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娘,女儿问您一个问题,您可要认真回答我!”要找什么样的,这不是单项选择题,而是一道散发性的辩论题,多方面多角度的去阐述,洋洋洒洒,几万字的论文都可以写出来。但是,月娘这土生土长的西宋人肯定会被搅晕,解铃还需系铃人,答案就在老娘身上。

    “这孩子,娘什么时候不认真了?问你的事,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了!”月娘瞪了杨子千一眼,整日里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是要问嫁妆还是什么?“说吧,啥事?”

    “您觉得,嫁给我爹,你幸福吗?”说出这话句时,杨子千记起了某个电台记者的某档节目,拿着个话筒满大街问:“你幸福吗?”网上经典的段子不少,想起这些自己就忍不住先笑了。

    “你呀!”月娘点着女儿的头,无奈的笑了。“那时候,还是姑娘,也没想过要嫁什么样的。当花轿抬到了杨家,才知道上无父母,这个家是大哥大嫂在当。一过门没几天,就分家,再后来,生了你哥哥他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你爹很体贴我,要说唯一不好的就是我被你大娘说骂时他不帮我”想到这儿,月娘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那时候水火不容的人,眼下却亲热无比。“再后来,遭了洪灾,家没了,却也靠着你大娘的这门远亲来到了李家寨子安置下来。一年年的过得艰难无比。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里,你爹还是向着我!”月娘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边回忆边说。

    “再后来我就知道了,咱家越来越好了,爹对娘也是越来越好了!”杨子千涎着脸皮倚在月娘身上。

    “是啊,所以,你要问我幸不幸福,我还真不知道,但觉得这样的日子很知足!”月娘摸了摸女儿的头:“有你爹,有你们,再有现在这样大的产业,娘觉得还真的很幸福了!”要是能让你嫁个如意郎君,就是要了自己的命,娘也能瞑目了!月娘在心里补充道。

    “娘,我知道了,女儿也没想过要什么样的。现在觉得,能过上像您和爹这样的日子就好了!”杨子千听了月娘的述说,想了想开口说道。

    大富大贵,拼上一拼,来自现代的杨子千的确有八分把握,但,想要找一个与她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人来享受人生,这是一种奢侈。不要什么,就如爹娘一般,平淡而幸福,儿孙满堂,其乐融融就行。看似简单平淡的东西,往往却是最不易得来。

    “这孩子、、、、”

    果然,月娘一下就哑口了!

    “咱家现在不像以前是土生土长的农家,家当不厚,门坎不高。若那样还好,稍微能过得去的人都可以上门提亲。如今,有些家产,又有些名望,这不上不下的地位,倒让一些好的都退却了,白白失了机会。娘没想过要将你嫁入高门,那样的人家,就为了点掌家的权利都会斗得你死我活,以你这样的性子,简直没办法过!而且,有些男子,妻妾成群,龌龊事不断,娘又怎么忍心让你跳进那样的火坑?”月娘细细的给女儿分析着其中的利害关系:“娘想啊,这些年,你一直在外,身边无论是生意人还是管事的,只要心好,对你好,咱们不讲究门第高低,你中意的,娘再帮你斟酌一下,你不好意思说,娘去找人提亲!”

    “娘,没有,女儿真的没有!”看月娘这样,杨子千真心替自己难过,看吧,嫁不出去喽,老娘都要豁出去了。老天爷真不公平,既然让她穿了一回,在现代留下一个遗憾,在这西宋,再怎么着也得给她一个备胎啊。一次次的在情感的道路上抛锚,让她觉得自己的两次人生都像是一个茶几,上面就摆满了杯具(悲剧)!

    “不急,丫头,这府城没有,咱们再去洛城啊!”看女儿脸都憋红了,月娘又心疼不已,连忙安慰。

    “好,明天,我去庄上看看,然后启程去洛城!”洛城就是一个是非之地,是躲都躲不赢的地方。自己一时冲动,答应了庄头,眼下,娘还准备在洛城找女婿,想不去都找不到借口了。

    府城的庄子虽然只有六百亩,但是,今年,如果安王运气好的话,随着大军返朝,有一种吃食叫芋子的信息将会传遍大江南北。同时,自己想要低调也怕是不行了!卖芋子种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祸福相依,但愿朝堂局势速速定下来,那样,就算纸包不住火,但有成功的安王做靠山,杨家也能幸免于难的!

    “芋子?”看着风云递上来的折子,纵然是博览群书,知识渊博的皇上也愣住了。

    “回皇上,这是安王在民间时发现的一种吃食。当大军粮草不足时,风起回来就找到了这种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大量押送去了边塞。再加上林家自筹的,更主要的是皇上亲命内务府筹备的粮草一到,边塞情势急转,预计,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这折子,承恩是压了又压,被皇上追问了几遍,实在没借口了才递了上来。边说,边想着皇上最后会有什么表情,进了皇家暗卫营地牢的人还没有死不开口的先例,风云带回来的人如数招了。都说皇家无亲情,但,谁愿意看着骨肉相残,更何况,是押上整个西宋江山的赌斗!

    “这东西,起源于杨家?”看到一半,皇上眯着眼睛问承恩:“可是安王落脚的杨家?那个十七岁状元的杨家?”

    “回皇上,正是!”是祸是福,且看皇上心意于谁了!历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安王这次的荣损,不仅关系着林昭仪,关系着镇国将军府林家,也关系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杨家。

    “这杨家产业多?”能供应上百万的人的粮草,那么,林家筹粮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想要掩盖真正支持轩儿的杨家!

    “回皇上,不多,就几处庄子,不过,听说这物种高产!”承恩老实回答。

    “高产?”国计民生,能有高产作物,那还怕什么民不聊生,天灾人祸!

    “据风云探得,这物种,一亩地至少能产上千斤,小小一颗种子种下去,到秋就能收十多二十个!”聪明的人要善于揣度,风云回来后,就将运往边塞的芋子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水落石出,一一告诉了他,为的就是关键时刻解惑!“而且,旱涝保收!”

    “好啊!”兴奋的一拳砸在了御桌上!有此粮食,他还愁什么。“传朕口谕,着令户部即刻去杨家督促收购今秋的芋子,试点栽种,三年之内,务必在全国推广!”

    “奴才斗胆,请皇上收回圣谕!”承恩一听,连忙跪地求饶。

    “承恩?”连折子都丢在了一边,冷眼看着地上的人。虽然说是内侍,却是打小就在一起玩的人,从来是以他喜为喜,他忧而忧,像这样明着回驳的事是鲜少发生的。

    “皇上,眼下,边塞情势未定,朝堂也、、、、”按说,一个奴才不该擅论朝事,可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是站得远,看得明:“如果此事一经传出,奴才怕等不到秋收,那杨家就、、、、”

    “你且起来吧!”皇上看着欲言又止的承恩,想了想,决定暂时将此事放置一边。不过,杨家,又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惊喜!将那小子放出去游学,虽说是应了他的要求,实则是,自己也有私心。轩儿能不能担起大任是一回事,而担起了大任,可用的左臂右膀少之有少。他不想看着这么一个可塑之材过早的沦陷或者废弃!

    “谢皇上恩典!”不再将杨家推上断头台,承恩总算是放心不少!据风云探来的消息,杨家,不仅仅有一个年轻的状元,有高产的物种,还有一个十八年华待字闺阁的姑娘。而那个姑娘,曾经是安王用命相护的人!于公于私,承恩都想要保下杨家。“奴才先下去了?”看皇上不再追究芋子的事拿起了奏折,承恩决定三十六计,走了上策!接下来的暴风骤雨,可不是他一个奴才能担得起的!

    “去吧,对了,快正午了,这些日子过于清淡了,给昭阳殿添一个菜吧!”看承恩退下去时,皇上发了话。

    添菜,意思就是将边塞粮草问题解决了的好消息告诉林昭仪!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那一位,从林府千金,到太子妃,再到贵妃,最后却贬入了静思院。哪怕是今天在昭阳殿静修,无论是高高在上,或被贬入於泥,承恩都清楚,其实,他的心一直都拴在了她的身上!

    自己是内侍,不能有七情六欲,不代表没有心,个中情况看得最是清楚明白!

    有心之人,有情之人,却偏偏别扭无比!

    一个以自己的方式封闭了内心,固执的不让他走进去;一个以独特的爱小心的护着她的生命和希望,想要去碰触,又怕伤得更深!

    苦人一对!

    承恩站在昭阳殿门前,无奈的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