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从捷报传出,到现在,也就两三个时辰时间,可是,让人觉得过了很久一般。

    “娘娘,您用点参汤吧,午膳都没有用,身子要紧!” 宋麽麽小心的端了汤盅上前劝慰。

    “本宫吃不下!”摆摆手,皇后铁青着脸“宁王去哪儿了,就说本宫凤体欠安,宣他前来!”

    “娘娘,此事不可着急!” 宋麽麽朝身边准备传话的内侍摇摇头:“娘娘,事情成什么样还不知道,这会儿,该避一避嫌!”

    “还能成什么样?”皇后豁的起身,在寝宫内急走几步:“花了这么大的血本,连黑衣卫都损失过半,却还是落了个空! 都不知道,哥哥他们在干什么,还有宁王,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事前就没得到半点消息?捷报,捷报都送进来了,我们还蒙在鼓里!”

    “娘娘,宫外,有左相和宁王安排。宫内凡事,可都靠着主子您呐,您可得多多保重!”宋麽麽轻轻的放下汤盅,垂手低语:“特别是现在,各宫各院可都在看着您,可别中了别人的圈套,让人钻了空子!”

    “宋麽麽,你是老人儿了,你说说,他就那么命大?还有那个*,见她比见本宫还难,你说说,皇上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不仅自己,还有别人,一次次的下手,居然都能幸运的逃脱,生了三头六臂,还是真的就是个祸害?都说好人命不长,祸害千年在,这母子俩,活着一天,就让自己心里堵塞一天。

    “娘娘慎言!”宋麽麽紧张的阻止。

    “怕什么?本宫就不信,她们的手脚能长到坤宁宫来了!这些年,是不是本宫太仁慈了?”是的,早该对那人下手了!静思院的时候,以为再不会有翻身那一天,且缺衣少食的,哪天就去见了阎王,省得自己脏了手。却不想,居然枯木逢春,不过,皇上也只是封了昭仪,据敬事房传来的消息,一直不曾恩宠。昭阳殿也是冷宫一般,内不能出,外不能入,看似惩诫,更多的是变相的保护。身为后宫之主都无从下手,更不要说那些阿猫阿狗。如今,捷报传来,班师回朝,难不成,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再一步步踩着自己的肩膀往上攀爬,直到、、、、

    “不行,麽麽,得想想办法!”越想越后怕,皇后决定再次铤而走险。

    “娘娘,三思啊!”站在风端浪口尖,这时候还要主动出击,岂不是太危险了。

    “想办法让哥哥来一趟坤宁宫!”皇后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这事,干了!

    “启禀皇后娘娘,左相夫人听闻娘娘凤体欠安,带了老山参前来看望!”门外,小内侍通报。

    凤体欠安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坤宁宫,左相夫人就看望来了,皇后和宋麽麽心领神会。

    “宣!”转身,她躺在了床上,宋麽麽端了还有几分余热的参汤伺立在床侧。

    “臣妇见过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左相夫人,年过五旬,保养得体,略显富贵,一进屋,就跪地请安。

    “本宫也只是偶感不适,有劳嫂子了,宋麽麽,给左相夫人看座!”悠悠转身,以探究的眼神盯着左相夫人。

    “娘娘要保重凤体,左相才能安心!”夫人朝皇后点点头,小心侧坐。

    “嫂子难得进宫一趟,就陪本宫聊聊天吧!”不用说,都知道哥哥有要事相商,随即示意道。

    宋麽麽心领神会,躬身退下,一群小内侍、宫女随着鱼贯而出。

    “说吧,哥哥准备怎么办?”见人都走光了,皇后也不装了,半起身问道。

    “回娘娘,左相担心娘娘的凤体,同时,也操心宁王的终身大事。”眼前的女人,是一国之母,自己虽占着嫂子的名份,却不敢有半点不恭,唯恐让她记恨了去。宁王和女儿璧儿情愿相通,自己也乐得成全。可是,左相一直说不是时候!眼下,却遣了自己前来说宁王的终身大事。

    “哥哥不是一直都怕皇上忌惮吗?要我说,早几年就将璧儿指给了宇儿,如今怕是连皇孙都抱上了!”皇后有些意外,一直知道那俩孩子情投意合,自从璧儿及笄后,自己主动多次提起,宇儿封为宁王前也向她求过。一拖再拖,却在这么重要的关头要办此事?

    “左相的意思,是右相黄家九小姐娴淑貌美,与宁王天设地造的一对!”左相夫人心下酸涩不已,都不知道,璧儿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身为权贵人家,说是富贵滔天,却连婚姻都不能自主。

    “什么?右相黄家九小姐?”此一惊,非同小可。皇后直接从床上起来了。

    左相右相,同朝为官,都知道,貌合神离!

    要娶一个志不同道不谋的人家女子为妃,如果一旦为太子,就是太子妃,甚至,可能是未来的皇后。

    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是的,左相就是这样说的!”左相夫人颤颤兢兢,急忙起身朝皇后施礼说道。

    “让本宫想想,让本宫想想!”一旦黄家九小姐为正妃,水涨船高,宁王封了太子,她就是太子妃。璧儿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丫头很是乖巧,深得自己的心。难道,要委屈她为侧妃?

    张家的女儿,都是这么命苦,非要被人狠狠的踩上一脚,才能出人头地?

    她是这样,侄女璧儿也是如此?

    皇后在寝宫内走过去,走过来,左相夫人就低着头静待她的回音。

    是啊,手握百万兵权的安王大捷,往后,林家为他的后盾。历代以来,皇子公主的嫁娶牵一发而动全身,微妙不已。

    趁安王未回来前,将黄家九小姐赐婚给宁王,就是将右相黄家绑在了自己这一条船上。如此说来,确实是一条好计策。

    “那这样,就得委屈璧儿了!”思前想后,明白了左相的心思,皇后慢慢说道。

    “能得娘娘惦记是璧儿的福气!”左相夫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大局已成,心里流着血,面上,还得道谢。

    “对了,你回去告诉哥哥,本宫让他安排的事得提前了!”在左相夫人告退时,皇后冷声道。

    “是,臣妇记下了,娘娘保重!”退下之前,左相夫人大胆看了皇后一眼,只一眼,就觉得背脊发凉!要不是左相不方便进后宫,她都不想招惹上这些事儿。

    位高权重的人,无论是女人还是儿女,都是拿来牺牲的!左相夫人悲愤的想着,要不是璧儿那丫头心仪于宁王,她宁肯将女儿嫁入平民百姓家。至少,不会有这么多算计和阴谋,活得更自在。一拖再拖,眼看就要十八了,却由正妃沦为了侧妃,妻和妾,天壤之别!而且,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不要说是入了这冰冷的深宫内院!往后,自己见女儿也得经过正妃的同意,请示再三才能得见一面!

    “娘娘是说请皇上将右相黄家九小姐指给宁王当正妃?”左相夫人走后,娘娘一直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犹豫未决。良久,听得她在给自己说话,宋麽麽大着胆子询问。

    “是啊,这些日子,皇上也未曾踏步坤宁宫。过几日就是初一,他该来了,麽麽,你想办法去御前伺侯的人那里打听一下最近他的情况,本宫好找机会!”初一十五,皇上夜宿坤宁宫,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没有人知道,就算人留下来了,心也不在这儿。一*就睡,一醒就走,全当身边的人是个摆设。皇后咬咬牙,体面是给了,可是,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

    “承恩总管管教严格,我们的人,好几个都给丢在了外围,连门都进不了”宋麽麽有些无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皇上的一举一动,已没办法探到,更不要提心情什么的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用金银狠狠的砸,本宫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不爱财的!”这些内侍宫女,是有那么几个被承恩收了干儿子干孙子。一个太监总管的势力能大到哪儿去?

    “是,奴婢这就去想办法!”宋麽麽掂量了事情的轻重,准备退下。

    “还有,麽麽,让昭阳殿的人注意了,这几天,找机会动手!”左相做事,总是瞻前顾后,幸好,自己还留下些人手在那里,实在不行,就先动手。早晚的事儿,晚做不如早做!

    “娘娘?”宋麽麽吃惊的看着皇后,见她铁青着脸,不敢再劝,只得屈膝道声:“是”,快速的退了下去。

    “承恩啊,看看,朕果然没看错人!”指着加急捷报,皇上心情大好“朕的轩儿,还是当年那个聪明的轩儿!”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承恩满脸堆笑恭贺。主子的脸上是什么表情,自己脸上就得挂什么旗帜!自从捷报传来后,连用膳都没离开过那本折子,这位主子,年岁越大,孩子气越明显!这会儿,看了又看,都舍不得松手。承恩想着,早些时候送过来的那本折子,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的。反正,面上是一点儿都没显出来。亏得他提心吊胆好些天!总算是雨过天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