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百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大家怕是忘记了,这屋子旁边的水塘,蓄水足足有三尺深了,这么多积水,你们还怕冬旱?”杨子千从众人疑惑的眼光中看到了担忧,问道。

    “对啊,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个水塘,从春上修好开始,经过了雨季,如今水已很深,姑娘媳妇们都喜欢在里面洗衣物,直说方便,却不想,大作用在此!

    果然是个会精算的东家!一个姑娘,在秋夜里,在庄户们眼中,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这秋种,还是分片区,之前让你们各家锄草烧的灰堆,就是秋种上用的,老芋子叶沃的肥也可以待追肥时用。种子费用由我提供,各家种,各家收,我只收取四成即可!”杨子千一一布置道。

    东家四成,自己留六成!

    这是天上掉麦饼了!

    可惜了,土太少!

    “大家别失望,土少,田也可以种,那些有水的,放干了水垒成土沟依旧能种的!”杨子千一言,直把众人说得张大了嘴。

    水田可以种麦子!

    没有水的田,就成了土,为什么不能种?

    有种子,有土,有肥,有水,还怕什么?

    杨家庄上,一季一季的热闹,层出不穷!

    庄户们不怕没地种,就怕自己家种不过来!

    千亩田地,任各家种,种得多,收得多!

    “四姑娘,您这一招,让大家伙儿热情高涨啊!”秋日金黄的夕阳斜照在庄上,一派秋种繁忙的景象让夏雨不禁感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土地,空置了真是可惜,好在,从今往后,就能充分利用了!”不吃大锅饭,多劳多得,庄户们的热情不高涨才怪!

    “是啊,都说黄土变成金,奴婢还真是看出来了,过了四姑娘的手,这土还真点石成金了!”夏雨呵呵笑道。

    “我本来就是农户出身,只是比他们看的书多一些,懂得多一点罢了,谈不上点石成金!”杨子千笑了,自己只不过实行了拿来主义,还真不敢居功。

    “怎么不算,芋子就不说了,单是小麦,现在粮价高涨,要是明年战事还未结束,说不定还闹粮荒,如今你让他们种了小麦留六成,相当于就是留了黄金白银给他们了!”夏雨解释道。

    “你这样说来,姑娘我还真是大慈大悲了!”杨子千一听夏雨分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本来就是!”夏雨附和!

    主仆二人,在庄上,过得悠闲自在。

    之前想好的开糕点作坊什么的,都是一片云烟!在没有想好芋子的处置之前,杨子千没打算离开洛城!

    直到小麦出窝变绿,也没理出一个头绪!

    “启禀王爷、林帅,粮仓管营有急事禀告!”安王和林帅难得空闲,二人正对弈,帐外,风起凝重的声音传来。

    “带进来!”安王与林帅相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了然!

    粮草,果然有问题!

    只不过,是什么问题,有多严重?要知道,离入冬开战,不足一月!

    “小的头几天发现,有一阵阵酒香传出,先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守护期间偷偷喝酒,多方巡视并没有逮着现形。”小小管营,颤抖不已,上头怪罪下来,自己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继续!”林帅皱眉。

    “这两天,酒味更浓,还伴着阵阵腐臭!就在刚才,他们来取粮,才发现,有好些谷子已发芽,而且,而且,很多腐烂了、、、、、”颤抖说完,头低得连鼻子眼睛都贴在了地上。天地良心,自己一行人可是日夜兼守,并没有疏忽大意,防火防盗了,却没有防潮!

    一阵风过,管营感到后背发凉,等了许久,并没有人拖他出去。大胆抬头,帐内空无一人。

    不用说,重要人物都去了重要的地方!

    连忙飞跑了过去!

    “安王,父亲,有什么事儿?”当子岚接到密令,不是到帅营,而是到粮仓时,很是纳闷。

    一进来,就看着脸色不好的二人,问出口的话恨不能吞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了一袋袋粮袋翻了出来,倒出来的谷子,从里而外,发芽的发芽,腐烂的腐烂,各种味道,刺鼻而来!

    “够狠!”林帅脸色铁青!

    大战在即,原想打敌人一个粮草不足的措手不及,却不想,被自己的人算计了!

    “此事,本王有责!”安王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出言。

    如果,他不是安王,就不会有人给边塞下套;如果,不是他粗心,一袋袋打开来看,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

    “几百万石粮食,本钱够大!够狠!”粮草不足,不说打仗,能熬得到什么时候都不一定,指望着朝庭的后援,至少待到来年秋收!青黄不接,指的就是这种时候吧!弄不好,他和安王,还得落下一个保管不善的罪名!

    “王爷,有些人和事,防不胜防!”林帅过来,第一次,以长辈的身份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安慰。

    “统计一下,看有多少完好的,将数目报过来!”安王面无表情,向风起道。“此事,不可外传”

    “是!”如今,粒粒皆珍贵!

    调了护在安王身边的两百精锐,风起亲自督促将好的粮食分出来,几百万石,如石沉大海,余下的,不足一百万石!不足边塞将士一个月的口粮!仗未打,先饿肚子!

    这手笔,确实够大!

    手足之争,就可以置边塞将士性命于不顾,就可以,置家国安危于不顾!

    看来,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没有忘记置他于死地!

    “林帅,如今怎么办?”除了自己上折请罪外,关键问题是眼前将士得活命啊!安王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

    “从洛城到边塞,一个月时间,以我林家的势力,筹的粮草只怕九牛一毛,而且,还不定能平安送达!不管如何,两手准备。我派人筹备,一方面,静候朝庭发落!”他们既然有心做局,就不会让自己有机会自救,运送的粮草,在中途遇到窃匪火灾什么的百分之百的机率。战是打不了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林帅苦笑,天都不帮林家,有什么办法呢?

    “王爷,林帅,恕属下冒犯,不如请王爷、林帅上书,由属下亲自送回!”事关重大,哪怕驿站跑断了几条马腿,这风声可能都比马腿快!

    当谣言四起时,祸乱的不仅是边塞,还有洛城各地!

    “好,就有劳风大人了!”既然他们下了套,就不会再暗算安王,目前来说,暂时安全了。风起一趟来回,时间大大缩短,确实是不幸中的大幸!事有轻重缓急,林帅点头赞同。

    “请风大人交此信先交与林家管家!”林帅的手,微微发擅,这一书信,就算孙家倾尽家财,也只能解自己一时之急,而一月,一年之急呢?

    “边塞粮草保管不善,已腐烂不少,朝庭又要征粮了!”陡然听到这消息,百姓惊慌不已!

    粮价见风涨,而且,还没地儿买!

    “怎么会这样?”孙浩和夏总头面面相觑,这消息,他们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流传到民间?而且,可能已传到了那位面前!

    “粮草,果然有问题!”孙浩叹息!“只是,义兄那边的情况?”

    “估计就这两日该有消息过来!”夏总头忍不住想骂娘:“我们要怎么办?”

    “粮草保管不善!”听到这消息时,皇上真想大笑!

    林家是什么人?

    世代武将,边塞经验多得比吃的盐还多!怎么会保管不善!

    “承恩,让风云将详情查清了!”终于,还是忍不住怒喝出声!就这么迫不及待了?甚至不顾将士死活,家国安危,好啊,当真是计高一筹啊!

    多灾多难的安王,但愿你这次真的是被人陷害!承恩退下时,摇头叹息。

    “上哪儿筹粮?如今,街面别说粮食,连粗粮都见不到一颗!我那庄上出产的也只够日产开销!”孙浩捏着林管家传过来的书信,恨不能将金库里的金银全变成谷子!

    有钱也买不了粮啊!

    “老爷,夫人小姐们都说杨家庄上送的那菜好吃,意思是让小的去采买一点回来,您看、、、、、”孙浩在书房里走来走去,门外,传来了管家的询问。

    杨家,对,那丫头庄上的粮食多!

    “我知道了”孙浩心生一计。

    “去杨家买粮?”风起来见林管家,看是否有回信捎带回去,听到了是这样的消息。

    还真和自己想到一处去了。

    不过,自己回来,可不仅仅是单为了那点粮。

    交安王和林帅请罪的折子亲手交给风云后,又详细的将整件事所见所想给云老大说了。

    另外一点就是,陪着年少的主子在李家寨子呆了几年,不是白呆的,杨家的根底,除了主子,就是他最清楚了。当然,这会儿的主子,焦头烂额,根本想不到什么。

    但,他不一样!

    他相信,十多年前,主子能躲过一劫,这次,依然能躲过!

    “以林管家这样说来,子千有粮肯定倾囊相助。只不过,小小庄子,前几年无人管,今年又被我种了菜,颗粒无收。眼下,庄上人口众多,储备的粮食只够活命,确实无能为力!”杨子千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消息前来买几千石粮食的林管家,足足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