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两百零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这,那,林某人就不打扰姑娘了!”林管家还想再说什么,看着她身后冲她摇头使眼色的夏雨,只得起身告辞!

    吃个闭门羹,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如今,谁家有粮也不是大肆喧扬的时候。

    更何况,谁都知道,边塞粮草出问题,肯定是有原因的,这时候却卖粮,岂不是与某些人作对,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路上,林管家摇头叹气。

    孙家出钱,自家出力,还是无功而返。

    “夏雨,林家是什么人家,怎么会打听到我这儿来?”送走了来人,杨子千百思不得其解,急病乱投医。

    “四姑娘,奴婢也不知道,要不,奴婢出去打听打听?”夏雨突然间见林管家上门,心早就不在庄上了。

    “嗯,去吧,小心点,多听少说,早点回来!”两耳不闻庄外事,确实不明智!今日是林家,明天又会是哪家呢?什么时候结了仇什么时候结了怨都不知道。

    夏雨出门后,杨子千就在屋子里练字。

    绣花针是拿不起一根的,但毛笔字几年前开始练,到现在,勉强能看得过眼了。也不指望着成名成家,更不用去贵族小姐圈中羡耀,能写得让赏心悦目于自己就是最大的收获。

    可是,一笔笔写下去,心始终浮躁不安!

    索性,搁了笔发傻发呆,静等夏雨回来。

    “四姑娘!”

    都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到夜幕时分,杨子千终于听到外面的喊声!

    “进来说!”不常打听别人的家事的杨子千觉得做这事有些不厚道,连忙喊道。“可打听清楚了!”人一进屋,杨子千就追问。

    “嗯,林家,是大皇子的外祖家,早年的定国将军府,十多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抄没家产,贬为庶民,也就在同一年,大皇子被广济大师带走!就在前两年,边塞战起,朝堂武将稀缺,才又重用,如今林府当家人挂帅边塞,大少爷为前锋将军?”这些,如数家珍,从小倒背如流,匆匆回去见过爹后,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得到允许,就当成故事一一讲给了杨子千听。

    “原因如此!”边塞粮草保管不善,上面要追责,身为帅将的林家人首当其冲。难怪林管家要来买粮。“大皇子,噢,就他们说的安王现在也在边塞,是代天子亲征?”

    “是的!”夏雨心里也很着急,老爹和孙老爷听闻杨子千拒绝了卖粮,早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这会儿,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帮一把。

    “这林家和安王,就是一条绳上的蚱蜢!”杨子千点点头“显然,这次是被人算计了!”不用看宫斗剧都知道这戏唱的是哪一出。

    “那四姑娘怎么不卖粮给他们?反正咱们有粮,他们有钱,一手交钱,一手交粮”夏雨听杨子千在那儿分析,好想说,我的姑奶奶,其实,你也是这一条绳上的蚱蜢之一!这会儿,装懵问道。

    “夏雨,你不懂!”杨子千摇摇头“我好不容易将你家三少爷哄骗着去游学了,就是不想参与朝堂之争。如今,安王在边塞被人算计,我要是为了这点钱把粮食卖给了林家,那就贴上了安王党的标签,只怕是有命挣钱无命来花,搞不好,杨家都要遭灭门之灾,这钱,我才不赚!”

    无论是平价还是高价卖粮,除了安王党外,其他的人都会视杨家如眼中钉。那种钱在银行,人在天堂的事,杨子千打死都不会做。

    “这么严重?”在林家就和老爹与孙老爷一起讨论过杨子千为什么不卖粮,看来,果然如孙老爷分析的那样。夏雨暗赞杨子千的心智,同时,又为林家主子和安王焦心。

    “嗯,看来,这洛城,也不是我们的久呆之地了!”粮放在那儿,林家总不至于来抢。老爹远在李家寨子,要买粮的人都会找到自己头上来。索性,回府城去吧!躲躲清静!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离开洛城?”夏雨心里有些着急,这个消息,要不要传给老爹,让他们再另想办法。

    “对,要走,明天就走!”心动不如行动,晚走不如早走!

    “是!”心不甘情不愿,夏雨表面还应答得很流利。

    主仆二人各怀心思,吃过晚饭,伺侯着杨子千进屋,帮她收拾了行囊,再返回自己的屋子,对要不要报信举棋不定!

    身在曹营心在汉!

    夏雨第一次觉得,这奴婢有些难当!

    迷迷糊糊的,居然睡过去了。

    等一觉醒来,天都亮了!

    连报信的机会都没有了!

    天亮,四姑娘就该启程了。

    一等二等,居然,未见杨子千召唤启程的事。

    “四姑娘,你不是说要走吗?”夏雨疑惑了,都晨时了,杨子千还在屋子里,手上拿着毛笔,却久久未下笔,像在思考着什么。

    “噢,暂时不走了!”听得询问声,杨子千暗叹一口气回道。

    “啊?”还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不过,不走,终归是好事!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

    原以为,把老三诓骗出游,自家就与朝堂的纷争无关,可以高枕无忧的做一个田舍翁,做做小生意,发点小财,再过点小日子。

    却不想,这一美好的愿望,早在多年前就被自己一手打破了!

    想着昨夜的一幕,杨子千现下还心有余悸!

    夜已深,自己正准备**。

    房门“吱”一声开了!

    没有电灯的西宋夜里,本就是杨子千忌惮的。这声门响,让她后背汗毛倒立!

    大着胆子转身,准备去关门,却差点,撞上一个人!

    “啊!”杨子千下意识的要大叫,才刚出声,人瞬间就麻木动弹不了了!

    “杨姑娘莫怕,属下并无恶意!”来人一身黑色劲装,拉掉头上的黑面巾,露出真容并开口说话。

    真是活见鬼,属下,谁的属下,这深更半夜的这身打扮忽然出现在你面前,还让你不要怕,都说人吓人,吓死人,这样的场景,也怕,只有鬼才不会怕!

    想要说话的杨子千,发觉自己根本出不了声。

    “杨姑娘,属下冒犯了,我马上给您解穴,但请您一定不要出声,好吗?”来人满脸恳求的望着杨子千问道。

    姑奶奶我还有选择吗?

    动弹不得的杨子千只是用眼神示意自己知道了。

    来人手一挥,杨子千这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属下风起,见过杨姑娘,深夜打扰,请恕罪!”还没等杨子千发话,来人单膝下跪请罪。

    风起是谁?

    自称属下的人,多半是自己的护卫什么的,可林正给她的人里并没有这个人名啊。对了,这人的声音,还有几分熟悉!

    想了想,杨子千有些后悔自己的记忆太好。

    这风起,是当日岈屿山与他们一同出山的黑二!

    黑二,风起,属下,那他,是、、、、、、、

    “你是来灭口的?”怎么,后悔了吗,人都走了一年多了,这会儿出现就是为了灭口吗,杨子千轻蔑的问道。此时,她不是怕,她是愤怒!

    “杨姑娘误会了!”风起继续跪地道:“属下此次前来,是求杨姑娘救主子一命!”

    “大侠怕是走错了门吧,我杨子千就一农家女子,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要救命,找大夫,或者,上山庄找毒王!”听到救命,杨子千分明感觉到心里一跳,理智又告诉自己不要犯贱!

    “杨姑娘,当日主子不辞而别,确有苦衷,他一直都惦记着您!”风起早看出,主子心中有了她,她心中,也有了主子。因此,背着主子回来找她,就是要让她再救主子于苦难之中。

    “多谢!”杨子千冷哼一声“我算什么?我能平安的活到现在,还得多谢你们的手下留情!”

    “不,杨姑娘,请听属下一言!”风起摇摇头,“杨姑娘以及您杨家的人,能平安活到现在,不是我们手下留情,确实是我们当日走得及时,无影无踪!如若主子再在杨家多呆一两天,说不定,您家早已遭了大难!”

    呵呵,救人还救出大难来了,东郭先生救了一条狼,自己这农夫救了一条毒蛇!杨子千更是气愤不已!

    “杨姑娘误会了,不是我们要您的命,是别人,主子在哪儿,就会给哪家人带来祸害!”风起觉得,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没办法给杨子千解释清楚,索性直接说道:“就如这次,主子去了边塞,就给林帅林家带来了不幸!”

    “这么说来,你们主子是八字不好?天生命硬!”东拉西扯的,杨子千听不明白了,这江湖帮派,还与边塞有关!

    “不是主子八字不好,是想要他的命的人太多!”风起苦笑道:“当年,若不是属下身手快,主子早就一命归西了。然后,我们主仆二人颠沛流离,东躲*,直到遇到姑娘才又过上了稳定的日子。本以为,就在寨子里过一辈子了。却不想,世事难料,老主子找到了他,我们经历种种磨难才回到洛城,这次,又遭了暗算!”

    “那与我何干!”说得比唱的还凄惨!最惨的是自己好不好,喂了一条白眼狼,枉负一腔女儿情,到头来,却是满满的讽刺!

    骗了自己及家人整整八年多的时间,连抗战都胜利了,自己却连人真正姓什名谁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