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承恩一听,脚下一软。

    什么都可以毁,但,那位主子,关系着两个人的命运。

    安王大捷回洛城在即,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具烧焦的遗体,那场景就不用想了。

    还有一位,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跟了这么些年了,他还不知道吗。貌似无情却有情,真没了,心也怕死了一半吧!

    “爷爷,您老小心点!”小内侍连忙上前扶起承恩。

    “别管我了,快派人去救人,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出来!”承恩甩掉小内侍,踉跄着往坤宁宫跑。或许,那边已得到消息了。要是风云在就好了,以他的本事,火海捞人也不算难事的。可惜,昨夜里皇上就派他出去迎接安王了。

    “爷爷,您怎么来了?”这才丑时刚过,离上朝还早呢,看见承恩飞奔而来,值守的人迎上前问道。“那边出什么事了,红光一片?”

    “皇上,皇上、、、”承恩喘着粗气,指着寝宫问。

    “爷爷放心,因为奴才不知道情况,也没有贸易惊动皇上和皇后!”小内侍连忙表态。

    一把将小内侍推开,径直走了进去。

    “启禀皇上,昭阳殿走水了!”隔着厚重的床幔,承恩颤抖着汇报。

    “什么?”一把掀开床幔,人翻身而起“情况怎么样?”

    “皇上,什么事,天还早着呢?”迷迷糊糊的皇后听到皇上的呵斥,慵懒的开口。样子总是要做给人看的,这承恩年龄越大越不知事,居然跑到卧榻前惊醒圣上。在他眼中,到底还有没有她这个女主子?

    “奴才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还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看皇上已起身,承恩快速上前为他更衣,也懒得理会皇后的问话。

    刚把龙靴穿上,皇上就急步而行,承恩连忙跟上,快速出了坤宁宫。

    “麽麽!”前脚皇帝一走,后脚,皇后就开始发怒。

    在后宫,各种争宠层出不穷,但,敢将戏唱到坤宫宁的还没有。十五在坤宁宫歇着的皇上,丑时刚过就被人叫走,明天这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后宫,皇后想知道,是谁这么有本事!

    “娘娘息怒!”宋麽麽躬身上前,伏耳耳语。

    “做得可干净?”愤怒变成了窃喜!

    “娘娘放心,她们的爹娘老子一家子的命运都在奴婢手中,一条贱命换一家人,真是值了!”宋麽麽阴冷的笑道。

    “如此就好了!”皇后慢慢起身:“这么大的事儿,本宫也该去看看林妹妹是否安康!”

    “来人!”宋麽麽朝门外喝道,几个宫女鱼贯而入。

    “为娘娘更衣!”边说,宋麽麽边绕到皇后身后给她挽着头发:“娘娘别急,火势太大,连外围都进不去,您这会就算赶过去,也看不到林昭仪情况的!”

    “本宫能不急吗?我与林妹妹前后脚的进了东宫,她为太子妃时,对我也是照顾有加。这些年一直受苦,安王回宫,眼看就要享福了,却出了这档子事。本宫乃后宫之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皇上面前也是难辞其咎。”也不等宫女理好衣衫,皇后一把将人推开,边走边道:“麽麽,给本宫好好的查,这些饭桶都是怎么当值的?玩忽辞守酿成大祸,查出来一个严惩一个,绝不姑息!”

    “是,娘娘,奴婢这就吩咐下去!”宋麽麽也不顾年迈腿短跟着出了坤宁宫“你们几个小心伺侯着,那边人多火大,注意娘娘的安全!”

    “是!”身边的宫女内侍齐齐应声。

    “皇上,您慢点,林昭仪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一直以来,皇上不喜在宫中坐龙撵,这会儿有急事,只看他行如风,毕竟年岁也不小了,承恩只得紧紧跟上,好言安慰。其实,与其说是安慰皇上,不如说是他在自欺歁人。

    “快、快、、、、、”

    “快,那边火势小些了,派人进去救昭仪娘娘!”

    “不行,外围火小了,里面依旧靠不进人!”

    “快,再派人来啊!”

    、、、、、

    眼前,宫女内侍,连带着什么时候还招来了禁军,人来人往,提了水桶飞奔不停。

    可是,远水又怎么能救得了大火!

    漫天的大火,映红了这座宫殿,如白昼般耀眼,晃得皇上眼前一花。

    “皇上!”承恩连忙上前将人扶住:“皇上,您别急,事情或许不会是您想的这样!”

    “承恩,朕、、、、、”皇上有气无力,瞬间,仿佛苍老了不少:“怎么会这样?”

    “皇上,您先回养心殿歇会儿吧,等会儿就该上朝了,这儿由奴才来看着!”一看这场景,承恩知道凶多吉少了,让他面对一具烧焦的遗体,实在是太残忍了,找了理由准备劝其离开。

    “不,朕不走,朕在这儿守着,直到看着她完好的出来!”皇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心酸的承恩示意小内侍搬了凳子,扶皇上坐了,自己则小心的站在身后。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林妹妹,可怜的妹妹,你可一定要坚持啊,你可一定得平安出来啊!”远远的,皇后踉跄而来,掩面而泣。

    得到消息尾随而来的各宫嫔妃,陆续跟来,一时之间,哭声喊声比救火的场地面还热闹。

    麻木中的皇上被这一阵阵哭喊声惊醒,抬望眼,不好色的自己,什么时候,也养了肥环瘦燕一大群?皱了皱眉:“承恩,让皇后带着她们都回去,朕不想见到她们!”

    “皇上体量各位主子,怕惊了各位,皇后娘娘请您带着她们回避吧!”承恩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收好情绪,上前宣旨道。

    “皇上!您也要保重龙体啊!臣妾和各位妹妹就先回宫了!”皇后才刚走近,就得了退下的令,靠上前哽咽安慰皇上,尔后朝面前的人挥挥手。

    三三两两,前呼后拥的,眼前的女人们慢慢离开了。

    “承恩,传朕旨意,今日不早朝!”看着那群女人的背影,皇上感到内心一阵锥痛!他的女人,个个都可以这样使奴唤婢,唯有火海中的她,形单形只好多年。

    “是!”承恩示意身边的人速速传旨而去。君王不早朝,自古以来都说是美色误国。而今天,皇上不早朝,也是为了林昭仪!一向重口碑的皇上,史书上,也不知道会留下什么样的记录!

    “韵儿,朕欠你太多太多!如果,你还活着,朕下辈子,一定永远陪在你身边!”心里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的祈祷出声。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承恩听到了皇上的祈福,心里酸涩的想着,人当真是失去时才知道珍惜!

    眼前救火的人越来越多,火势似有减弱的趋势。

    “怎么样?可派人进去救娘娘?”承恩顺手一把抓过匆匆而过的一个内侍喝问。

    “总管大人,刚才禁军大人已派了好几人掩了口鼻进去了!”要放在以前,恨不能巴结上眼前的红人,可是,这会儿,还是有多远离多远吧,谁知道这把怒火会不会烧到自己身上。颤抖着指着远处“看,那边,他们好像出来了!”

    承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几个禁军出来了,每人手上都横抱了一人!

    “皇上,您别急,奴才去看看!”见皇上欲上前,承恩连忙将人安抚住,自己抢先过去了。

    这哪是人啊!

    就是烧焦的炭材一般,卷缩成一团,全身黑黑的,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更不论主仆了。

    “皇上,不是昭仪娘娘!”快速的返回来,违心说道。

    “昭阳殿一共多少奴仆?”看着火势渐小,开口询问。

    “回皇上,奴才曾按规格给昭阳殿派了内侍宫女。因着娘娘喜静,只留了粗使麽麽两人,洒扫宫女两人,看守内侍四人,再就是一直跟在娘娘身边的阿可和安王回宫带回的夏兰。”承恩知道,像这样的处境,人手越少越简单,当初林昭仪退回那些奴才时,自己也就照办了。如今想来,人手多些,或许这场天灾就不会发生了。

    “朕的一个昭仪,还不如民间一个阁闺小姐的排场大!”冷哼一声,一股酸涩味从心底涌出。

    “奴才该死!”承恩一听,下跪道歉。

    “谁都该死,唯一不该死的是她啊!”冷冷的瞄了一眼承恩。算起来,这也怪不到他头上。要说怪,第一该责怪的是自己。

    是自己对她一味的冷漠,早该知道,逢高踩低的后宫,自己的冷漠就是对她无情的宣判!“将这个昭阳殿拆了,都给朕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豁的起身:“派人通知风云,速速回宫,将失火原因给朕查清楚了!”

    “奴才遵旨!”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承恩心里放下一半。随后起身,一一安排着各项事务。

    更声响过一遍又一遍,天已发亮。

    整个昭阳殿,火已扑灭,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和各种焦臭味。皇上坐在那儿,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看着被禁军内侍翻找出来的八具焦体,承恩幻想着阿可和夏雨早带着林昭仪死里逃生。毕竟,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就只有这两位,如今八具尸体就是最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