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一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看着老娘应接不暇,杨子千真想翻白眼,跟你们很熟吗?

    同情老娘的同时,她忍不住往后退了退,省得找上了自己的麻烦。

    “这位是四姑娘吧!”

    “长得真俊!”

    “四姑娘,好些年不见!”

    、、、、、、

    不动还好,一动,那些人眼光一下就盯上了自己,就如狼看到猎物一般,七嘴八舌的跟她打着招呼。

    和刚才进来时不同,那些人或多或少是生意场上有过照面,不说记得住名字,大抵知道什么时候有些交情,又或者是满堂红临江铭的老顾户。可是,这一群散发着刺鼻胭脂水粉味的妇人们,她真的不记得谁是谁啊!

    “是啊,夫人您好啊!”

    “呵呵,姐姐过奖了,子千可比不上你!”

    无奈,杨子千只得强装笑颜,自来熟,岁数大些的就叫夫人,看着老气横秋一点的叫姐姐,反正,让她们心花怒放就成!

    “娘,您看!”今天本是徐家的大喜之日,新娘子的船还未到,花轿也停在了码头边。可是,这些来恭贺的人却是本末倒置,好似忘记了谁才是正主,围着那一对母女叽叽喳喳,讨好不断,徐家玉眼里明显的包不住气愤。

    “玉儿!”徐夫人也有些不快,但不可能和女儿一般挂在脸上:“娘说你多少次了,怎么又忘记了?”皱了皱眉告诫着徐家玉,然后,牵了女儿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各位夫人早来了!看我忙得都没来得及迎接,请大家别见怪啊!”满脸堆笑,徐夫人挤进了人群:“杨夫人,您可真是稀啊,好些日子不见呢!”

    “恭喜徐夫人!”被围着的人经这么一打岔,三三两两的都向徐夫人道贺了,月娘也歇了口气,开口道贺!

    “家全这孩子娶韩家闺女是早些年就订下的事儿,只不过今日完婚罢了。真正要恭喜的还是杨夫人,您儿子高中状元,指不定哪天,还能为您挣一个诰命!”徐夫人忙得回应众人,同时,也不忘记向月娘道贺。

    “子森那孩子有那心也没那本事!”这徐夫人说话,外人看不出什么,但传进月娘耳朵里的却全是变了味。早些年订下了,那怎么会来订自己的子千?明里是褒扬自己的儿子,暗地里,是讽刺女儿嫁不出去吗?

    “对了,家玉,快领着杨家姐姐去玩吧,你们姑娘在一起才有言语,和我们这群老太婆在一起,也没个劲兴!”随手,把徐家玉往人群里推了推。

    “杨姐姐,我们去楼上吧,那里站得高,看得远,等会儿,就会看到我嫂子的送嫁船只到来了!”徐家玉甜甜的上前掺了杨子千的手说道。

    手被人摸着,特别是以前恶语相向的人摸着,杨子千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小妮子演戏的本领都可去拿奥斯卡金奖了!当着这么一群夫人就这么乖巧,她敢保证,随着她一出门,人一少就得翻脸。

    想到这儿,杨子千决定逗逗她,反正,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小妮子的厌恶之上,可乐而不为,于是,就顺从的跟着她走了。

    “杨姐姐,听说,你这两年跟着哥哥们在府城和洛城?”让杨子千大跌眼镜的是,都走出好远了,徐家玉还牵着她的手,一边,还熟络的问着她的行踪!

    “是啊,我又不像你们这么能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是什么都不会,但也不能就呆在家里吃闲饭,干脆就去了府城庄子上种种庄稼,去洛城庄上修修水塘!”杨子千抬头看天,微暖的太阳并没有从西边出来,怎么今天这丫头转性子了?

    不说她,连身后跟着的夏雨和春兰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一丝丝嘲讽,这徐家大小姐,变脸比翻书还快!

    “听说杨三哥中了状元,赴了琼林宴,还打马御街前,一定很威风吧!”这边,徐家玉紧紧握着杨子千的手,亲密的问道。

    “我在洛城的庄子上,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子!”杨子千老实的回答。

    心里瘪了瘪嘴,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想想西宋最年轻的状元骑马游街,都不知道两旁的阁楼茶房里多少女子芳心暗许,关键是,杨三哥长得一点儿也不比自家大哥差,还更年轻儒雅,想到这儿,小脸儿微红。

    就说这态度怎么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杨子千心里暗自笑了一回,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啊!以前,是你嫌弃本姑娘,不让我当你的嫂子,不当就罢了,姐不稀罕!如今,轮到姑奶奶嫌弃你了,想要肖想老三,边说门,连窗子缝缝都不留!你那大小姐的脾气,那点教养,想做状元夫人,差远喽!

    不露声色的陪着这位大小姐上了二楼,向河面望去。

    “杨姐姐,快看,那是我嫂子的送嫁船只,来了,她来了!哇,后面还有一艘,早听说姨母为她备下的嫁妆不少,果然够气派!”欢笑看着河面的船只,徐家玉回头对木呆呆的杨子千道:“杨姐姐,我娘曾说过,我以后的嫁妆也不会比嫂子的少哪儿去!”

    “你真幸福!”管你嫁妆多少,反正,我杨家的大门绝不为你而开。“我们农家人就没这么多讲究,看来,高门大户的规矩是很多!”杨子千自己是来自现代的膺品,女生宿舍里谁不扯上两句谈婚论嫁,高大帅什么的话语,这些话常听都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可是西宋,这小妮子,年纪这么小,就春心荡漾,当真是不害臊!规矩,杨子千摇摇头,看来,徐夫人的教育很失败!

    “是啊,从小就要请女先生教很多东西,娘亲也教,什么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越说,徐家玉的声音越小!

    切,你这是说姑奶奶不懂?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才不与你一般见识。

    “快看,船只靠岸了,要上花轿了吧、、、、”相对于徐家玉的卖弄,杨子千更喜欢看这正统的古代婚礼!津津有味的倚在高楼品鉴着原计原味的民俗风情!

    徐家玉看杨子千并不给自己赏脸,有些气恼,不过,看着新娘上花轿了,一时高兴,也忘记了喊杨子千,自顾自的跑下了楼。

    “子千,子千,你这孩子,怎么跑这儿来了,害娘一阵好找!”穿过了重重围攻的月娘好半天都没见着女儿,忙四下里寻找,终于在二楼的角落里看到了她。

    “娘,我没事儿,再说,春兰和夏雨还在旁边呢”杨子千上前将老娘拉上了台阶道:“快看,花轿要到了,是不是就要拜堂了?”

    月娘有些尴尬,女儿这样,似乎很恨嫁了!可惜,偏偏论过亲的人今天娶的是别的女人。就说带她来不合适,非要来不可,看这情形、、、、、

    “子千,要不,我们回去吧!”刚才围着自己转的一群夫人们,直夸自己福气好,说四丫头好,可是,月娘从她们的眼中看到的只是敷衍和虚情假意的奉承,之所以这样,不外乎都是冲着老三来的。没有一个合自己的心意!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女人这样,大抵就能知道她的家教几斤几两了,这样的人家,别说八抬,就是十二抬,自己也断不会将女儿嫁过去的。

    “娘,不急,我还要观礼呢,最好,能看看新娘子!”杨子千眼里眨着双眼好奇说道。

    这样的眼神,看在月娘眼里,就疼在了心里:这孩子,能进洞房看新娘子的可都是男方的女眷,真是胡说八道了!新娘再好,也没有你好呀,傻丫头,不是你不好,是徐家没那福气!暗叹一口气,月娘不再说什么,只默默的陪在女儿身侧,生怕一不小心,生出什么事端来。

    “月娘,这大户人家娶亲,果然排场够大!”席后,月娘就匆匆的带着杨子千回来了。一进门王花儿就拉着弟媳妇的手开始询问,嫁妆到底有多少抬,那些个放在上面的瓦片土坯是什么意思。

    “听说是陪嫁庄子还是铺子什么的,我也不懂!”月娘对这些也不熟悉,大致听到旁边的妇人们小声议论过陪嫁了三个庄子,几个铺子。如果有人真意真心的对四丫头好,哪怕把杨家目前所有的庄子和铺子做为陪嫁她也愿意!

    “规矩倒是多,就不知道新郎新娘情投意合不?”罗大嫂手上抱着自己的小女儿,心疼的说:“我嫁女呀,无论男方门第高低,但必须对我的小丫好才行。至于嫁妆,量力而行就好!”

    “是这个理,人到夫家,不是靠嫁妆生活。看我们那会儿,谁有多少?这日子,不一天天的过起来了吗?所以,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日子过好就行!”月娘点头赞同。在四丫头的强烈要求下,自己小心陪着她观了礼,也看了嫁妆。女儿的表现居然有些小小的兴奋,这孩子的表现,让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热闹是别人的,第二天一早,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坐上了船往府城进发。王花儿和罗大嫂第一次出远门坐船,有些兴奋,还有些忐忑。杨子千看她们那样,就只有担心---怕她们晕船!

    ------题外话------

    亲,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