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二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皇上,都二更天了,您歇着吧!”承恩听得“梆梆”声响,那个孤独的身影被灯光印得老长,依旧坐在御书房桌前埋头看折子,时而重重的丢在一边;时而轻轻的点头,再提起朱笔亲自批写,一本本的过目,左侧是已处理的,右边,还有一堆未翻动的。摇摇头,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都这个岁数的人了,忍无可忍,出声劝说。

    “朕再看几本”头都没抬,伸手又抓了一本“都不知道那些随时不上朝的皇帝是怎么当的,朕自登基以来,自认勤勉,从不敢怠慢,却是日复一日堆积如山,这折子,从来就没看完过!”

    “皇上辛苦了,但您也得保重龙体啊!”主子没休息,承恩也休想偷懒,自打跟着他就知道,这还真的是个勤奋爱民的好皇帝。“要是有个太子能帮忙处理就好了!”忍不住,承恩小声嘀咕。

    “你也这样想?”抬头,皇上莫名的盯着承恩。

    “皇上恕罪,奴才多嘴!”只一眼,承恩就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岁数越来越大,这嘴也没个把门了,心里想什么就说了什么,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失了奴才的本份。“咚”的一声跪在御桌前磕头请罪。

    “起吧”皇上看着承恩命令道。

    “谢皇上!”起身的时候心都还乱跳不停。

    “朕并没有怪你!”皇上指着左侧的折子道:“这一堆里,有就好几本上书请求立太子的折子!”

    “皇上明察,奴才只是替皇上龙体着想!”原来如此,不说还好,皇帝一说,承恩又跪了下去表明心迹。绝对只是想要一个太子替皇上分忧,没有半分私心杂念,更不会傻傻的替谁探路。

    “行了,你这把骨头也不年轻了,别动不动就下跪,朕连你都不信,这皇宫内院,还真找不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了!”皇上心里一阵酸楚,面上毫无表情。“朕也累了,这西宋江山,要交到谁手上才能让人放心呐!”皇子倒不少,成年的都有五六个,一个个的,貌合神离,都争相要表现什么,却又失去了什么。之前,一些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自从轩儿有消息后,一个个跳出来,连着背后的势力也显山露水了。还当真不可小觑,这些儿子,翅膀个个都硬了,比之当年自己的皇兄皇弟们过犹不及。最让他吃惊和寒心的,就是这样的手足相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们,到底眼中还有没有自己这个父皇!

    “皇上是慈父,更是明君,您心中自有定论!”江山交给谁,这可不是他一个奴才该回答的问题,承恩连忙回禀封住皇上的口。这样的消息,他宁肯最后一个知道,才不想招惹出是非。

    “行了,朕也没心思看折子了,回宫就寝吧!”丢了折子,皇上起身。

    “皇上,今儿是初一”之前并没有翻牌,看皇上起身,承恩连忙暗示。

    “摆驾坤宁宫!”听了承恩的回禀,皇上的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然后冷声说道。

    “是”承恩悄悄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当皇上难,做奴才的更难。明知道主子并不想去坤宁宫,无奈老祖宗的规矩摆在了那儿,自己要不提醒,就落下个不会服侍的罪名。自己获罪事小,还得让主子背负着薄待皇后的骂名。

    “宋麽麽,他还来吗?”二更的更声已过,精心准备了宵夜,也打扮了一番,用望眼欲穿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宫殿外面,依然寂静。

    “主子,这是老祖宗的规矩,皇上历来最重视规矩,哪有自已乱了套的理儿!”宋麽麽小声的安慰:“或许是看折子忘记了时辰!”

    “该死的承恩,他以为皇上还是二三十岁的年纪,都不知道提醒一下?”皇后咬牙咒骂,要是坤宁宫的奴才,早打得找不着北了。偏偏,这人是他自小跟着的的心腑,连自己都给他三分脸变。没想到,给了点颜色,就要开染房,连这么重要的事儿也敢忘记。明日里,要知道是去了哪宫哪院,那她这皇后也不用当了。

    “皇上驾到!”正气得牙根痒痒,承恩那鸭子般的嗓音响起。

    “恭迎皇上!”门外,宫女太监的声音响起。

    皇后朝宋麽麽使了个眼色,在她的搀扶下,假意急走几步,在那个明皇的身影闪进来时盈盈下拜:“臣妾恭迎皇上!”

    “免了!”连搀扶的样子都没有做一下,径直走到了桌前。

    “麽麽,去把炖好的汤端进来!”手指甲掐进了掌心,脸上,却挂满了笑容:“皇上批阅折子累了吧,先歇会儿,宇儿那孩子,好好的不学,却学了人炖汤。臣妾都说过他几次了,君子远厨疱,偏偏他歪理多,说是要亲自炖了孝顺父皇母后。这不,一个时辰前炖好后,左等右等不见您来,这才走了!”

    “嗯,难为他有这番心意了,这些个事儿,让宫人做吧!”什么样的孝心没见过,堂堂皇子炖汤倒是稀罕了,也不怕自己责怪?皇上品味着这话里的意思,倒底还是没弄明白。

    “呵呵,可不,臣妾也这样说过他了”皇后面带微笑,接过宋麽麽端上来的汤,轻轻的放在皇上面前“这孩子说,宫人做的他不放心,除非是自己的妃子做的又另当别论”

    这时,宋麽麽又端了一盅放在皇后面前,皇后顺势坐下,轻轻的搅动汤匙:“皇上,您尝尝这孩子的手艺?”

    “嗯”被人逼着吃自己并不想吃的东西,皇上心里有几分厌恶,也轻轻的搅动着汤匙,静等下文。

    “说起来,都是臣妾的不是,惯了这孩子,老大不小了,还没成家。”皇后小心的观察着皇上的脸色,轻叹一口气:“依臣妾的意思,该给他指一门亲事了!”

    原来,是要赐婚,也不知道,看中了哪家小姐!索性,停止了搅动,抬眼看着皇后。

    “臣妾听闻,右相黄家九小姐贤淑貌美、、、”自言自语好多久了,皇上却是一语不发。皇后都猜不透他心里怎么想的了,却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委婉提出。

    “嗯,也不光宇儿,轩儿、慎儿、悦儿、益儿、杰儿都到了成家的年纪。你这个做母后的,真该好好的操心了。”皇上停顿一下继续道:“后宫停选秀已多年,朕也是岁数一大把了,不如,今年的选秀依旧吧,为这些孩子们择一个贤德的妃子,家有贤妻福满门!”

    “是,臣妾遵旨!”皇后试探着问:“要不,这后宫再添几个新人,年轻人有朝气,看着也喜庆?”

    “不用了,说了都给孩子们选妃,朕掺合进去干什么?”摆摆手,皇上丢上汤匙:“朕有些累了,先休息了!”转身,就朝卧榻方向走去。

    承恩连忙跟了过去。

    “麽麽,收了吧!”戏已演完,这些道具也就用不上了,皇后有些气恼的起身,朝宋麽麽喊道。

    “是,娘娘”悄悄的摇摇头,示意她息怒,既使这是她的在盘,但有皇上在此,打掉牙齿也得和着血一起往肚子里吞。

    为得已,皇上只得快速的进屋,伺侯皇上就寝!

    躺在宽大的卧榻上,听着皇上均匀的呼吸声,她闭着眼装睡,心里烦躁不安,觉得这四月的天,热得如同伏天了。

    有谁会知道,贵为天下之母,纵然每月初一十五皇上都会来坤宁宫,但,这具不足四十的女人的身躯,却是独守了多年的空房!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侮!

    莫名的想到这一点,皇后的心里,恨意更生,更是彻夜难眠。

    “皇上,四更天了!”迷迷糊糊的,皇后刚要闭上眼,承恩那难听的声音传入了内室。

    “臣妾恭送皇上!”强撑着起身,为皇上更衣,穿戴整齐送出坤宁宫。看着这个越走越远的背影,皇后心里的火气再也忍不住了。

    “啪、啪、啪、、、、、”连续不断瓷器碎裂的声音从内室传出,门外的小宫女将小小的身躯缩了又缩,真是后悔今天值守,倒霉的事儿,偏偏让自己遇上了。

    “下去!”宋麽麽狠厉的瞪了几眼喝道。

    小宫女如得赦令,跑得飞快。

    “娘娘,娘娘息怒!”看宫女内侍都回避了,宋麽麽上前,将一个青花瓷的花瓶从她手中取走:“这可是您最好的,砸了可如何是好!”

    “麽麽,你让本宫砸,狠狠的砸!”皇后欲抢过来再砸。

    “娘娘,您这是何必呢,注意凤体啊!”宋麽麽无奈的劝道。

    “是啊,本宫这是何必呢,好好的,要他赐一个婚,这倒好,一下子,丢了这么多破烂事儿给我。我提的事儿,半点回应也不给。”皇后铁青着脸:“选秀,不就是选秀吗,本宫就好好的给他们选几个名门闺秀给他们当王妃!”

    名门闺秀,只是一个概念,面子上,谁都是好的,但,到底里子是什么,谁知道呢?皇后恨恨的想着,这次选秀,她得用心了!

    ------题外话------

    网络故障,上传不及时,抱歉!

    祝亲们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