿走水,昭仪娘娘遇难,这么重要的事儿,作为儿子,怎么能不在第一时间知道呢?”皇后轻轻的叩着桌子,自言自语道。

    “是,安王最该有权知道!”不用说,这消息,就是要让人早早的传出去,最好能快速传到安王的耳朵里。

    带着百万大军凯旋而归的安王,突闻母妃遇难,会不会心急如焚,会不会直接带兵闯进洛城,逼进皇宫呢?别忘了,他身后,站着同样是带着兵权的林家,这戏码,太劲暴了!

    文武百官,大街小巷,悄悄的,流传着这样的小道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