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前方战事刚结束,国库空虚,经济萧条。将士用鲜血保卫了我西宋安康,朕却肆意选秀,岂不是增加民怨,像这样简单点就好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史书记载重色皇帝,能有好下场可不多。皇帝低声开口,解释着不大肆选秀的原因。

    “皇上爱民如子,此乃我西宋子民的福份!”皇后边说,边从宋麽麽手中接过选秀名单双手递给皇上。这上面的每一个人,都凝聚着自己的心血。不再似以往那样注重外貌,如今的才貌品性,盘根错节的世家家族姻亲,她几乎都能倒背如流。其实,右相并没有哥哥说得那样好,早在此之前,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三流大家族,因着右相的忠诚和实干,一步步才在洛城站稳了脚,水涨船高,最后成了洛城显赫的家族。但,这个家族不出人才,不说旁支,就右相的两个嫡亲儿子,暗地里都从事着最低贱的商业买卖。这样的家族,能为宇儿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行,朕明天看看”手都没伸一下,示意承恩将名单接过来“有些累了,歇吧”自顾自的,朝卧榻走去。

    又没有结果!皇后早料到这样,暗暗将愤恨压在心底,脸上带着微笑上前去侍侯着更衣。坤宁宫,就只适合他就寝!

    这边,皇后还没有半分睡意,身边的人,已沉沉进入了梦乡!

    “都警醒点儿!”今晚承恩不值夜,临行前,叮嘱着两个小内侍。

    “干爷爷放心,孙儿省得!”两小内侍一步步走到今天,还真的靠干爷爷提携,当下承诺。

    “阿可,我到底比你年轻,往后,这些跑腿的事儿就让我来吧”夏兰从阿可手中接过汤盅道。

    “没事儿,伺侯主子是我的本份。再说了,这皇宫内院不比咱们乡下,你才来不久,哪怕是为主子要一盅汤怕也是难事!”阿可笑笑,在这捧高踩低的深宫,夏兰想要从膳房取走一盅汤,不花大价钱是办不到的,哪怕,你哭着求着也没用。早些年,主子还是贵妃,人前人后,远远的就笑脸相迎,别说一盅汤,就算是想要偷尝一下皇上的御膳,只要你敢开口,说不得都有人敢冒死给你弄来。富贵险种求,都想着巴结上贵妃娘娘跟前的红人。如今,人未走,茶已凉。在静思院的那几年,连主子都被人遗忘了,又有何人记得阿可?搬到昭阳殿,安王回宫那些日子,小内侯宫女们阿可姑姑阿可姑姑的围着叫着,眼下,又开始认不得人了。好在,但凡是自己亲自跑一趟,想要的东西还没有被拒绝过。

    “娘娘初一十五都食素?”晚膳时,桌上只有几样素食,夏兰想着,这战事都结束了,后宫还这样节俭,怕是有心人打着节俭的旗号虐待这位主子。

    “嗯,初一十五,以及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观音菩萨生日这些日子,雷打不动的,主子食素!”夏兰点点头。也幸好主子食素,要不然,在静思院那些日子,十天半月的不见一点油荤,早就熬不下来了!“看她今天胃口不好,所以,我才去膳房让他们熬了素汤!今晚又怕要熬到深夜了!”

    “每月十五娘娘都亲自抄*,什么《大悲咒》\《大悲忏》,好些时候,看她不是抄,简直是用心默下来了!”跟在这位娘娘的身边越久,越觉得林家那年送人进皇家门就是一种大错。

    “是啊,每月都抄,也不让奴婢们代劳,说心诚则灵!常常熬到子时,有时候晚些时候动笔,就会到丑时”抬头看看圆月:“这四月里还好,天气幑和,要寒冬腊月里简直就要人命。主子体替奴婢,经常是打发了人,自个儿一人抄写”

    “上个月十五是你值守的,今晚该我了!”夏兰边走边说。

    “你昨夜里才值了一个通宵,别让人说我倚老卖老,欺负你,这些年,我也习惯了十五值守,待会儿,你就下去休息吧!”别说硕大的后宫,就是在这小小的昭阳殿,阿可敢放心的人,也独有眼前的夏兰。那些内侍宫女,无论是什么品级,哪怕是洒扫粗使奴才,谁是谁的人,她一点儿也不敢去打听辨认。主子不闻不问,自己更不能去招惹麻烦。以前,自己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主子,自从夏兰跟着安王回宫后,有了她,倒省了不少心!

    “咱俩还气啥!”夏兰笑笑,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要说这林昭仪不争不抢,这阿可,也是个让得人的。

    “亥时了,你下去休息吧!”快到殿堂后面的那间临时佛堂时,阿可接过了夏兰手中的汤盅,劝说道。

    “行,我就在偏殿歇会儿,有事叫我!”昭阳殿,一个寝宫内,这位主子固执的设置了临时佛堂。旁边的偏殿,就是奴婢宫女小歇的地方。夏兰知道自己的责任,纵然不值守,也不敢离得太远,特别是这么敏感时期。

    “主子,奴婢为您熬了碗素汤,先用了再抄吧!”轻轻的放在桌上,阿可低声询问。

    “好,阿可,你有心了!”清瘦的人放下笔:“可知道,安王什么时候才能回洛城?”

    “主子别急,安王应该快到了!”以前是没条件将养,人瘦如黄花。如今,有着昭仪娘娘的规格待遇依旧清瘦如初,这是心病了。心病,只能心药医!

    端了汤盅,一匙一匙的用完。这边,阿可早端上了漱口水,再就是洗手盆。

    净了手,阿可轻轻的给主子擦拭着这双手,曾经的纤纤玉手,如今,是皮包骨,常年累月的敲木鱼,执笔抄经书,右手赫然还有一些老茧。

    “主子,您受苦了”哽咽着,阿可将双手擦完。

    “阿可,我不怕苦!倒是你,早知如此,当年就该早早的放你出宫,说不定,现在也是儿孙满堂了!”患难见真情,如果没有这个亦友亦仆的阿可,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这一天。

    “主子,阿可哪儿也不去,就这样陪着您!”自从跟了她,还真的没有受过苦,除了最近的这几年。

    “今年你三十有八了吧,大好的青春年华,就白白的被我耽搁了!”抬望眼,满脸内疚:“阿可,等安王开府后,你就跟他回府,让她给你颐养天年!”

    “主子,您别撵奴婢,奴婢跟您惯了,奴婢哪儿也不去了!”阿可急了“扑通”一声跪下求道。

    “你这丫头,都这把岁数的人了,还和小时一样倔强!”连忙扶起,林昭仪的心里是深深的叹息。

    “奴婢还不是随了您的性子!”起身的阿可忍不住想笑,鼻子却发酸。有多久,主子都没有这样说过自己了,还叫自己丫头,仿若又回到林府那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

    “好了,你忙你的去吧,我静心抄写了!”无奈的笑笑,重新坐定,心静如水,一笔一画的抄写着。

    阿可收拾好桌面,又拿了一张绣帕,斜坐在不远的角落里,就着发黄的灯光,一针一线的绣着。

    绣几针,又抬头看看主子;绣几针,又倾听外面的更声。

    这样安静的陪着主子,不缺吃穿,对她来说,也是满足了!

    这是几更了,阿可感觉到双眼沉重,模模糊糊的听到更响,抬头想要看主子,恍惚中,不知什么时候,主子已经趴在了桌上睡着了。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八成是累了!阿可想要起身去扶主子回寝宫,可是,她感觉到自己脚动不了了,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热!

    感觉到热时,夏兰第一反应是内力乱窜。

    努力睁眼,明晃晃的火光让她吃惊不已!

    这是什么地方!

    是偏殿,着火了!

    偏殿着火了,夏兰起身,明显感觉力不从心。

    调整了一下内力!

    聚不起来了!

    不好!自己中招了!

    外面,并没有呼救声!

    不好!

    主子和阿可还在佛堂!

    夏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漫天的火,早已烧得分不清门路了!

    凭着习武人的第六感觉,夏兰冲了进去,烟雾中摸到了桌前,果然,娘娘正趴在上面。抱起,退出,一不小心,踢到了一个软软的身子。

    “阿可,阿可!”弯腰拉了几下,岂图将人唤醒,可是,纹丝不动。

    要在之前,一手抱一个也不在话下,如今,自己使不上内力,只能先救主子了!

    咬咬牙,夏兰将人抱出佛堂,烟雾呛得她咳嗽连连,远远的,听到了一阵阵喧哗。有人是来救火的,有人,就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了。抬望眼,自己熟悉的离昭仪殿最近的就只有一个地方,于是,毫不犹豫的抱了林昭仪朝那个地方跑去。

    “走水啦、走水啦”

    “快来人啊,昭阳殿走水啦”

    “快救人啊,快来人啊”

    、、、、、、

    “昭阳殿走水!”睡梦中的承恩*孙子唤醒,听到这个消息,磕睡早跑到了九霄云外!“那位主子怎么样?”菩萨保佑,宫殿烧多少无所谓,奴婢内侍死光了也不要紧,只求她一人平安!

    “回爷爷,昭仪殿火势太大,救火的人眼下只在外围,寝宫内根本就进不去人!”小内侍吓得语无伦次,这样的大火,别说是人,就是铁也得烧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