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果然,一路上尽管夜里上岸住宿,杨子千有着防备措施,王花儿成了最悲剧的一个,没有逃脱晕船的折磨。待到府城码头,早已头重脚轻,被春兰和夏雨一左一右掺扶着拖了下来。

    “娘,您怎么来了,这是病了?”看着都快变形了的老娘,杨子强和王大丫吓了一大跳。

    “还不是想着你们这些孩子在外面不知轻重,不懂好歹,没个照应,这不,你娘和罗大婶都来了!”月娘边解释边庆幸自己还好不晕船!要不然,就算是有心替四丫头出面也没那力来做。

    “快扶她去休息吧,四姑娘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还说来照应儿子媳妇,这会儿却添乱了。罗大嫂牵着女儿的小手,也是一番感叹,这人呀,怕什么还真不知道。看这王花儿,平日里在寨子里说话如打锣,走路都带着风,风风火火,利利落落的,偏偏晕船成这样!真是出了寨子老虎变病猫,都不知道,回去时她还有没有勇气坐船!

    “无妨,休息个七八天,吃食上清淡些,慢慢就调理过来了!”大夫看过,连药方都没开,直接吩咐。

    船上的行程也就七八天,王花儿就得在床上躺上七八天!杨子千都替她难受,为了抱孙子,什么都不管不顾,高高兴兴的跟着来了,却如受罪一般!回去时,还得折腾半个月?要不,就走陆路!可是,一直以来,从河包县到府城都是走水路啊,陆路没走过,听说山陡路难还匪患多,时间上花费比水路还多上两三天。

    没走的路就不叫路,要放在以前,自己绝不敢冒险,如今,身边也有着几个护卫,若是做好防备措施,大队人马走陆路,相信也不是大问题。

    想到这儿,杨子千觉得可以试试。不过,这是回程时的事儿,且放下到时再说。

    因着二妞和大丫都怀了身子,还有杨子千本就有意让培养新人。经过严格的筛选和考验,府城的学徒制度也开始了。玲儿不仅没有教学徒,反而时时处处都跟着二少奶奶,她要学的不仅是这两个店铺的帐目来往,还有加工坊的,以及那个小小的早餐店,甚至于六百亩的庄子上的来往业务。

    “玲儿,当年买你时,你爹中了秀才,如今,时隔多年,也没见你家人来赎你,依你这些年的积蓄,赎了自个儿的钱财也是绰绰有余,你看,要不要恢复你的自由身?”在正式交接之前,杨子千还是决定摸摸底,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四姑娘,奴婢哪儿没做好,您指出来,奴婢一定改!”四姑娘找她谈话,就知道不会有好事!玲儿“咚”的一声跪下请罪。

    “这丫头,你哪儿都好,我只是问问你未来的打算!”示意夏雨将她扶起来,微笑看着她。

    “打算?未来?”一个卖身的丫头,哪有未来,哪有打算。本以为是端茶倒水,洒挡庭除,洗衣做饭!但这么多年下来,端茶倒水干过,却也是一门学识。更多的,是做着帐房先生的美差,不仅有月钱,还有红包,别说打骂,重话都没有说过。至于家里,那个遥远记忆的家里,能忆起的只是娘亲的眼泪。他们可曾还记得她?父亲,怕是再没有上进一步,如有希望,娘亲早就寻来赎她了!摇摇头:“奴婢没想过这些!”

    “你和二妞和大丫差不多的年纪吧,如今,她们都嫁人快当娘了。玲儿,你又有没有想过这些呢?”好吧,家是伤心之源,不提也罢。但,个人终身大事还得考虑!杨子千轻声提醒她。

    “奴婢没想过!”红着脸咬着牙,玲儿摇头,虽然,有时候也羡慕她们有人疼有人爱有人靠。但是,自己却绝不同于她们,一个卖身的丫头,连自由身都没有,谈什么嫁人生子,生出来的孩子也是家生子,子子孙孙,都是别人的奴隶!除非,真正能得到意中人!对了,听四姑娘的意思,是可以赎身的。可是,自己这样一个被家抛弃的人赎身后又去哪儿?回家,说不定,弟弟娶亲,妹妹嫁人,叔伯大婶一合计再把自己卖一次都有可能。与其沦为家里的摇钱树,不如在这儿当四姑娘的丫头来得实在。至少,这儿,她还是一个有学识有能力的管帐的人。“玲儿这辈子不嫁人,就跟着四姑娘您了!”决定了,就发誓表白。

    “姑娘大了,哪有不嫁人的,玲儿,是这样的,这些日子,你也学了不少,我呢,打算将杨家的这些产业帐目都交给你来管。所以,如果你决定了就在杨家,我也不会亏待你。待到找到意中人,我就发还你的卖身契!”自己不嫁人是正常的,这些个古代女子不嫁人也会思春,女大是不中留的。

    “奴婢谢过四姑娘的信任!”玲儿听了杨子千的话,激动不已!一是管杨家产业的账目,这是多么大的荣耀,二是直接发还卖身契,这又是金银都买不了的恩德“如若玲儿有朝一日有那么大的福气,一定来请四姑娘成全!”

    杨子千微笑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大丫头,长得不算漂亮,但绝对清秀,且,骨子里有着读书人特有的清高和自信!不错,有了她,自己也好,二嫂也罢,都能从繁重的帐本中解脱出来了。转身对夏雨说道:“你也一样。你本没有卖身契,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走,提前给我说。只要你们待我忠诚,我也会待你们好!”

    “夏雨这辈子哪儿也不会去,就跟着四姑娘了!”夏雨比玲儿还真挚,直接把一辈子都压在了杨子千的身上。

    “又来一个胡说的!”杨子千毫不在意,说起来,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半路捡来的丫头,虽然在伺侯上有时候笨手笨脚的,但自己也不是那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自从听说她会手脚功办留在身边,无论去哪儿都觉得心安。要报恩的话,也早报够了,这么多年了,还一辈子,算了,自己可别误了人家一生。“你要不嫁人,改明儿,我看着合适的直接让娘给你做主了!”

    “别,姑娘,我嫁,我嫁,不过,得让奴婢自个儿挑”夏雨惊吓不小,连我字都出口了,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求饶。

    “呵呵,这还差不多,一个二个的都不嫁人,传出去,还说本姑娘苛刻了,坏了姑娘的名声,你们可担得起?”看天不怕地不怕的夏雨居然怕乱点鸳鸯,杨子千心里乐开了花,继续开着玩笑。

    “奴婢不敢!”无论是玲儿还是夏雨,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发笑,这样的主子,跟着她也是一种福气!

    “这都有什么好事呀,也不让娘高兴高兴!”三个女孩在屋里的笑声被打断,月娘带着春兰进了屋。

    “见过夫人!”夏雨和玲儿连忙见礼。

    “免了,免了,咱家又不是正规的大户人家,哪来这么多礼。都说说,你们和四丫头唠叨什么?”月娘摆摆手,虽然家里有钱,老三中了状元,说起来又有了权,但,让她真的如那些夫人般出入奴仆成群,整日里跪跪拜拜的,农家出生,装成啥样都带着乡味,不伦不类的,她就觉得渗得慌。

    “娘说的也在理。在家里,这些个礼仪什么的能简单就简单点也行。只是,出门在外的时候,别丢了脸面就行!”面子是给人看的,里子才是实在货。一家人,无论主仆,和乐相处才是王道。“娘,您怎么来了,刚才我在说这两丫头的婚事呢,对了,春兰,你也不小了,可有中意的?”

    找乐子找出瘾来了,杨子千连低头进门从未吭过声的春兰也不放过。

    “奴婢没有!”猛的被四姑娘点名,春兰惊恐的抬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低头回道。

    “你这丫头,自己还是个闺女,打趣起身边的人来了,真不害臊!”月娘一听这话题,心里就一沉!是啊,女儿大了,身边的丫头一个个也长大了!“你们几个,先下去吧!”月娘先将丫头打发出去,决定找女儿问问。

    “是!”三个丫头如得赦令,飞快的逃出了杨子千的房间。

    “娘,这不就是闹着玩的吗,你这么认真干嘛!”看月娘打发了丫头,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杨子千就觉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惹火烧身了。

    “四丫头呀,明天,你和老三就满十八岁了!”月娘拉过杨子千的手:“都怪娘是个农妇,连出门交际都犯怯,更别说替你找好的人家了。老三还好,是男子,又有功名,而你,再也耽搁不起了!你告诉娘,这心里想的是个啥样儿的人?”

    老娘这是要依葫芦画瓢!可怜的娘啊,只怕,你翻遍西宋大江南北,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我想要的人吧!杨子千在心里为月娘默哀了三秒钟,抬头看着她殷切的目光,实在不忍伤了她的心。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慢慢来吧,要让老娘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会儿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