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想不到,本王这个弟弟还真能顾念手足之情,这么快就筹了上等的好粮送来!”随手打开身边的一袋粮食,抓了一把握在手中,金灿灿的谷子,让他想起了那些年在寨子里秋收的场景!

    他们好吗?

    她好吗?

    烈日炎炎,快到秋收时节,今年,又该有一个好收成了!

    从家无寸土到良田上千亩,一路行来,其中的艰辛常人无法估算,可是,他却是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无论天时地利人和,她都恰到好处的占有并利用了。所以,人做事,有时候,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运气来了没抓住就是白搭,这么聪慧的人,上天都眷顾着呢!

    “风起,你说,他们好吗?”看着手中的谷粒,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声!

    母妃在宫中虽然看似没受委屈,但一个没有强劲靠山的外家,一个生死不明的儿子,这样的宫妃,不用想都知道日子有多难。无论是以前贵为皇妃还是如今的昭仪娘娘,她都没有心机和精力来经营自己的势力。说句不好听的话,她能在宫中不被人踩践就是最好的结果。因此,从他回宫到封王再到代天子亲征,一切都毫无准备,更没有半点风声透出!

    没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这样的皇子,做得确实够失败!

    哪怕,自己想要知道点宫外的情况,还得问风起。

    风起,早已从暗卫转成了明侍,寸步不离左右!

    “回王爷,一切都好!杨子森殿前高中状元,却辞官不就,皇上让其带俸游学三年再另用;四姑娘如今在洛城庄上,对了,还把千亩庄子都种上了芋子!”风起轻声汇报。这些消息,有一些是从林家得到的,一些是从云老大那里得到的。几年的朝夕相处,风起知道,杨家于他,绝不是陌路,因此,一一记在了心里,就怕哪一天问道。

    看,果然不出所料,不说不代表不想!

    “老三游学?”高中状元不稀罕,那孩子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起来的,聪明刻苦。但能抛下功利*去游学,实则有些出人意料!

    想想杨家的淳朴,再想想杨子千的精明,是啊,朝堂形势不明,这样的人家,确实难以立足,辞官不就,三年游学,实乃是上上策!

    想着杨子千和她那千亩庄子,安王脸上情不自禁的浮现了他都不知道的笑容。这女子,不与闺阁女子相同,不学吟诗作画,拿不起绣花针,偏偏对农事,对庄稼别样亲呢!

    是啊,她最大的爱好就是钱财,就是做人间富翁,逍遥快活的田舍翁!

    每当药汤浸泡痛苦不已时,一双纤纤细手握住自己,一遍遍的畅想着未来的生活!

    自己好了,却不得不食言,有负于她、、、、、、、、

    “风起,本王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身怀绝技的人!”良久,安王悠悠出声。

    “王爷的意思是、、、、”风起一愣,身在皇家贵族才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这王爷,却羡慕一个提着脑袋玩的人!

    “你那轻功,一夜能行多少里路?”安王看向风起问道。

    “回王爷,属下的轻功,不说西宋数一数二,一夜能行两百里路左右!”风起不明白原由,也只得实话实说。

    “夜行两百里,果真值得本王羡慕!”凡夫俗子,没有半点功夫,就算骑千里马也是身未动,行踪已是世人皆知、、、、

    “启禀王爷,林帅派人前来邀您共商战事!”身后侍卫近身,打断了安王的思绪。

    “风起,你派人看好这些粮食,注意防火防盗,几万石粮草,就是边塞将士的命脉!”排兵布阵,他确实一直都在学习当中。但,粮食的重要,在民间流落了这么多年,深知其中的厉害。安王将手上的谷粒丢进了粮袋,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大步而去。

    “是的,几万石粮草已齐,圣上已回复微臣,着令微臣与王爷商议,择时机而战!”狼烟起,民苦来,连年征兵,高赋税,战事越早结束越好。如若在这几万石粮草用完之际还不能结束战事,明年,又面临同样苦难,家国民生,让林帅下定决心入冬时开战。

    两边副帅将军,纷纷点头,安王亦然!

    一切安排妥当,万事俱备,只欠入冬!

    望着边塞皎洁的圆月,又是一年中秋节!

    月圆人不圆,陪伴母妃的,只有她宫殿中的那张圆桌!母妃,轩儿不孝,又让你牵挂了!

    帐外,士卒过节,有着几分热闹,安王独自择了高处,沉思不语。

    此时,他的思绪,已回到宫中,更走到了杨子千身边。

    “四姑娘,这东西,就等它沾着泥堆放不碍事?当真不腐烂?”从八月十二开始,庄上就趁着月色收这种芋子。四姑娘说要悄然动工,晚上收的是长在土里果实!这东西,圆圆的大大小小不等,众人都暗呼从未见过。而且,还高产,当初,明明隔得老宽的一个窝里只放了一个,如今,收获的时十个甚至二十个,这种菜,当真能吃?作为庄头的阿牛,实在太多疑问,又不敢问,只得避重就轻打听。

    “不碍事,当年天旱,我们堆放了两年,只烂了一小部分”杨子千指着田里堆放的一堆堆芋子叶和芋子杆问:“这些东西的做法和吃法给都给庄户媳妇们说好了?所做的这一切,可都得保密,若谁家走漏了风声,休怪我不气!”

    “四姑娘放心,都依您之前吩咐,对外一致说的做盐菜吃。您看,这夜里趁月色收回去了,白天众人睡醒了就来挑抬叶子和杆子,比晚上还热闹,众邻庄上的人也就头两天看过稀奇,这两天来看和问的人都少了!”阿牛边挖边小心的回答。

    “嗯,做得好!”杨子千这些日子也不分日夜劳作,指着那些过老的杆叶道:“告诉大伙儿,做盐菜的只选了嫩的做,这些老的,就近打了坑,丢进水里浸泡沃肥!”

    嫩的吃,老的沃肥!这样也可以?

    “是!”庄头连忙点头!她说可以,准是可以的。

    想想现在收的这叫芋子的菜,连爹那样的那庄稼都说,从没见过这么高产的,一亩地怕要收好几十石,依她这么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是要卖什么样的高价!老天,这杨家,自己果然跟对了!

    看着堆放在自己院落的数十间屋子满满的芋子,杨子千很庆幸早早让庄户们修好了路,要不然,这一千多亩地,就靠二三十个劳力,光挑抬都累得够呛!庄户们只是挖,好些能干的小孩就帮忙抹泥,一筐筐的挑到路上,由刘小为的马车一车车的运回来。就这样,也足足做了二十天。庆幸这庄子地处偏远,照着零星火把做事未能走漏半点风声!

    对于收回来的几百万斤芋子,杨子千心里盘算着何去何从。

    不是她不想发财,是发财的时节未到。

    这洛城,不似河包县,更不像李家寨子,哪怕自己大张旗鼓的卖风声也传不了多远。

    这天子脚下,牵一发而动全身!

    更何况,先前有老三的怪异举动,肯定已引得各方视线关注了。自己还真不能粗莽行事了。

    庄户们辛苦了,这芋母子倒是最好的奖赏,都分了些给他们吃。还有孙浩,这人虽然看不透水有多深,但确实是目前她在洛城唯一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这新鲜的吃食送一车与他又何妨。

    “东家召集说事儿,还让挑竹筐!”阿牛传唤众人时,大都摸不着头脑。

    “是的,前些日子日夜劳作,不仅你们,连带着妻儿老小都受累!之前做的盐菜,各家做好了随你们心意交一些过来就好。这些芋子,就每家挑一挑回去偿个鲜!”指着角落里堆放的一堆芋母子,杨子千向众人说道。

    有这样的好事!

    以东家遮遮掩掩亲自下地督促收获来看,这东西肯定精贵,却不想,能让大家伙儿偿鲜!果然如阿牛所说,是一个宽厚的东家。

    “只有一点,吃法我等会儿教与各位,但,原则是不得出庄子!”意思是,这东西,不能拿出庄外,也不能传出庄外,各家吃各家香即可!

    “是,小的们都知道了!”那是肯定的,这么值钱的东西,东家收了这么多,让有心人知道了,岂不是平白让人惦记吗?

    “另外,按往常,这是谷子秋收后,大家儿只是折腾自家的一些小事了吧?”杨子千问着庄头。

    “是,因没种小麦,所以事不多!”庄头连忙回答。

    “那,明天,大家还是开始下地准备秋种吧!”杨子千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话锋一转,看向众人。

    秋种!

    种小麦!

    且不说没收成,就真的种了,这庄子,田多土少,秋种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啊!犯不着如此看重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来,东家不是不懂田土的精贵,耽搁了一季谷子,想要小麦来补偿损失。

    “可是,收成上?”阿牛在众人的鼓励下,鼓足勇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