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选秀,停了几届的选秀又开始了。

    不得不说,当年圣上还真的不好女色,想一想,连选秀这么正常的事都能停,这会儿选秀,朝臣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为那几个成年王爷选王妃了。

    于是,有关系没关系的,但凡达到条件的,挤破了脑袋都想往宫里塞人。

    “老爷,您看这事闹得,小九刚及笄,还以为能像她七姐一样幸运,偏偏,这时候又选起秀来了?”右相府,黄夫人眉头紧锁,愁思不堪!

    “唉,这也是小九的劫难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作为皇上最忠实的宰相,黄家并不需要出卖女儿去谋取更高的权势和地位,相反,更不想因着女儿的婚事搅进皇子党派之争。右相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以西宋侓法,无论是官家还是民间女子,及笄之年,品貌皆好都必须经过选秀后才能自由婚配。山野人家一没权二没钱,哪怕是美貌如花,在应选过程中,也会因种种原因落榜。能进得宫中的,最好的命运就是做一个宫女,再发展成有品级的女官,如此而已。但,出身有品级的官家女子,都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走着各自的路子,最后顺利成为主子。能在后宫中活下来,而且活得很好的,都不是简单的。要么人精,要么后台够硬。这些错宗复杂的关系,更是剪不断理还乱。因此,谁背后是借的谁的势力,大家儿心知肚明。

    “老夫只想做一代忠臣,并不想掺合什么!”右相摸着胡子,无奈的摇头:“所以,我黄家的女儿,只需要嫁一个清益人家即可。她们的平安幸福就能得到保障。这次小九,怕是要*心了!”

    “是啊,老爷,小九是我的心肝,自小惯得不知天高地厚,心地善良,她怎么能进那道门啊,根本就是送她进火炕!”黄夫人说到此,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嫡亲的老来女,以黄家的权势,也没人敢欺负了去。因此,什么家宅内斗,什么人心不古,都离她远远的。掌上明珠,要送去透秀,以她的才貌和黄家的家势,还不成为一块肥肉,人人争抢而得之?

    “皇上不贪恋美色,几个皇子也不敢放肆,说起来,都没有正妃。小九这次,倒极有可能是某位王爷的正妃。”右相想了想:“无缘无故的,突然想起了选秀,不对,应该是有人在算计黄家!”

    “算计?谁?”黄夫人掏出帕子,拭去眼角的泪花,突闻此言,惊讶不已。早知道,朝堂各种明争暗斗不断,但,真的敢算计黄家的,还少之有少。

    “安王母妃百事不问且他还未班师回朝;而其他各王爷的母妃势力都不足,敢算计我皇家的,只有一位!”右相忿然,这一家人,这次玩大的了,还准备一锤定音!

    “老爷是说、、、、?”作为一品诰命夫人,一年之中,也会进宫几次,没想到,她会看上小九!

    “除了她,没有别人了。”有些事,不一定说,有些人,是不能说,大家心知肚明即可:“这主意,怕是外人给她出的!”早不选,晚不选,偏偏在安王大捷班师回朝时提出此事。

    “老爷,你的意思是说,小九最后会指给宁王?”黄夫人连哑谜都不打了,着急的问道。“妾身可曾听说,宁王和左相家的璧儿小姐情投意合,是以,那小姐一直未出阁!”勋贵人家,哪有把女儿留到十七八还未出嫁的,这张家的璧儿自始自终没有绯闻传出,且,又淡定如初。不就是有着好姻缘,所以心不慌吗。“不行,老爷,哪怕宁王是皇上心仪的人,就算会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妾身也不愿意让小九跟了他。”

    “噢,夫人这样想?”女人不贪图富贵,右相有着几分欣慰:“要知道,如果皇上真的心仪他,这时候的正妃,以后的太子妃,再后来的皇后,夫人不眼热?”

    “老爷!”黄夫人嗔怪的看了右相一眼:“妾身是什么性子的人老爷还不明白吗?再说,小九的脾性,未必能撑到那一天。只怕,她一旦进了那道门,最后落得和当年的林贵妃一个样!”

    能当正妃,也可以做太子妃,但,不一定有命当皇后!

    如果宁王和那张家的璧儿情投意合,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小九占了皇后的宝座呢。这明显就是一招过河拆桥的计谋。张家好算计!可惜,连自己的夫人都能看出来,你以为,就能计算到老夫的头上来。

    想到此,右相脸上的嘲讽更深了。

    “老爷,您笑什么,快想想办法啊?小九要怎么样才能躲过选秀?”黄夫人莫名的看到了右相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懵了。

    “躲是躲不过了!”右相摇摇头:“不过,皇上也不是偏听的人,这事儿啊,由不得他们牵着鼻子走。只不过,最后能跟了哪位王爷,就看小九自己的造化了!”以他对皇上的了解,最后小九会指给一位闲散王爷,再看在自己忠心耿耿的份上,那位王爷的品性在几位皇子中应该算是最好的。如此,小九的未来,也不算太难过。

    “除了宁王外,安王,宣王,容王,宾王还有定王,哪一位王爷好吗?”黄夫人一听,就开始扳着手指数落起来。无赖,深为内宅夫人,这些王爷平日里又低调,她也不知道谁好谁坏啊!要怎么才能给小九选一个好夫婿啊?纠结了好一会儿,抬眼,看右相面无表情的*,有些急了:“老爷,您倒是告诉妾身一下啊?”

    “夫人稍安勿躁,为夫自入仕以来兢兢业业,一步步坐到今天这个位置。无论是为官还是为人,相信皇上自有明断。小九的姻缘,错不到哪儿去!”几位成年王爷,先要看皇上中意谁,小九才会在此之后闲散王爷中找一位出来,此时说谁好谁差,为时过早。

    “妾身能不急吗?”黄夫人眼又红了,但看右相泰然自若的样子,只得将抱怨的话语吞了回去。其实,她多想说宁愿用这一品诰命换小九的幸福姻缘。

    “急是该急了,这选秀一过,就是指婚,小九怕是留不到今年过年了,那些嫁妆什么的,你得先备好了,毕竟是进入皇家的门。这些年,老夫为官清廉,要给小九置办一份像样的嫁妆,倒是难为你了!”提起此事,右相一脸愧疚。

    “妾身这些年主持中馈,也知道府内经济不好。自小七出门后,妾身就在积攒,如若一样嫁清益人家,这份嫁妆也是拿得出手的。要说进皇家的门,确实有些、、、、”黄夫人咬牙,寒碜两个字吐出来,只会深深的伤害了老爷。

    “这样吧,听说老三,老五这些年都经商,不行的话,老夫出面找他们借点?”夫人虽没有明说,但右相确实脸上泛红。说起来没人会信,堂堂一国之相,却要找儿子借钱为女儿筹措嫁妆。

    “老爷,这些事儿,您就别操心了”到底是面子问题,哪有老子找儿子借钱的。黄夫人主持中馈,却也知道,府中的收入一直靠的是老爷俸禄、自己婄嫁的几个庄子铺子收入。儿子娶亲,女儿嫁人,一大家子的开销全都从公家帐中过。而儿子们靠着媳妇的嫁妆做起来的各种营生收入,早已远远超过了这个家的总收入,无奈,他们都是只进不出的。各家的钱进了各家的腰包,说起来,她这个当家人手中的钱,怕不足儿子媳妇手中的一半。要借钱,也只有自己去找儿子媳妇开口,哪有老爷出面的道理。

    “夫人,苦了你了,待老夫告老还乡后,就让他们把家分了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有名无实的中馈,摇摇头,右相想着,与其为他们的操心卖命,还不如偷得半日清闲。

    “老爷,您又说糊话了!”世家大族,哪有轻意分家的,更何况,是这么显赫的勋贵之家。百年世家,父慈子孝,给外人就是一个和睦的样子,无论男婚女嫁,哪怕是举官入仕,也多了一条参考的标准。

    “夫人,老夫不在意那些面子,生活,是我们自己在过。分了家,你也轻省不少!”想想儿孙满堂了,却、、、、右相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好官,但,不是一个好父亲。至少,在孩子们的教育上,自己疏忽了,要不然,这些个孩子,也不该如此自私了。再一次,右相感到了失败。“都说强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你看看,老夫这些孩子,却一个都没能入仕,都不是读书的料!”

    “老爷,都是妾身的不是!”一提起孩子,黄夫人也有些内疚。嫡庶子女,加起来有十二个,庶子庶女姑且不说,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二子三女,女儿倒好,嫁出去就行了。可两个儿子,没学了纨绔自己简直就烧高香了。

    “好了,夫人,为夫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也不容易,好在,他们只是经商,说是入不得流,到底能养得活自己!”都说子不教父之过,他又怎能怪罪自己的夫人呢。右相拍了拍黄夫人的手,自叹认命。

    ------题外话------

    昨天修电脑,今晚又开会。看来,这一周的更新都只有安排在晚上了,对不起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