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零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兄弟,谁说粮食不够一个月?看看,从传出小道消息到现在,咱们哪顿饿着了?”挟起一块芋子,兵丁看了又看:“这东西以前也没吃过,比干粮还抵饿!”

    “可不,我还以为咱们不是战死,而是饿死在这儿呢,这一个多月下来,也没见缺粮。虽说没有顿顿白米干饭,但好歹肚子不唱空城计”兵甲也挟了一块送进了嘴里:“这味道不错,要是家里爹娘老子都有这种东西吃,我也就不担心了!”

    “唉,边塞战事不断,国库空虚,苛捐杂税也多,家里的日子,比咱们怕要难过许多!”兵丁忧心忡忡。

    “是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真想回家了!”遥望白茫茫的边塞,兵甲一时伤怀。

    “快了,快了,一切都快结束了!”安王和林帅不再为粮草发愁,应该在排兵布阵了。

    “但愿!”幽幽叹口气,各种愁思剪不断理还乱。

    一连几天的芋子上阵,终于压下了缺粮的谣言。

    “风起这段时间带回来的芋子量大,够得到明年开春,错过了入冬时的好战机,那就在开春时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吧!”林帅和副帅兵将讨论了半天,将话题递给了安王。

    “本王也觉得开春时好!”一直将自己当成*人,有时候,却又不得不发话。来到边塞,除了手握一百万兵权外,并没有给林帅带来好运,反而,险些让他再受牵连。看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生生死死,荣荣辱辱,不仅仅关系着母妃,更关系着林家,以及这些年来不离不弃追随林家的忠良贤臣!再想想冒着风险将这一批批值钱的芋子送出来的杨子千,安王觉得,自己再也输不起了!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府城,杨子林盼回了妹妹,有些着急的问道:“老三真中了状元,却又辞官不就游学去了?”按说,中了状元,那是一件光宗耀祖的的事儿。因着交通不便利,自己得到消息都是从学院老三的同窗那里送出来的。一直想等着他们回来,只等来了一封书信说卖了芋子,让谢家商队秘密运了出去。又是一阵好盼,这才盼回了知情的杨子千。

    “是的,不急,二哥,二嫂,你们听我说!”人都还没坐下歇口气,被杨子林拉着就问。杨子千一个头两个大,这样的场景她想过,原以为是只是爹娘着急,不想,连一惯沉得住气的的杨子林都迫不及待。

    “是啊,来,妹妹,先休息一下!”珠儿适时的向丈夫递着眼色,一边对怀里着的一个儿子道:“让四姑姑先洗洗,马车坐了这么久,怪累人的!”

    “好,我先洗洗再来抱这俩小子!”相对于杨子林的着急,杨子千更喜欢看那两个肉墩墩的胖小子眼中闪着的好奇。

    杨子千洗濑的同时,珠儿和许氏亲自下厨做好了饭菜,虽然家里也添了仆妇,但妹妹回来,自己亲自下厨一是对妹妹的重视,二,则是自己的心意。嫁了杨家,有着大户的钱财,却没有大户的规矩,娘亲也接到这个院子,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珠儿很珍惜这样的生活。

    “四姑姑”“死姑姑” 刚洗了出来,两个小家伙就欢快的叫开了。原来,这是杨子林的功劳。

    “别,还是叫姑姑吧!”四死不分,杨子千哭笑不得。边说,边搂了一个过来揉捏着,这样的胖小子摸到哪儿都很爽手。一边又和杨子林低声说着洛城的事。

    “这样说来,缺粮的事儿是真的?那安王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几百万人的口粮就这样没了,都说跟着广济大师游学,这都学了什么啊?这仗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了?” 杨子林感叹说道:“前些日子,谢师傅就悄悄告诉我说让囤点粮,想着庄上有芋子也就没在意,不想,你捎信回来将芋子悉数卖了。眼下,我们家里的粮都挨不了几个月了,这可如何是好?”

    “二哥,这样的话,在外可不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是普通大户人家龌龊都多,更何况皇家的事,谁知道是怎么个情况!”这是在家里,万一隔墙有耳,可就惹祸上身了。杨子千可不敢说安王跟的是自己这个大师!他的故事,就让世人传唱吧!这样的秘密,烂在自己心里就好,但同时,也警告着杨子林。

    “呵呵,放心吧,就我们兄妹俩说说,我是替他着急了!”看着一脸严肃的妹妹,杨子林莫名的感动,自己这妹妹,总是替家里、家人操心。而高高在上的皇家的兄弟手足,却斗得你死我活!所以说,富贵有富贵的悲哀,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的幸福!

    “放心吧,战事最多开春就结束了,庄上也种了冬小麦,只要能熬到那个时候就行。再不济,寨子里大哥这几年还存了些粮,大不了我们全家都窝在家里,三年天干都不怕,还怕这些?”杨子千安慰道。“你不知道,二哥,我听到那些消息后,最庆幸的就是让三哥游学远离了朝堂!”

    “是啊,像我们这样的人家,没根没基,一个不好,就会弄得抄家灭口!”杨子林也有些后怕:“那时候,老三学得好,夫子说他是一个人才,我们全都盼着他出人头地,考了状元当官光宗耀祖。如今看来,树大招风,还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最好!”

    “人各有志,如果三哥志在朝堂,那也得等三五年后,自身心理素质、应变能力强,再则,最好能等朝堂局势稳定下来再说!”其实,无论是现代还是西宋,能改变命运的机率最大的就是读书。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连木讷老实的杨子林都有那样的想法,杨子千就摸不准老三心里是不是也有当官的萌芽。“相对于他,我还是更喜欢看你和大哥这样的日子,有着自己喜欢的事做,也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呵呵,你忘记了,小时候,你就告诉我们要做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啊。老三没别的爱好,就好读书,既然他喜欢读,不一定要做官,就把书读好就成。你看我的加工坊,生意还不错!还有这边的堂满红和临江茗也能维持。这样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已很好了!”杨子林想得很简单,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老三就算这辈子一文钱不挣,这个家照样能有钱给他开支、给他娶媳妇。

    “嗯,咱们不用做官,就老老实实的做点小生意,种点田土,一样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点点头,杨子千赞同二哥这种小富即安的想法。她纵然有富甲一方的才智和能力,在没有摸清楚安王的心性以及安王没有登基之前,杨家越低调越安全。

    “吃饭了!”珠儿从厨房里出来,伸手接过杨子千怀里的孩子道:“你看这小子,喜欢四姑姑得紧!也不打生,当真是一家人一家亲!”

    “死姑姑抱、抱!”也许是杨子千别样的亲昵让小家伙难分难舍,被自已的娘亲搂过去了都还伸出双手大叫着。

    陡然听得儿子的呼叫,珠儿吓了一大跳!

    “呵呵,是四姑姑,不是死姑姑!光明,光亮,咱们就叫姑姑啊。”杨子林难为情的拍了拍儿子的双手道:“这俩小子都叫不清楚!等回家了,叫子禾五姑姑就不会叫错了!”

    珠儿听得杨子林的解释,看杨子千一副无奈的样子,抿嘴笑了!

    府城杨家,内院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围坐一桌。夏雨及高大兄弟、刘小为和另外的工匠就在外院坐了满满两桌人。

    “家里添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边吃饭,杨子林边感叹:“幸好如今生活好了,要在早些年,自己都填不饱肚子,哪来余粮供外人吃啊!”

    “呵呵,没余粮的时候肯定不会有外人,更不要说添奴仆了!”杨子千听二哥感叹,笑着纠正。

    “那可说不定,你看,当年你去县城走一遭就买了阿河!”杨子林刚说完这话,就看着杨子千身子一僵,自觉失言,那阿河可是为救妹妹中了毒才没了的。但话已说出口,就没必要再掩饰,索性假意不知道:“再后来,夫子来了我们家,又添了罗婶婶母女三人,到最后,一个寨子上的人有一大半都端着碗到我们家门口排队!”

    “照我说,这都是因为你爹娘心善!好人有好报!”许氏端着碗,看着女婿道:“我以前不知道,以为你们家是祖传的大户。去年过年时跟着你回去了一趟,里里外外,我算是看了个明白,你爹和娘啊,虽然说有钱,又是举人老爷家,却没有半点高傲之心。无论是待下人还是长年,又或者是亲戚朋友,都是坦荡荡的。积善之家有余庆!子林、珠儿,这些地方,你们要学两老的样啊!心善会有厚报!”

    许氏在教导女儿女婿,杨子千也默默点头。

    心软救了他,倒不知道是不是有厚报。但是,自己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西宋从不尖酸克薄,虽然不受老天爷厚待穿越成了农家丫头,到底还是让自己吃饱穿暖了。这样说来,或许许氏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