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月娘对洛城的街道繁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人比府城多,街道茶楼酒肆亭台楼阁比府城的要高一些。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自家闺女出门时的排场太小了点。看对面走来的一群人,衣着华丽的妙龄女子是主子肯定错不了,前面有护卫开道,两旁有丫头服侍,后面还跟着婆子。

    仔细看过,这样的深闺小姐,大都是坐了轿子,到银楼、绸缎坊这些地方。哪像四丫头,想去哪就去哪,长得宽宽大大的一双脚,马车省了不说,连轿子都不坐,还说坐轿子太慢!

    “捷报,捷报!”一阵骚动,街面的人纷纷躲避,夏雨快速的拉了杨子千和月娘靠街边站定,两骑骑兵飞驰而过,扬着手上的捷报,留下振奋人心的消息。

    “八成是边塞打大胜仗了!”

    “好啊,这样,我家小二就能回家了!”

    “都出去好些年了,去年就说粮草毁了,我还担心我那兄弟不是战死而是饿死呢,没想到,还有捷报传来的这一天,但愿他能平安回来!”

    “当真,说起粮草这事,只知道当初林家卖田卖地卖庄子产业筹粮。后来,皇上又亲命内务府筹了一批粮草过去,这些,够上百万人过冬?”

    “岂止是过冬,看看,这不是有捷报传来了吗,说明边塞的粮草充足,我军将士才有打胜的机会!”

    “镇国将军岂是浪得虚名?”

    “别忘了,安王可是跟着广济大师云游四海十多年,这得道高深的弟子又岂是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

    、、、、、、、、

    “捷报”声越走越远,但人群的沸腾却是越来越激烈,各种议论纷纷传出。

    “丫头,他们说什么呢?”月娘疑惑的问着女儿。她从来不觉得身为农妇有什么不妥,唯有这会儿,众人津津有味的谈论着一个似乎关系着众人自身话题时,月娘觉得自己像天外来,云里雾里,根本听不懂。忍了又忍,还是悄声的问了杨子千。

    “娘,刚才过去的是骑兵,说是捷报,可能就是说边塞打了大胜仗,百万大军要班师回朝了。这些人都想着自己参军的亲人们要回来了,大家都很激动!”简明骇要,杨子千阐述了一个大概。

    “这是好事啊!菩萨保佑!”月娘双手合十念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战争结束了,那些孩子就能回来和家人团聚了,真是一件高兴的事!”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真诚的笑容。“这些孩子,比你们也大不了多少。你看,老三只是去游学,我还常常惦记,好些时候,连做梦都梦见他了。更别说他们上战场,那可是一件你死我活的事啊!能平安归来,就是万幸!”

    “是啊,娘,当初说打仗,我还怕咱家里抽丁了呢!”说起这事儿,杨子千很庆幸家住得偏远,而且,战事也这么快就结束了。要是再拖上个三五年的,连花木兰都要替父从军,更何况男丁兴旺的杨家,非给拉上两三个去垫背不可。

    “抽丁?”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子打洞洞。像这种上战场打仗的孩子,应该都是祖辈们当过兵打过仗的吧。祖祖辈辈,以农为生,月娘的脑子里没有从军这样的概念,看着女儿反问。

    “嗯,有些朝代打战,人手不够,就每家每户按成年男丁多少来安排。三抽一、五抽二,哪怕是新婚、独子,都给强拉了去。”杨子千细细的给月娘说起抽丁是什么概念,脑海里就想起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要不是场合不对,杨子千都想将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讲给老娘听听。

    “菩萨保佑!”没有强拉了自家人去打仗战事就结束了,月娘虔诚的拜谢各路菩萨。

    “娘,我们回去吧!”看着街面比之前还要沸腾的人群,杨子千心里却记挂着一件事。这件事,比拉了谁去打仗更恐怖!于是,逛街的心思全消了,一心只想快快回去。

    月娘看女儿好似有些疲倦,其实她对逛街也没多大兴趣,点点头,跟着女儿回到了马车上。

    一路上,月娘几次欲言又止,因为,杨子千脸色凝重,双眼紧闭。

    “丫头?累了,还是哪儿不舒服?”回到庄子,连招呼都没打,杨子千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完全将自己这个娘当成了*。这样的情形,在孝顺的女儿的生活中,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儿。月娘想了想,到底不放心,轻轻的推开房门,问道。

    “娘,我没事儿!”坐在桌前,杨子千思绪万千,却被老娘打断,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好像连招呼都没给娘打。“我有些累了,娘,您先歇着,午饭也别叫我,我睡一会儿!”说完,自顾自的上了床。

    月娘想了想,既然说累,那就歇着吧,睡一觉起来都还这样,肯定得找大夫!于是,拉上房门,轻轻的出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躺在床上的杨子千双手揉着太阳穴,头痛的自言自语。

    捷报喜讯传来,预计最多一个月左右,百万大军班师回朝,那么,有一种叫芋子的物种就会流传西宋。而芋子会长根,人们,特别是那些有心之人更会刨根问底。是自己一手将杨家推在了众人面前,更或者,推上断头台!

    安王,记住的是杨家的恩,还是、、、、?

    安王,又能在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吗?

    而那位城府最深,掌握着生杀予夺高高在上的人,能不能容得得下一个杨家。要知道,在这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国度,别说物种,就是人,都是皇帝的私产。而这样高产的作物,自己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私下里栽种售卖,岂不是犯了他的大忌?

    自己能让风起封口,安王自是不想与她这样的下里巴人拉上关系,却无法让百万将士闭嘴!悠悠众口,祸福难料!

    逃!

    杨子千脑海里想出了这么个字!

    可是,能逃到哪儿去?

    杨家上下,沾亲带故,已有二三十号人,加上长工帮工下人,几乎上百人了!历来以诛连九族斩草锄根为乐的皇权岂会给这百多人一个好下场!

    而且,逃,就是见不得天日!

    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杨子千悲催的想哭,自己在这西宋,可是啥违法犯纪的事都没做,怎么就快变成通辑犯了呢?

    幸好,老三游学去了,一时半会儿的,就算那个啥了,也能逃脱一劫。

    不对,老三是带俸游学,一举一动,一直都在皇帝老子的监视之中,说不定,是最先遭难的那一个人!

    安王的身份,只有自己一人知道,而将芋子如数送出的,也是自己一个人的主意。想起来,杨子千都觉得自己胆子实在是大了点,家里人也太放心她了。说是将芋子卖了,这么多的芋子,家人谁也没问起过卖给了谁,卖了多少钱!她不提,他们也没问,就当这事儿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如果,真为了这事儿,一家人在九泉之下相遇,她一定会跪在爹娘面前深深的忏悔!

    莫名的成了刀下亡魂,杨家的人,真的比窦娥还冤!

    杨子千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四姑娘,好些了吗?要不要起来吃饭了?”夏雨轻轻的敲门询问。

    目送着捷报骑兵走后,虽然她还和太太一起小声的说着话,但脸色,明显有变。

    她在担心什么?

    是担心安王的忘恩负义?

    还是担心自己离安王越来越远?

    又或者,担心杨家?

    对了,一定是杨家!

    街面议论最多的是粮草!

    芋子!

    从杨家庄上运走的芋子!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随着安王班师回朝,杨家的危险将会增加很多。

    自己得再让爹增派人手了!不仅洛城,府城,河包县,哪怕李家寨子,都得派人去看着点。

    安王在意她,她在意家人,那么,一切,都不能有疏忽!

    “我不饿,再躺一会儿就起了!”杨子千有气无力的回答。她脑子乱成了一窝粥,没心思吃饭,更不想月娘担心。

    “要不,奴婢进城去给您找个大夫回来看看?”夏雨打着找大夫的幌子,希望能进城找爹。

    进城!

    杨子千突的从床上起身!

    自己还真是可以,遇到这样的大事,就束手无策,坐以待毙了!

    再怎么着,也该进城打听一下情况啊。

    最主要的是不是安王大捷?

    连脉都没摸清楚,就胡乱的下了结论!遇到自己这样的大夫,没命也得吃错药!吃错药,才会真的死人好不好!

    一拍脑门,杨子千暗骂自己笨得与众不同。

    “夏雨,我也没什么大碍,你要进城也可以,不是找大夫,是替我打听一点儿事!”起床,拉开房门,将夏雨让进屋子,小声吩咐。

    “是,奴婢记住了”夏雨连连点头。心病还需心药医!看杨子千脸色明显好转,精神也起来了,她趋势说道:“四姑娘,要不,你去前院陪太太吃午饭吧,我看她很替你着急!”

    “好,我就去,你也速去速回!”杨子千点点头,凡事,不可钻了牛角尖,要不然,就得纠结,那才是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