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零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属下知道,姑娘是怨主子对您有所欺瞒”顿了顿,风起道:“情非得已,望姑娘海涵,眼下,放眼整个西宋,真的只有姑娘能救主子于苦难之中了!”

    怨个屁,自己是恨好不好!

    也不恨别人,恨自己,枉自来自现代,穿越星空,却连一些骗人的伎俩都没看穿看透!还救,再救?

    “这位大侠说笑了,我连你家主子姓什名谁,家住何方都不知道,谈什么救?凭什么救?救了又有何好处?”施恩不图报,有一次就好了,傻傻的再去救第二次,当真以为自己是观世音下凡?还是说,觉得自己傻得实在?

    “是,属下冒犯了,主子其实是、、、、”风起深呼吸一口气,求人就该有求人的诚意。不管主子如何想,这次,还是实话实说吧!“他并不是别人,而是代天子出征的安王!”

    “什么?”以为就是一个江湖帮派某宫宫主什么的玩意儿,不想,这人说出的话,着实让杨子千瞪大了眼。

    “是的,主子并没有随什么广济大师出游,而是与属下流落民间,有幸得遇姑娘。去年皇上找到了我们,同时,消息也泄露了出去。幸好我们快速离开了河包县,若不然、、、”往事不堪回首,但,也得一一讲给杨子千听才行啊。风起慢慢道来。

    听完故事,杨子千忍不住想仰天长叹:老天爷,你可真够厚待我杨子千。莫名其妙的穿越也就罢了,一穷二白徒身起家也不用给您计较了。却不想,还戏剧性的让自己遇到了落难的大皇子!

    一时心善,花三两银子买下个哑巴奴隶。

    八年多的朝夕相处,渐生情愫,以为自己训养了个童养丈夫,意外的,却是别人的主子。迷雾层层揭开,陡然发现,自己买下的岂是奴隶,更不是丈夫,而可能是整个慕容江山。

    说起来是恩,更可能是仇!

    皇家的故事,岂是小老百姓可以掺一脚的?

    不经意间,自己就是那德高望重的广济大师了!

    更不经意间,杨家早就卷入了皇子的明争暗斗之中了!

    若有朝一日,他真的登基为帝,看着杨家,怕就能想起自己的屈侮,杨家,岂不是再没有存在的理由!

    激灵灵的,杨子千打了一个冷颤,比遇到了鬼还让她感到恐怖。

    “杨姑娘,属下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请杨姑娘三思!”风起依旧保持着单膝跪地,以显示他求人的诚意。

    “我要怎么才能救他?”杨子千回过神,有气无力的问道。“你说遭了暗算,是粮草的事?可是,我这儿虽有几千石谷子,于他,于边塞,也是杯水车薪,何不求助于皇上?”如果皇帝有心立他,这样的事,就不该是私下寻求帮助了。

    “皇上那儿,主子和林帅已上了折子请罪。国库空虚,先前宁王筹粮,已让民间粮食大涨,如今,消息传遍四野,更是民慌粮慌不已。等官方筹粮,无异于坐以待毙!”风起解释着自己回洛城任务。“而属下知道,四姑娘这儿,不仅有几千石谷子,更有能让人活命的东西!”

    看吧,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自己是一心只做田舍翁,什么官场朝堂的事一概以避之。别人,却把你祖宗八代都查了个清清楚楚。

    这粮,这芋子要捐献出去,是铁板上钉钉子,跑不了的事了。

    暗的不行,会来的明的。

    国库空虚,眼前的人将消息递给了皇上,那位一道圣旨就会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明着和几位侯选人做对,自己和家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是他让你来的?”想到一个问题,杨子千冷冷的问道。

    只有他才清楚杨家的根底,也只有他才知道,当年杨家凭什么活命和发家,也只有他才知道,从李家寨子到河包县再到府城的庄子上,无一不是种了芋子。连洛城种了芋子,都没能躲过他的眼线,可见,自己,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傻子。

    “四姑娘误会了,属下自请回洛城,主子却不知晓用意,更没有提过半句姑娘的事!”风起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打死他也不敢承认,当真生了间隙,主子虽不心狠,但也会有活剥了他的心思!

    你不拉我下水,有你的存在,我也不得不下水!

    杨子千闭上眼,沉思,良久。

    “你先起来吧!”眼前的人,一口一个属下,人家却是堂堂安王的侍卫,自己一介布衣女子,实在担不起这样的大礼。

    “杨姑娘,您、、、、、”该说的都说了,风起就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人未起身,抬眼看着她。

    “你先起来,这样说话,我不习惯!”杨子千固执的让他起身。

    “是,谢杨姑娘不怪罪!”风起立即起身。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条,做不到,一切免谈!”杨子千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子,有些后悔让他起来了,这感觉,太有压力了!

    “杨姑娘请吩咐!”风起一听,心下大悦,连忙拱手弯腰洗耳恭听。

    “第一,无论从哪儿送走的东西,都不得泄露出处;第二,更不能让人知道杨家与他曾有过关联!”现代活**本就少了,自己在这西宋却被迫当了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活**,真是比窦娥还冤!白花花的银子挣不了不说,还随时担心一家子的性命。而自己那三两银子买了个人,却是买下了一个定时炸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让杨家灰飞烟灭!

    “属下明白!请姑娘放心!”成了!一个习武之人,本是凡事都淡定的,这会儿,心里狂喜不已。这样说来,不仅这个庄子上,连洛城,甚至于府城,河包县的都可以运去边塞,那么,主子这一关也就能顺利通过了!“只是,林家的家产有限,能给四姑娘的银子怕是、、、、”知道杨子千爱财,风起有些惭愧。

    “不用银子了,你说过,只能我救他。已经救过一次了,再救一次又何妨,只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在曾经的份上,放过杨家!”杨子千不再奢望银子,只祈求平安!“那你打算怎么办?什么时候办?”

    “如若不想让人知道出处,这事只能让林家的人来做!”风起点点头,这杨姑娘,果然是个聪明人,不要银子才更好!如果有朝一日,主子荣登大宝,杨家立下的功劳,岂是这些银子能算计的。“这洛城还好,只怕府城和河包县的,分不出人手来做了!”林家的人,陪主子去了边塞的占了一半,杨子千身边,听说也留下了好几个,把看家护院的人算上,也是不够用了。

    “洛城由林家的人来做。府城,我可以交给商队,只是到边塞前由你安排人接手,别平白丢了他们的性命!而河包县的,相信,你比我更有办法!”说到河包县,杨子千能想到的就是岈屿山庄的人,这人,隐姓埋名为黑二,在山庄呆了好些年,能想不到才怪!

    “是,属下在山庄呆了八年多,但,不足以让庄主调动人手护送。而此事,只怕还借姑娘面子一用!”风起再次拱手请求:“当日,姑娘救了山庄之急,庄主曾发誓,只要不违天理,山庄人手任您调用。姑娘若亲笔书信一封,属下定能速速送达,完成任务!”

    是啊,自己这条命可真值钱,被迫救了山庄,就收了土匪窝的人当护卫。细想起来,当日几千官兵之所以痛快的放了山庄一马,也是因着他的原因吧!

    该说的,该谈的已谈好,杨子千也不再磨蹭,速速写了几封书信,一是给府城杨子林,说自己谈妥了生意,让谢家商队将芋子悉数秘密运往北方,到时自有人接收;二是给了黄顺子,同样的道理,芋子卖了人家,自会上门提货。三则给了林正一封,请他派人去庄上运送东西去边塞。

    一一写完,吹干折叠郑重交给了风起:“这不是信,是我杨家全族人的性命!”

    “杨姑娘放心!”这样的密件,不仅关系着杨家的性命,更关系着边塞几百万将士的生存!风起自是慎重。

    “还有,你打算怎么做到从我这庄上运东西走不被人察觉?”不放心的杨子千再次问道。

    “属下明晚让林家派人把守各处路口,而庄上及庄子附近的百姓将会有一夜好梦!”风起老实的回答道。

    言外之意杨子千是读懂了,他们,将会下*!

    只要不伤人性命,一夜好梦就好梦吧,自己也多想好梦一夜,不,最好是好梦一生!可是,经历了这一晚,自己再不可能高枕无忧了。

    “他,对药比常人更敏感几分!”在风起告辞时,杨子千喃喃自语。

    “是,属下省得!”

    本以为是低声自语,却不想,走到门边的风起却回身,对她抱拳道谢。

    谁说有些事过了就忘了?又没有忘情水,让她怎么忘?可是,自己和他,以前不可能,以后,更不可能!

    杨子千苦笑,摇头,回床睡觉,却是睁眼到天明!

    屋外,夏雨在催促着走,能走到哪儿去?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