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街面流传的都只是猜测,没有得到证实,据说*不离十了!”夏雨见过老爹,告知了杨子千的情况,也打听了一下前方战局,知道林帅大胜,据密报是对方将派人前来洛城称臣议和。而安王和林帅将和百万大军在班师回朝的路上。快速赶回庄子给杨子千隐晦的说起。

    “我知道了,辛苦了,你先下去吧!”杨子千打发了夏雨,无奈靠在椅子上,该来的,躲也躲不了。

    想了一会儿,还是没个头绪,起身,往屋外走去。夏雨一见她出门,连忙跟了上去。

    庄户们已经在加班加点的收割小麦了。空空的院坝里堆积如山,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挑着沉沉的麦担子在田地里和院坝间飞快的奔走,连孩子们也提了篮子在地里转悠,真正是做到了颗粒归仓!

    夕阳西下,金黄的阳光斜照着这一片丰收的场景,看得人心暖暖的。但想着即将来临的风暴,杨子千心里又是一阵心酸,自己是不是要将他们全打发走了呢?

    能收获,但不一定能享受!

    如果一旦杨家陷入了是非,招来了不幸,留下他们,只是徒增了冤魂!

    “夏雨,如果,我说如果,我让你和他们都各奔前程,你会怎么想?”良久,杨子千低声问着身后的人。

    “四姑娘,奴婢早说过,您在哪,奴婢在哪儿,绝不离开半步!”夏雨摇摇头:“好好的,四姑娘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也不知道,就在你走后,我陪娘吃过饭回来午睡时,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见杨家惹上了官司,遭了大难,连你和这些庄户们都没有幸免!”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夫妻一体,但一样不能同甘共苦,更何况这些下人长工呢。杨子千委婉的用一个梦境来提示着即将可能发生的真实的一幕幕。她相信,古人都信鬼神之说。

    “呵呵,四姑娘,梦是反的。您放心,杨家不仅没有惹上官局,而且,会好运当头!”就说这人一直在担心吧,看看,终于说出来了。如果安王上位,岂不就应证了杨家的好运接蹱而至吗,自己也不算是瞎编。

    “唉,所谓祸福,谁也看不准。只是,我想着,要真有这些祸事,与你们也无干系,能走的就走,捡条命也不错啊!”杨子千实话实说,她没有夏雨那么乐观。因为,只有自己才知道,这次的篓子捅得有多大!

    “不,四姑娘,你仅仅因为一个梦,就想让好不容易安定稳下来的这些庄户们散了,只会让他们觉得人心惶惶。他们既然享受了杨家给带来的好处,如果杨家真的有难,牵连了他们也是正常的。从古至今,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主子获罪,奴仆本该同受!”夏雨却固执的劝说“与其让大家不得心安,不如就静看未来!”

    “咦,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说话还这么有道理了?”杨子千听完夏雨一番劝说,诧异的看着她。

    “四姑娘就别取笑奴婢了,这些事儿,在尼姑庵里也没少听说过!”夏雨不慌不忙的说道。

    其实,不是听说,是亲历过。

    当年的林家,风光无限,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连奴仆出门都备受厚待。一夜之间,树倒孙狲散,一些胆小怕事的就逃了,余下的忠仆过的日子比街边的乞丐都还难。身为暗卫的他们,虽没有见光,无论是生活还是其他的待遇,一落千丈,是老爹凭着对林家的满腔热血,是孙老爷暗里的支助,这才让暗卫营顺利的保留了下来。

    “四姑娘,听奴婢一句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你这样因为一个梦而忧心忡忡,不仅太太会担心,也会影响大伙儿的生活。不如还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见杨子千眉头紧锁,夏雨再次开解。

    “嗯,说得好!”一语点醒梦中人,杨子千赞许的看着夏雨。是啊,自己这会儿早早的愁了这样愁那样,还不如好好的过好每一天。在现代,有一句话叫:活在下当!要说不幸,要忧要愁,是怎么也愁不完的。精典语录就是:坐飞机失联,坐火车脱轨,坐汽车翻车,坐轮船沉了,坐车掀顶,骑摩托摔沟,走路都被撞,睡家里还有地震,怎么也不安全。现代人还不一样阿q般的活着。

    好吧,该干嘛干嘛,用一颗平常心去面对,放松心情快乐的过好每一天,而不是提心吊胆的过着本该快乐的生活。既然老天把自己从天外送到了这西宋,那么,存在也是有道理的。真那个啥了,说不定又能回到现代了!

    这样想着,杨子千心里一下就轻松了。

    “四姑娘,您看,这小麦快收完了,我们准备明天就开始种芋子了!”见杨子千看着广阔的田野好些时候了都没有回屋,庄头小跑着过来向她禀报。

    “嗯,不错,还记得去年是怎么下种的吗?”杨子千点点头,看他们的干劲,也不用操心这芋子一时半会儿的种不完。

    “小的还记得,您就看着小的们上工就行,今年别再下地了!”庄头笑笑:“大家伙儿都说托了您的福,在这粮食紧缺的年代,自个儿家却能天天吃饱饭!”

    “那让大家辛苦点吧,只要做好了,不怕没饭吃。锅里有了,碗里自然也就满了!”想通了的杨子千决定回家陪娘亲去了,这庄上的事,就交给这位年轻有为的庄头去处理了。

    “是,四姑娘放心!”庄头看杨子千回屋,恭敬的目送。妻子回家说,太太和四姑娘真是难得的好主子,不打不骂,和颜悦色的,就像邻居般热络,每日里做的饭菜也不挑剔,遇上这样的主子,是自己一家人的福气!为此,还赞扬了几次说自己这次跟对了主子,她也跟着享福了!

    “享福?”摇摇头,林昭仪继续敲打着木鱼,念着经书。

    “是的,娘娘,承恩大总管亲自来给奴婢说的,今儿前方传来捷报,我军大胜,安王和林帅正在班师回朝的路上,让娘娘您别担心!”阿可激动的站在主子的身侧,语无伦次的说道“王爷回来了,林家也恢复了镇国将军府的名号,主子您不就苦尽甘来了吗?”

    “阿可,你是自小跟着我的,你说说,我是不是一个有福的人?”听她念念叨叨,实在念不下经了,停了木鱼,轻声问道。

    “主子,您是林府唯一的嫡出小姐,自小被老将军捧在手心,被几个少爷呵护宠爱。”阿可回忆着往昔,往若就在昨日:“无忧无虑,聪明可爱。那天,无意中遇到了太子,然后,被皇上一纸诏书赐婚,成了太子妃。再后来,太子继位,您成了贵妃、、、、”越说,阿可的声音越小,然后,自己也哑然。

    是啊,是什么时候,这个幸福的小姐变得忧郁?

    在东宫,新婚燕尔,太子会陪着太子妃看书,弹琴,甚至,太子练剑也会强拉了她在一旁观看,卿卿我我,羡煞旁人。不到三个月,诊出身孕,太子更是喜上眉梢,恨不能将小姐系在腰上,上朝回来就直径过来询问衣食。

    可是,好景不长。

    也就在那一个月,一纸诏书,抬回了一个侧妃,再一个月,又是一个侧妃。

    从此,主子忍着艰难的孕吐,日日临窗,望眼欲穿。

    盼不回太子,只盼来了小主子。

    全身心的抚育小主子,不争不抢,不吵不闹。

    一日,太子荣登大宝,按常理,太子妃自当册封为皇后。私下里,伺侯主子的人儿都暗自高兴,只有主子淡定如初,果然,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只是封了主子为贵妃。

    后位,空悬。

    没有半点失落,也没有半分抱怨,主子不急不躁的在后宫养育着自己的儿子,不在乎添了多少嫔妃美人,也少了盼望。只是,每当小主子熟睡时,偶尔会看见主子*的神情。

    毫无预兆,暴风骤雨降临。

    林家倒了,主子也被扔进了静思院,甚至,还传来了小主子遇害的消息。

    幸好,有了意外,不然,主子断不会活到现在!

    要说享福,最多的可能还是做姑娘时在林府的时候吧。

    如今、、、、、

    “阿可,经历了这么多,我现在什么也不求,只盼着轩儿平安成家,能得一个封地,远离是非,过他闲散王爷的日子;只盼着,哥哥们不再战场撕杀,林家不需要再显赫,安稳就成。而我,就这样到老也无妨!”阿可的声音停止了,林昭仪这才抬头轻声说出自己的愿望,这也是她多年来皈依佛门,全心所愿。

    “主子、、、、”阿可想要再说什么,身边,夏兰轻轻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娘娘,该用晚膳了!”夏兰上前,扶起林昭仪,这个如水般柔美的女子,从妙龄少女进东宫,深高内院早已埋葬了她的深情和厚爱。而自己奉命进宫,是要护她周全。以当前形势来看,险恶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