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零五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娘娘,您在找什么?奴婢来找,您先用膳吧!”将简单的餐食摆在圆桌上,阿可却见主子正在翻腾金银首饰。这些都是近年皇上先后赏赐的,最先的被罚到静思院时就没了。她找这些东西干什么?自从搬到昭阳殿,唯有自己梳妆时偶尔给她戴一两枝,再多就让她给摘了下来。

    素淡依旧,心静如水。

    夏兰也是干望着她,帮不上半点忙,看到阿可,只是摇头。

    不言不语,将所有的值钱的首饰都翻了出来,一一丢在了床上。

    “娘娘,您这是?”这主子要干什么啊?

    “阿可,轩儿和哥哥遇到了麻烦,我却无能为力。你想办法找到承恩,让他把这些首饰变卖了,能筹一点是一点,也好让我心安!”大大小小金银珠宝,哗啦啦的全被装进了一个精致的小箱子,递给阿可道。

    “主子!”阿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这可都是近年万岁赏赐的,要知道被变卖了,可不得了啊!”皇上御赐之物岂可随意安排!

    “去吧,阿可,最不济就是再回静思院!轩儿和哥哥再出了事,静思院也只能是我的最后归宿!”林昭仪脸上毫无血色,微笑着道。

    “娘娘!”阿可是穷人家孩子出生,知道一家有难时,当家的爹娘会变卖家财以渡过劫难,而谁会想到,深宫内院的一个皇妃也会走到这一步,目的只有一个,给儿子筹粮!

    “娘娘,依奴婢之见,此事,只是谣传,您大可不必记在心上。再说,凡事都有皇上呢,怎么也不会让安王和上百万将士有所损失!”夏兰进宫的这些时日,总算是看出了以前的林贵妃为什么会被人暗算。这么善良的人,进宫就是一个大错!眼下,主子派了自己前来,一是保护,二来,也是协助她,最好能让她变得心狠一些,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更不可无!看看,一个小宫女的话,就让她乱了阵脚,焉知,这正是别人想要利用的弱点。

    “不,别人怎么做怎么说我不管。既然事情让我知道了,我能做的就这些了,阿可,你在宫中的时日不短,无论想什么办法,都务必要见到承恩,事情交给他我也放心!”林昭仪边说,边走向佛堂,连午膳都不用了,又开始诵经祈福了。

    夏兰和阿可,四目相对,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凄苦和无奈。

    真正是一个可怜的娘娘!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小婢女来得快乐!

    “这位主也真是的,这会儿了,还添什么乱,这东西,让老奴我怎么处置!”手中捧着首饰木箱,承恩在御书房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皇上千交待万嘱咐,别打扰了她的清修,看来,还是让有心之人得逞了。得到传话,他急急的去了昭阳殿,捧回了这烫手的山芋。那位话太多的小宫女也让干儿子给揪出来处置了,可是,眼下,该轮到自己被万岁爷处置了吧。

    “承恩,你在外转了几个来回了,晃得我头昏!”殿内,有声音传出,听得出,还带有几分怒意。

    殿内哪看得到殿外,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这祸,躲也躲不掉。

    “回皇上,老奴才从昭仪娘娘那儿回来!”捧着首饰箱,承恩硬着头皮进殿:“娘娘让奴才带回了这些!”双手捧上,就不知道,这位主看了会是什么表情?

    打开,晃眼的金银珠宝,而且,很眼熟,可不是,都是自己亲手给挑选了让承恩送去的,这是什么意思,完璧归赵?

    “娘娘让奴才将首饰变卖了,银钱用来给安王筹粮!”承恩一看皇上沉着的脸,连忙解释。

    “胡闹,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话,在这深宫内院都不好使了。

    “回皇上,是后宫传了皇后旨意,各宫各院一日三餐以简单为主,且皇后拿出一万两体己让宁王筹粮,想必,昭仪娘娘知道了,这才想出了变卖首饰的方子来!”唉,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后宫内院,戏可多着呢,让自己防不胜防,这些,都是摆在明处的,那暗处见不得人的更多如牛毛。

    “朕的皇后,果然贤德!”捏着笔的手青筋尽显,语气却平淡无比。“承恩,传朕旨意,既然皇后如此贤德,各宫嫔妃、皇亲国戚也当效尤,此事,着令内务府登记造册,千万别忘记了皇后的一万两银子,也不用劳烦宁王了,由内务府派专人处理。筹得钱粮,速速送往边塞应急!”说他假公济私也好,说他专横也罢,既然你们要唱戏,朕就来搭一个台子,让你们唱个够!国库空虚,唱戏赚点补贴一下也是好事一桩!

    “奴才遵命!”承恩心下大笑不已,捧着首饰箱道:“那这些东西?”

    “送内务府登记造册,皇后贤德,昭仪大义,此二人,皆是好榜样,望各位也别小气了!”挥挥手,这一出戏,朕倒要看看,谁胜谁负。

    “什么?一万两,送内务府,不用劳烦宁王?”听得内侍传旨,皇后的脸都绿了。自己只是和儿子做做戏,居然,让他知道了,还掺了一脚!一万两虽然不多,但是,给安王筹粮,一两银子自己都舍不得!

    “是啊,圣上说皇后娘娘贤德,心系边关将士,当以您为楷模,让各宫主子,皇亲国戚都学着点。还有,昭仪娘娘也拿出了满箱子的首饰,内务府已一一登记在册了,所以,奴才特意前来取银票,省得让宁王劳动!”小内侍将承恩所教的话一字不漏背了下来。

    “宋麽麽,取银票来!”手指甲几乎掐进了肉里,皇后忍着满腔的怒气唤道。

    “公公请拿好,请慢走!”知道主子这会儿已经到了极点,宋麽麽速速取了银票下了逐令!

    “奴才告退!”取了银票,完成了任务的小内侍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

    “啪”的一声,不是关殿门,而是皇后将手旁的一个珍品茶杯拂下了地。“*,居然把本宫都给绕进去了!”

    “娘娘息怒!”小内侍说不定还没转弯,这主子就沉不住气了。

    “息怒,息怒,本宫能不怒!拿本宫的银钱给他筹粮食!皇亲国戚都被搜刮一遭,这笔帐却还要记在本宫头上,你说说,本宫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好像,确实是这个理!

    宋麽麽和一干下人只得低头不语!谁上去惹她,谁倒霉!

    林家变卖家产筹了一些粮,明天就要送去边塞!

    皇宫内院,皇亲国戚们也在捐钱捐物,高价买粮!

    粮食,已成了闻之变色的禁谈,却又不得不谈。

    街头巷尾,相遇不是今天你吃了吗,而是,你家还有粮吗?

    一时之间,粮荒已现。

    “承恩,情况怎么样了?”有时候,真想出去走走,亲眼看看,这事儿,都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回皇上,风云了解到,林家已筹了几百石粮食,明天起程运往边塞!”承恩想着风云所说之事,只得捡了最后的情节说给他听。“内务府日前已筹得二十万两银子,只是,粮食无从购买!”承恩不敢说的是,民间已谈粮色变。

    三年天灾,国库尚空,更不要说民间粮草情况了!

    宁王筹粮在前,如今,青黄不接时期,从何买粮!轩儿,朕也无能为力了。

    “几百石?”林家能筹得几百石,已属不易了!“够他们几天?”

    承恩明知粮少不足几日用量,更不敢开口接话。

    “且,能否平安运达还是个一未知!”皇上一句话,让承恩失态的抬头看向了他。

    “皇上的意思是?”不敢想后果,如果,真的有人去做,这不异于送死。

    “是的,让风云亲自秘密护送,如有异动,朕绝不轻饶!”闭上眼都能想象得到林家运送的粮草将会遭到什么样的磨难。

    “是!”承恩摇摇头,这皇子王爷们,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下?

    “就让他们平安送去?”东西虽不多,但是,哪怕一点希望都会给垂死的人无数的暇想。

    “这天干物燥的,食不果腹,这一路上,遇到的事可不会少!”阴暗的屋子里,没有灯光,只有两人的谈话,无头无尾,但,听得的人,心中明了。

    “照我说,这事儿,要做的人多的事,咱们何必呢?”

    “不亲自做,不放心,睡不着觉!”

    “也是,只是,有些冒险了!”

    “怕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本王一惯喜欢剑走偏峰!”

    “既然主意已定,就做吧!”

    短短的几句话,决定了多少人的命运!

    “你们这一趟,凶多吉少,各位可得打起精神!”临行前,夏总头再三交待,要不是洛城走不开,他都想亲自带队了。诱饵最具*,往往想要引得鱼儿上钩的同时,也有被鱼吃了的可能。关键一点是,边塞粮草紧缺,虽说只有几百石,也不容有半点闪失,哪怕一粒都金贵无比!

    “属下明白!”带队之人郑重应答。刀尖上混日子的人,几时怕过凶险,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务必保全了这几百石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