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二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好的料子,要前些日子倒不少,如今,我们只嫌囤的货太少!”绸缎庄掌柜看着面前的母女二人笑着回答。有些面料,精贵稀少,以往几乎无人问津,自从选秀的消息传出来后,一下就脱销了。都说三天不张,一开张就吃三年,如今的行情,不怕货贵,就怕货不对。看这二人,不像是大户人家出身,进门左看右摸后,却直言要好的料子,不会也想去那里分一杯羹吧。唉,白日梦是每个人都可以做一做的,反正做梦是不花钱的。

    “啊,有这样的的事,为什么?”不逢年过节,四丫头只说天气越来越炎热,拉着她进城来购置夏季的衣衫,却不想,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好料子。要是在河包县,这样的事倒正常,这可是比府城还大的洛城,女儿说这是整个西宋最繁华的都市,银子扔进去溅不起一滴水花的地方,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月娘看看女儿,忍不住问道。在她的眼里,女儿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

    杨子千很想耸肩摇头,想想不太淑女。整日里在庄上看庄户们种植,也没有个消息来源,这些日子有些什么新闻她也不知道。于是,也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掌柜。

    “这样说来,二位是远道而来的?”原来不是做梦的,只是路过的土豪。“也是,这次选秀,时间紧,消息也怕传不到那些远远的地方。”

    “选秀?”月娘只当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说起过这些事,如听故事一般,离自己的生活从来遥远无边。杨子千则暗自庆幸自己早已过了选秀之年,而小五还不够格,幸运的躲过这一劫。

    “是啊,取消了好些年的选秀,今年又开始了。二位不知道吧,都说今年是为几位成年王爷选妃子,家有适龄女子的可算是盼到了希望!”掌柜以生意人的思维告诉面前的两位人:“一旦入了皇家门,就成了皇亲国戚,这可是一笔一本万利的买卖。所以说,这洛城的绸缎庄都恨自己存货不足,白白错失了这么一个发财的良机!”

    “好吧,看来,今夏我们也只好买一些稍微好点的料子做衣衫了!”杨子千没有再听八卦,自顾自的翻看着柜台的衣料。因为知道孙老爷的铺子在哪儿,所以,这次带了老娘走的是另一条街面,能花钱解决的事,她绝不想欠人情,远远的避着最好。

    说起选秀,杨子千就想起了现代的“拼爹”。现代的选秀越来越接近地气,越来越平民化,有时候,还真的能成就一个普通人的梦想。而此选秀与彼选秀,显然是不同的概念,不仅仅是拼爹,还拼老祖宗,甚至拼整个家族姻亲。

    或许是受传统思想教育的影响,几乎每一个闺阁少女都有一个一飞冲天,麻雀变凤凰的美梦。当然,在现代也有不少女孩想要编织灰姑娘遇着白马王子故事。但,真正美梦成真的可能只是童话里的女主人翁。靠家族权势敲开了那道宫门,走进去,才会发现,梦幻和现实差距太遥远,于是,各种变本加励的女主角就会层出不穷。

    “娘觉得这些就不错了!”月娘虽然有几分好奇,但也知道,有些事,特别是关系着皇家勋贵的事,自己还是少问的好。要问,也得回家悄悄的问女儿。看杨子千在翻看布料,顺手摸着面前的一匹布无所谓的说道。

    “娘,您老就学着享享福吧!”杨子千上前,无奈的拉下月娘手中的布匹:“要买这些,不如回府城买,还省得运送了。今年要没有了,咱宁肯不买,明年再来也行。”杨子千信奉宁缺勿滥,想着酷暑将至,给家里人都添置一些上好的丝绸夏装。没想到,还遇上了缺货。

    “也不是没有,姑娘若在洛城再呆上半个月左右,到时也能买到最好的料子。”掌柜听杨子千说话,感觉到这还真是一个买主,说运回府城,大老远的跑一趟买料子,肯定不是一两身衣料的事儿,过了选秀,这样的大买主也是少有的:“姑娘想要些什么花样的,不如说给小的听听,赶明儿有货了,就差人给姑娘府上送去?”

    “一会儿说没有,一会儿又说半月左右就有,这是什么意思?”杨子千以为掌柜先是瞧不起她们,故意说没有。

    “姑娘不知,听闻这选秀,最多也就在十五左右就水落石出了,到那时,谁家也没心思再花钱来大量添置衣物了。所以,货肯定就多了!”掌柜倒恨不能像往年一样选秀时长三五个月,卖了夏天的料子还能卖冬天的。无奈,据知情人透露,这次选秀,走的是一个形势,说不定,几个王妃的侯远人早就内定了。听说,连民间的选秀几乎没有,真待到全国选上来的人时,只有去宫中当宫女端茶递水的份。

    “这么快?”对史料知道不甚了解的杨子千都觉得西宋的这些规矩真正是与众不同。

    “嗯!”掌柜的点点的头,有些事儿,不用说得太明白,丢给杨子千一个:“你懂的”眼神。

    “那行吧,我们就过了那个时候自己来看吧,也不用烦劳你送了!”杨子千丢下手中揉捏的布料,拍了拍手,携了老娘准备回庄子。

    “早知道这样,奴婢该多打听一下,省得太太和您白跑”绸缎庄门口,夏雨看着空手而归的母女俩劝慰道。

    “没事儿,全当是出来散散心,在庄上闷久了,也难受!”自己又不去选秀,打探来这些消息有何用。杨子千并没有半分责怪和抱怨。

    “是啊,这洛城虽大,却还真不如寨子自在!”月娘有几分气馁,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女儿,想要找一个贤婿,别说贤婿,连一个像样的年轻小子都没见着。结果,这孩子,整日里就呆在庄上和泥土庄户们打交道,还当那些年在寨子里一般。作为东家太太,又是小脚,只能每日里房前屋后走两圈,简直不习惯。

    “那这样吧,娘,等十五过了,我们再来一趟,买到好料子了,就准备回家吧!”洛城虽大,却不是自己的根。娘想家了,不能施展才华的杨子千也憋屈,索性回寨子吧。

    “也好!”出来两三个月了,确实也想家了。四丫头一同回去更好。月娘就在心里开始数着归乡的日期。

    “承恩,安王他们走到哪儿了?”在皇宫里,还有一位同月娘一样扳着手指过日子的人。看折子久了,时不时的,抬头总要问一问。

    “回皇上,安王的大军快到云城了!”

    “云城距洛城还有四百多里路,这样算来,不日就能到了!”日日盼儿归,皇帝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心太急了!可是,有些事,不急不行啊。

    “据风云报告,最迟也就在十八、九能到洛城!”承恩点点头,看来,时过多年,皇上最爱的还是这个长子。都说百姓爱幺儿,皇帝爱长子,当皇子纷争白炽化时,皇帝的心却偏向了这位失散多的安王。

    “今天是?”十八、九能到,那今天是多少日子来着。

    “回皇上,今天是十四,明天是十五!”不得不说,承恩的回话很是圆滑,顺便就告诉了主子一个消息。

    “又到月圆时!”叹了一口气,心里却想着一件烦心的事,明晚,又得去坤宁宫。

    月圆人不圆!昭阳殿,听得主子敲着木鱼念着*,阿可站在廊下,抬眼望月,替主子难过万分。都说安王大捷,不日将班师回朝,可是,什么时候会回来呢?小宫女们碎言,宫中在选秀,从不缺乏美色的后宫再添新人,依主子这样淡漠的性子,将永远无出头之日了。只盼着安王回来能开府封了封地,最好能接了主子一起出宫。当然,这只是一种奢望,皇帝还在,岂容妃子出宫!可怜的主子!这些日子,阿可都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夏兰静静的站在一边,看了看主子,又看了看阿可。

    得到的消息是安王就要回洛城了,而后宫居然在选秀。这昭阳殿,安静得如同当真与世隔绝的庵庙。这样反常的安静,让她越发忐忑。

    “今天都十五了,我们能不能在端午前时回到府城?”天亮又一天。这一天,越是觉得整日里无所事事,直到吃晚饭,月娘吃边问女儿。

    每逢佳节倍思亲,看来,娘想在端午时回府城和二哥一家人过。

    “时间上怕有些赶!”杨子千想着,说好过几天去买了布料带回去,要赶上端午节有些难。

    “那算了,娘也就只是说说”月娘心里有点失落,但还是安慰着女儿。

    “臣妾恭迎皇上!”坤宁宫,皇后再次盼来了皇上。当然,这盼,不再是一个女人对丈夫的盼,而是对某件事即将尘埃落定的期待。

    “起吧,爱妃辛苦了!”皇上边说边走了进来:“朕听说这些日子选秀也选得差不多了,皇后可是为那几个孩子选着了合适的人选?”

    “是,臣妾依皇上的意思,本次选秀没有大选,只令有品级的官家女儿,年龄在十五至十七之间的闺阁女子参选了。”自己急,还有人比她更急,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皇后心里隐隐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