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六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四姑娘,您看,这麦子长得多好!”阿牛激动的跟在杨子千身后察看着庄上的小麦,七八成熟的麦穗已低下了高昂的头,泛着一片黄,庄上的老人们都说,长势这么喜人的麦子这辈子就没见过。更何况是自三年天干后颗粒无收的秋种!要知道,这一千多亩地,谁家种得多谁家就收得多,东家可只收四成啊!这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麦饼,在粮价高涨的这些日子里,众人都是扳着手指算计收割时节。

    “嗯,不错,如此看来,也不枉费了大家伙儿修水塘,修路和烧草沤肥了!”看着这片丰收在望的麦海,杨子千成就感顿生!不过,自己只是一个站在高处指手画脚的指挥者,功劳属于大家,可不能贪功了。

    “庄户们都惦着四姑娘您的好呢!自开春后就日复一日的盼着您能来!”庄头恭敬的说道:“只是,等到小麦熟透收割时,怕要影响芋子的下种?”

    去年的三月中旬,芋子都在栽种了,而今年,田地里都是一片金黄,而自己的希望还在田坎上!杨子千想了想,摇摇头,不影响的,因为洛城地理位置偏北,较之河包县甚至府城,气候上都要稍晚一些。

    “无妨,最多就在这个月底麦子熟透了就可以收了。咱们抓紧一些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杨子千安慰庄头道:“我让大伙儿吃了饱饭,相信大家也不会让我饿肚子!”

    “小的知道了,放心,四姑娘,咱们到时加班加点,哪怕打着灯笼火把也要抓紧时间给种下去!”芋子才是庄上的主产,可不能因小失大,害得主家白白损失了,那下次大家也别想占便宜了!是的,有些东家就是宁肯让土地空着也不让庄户们自己栽种,又何谈这样高的收成分成比例!

    “好,我相信你们!”看吧,这就是大方带来的效应!不用你拿着鞭子催促,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如今粮价居高不下,你们的小麦到时是卖还是留着自己食用?”一路行来,路上谈得最多还是粮食奇缺,高涨不跌。杨子千怕这些人一时贪图钱财,将粮卖了到关键时刻饿肚子。

    “就因为粮价高,小的和大伙儿都商量过了,这天灾人祸,战事不断,都打算将粮储藏起来,细水长流,一家老小才不会饿肚子!”家有余粮,心中不慌。阿牛将庄户们的打算小声的告诉了杨子千。

    “嗯,能这样想就好!”肚子都吃不饱,哪来力气干活!杨子千可不想养一群面黄肌瘦、风一吹都能倒下的庄户!“战事或许快结束了,但是,这青黄不接的日子也不短,这些麦子能维持到明年更好!”

    秋收后的苛捐杂税会如往年一般高。好在,自家沾了老三的光,不用缴税!其实,万恶的封建社会就是这样,权势越高,享受的福利待遇越好,权钱高度集中,贫富差距越是悬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得不说,自己家不缴税,没有到酒肉臭的地步,却比寨子里那些佃田缴租子的农户是好上了千百倍。“一人得道,鸡犬*!”没有夸张到这程度,但跟着自己的这些庄户们却不愁饿肚子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一家人又做了不少好事。

    “嗯,我们都听四姑娘的!”庄头连连点头。

    你不听我的听谁的,跟着姐操,肯定不会挨飞刀!

    杨子千心里得意洋洋,跟着自己的人都脱贫致富的,下一步,就快奔康庄大道了。

    下一步!

    想着是祸是福都不知道的未来,杨子千愣了一下。

    “四姑娘,太太在向你招手呢!”隔着水塘,夏雨看到月娘向这边挥舞,提醒杨子千。

    “娘睡醒了!那我们回去吧!”自家的马车虽然舒适,到底是舟车劳顿,月娘也是上了岁数的人了,而且,一连生了这么几个孩子,早些时候也没条件来将养,身体上也是吃不消。从昨天傍晚到庄子吃过饭开始休息,到这会儿快晌午了,才回过神,醒来没看到女儿,怕是着急了!

    “内人做的饭菜,也不知道合不合太太的胃口!”庄头小心翼翼的跟在杨子千的身后朝屋里走,有些担心的问道。

    “无妨的,我娘最不讲究!”杨子千呵呵一笑,自己是老好人一个,娘就是菩萨一个!这么些年,别说骂,就是重话也没听她说过哪个下人一句。“你家娘子事忙的话,也不用过来做饭了,另外找个庄上的妇人来做就行。只要爱清洁,干净利落的就行!”

    “不用,不用,家里有老娘照应着,内人给太太和四姑娘做点事是应当的!”一家人的卖身契都在她身上,却不用自己一家人服侍,遇上这样的主家,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也好,得闲了,让你娘子陪着太太聊聊天什么的,也不至于寂寞了!”无论是春兰还是夏雨都是些姑娘,像娘这样上了岁数的人更喜欢和她相差不大的人聊天摆谈。一方一俗,让娘也听听稀罕。

    “有什么稀罕可听的!”听杨子千说起让庄头娘子陪她,月娘就摇头:“不用,不用,让她自个儿忙去吧。娘大字不识一个,富贵人家也上不得台面,那些稀罕事物又不懂!”洛城,在月娘心中,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地方。天子脚下!繁华地盘,*权贵!无论是哪一样,放在以前,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人虽然来了,但还如做梦一般,甚至于,心里都有两分怯意。

    “娘,您想哪儿去了,这地方虽大,又不会吃人!”看月娘眼里流露出来的紧张,杨子千连忙安慰:“明天,我带您去城里转转!”

    “丫头,你和老三在洛城,可有结交朋友?”这个庄子在城外,月娘放眼望去只看到了黄灿灿的麦浪,再就是对她们恭敬有加的庄户们。这样的地方,肯定是找不到好的女婿。既然说去城里,不如,会一会那些孩子,看有没有合适的。

    “在这洛城,只和当初有生意往来的孙老爷有交情!”说起来,自己也该去拜访一样孙浩,只是,一想到他的生意天南地北,又怕惹上他以及他身后的势力,所以一直是若即若离的。要说做生意,这人还是一个很好的搭档,就怕不长久,又或者,老狐狸够奸滑,把自己卖了还帮着数钱。

    “来,给娘说说,这孙老爷家是个什么情况?”一听有交情,月娘一反常态,拉了女儿的手坐在床沿,饶有兴趣的等着答案!

    “这孙老爷,听说是洛城一富,对了,当初这庄子就是让他帮忙看了给买下的!”要说此人,就得从头说起。于是,从河包县的订做的书桌、衣柜,再到来料加工,又到洛城合伙做事,一一说起。

    “那些事儿娘以前也听说过,这孙老爷大约什么岁数,有几儿几女?”月娘耐着性子听完,打听道。

    “娘,您在查户籍呢!”杨子千哭笑不得,就说娘的反应不对,几儿几女才是重点吧!

    “既然有交情,了解一下总是可以的啊!”月娘几分讪讪,随即想到什么:“四丫头,娘可不是想攀高枝!”

    “知道,娘,有其母必有其女!您看,您没想过要攀高枝,女儿也没想过,这不就结了!”杨子千在月娘的肩膀上蹭了蹭,小声的求道:“娘,您别着急好不好?这缘份的事,说到就到了,咱们不勉强啊!”

    “丫头啊,娘心里想着,自己这么好的一个闺女,还愁嫁不出去!”月娘摸着自己的胸口道:“可是,越想就越着急,看看,这三月间都快完了,马上就四月了。而你,已满了十八岁了!算得上是一个老姑娘了!一方面,不想你受了委屈,另一方面,又不忍心看你一年年的待字闺中。”

    “娘,不是说不着急吗?我看书上说,这姻缘是天注定,说不定,到我时,月老打瞌睡了,等他一醒来,就把红线给女儿牵上了,你放心啊,女儿肯定嫁得出去。要不然,就是生辰八字带,注定孤老终生!”药也给了,引子也用了,娘还是这么担心,索性,杨子千下了一注猛药。

    “你这个丫头,呸呸呸,童言无忌!”月娘一听杨子千说自己是生辰八字注定孤老,吓得脸色发白,连连朝地上吐了三次口水,岂图化解这不祥的诅咒。

    “看看,娘,您还说童言无忌呢,证明女儿还小啊!”杨子千看老娘吓得不轻,又好气又好笑,只得撒娇卖萌。“娘,说好了啊,明天陪您的这个小女儿进城逛街啊!”

    “小,小,小的在家里呢!”月娘无奈摇头。是啊,小的女儿都十岁了,这大女儿、、、、怎么能不愁不急呢?这次下定决定陪着丫头出门,原以为能替她找一个好的。结果,看她结交的人都是有家有室的,再就是奴仆下人!有时候,她想着,哪怕奴仆下人中有一个真心对她好的,自己也愿意成全!就如当初那个舍命相救的阿河,可怜的孩子,虽是个哑巴,心眼却是实的。四丫头啊四丫头,到底谁才是你的最后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