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零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这一天,很是煎熬!

    夏雨进进出出,有好几次都想借口出去,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就看着那个一直在屋子里写写划划,经常发呆走神的女子疑惑,一夜之间,感觉她变了!

    既然那个叫风起的有能力悄无声息的将人从河包县带到皇宫之中而没有波及杨家。那么,这一次,应该也无事!杨子千一直在计算,要多少人,多少马车,唯一可惜的是,不知道此次北上边塞多少路程,得花多少时间!写画了整整大半天,心里也没有数,却把希望依旧寄托在了风起的身上。

    有些事,不说不做;有些事,要少说多做;有些事,只说不做;有些事,多说少做。杨子千昏昏沉沉的想了一天,这事儿,却是不得不做!

    “夏雨,让高大把庄头叫过来一下!”夜色朦胧,再过一两个时辰,该有人来了。杨子千揉了揉沉沉的额头,吩咐道。

    “是!”无缘无故的,叫庄头干什么?夏雨想了想,八成是小麦要追肥什么的吧,自己伺侯的这位主,可算是农事通。可惜啊,要是能歌善舞,会吟诗作画,对往后的日子更有好处吧!深宫内院,可没有土给你种庄稼,唯有花园里种的都是名贵花草,到时,你要怎么打发闲暇时光!

    “四姑娘,庄头在外院侯着了?”高大将人带到外院,就准备离开。

    “高大,叫上你弟弟,还有夏雨一起到外院,我有重要事儿讲”一惯不喜欢人多,这会儿,觉得人少也有人少的好事。至少,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庄头保管着庄上粮仓,他必须得知道。好在,这一家子的身契都在自己手中,就不用怕有背主的情况发生。而高大兄弟和夏雨,是从李家寨子带来的人,这洛城的事情,他们不懂也就不用顾忌了。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几位都知道,最近市面上粮食是有价无粮,我怕越往后事儿闹得越大。庄上这些粮食,虽不算什么,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三年天灾,李家寨子的东家就因着家有余粮遭了山匪,一夜之间粮财洗劫一空。为此,我将谷子和芋子都卖了,价已谈妥,晚些时候,买家就来运走。”漆黑的夜色,油灯昏暗,杨子千没办法看清他们的表情,但,几人猛的抬头的动作,显然也是被这个意外的消息*到了。“几位都是我看重的人,家财不可外泄,此事,支会了你们,但,严禁外泄,否则,休惯本姑娘不气!”

    “是,奴婢(小的)遵命!”几声异口同声连忙应答。

    原来,是卖了粮!

    可是,昨天不是拒绝了林管家吗?

    那,自己走之后,又来了买家?而且,生意都谈妥了,是因为价更高吗?

    可千万不要是宁王*才好!

    想想那粮仓里能活人无数的谷子和这院子堆放的芋子,夏雨心急如焚!

    卖粮!

    老天爷,这东家,先前还说将谷子和芋子都留下,自有打算。难不成,那时候就掐指一算,知道这时朝庭缺粮,市面会闹粮荒?高高的价,全部卖掉!这东家,赚大发了!

    庄头阿牛瞪大了眼!这样精明的东家,想不发财都难啊!

    且不说就要入帐的这些粮食,就眼下田里绿油油的一片麦苗,就惹得四邻八乡庄上的人看稀罕了!

    连年无收的秋种,杨家庄子将水田垒成土坎种了小麦,有修建水塘里的蓄水,有杂草烧成的灰堆,更有老芋子叶和杆沃的肥,这一季,还不到开春,都知道要大丰收了!而且,东家只要四成,自己这些庄户是六成!不交捐税!这样的日子,多少人家羡慕都羡慕不来。如今,他走出去,说是杨家的庄头,那些庄稼汉子巴结都来不及!

    卖粮这样的大事,自己当然不会傻到到处去喧扬,可是,毕竟是人来车往的,知晓的人也不会少吧!

    四姑娘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四姑娘,要让哪些人来帮忙,小的这就去通知!”卖粮,要的人手可少不了。

    “不用,你就在这儿侯着吧,买家自己来,庄上的人也别惊动了!”杨子千摆摆手,这样的事儿,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点风险。

    “是!”静静的退下,却依旧想不明白,就这么大一个庄子,能不惊动才怪!

    快入冬的夜,已有了几分寒意。

    夏雨进厨房做了宵夜端来给杨子千吃了。

    “什么时辰了?”昨天夜里就失眠了,今天又绞尽脑汁想了一天,这会儿,杨子千觉得眼皮都需要牙签来撑着了。

    “四姑娘,快子时了!”这都是什么买家啊,子时还不来,强盗生意也到了该做的时辰了!

    “该来了!”杨子千起身,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呵欠:“再晚,事儿就做不完了”

    “四姑娘,有人和车来了,而且,很多!”大门口,高大警惕的向内禀告!这些人,根本不是普通的百姓,是练家子!

    “来了就好!”杨子千点点头,说曹操,曹操到,还真是及时。

    “四姑娘,这些人可靠吗?银钱、、、?”夏雨也听出,来人不简单,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都不知道,上哪儿找的买主,不会,真是宁王的人?想到此,浑身紧绷,要有刀在腰上都抽刀子了。

    “银钱已收了,放心吧!”人已近家门,杨子千这时候反而轻松的安慰着夏雨。对她来说,无论是粮仓里的谷子,还是芋子,越早运走越安全!

    “四姑娘,属下来了!”人未近,声先闻。杨子千听到这声音,真的是安心多了。看看,自己就是犯贱,送东西给人,还怕人不来!

    “是你?”夏雨定睛看时,吓了一跳,这突然冒出来的人,不就是寸步不离那位主子的暗卫吗?没想到,他更胜一筹,先找了了四姑娘。

    “是我,做好你自己的事!”风起朝她看了一眼道。

    只一眼,夏雨就感觉到了无穷的压力!

    还好,这些粮食,没有落入别人手中!

    深吸呼一口气,夏雨回过神,这才发现,带头赶马车的人居然是自己的老爹。耸耸肩膀,姜果然是老的辣,连自己的老爹都给奴役了,自己这小丫头还能干什么?

    高大兄弟一看这阵势,心中了然。用不着杨子千吩咐,就和庄头去开了粮仓,帮忙装载!

    杨子千真怀疑,这风起带来的人是不是都如他一般的杀手!

    身脚利落,重重的粮袋扛在他们肩上就如羽毛一般,全是一人当两人使,行走如飞!

    要不是有马车痕迹,杨子千绝对相信,这些粮食和芋子的确能悄无声息的运走!

    “四姑娘,粮食和芋子都装载运走了,属下替边关将士给您磕头,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两三个时辰,杨子千算计着,差不多了吧,果然,风起就进来磕头谢恩了。

    照说,他这样的人,是不屑于这些俗礼的,但,这次,不仅仅是为了主子,更是为了那上百万的边关将士!

    “去吧,记住我的条件!杨家能否活着等到明年春天,全看你的了!”不多说,杨子千只是再次敲响了警钟!

    “属下明显,您多保重!那两边的书信已送出去了,属下也会安排得万无一失,请姑娘放心!”风起说完,就地“咚咚咚”给杨子千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大步而去。

    “夏雨,让高大兄弟辛苦一下,把路面车过的痕迹铲了泥土掩盖一下!”送出了粮食和人车,杨子千瞬间又有了精神,盘算着这个细节问题。

    “回四姑娘,刚才那些人走时,一路上,就有人处理这个事儿!”大队车马过后,压出的痕迹,被留下来的三五个人铲了泥土掩盖了,看得出,老爹他们想得挺周到,连这泥土,都是一些干的,整条路看起来和白天无异!

    “如此就好!”杨子千点点头,看来,这风起的手下还不错。而他的人,也不是想象中那样少吧!那么,在这场你死我活的争斗中,谁又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谁又能笑到最后?虽然,你已不是他,如今,我能做到的就这些,希望,最后,赢的是你,而你,最好能放过杨家!

    “今晚之事,你们都不可外传。”鸡啼天将明,杨子千再次给几人打着招呼。

    “是!”庄头从头到尾还真不明白,今夜好奇怪,不仅人没有惊醒一个,连狗都没叫一声!而来运载粮食的买家,比自己这庄稼汉子力气都大!这东家,上哪儿找了这样神秘的买家!粮仓钥匙一直是自己在保管,自己不说,庄上人还真没人问。要问到时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买空了粮仓,连芋子都只留下了种子。这样大胃口的买家,可遇而不可求啊!

    “林管家,夏总头,这些粮食,全运到林家庄上,明日大张旗鼓的运到边塞去。”一出了庄子,风起就将车马兵分两路,一路他亲自带队立即送去边塞,一路,掩人耳目,连夜运到最近的林家庄子。

    “是,起运时,这些谷子一定要放在这大芋子的中间吗?”林管家百思不得其解,刚才在庄子里,杨子千再三叮嘱,他简直不懂。

    “听她的吧!另外,再加派几个人护着杨家!”从别人家运了这么多粮食,又给她埋下了隐患,安全保卫工作可得做好了,这姑奶奶,容不得半点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