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零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事情越闹越严重,皇上这儿才得到消息,民间已谣言四起,这场面,越发不可收拾了。该上朝了,承恩悄悄看了看乌云满布的龙颜,很是替边塞安王捏了一把汗!朝堂风云,瞬间万变,这会儿,没有根基的安王,可是被人落井下石的好机会啊!

    三呼万岁“平身”声起,朝臣一听,心下已了然,有担忧,有看戏,有幸灾乐祸,心里的算盘拔打得噼哩叭啦。

    “万岁,万岁,朕看有多少人巴不得我立马归天!”才刚起身站稳的朝臣“扑嗵”声响,惊慌回答:“臣等有罪!”

    “说得好听,尔等有何之罪?”冷冷的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皇上心里叹息,这一群臣子之中,多少人是忠于自己,又有多少人分帮结派。事已至此,看看他们怎么说吧:“起吧!”

    “启禀皇上,谣传边塞粮草保管有误,如今民间粮价见风上涨且已无粮可买,臣请圣上责令彻查,严惩造谣生事之人!”右相站出,向高高在上的皇上禀报,谣言并不可怕,怕的是三人成虎!

    “来了!”看戏的人心里暗暗拍手,这位主今天沉着的脸,可不就是为此事吗,右相啊右相,难为你忠心为君,这一把火正点在了炮筒上,小心连自己一并烧了!

    “此事,不是谣传,边塞粮草,能用量不足一月,朕才收到加急密报,想不到,我西宋子民比朕消息还灵通,据说,街面消息已流传半月有余!”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看着低头数地毯线头的朝臣。

    “安王代天子亲征,林家父子为帅将,发生此事,当追究其责任!”有人大胆站出,厉正言辞,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样的错都要犯,这些人可不能轻易放过。

    御史最是无私,刚正不阿,皇上看着站出来的人,苦笑,追责,正是事件往有人预想中发展啊。

    “依臣所见,追责与筹粮并重!”左相缓缓步出:“眼下快入冬,林帅已上书准备大战。却不料粮草受损,大战良机错失,更重要的是边关将士生存都成问题。”有些事,不可操之过急!

    “左相所言及是,既然大战良机已失,微臣建议撤回百万将士,由安王坐镇边塞,再等良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安王,你就在边塞守上个十年八年吧,要不然,怎么能对得起你代天子亲征的名号呢。“撤回百万将士,可缓解粮草不足之急!”

    “这样可以?”

    “这主意好!”

    “可是,下次良机在何时?”

    “如此也好,安王和林帅父子戴功立罪”

    “百万将士回归,边塞只做防守不再攻打,待三五年秋收后,粮草充足,国库充盈再战不迟”

    、、、、、、、、

    承恩听得朝臣议论,再瞄了一眼闭眼假寐的皇上,上前一步,准备宣布“退朝!”时,皇上突然摆手,他连忙后退一步,才刚如苍蝇般嗡嗡乱响的朝堂静得出奇!

    “安王和林帅上书请罪的折子留中不发,尔等想想如何才能再筹到粮草。宁王可在?”皇上点名呼叫。

    “回父皇,儿臣在!”宁王面无表情站出,筹粮是他的本职,早前已发往边关,还是安王亲收,这会儿出了问题,罪可不在已。

    “上次筹粮之事,你立下大功,你看,此次粮草、、、、?”皇上看着这个儿子,眼中满是希冀。

    “父皇,恕儿臣无能!”宁王跪地请罪:“之前筹粮,洛城各粮庄、连着周边各城早已是购买一空,且,国库无粮,儿臣府中已是空壳,粮价又高,实乃巧妇无米之炊啊!”面上苦相,心中瞭亮,开什么玩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到这一步棋,目的可不是让自己再次被拖下水。

    “罢了,你先起来吧”皇帝看着这一脸苦相的儿子,心中的疑惑少了两分。再看着不敢多言的朝臣,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退朝!”一个早朝,就愁这一件事,还没个结果!

    承恩心里摇摇头,堂堂九五之尊愁被小小的粮草难住了,这事儿,可算是稀罕了!

    “承恩,风云查得如何?”御书房内,皇上的脸色终于变得正常了,遇到这样的事儿,不怒才怪。

    “回皇上,风云查过宁王筹粮各地,粮确实是上等好粮,运送过程中并没有意外发生!”承恩连忙禀告。

    “这样说来,他动手脚的可能性为零?”不是宁王动的手脚,那还真是边塞自己保管不当?可是,那些粮袋生芽发腐是由内而外的,且,时间上算计得恰到好处!

    “让人觉得离奇的是,各地装粮的人,多在一个月前不是病死就是摔死!”要不是宁王,自己可以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承恩心里有些同情皇上,这样的消息摆得上台面吗?手足相残,相煎何急,况且,搭上边关百万将士性命,家国安危。

    “是有点离奇了!”死的方法千万种,时间也太巧合了!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承恩,安王在边塞过得如何?”

    我的主子也,您可别真让他守关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也难得看到您的笑颜,真守关了,往后,回了朝堂,还有他的立足之地!

    “回皇上,风起说安王总称自己不足,一切都听林帅吩咐,谦逊学习,待兵如兄弟,边关将士都很爱戴他!”承恩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避重就轻。

    “林帅!林家!”口中喃喃自语。有些事,不是用意气用事就可以解释的。有些人,错过了,还真的难找。堂堂忠君爱国世家,一日被贬,几代难回啊!这时候,自己有些后悔了,如果轩儿有足够雄厚强势的外家,也犯不着自己费这么大的心神了。

    “下去吧,有最新消息,无论什么时候,都来告诉朕。”挥挥手,想一个人静一静,天下之大却都喧闹,独怀念一处,又是自己内疚而不愿前往之处:“林昭仪那里照旧,不得出宫,更不得有外人打扰她清修!”

    “是,奴才告退!”承恩弯腰躬退,心里微感安慰,至少,还没有牵扯到娘娘。

    “变卖庄子,别院,田庄?”林家,孙浩和夏总头以及林管家,三人商议的结果就是这样。

    “是的,速速变卖这些东西,然后,让人四处高价买粮,无论多少,有一粒算一粒,过十日左右,再大张旗鼓运粮往边塞”风起已将大部分粮食运走,自己这边,要做的就是打掩护。更主要的是,要让高高在上的那位看到林家的诚意,让他知道,林家并不富有,连重新重用后发还的庄子别院都卖了筹粮,更让敌人放松警惕。孙浩做主道。

    “是,小的按孙老爷说的做!”林管家连忙点头应答。老爷出征前,亲自命令,见孙浩如见老爷,他的意思就是老爷的意思。这些年,富富穷穷走过来,也知道,孙老爷这样的结拜兄弟才是林家能熬到现在的坚强后盾!

    “林家卖庄子,别院,还卖地,高价筹粮!”

    “亡羊补牢,怕也是杯水车薪!”

    “你说吧,这老天爷对林家可真够狠的!”

    “唉,就算他林家把将军府一并卖了也值不了多少钱啊,何况,如今的粮价、、、?”

    “是啊,有银钱也买不了粮!”

    “不过,林家的心意倒是好的!”

    “想想都不容易啊!”

    “是啊,可怜的,我家儿子还在边塞,打仗没死,可别饿死了!”

    “唉,你说,这安王和林帅都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事儿,都能保管不善?”

    “这事啊,也不是你我小老百姓能懂的!林家世代武将,国都都守,还守不了几万石粮草?”

    “就是,就是,唉、、、、、、、、、”

    一时之间,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百姓官府,都议论纷纷!

    “筹粮,我看能筹到多少!”皇后端着茶,轻吹一口,悠悠道:“皇儿啊,此事,你也该出出力!”

    “是,母后,儿臣这就回府,收箩一些珍宝变卖了,也筹筹粮!”宁王恭敬应答。

    “是啊,身为皇子,当有家国安危的意识,同甘苦,共患难!”皇后放下茶传令道:“宋麽麽,传本宫旨意,边塞粮草紧张,后宫各宫用度均减半,一日三餐以简单为主,本宫拿出一万两体已交给宁王让帮忙筹粮!”

    “是,老奴这就传下去!”宋麽麽连忙躬身退下。

    “母后贤德!”宁王笑笑,大步退下。

    “怎么就这些?”午膳时间,阿可看着小宫女递过来的餐饮,皱了皱眉。

    “回麽麽,后宫传了皇后旨意,说是边塞粮草告急,宫中后殿院用度减半,三餐以简单为主,且拿了一万两银子筹粮!”小宫女咬咬牙,这些话,因有承恩大总管的叮嘱,谁也不敢打扰昭仪娘娘清修。本是打死她都不敢说,但是,有人告诉她,不说的话,宫外的家人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边塞粮草告急!”阿可心一紧,声音陡然提高。待回过神将要捂嘴,已看到了那抹清瘦的身影。

    摇摇头,那位唤作夏兰的女子将人扶到了圆桌前。

    主子身边,只有自己和这位夏兰才最是可靠。夏兰能得到主子信任,更多的是因着她服侍过安王吧!

    ------题外话------

    祝各位看文的亲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