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路是你选择的,不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单是你对皇上说了游学之事,就不能不去了,欺君之罪,是我们这样的人吃罪不起的!”杨子千絮絮叨叨,边往包袱里塞着衣物,边对杨子森说道。

    “我知道的,游学确实是我所想,只不过,觉得自己越发没本事了!”杨子森看着唠叨不停的妹妹,有些思念娘亲了!原以为,自己全力以赴考个状元,光宗耀祖,却不想,朝堂盘根错节,复杂异常!怕万一不慎迷了路,借口游学辞官不就。皇上允许就罢了,却偏偏,还让带俸游学,这样的待遇前人未及,同时,也是一种压力,意味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将在他的掌控之中!

    本是豪情万丈,想要为妹妹撑起一片天,如今,骑虎难下,不得不真正的外出游学,依旧让妹妹操持着以往的一切!而且,还顶着各方的压力和风言风语。

    不说别的,在洛城唯一有交情的孙老爷就打着恭贺的旗号前来探寻过原由!还有未能再进一步的徐家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来,仕途才是正道,商家出身的他,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士子的名头,已是万幸!却不想,有人高中了状元,放着好好的官不做,却要游学、、、、、

    “谁说游学就没有本事了?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杨子千不得不临时串夫子的角色:“我也想跟着你去游学,只不过,眼下,无论是家里还是这庄上,诸事都还没理顺!这样吧,三哥,都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要不,你再写万千字?”

    “写万千字?”杨子森疑惑的看着妹妹。

    “是的,一路行来,将所看所想所思用笔记录下来,等你回来,让我看看,就当我也跟着出游了一般!”杨子千知道自己孤漏寡闻了,不过,《徐霞游记》无论是在地理学还是文学上都有卓越的价值!不入朝为官,难道就没有出路吗?没想过将杨子森培养成西宋的徐霞,但,她潜意识里还是想通过老三的游记能为杨家未来的发展寻找方向。“对了,这一路行来,地方吃食特产什么的,都一一记好,说不定哪天,我们就去某个地方发展了!”

    “好,妹妹放心!”既然妹妹这么看重的东西,杨子森定然全力以赴!

    带上阿海阿放阿成,主仆一行四人,由赶马车的刘大为吆喝着上路了!

    “一路上注意安全啊!”马车快消失在视野里了,杨子千再次不放心的大声喝道。

    “放心吧,四姑娘,三少爷这一路行来,生活上有阿海看顾,阿成阿放都是那岈屿山庄出来的好手,再说,刘大为赶马车行路经验也丰富,不会有事的!”夏雨也没明白这家人怎么会不做官而选择逃避,但她知道一点,单就刘大为都能保了杨子森安全!

    “唉,夏雨,你不知道,我这边倒是让他出游了,回家可得被爹娘数落了!”杨子千回头,看着夏雨叹气道:“单不说他辞官不就之事,就远游,这一路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足够我那胆小的双亲担忧了!”

    “姑娘给三少爷准备了全国通兑的银票,一路上吃穿不愁,至于人身 安全,财产安全什么的,有护卫还怕什么。最不济,三少爷也是皇上御笔亲点的新科状元,亮出身份,多多少少的,那些人也要给点面子!”夏雨劝慰道。

    “唉,太平盛世倒无所谓,只怕灾荒混乱年头!”说起来,也确实是那么个理儿,但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别说是没有半点官职的新科状元,舍得一身剐敢把皇上拉下马,所以,行路难!行人生之路,更难!

    “父亲,夏总头来信,宁王已凑齐边塞粮草,不日将运抵前沿!”帅帐里,子岚低声汇报!

    “安王可知此事?”林帅沉思片刻问道。

    摇摇头,子岚不敢确定!他知道安王身边有皇上亲派的暗卫,更有阵容强大的护卫队伍,但是,就不知道,他的消息来源是否及时可靠了!

    当然,自己不会傻傻的去问什么!

    这安王,小时候,最喜欢溜出皇宫到府上来玩,也喜欢跟着他们兄弟后面比比划划,想要学武功。自从事变后,就杳无音信,等寻见时是哑巴木工,再见时,却是八面威风代天子亲征,手握百万兵权的安王!

    纵然,他对父亲彬彬有礼,但,自己却是真实的看不透他的想法!

    十多年的磨难,有没有将他性格扭曲?

    是随了谁的性格?

    姑姑的善良聪慧,还是皇上的深藏不露?

    皇上放心的交了百万兵权给他,是对林家的试探,亦或是对安王的看重?

    自从见到安王亲征,父帅就说过,这仗,必须三年内速战速决,朝庭拖不起,安王更拖不起!

    原以为,粮草将是心腹大患,却不想,由宁王负责,并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就筹齐了!

    这仗,得提前打了!

    “子岚,即日起,做好各项训战,入冬时,敌人粮草供养不足,大仗就选在入冬时节!”不用守关十年八载,对林帅来说,是一种解脱。但,同时,更是一种挑战。

    一旦决定要打大仗,肯定得上书皇上!

    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若自己一上书,无论是多大的理由,离弦之箭,不得不发!

    “一切旦凭林帅作主,本王知识浅薄,只是来学习的!”议事帐内,安王听了主副帅及前锋将军的各种议论作战计划,点头发言。

    “王爷过谦了!”林帅拱手道:“微臣以为,待宁王粮草如数抵达时,就上书请战,王爷意下如何?”边塞离洛城,单边是一个月的时日,待到粮草抵达,已是五月中。驿站快马加鞭,一个奏折来回也得一个多月时间!从现在开始筹备训练,到得到圣上允许入冬开战,时间足亦!

    “好!”安王点头!“如此,就有劳林帅了!”

    “微臣本份,实不敢当有劳二字!”林帅谦逊回道。

    这孩子,当真是长大了!

    不再是跟着他身后叫舅舅的小毛孩了!

    举手投足之间,皇家的威仪自显!

    唉口气,身在皇家,多少的身不由已啊!

    送妹妹入宫,就是林家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世代武将之家,无端的卷入了后宫之争,毫无准备的打了个措手不及!

    妹妹看破红尘,终日素餐礼佛,不再过问俗事,甚至,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怕早已命归黄泉!

    家大业大的林家,也遭了滔天大祸,抄没家产,沦为平民百姓,原以为,这辈子乃至儿孙几辈再无出头之日,却不想,边塞战事起,林家重得重用!

    寻妹觅觅,妹妹的血脉尚在人世!

    惊喜的是,皇上派人寻回宫中,并封王授权!

    为家,为国,这一战,势在必得!

    刀光剑影他林某人从未惧怕,却对未来的朝堂心生惧意!明枪易躲,暗剑难防,如果那位心不在安王身上,林家和安王,未来的路,何去何从?

    为了妹妹,为了安王,更是为了自己和林家,未来那一战,也不得不防了!

    宁王,一个呼声最高的王爷,这次,又筹备了粮草,仗未开战,已得头功!

    “对,这芋子,说好种,就是不用防备什么!”杨子千指着庄子上长得绿油油的一片片大叶子,对庄头道:“你看,种谷子还怕虫害,怕空壳,怕雨打风吹!这东西,确是最好种不过!一点儿都不娇贵!”

    还不娇贵,一个堂堂大户小姐,时常催促着自己这些庄户下地清理杂草,又让观察,又让写种植要点,比伺侯秧苗谷子难多了!这些,庄头当然不敢说出口,只一个劲的点头称是。心里甚是婉惜,要种了谷子,这会儿,谷穗都开始垂头了!

    “还有,这庄上,我看路上田边土角的杂草也多,这个时节,大家儿也不忙,明天开始,就锄草吧!”杨子千低头,看着脚边的路面,对庄头道。

    “是,小的明天就给他们安排!”庄头心里苦笑不已,这四姑娘,真的是折腾人的事儿一个接一个。春上种了芋子,修了水渠,才刚喘过气儿,明天又开始锄草了,这路面不长杂草难道还能长出花儿来?

    “给他们分片区锄草,晒干后烧成灰,用粪浇了堆成堆,到秋上,我自有安排!”看庄头还一愣愣的,杨了千索性一一交待了。

    四姑娘让分片区锄草烧成灰,秋上有安排,那么,是不是做得多的就有重赏呢?这些日子,努力做工的好几个小子都得到了四姑娘的额外奖赏,于是,大人小孩子姑娘媳妇,全家总动员,纷纷出动!

    一时之间,新科状元杨家的庄上又出新闻!

    不用看别的,隔得远远的,就看那无数袅袅白烟,将整个庄子都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要不是有些柴灰的味道传来,你会觉得,那个庄子似在仙境中,如梦如幻,村庄房屋树木,若隐若现!

    都不知道,这又是闹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