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好,众爱卿平身!”满朝文武,高呼万岁!却不见,哪位君王真能万岁,不过,今天,殿堂之上新添了人,天子还真的是龙颜大喜!

    三张陌生的面孔,承恩着重看了那个叫杨子森的孩子!

    这就是皇上御笔亲点的状元!

    西宋开朝以来最年轻的状元!

    毫无家族建树根基的状元!

    相比他身后的探花、榜眼,承恩觉得,这孩子,更大胆!

    不卑不亢,更不是唯唯诺诺,静静的站在殿前,气宇轩昂,好个年轻有胆的小子!

    “新科取士,朕新得三位爱卿,众卿家如何看?”皇上看着眼前的三人,榜眼探花还熟悉,一个是右相族中子弟,一个是太傅之子,这样的勋贵家族,出了人才是正常之事!但,自己亲点的状元,任人猜破脑袋也想不到,竟然是出自山野农家!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朝臣高呼。

    “是啊,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出于蓝胜于蓝,看看今科士子,一个比一个年轻有为,朕心甚慰啊!”朝臣欢呼,远没有自己的感受真实。“此后,此三人将与尔等同朝为官,大家更应相互扶持”

    “臣等定不负圣望!”朝臣应答。

    “有本上奏,无本退朝!”看皇上闭眼装寐,承恩上前高声朗道。

    “启禀父皇,儿臣有本上奏!”宁王大步踏出,双手奉上奏章!

    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承恩只得上前双手接过,捧到了皇上面前。

    “好,不愧是朕的儿子!”看完奏章,忍不住赞道。

    皇上历来是不喜形于色的人,这是什么情况?

    各派人士悄悄的打量着皇上和站在朝殿之中的宁王,揣测着奏章内容。

    只有左相一派,心里暗暗高兴!

    集一派之力,铸一件事,岂有不成的道理!

    “传朕旨意,速将宁王备下的粮草悉数运往边塞,由安王亲自接收!”看完奏章,皇帝金口大开!

    原来,是宁王将边塞所需粮草备齐了!

    果然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兵部最头痛的事就是粮草,这次安王出征,皇上却将这等棘手之事交给了宁王,几个大臣私下里差点就干杯庆贺了。

    三年天旱,再加上连年边塞战事不断,国库早已空虚,都不知道,宁王凭了什么本事,居然凑齐了,不怪乎皇上大喜!

    看来,在皇上心中,又添了砝码!

    皇后之子,外戚左相,无论有多么大的势力,自身是个软弱的,想扶也扶不上马!一件事,足以让他的斤两大增!

    一些观看风向的人,心里悄然有了一点改变。

    杨子森静静的听着各种上报,有时候,他觉得,朝堂设了六部都是吃干饭的,什么事儿,都在这大殿之上争论不已,似乎都在等着皇上的决断!

    当皇帝可真累!

    站了半日朝堂,杨子森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一点!

    “退朝!”承恩看皇上已无耐心,趁没人跳出来之时,高声大呼。

    憋了半日的杨子森也终得呼出一口大气!

    “可是新科状元杨大人?皇上有旨,御书房觐见!”刚呼出一口气,身边,一个小内侍站定,轻声传话。

    这是什么情况?

    杨子森一下就蒙了!

    满朝文武,独自己三人是新科进士,连带着几个成年皇子,都没有单独觐见,偏偏留了自己!

    心,一下就悬到了嗓子眼。

    “有劳公公引路!”杨子森稳了稳心神,这会儿,可不是走神想事的时候,连忙恭敬道。

    “请杨大人随咱家来!”小内侍还真有公公的派头,毫不气的走在了前面。

    一路上,杨子森都想不通为什么会点名觐见!

    “新科状元杨子森觐见!”门外,小内侍站定传唤。

    “宣!”内里,天威不显而现!

    “学生杨子森见过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子森一进门,跪拜磕头,高呼万岁。

    虽然内心忐忑,但他稳住了心神,确定声音洪亮,别说一个小小的御书房,就是朝堂之上,也足以让人听得清楚明白,但,久久,久久的没有平身的应答。

    低着头,盯着地上,杨子森确认,这御书房的垫子,比老娘的手艺是要好上许多!

    “平身!”就在杨子森快稳不住心神,要开始冒冷汗时,头顶终于有声音传出。

    “谢皇上!”起身,再次给自己心里鼓着劲!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想着轩儿曾经在他家过了好多年,心里,就有着愧疚,又有着欣慰!这孩子,家庭没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小小年纪就有此作为,假以时日,定是国之柜梁。他的策论,见解新颖独特,一时兴起,将人召来,其实,自己也没想过要问他什么。

    “杨爱卿,此次高中,朕想委以重任,你意下如何?”从御案前起身,他居高临下问道。

    “多谢皇上厚爱!”杨子森弯腰答谢:“学生有个不请之请,望皇上允许!”

    呵,这小子,才见面就敢提要求,要知道,这是九五之尊,可不是什么乡绅里长!凭一个小小的新科状元,就敢提要求?承恩看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农家小子,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

    “说!”显然,皇上也很意外!

    “谢皇上!”杨子森低头弯腰拱手禀道:“学生年幼,得皇上厚爱中得状元,适才在朝堂听得各位大人为国事献策献计,学生深感知识浅薄!为此,特请皇上允许学生游学三年!”

    “噢,不为官,游学三年?”这小子,确实独特!再次定睛,确定,是个毛头小子,什么知识浅薄,多半是被那一群文武大臣吵晕了头,想要躲清闲去吧!难道,十年寒窗,不为光宗耀祖,更别提什么报效朝庭?他真的就能放得下?

    “是,学生从乡野中来,见过最多的就是庄稼。学生扪心自问,以自己的能力,想要为官一方,为黎民百姓造福,实无那本事!”杨子森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真敢在天子面前推辞!当前的朝堂,想要中立明哲保身,以他这个毫无根基的农家小子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官不就!这是自己和妹妹多方讨论下的结果,却不想,还真的用上了!因此,从头到尾,在皇上面前,他不愿以微臣自称,而更喜欢学生二字!

    “你小子,倒给朕出了一个难题!”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皇帝亲哼出声!“明日赴了琼林宴,打马御街前后再说,你退下吧!”

    直到人都看不到影子了,皇上还在盯着那道门!

    承恩真的不知道这杨家的人是怎么想的?

    居然还没为官就辞官?

    是啊,琼林宴,状元骑马游街,无上的荣耀,在光环下,都还坚持,那他科考一定是不为官而来?不为官,又为何?

    “承恩,那杨家的夫子,是何来历?”普通的读书人,断不会教出这样的士子!

    “回皇上,风起最了解,确实是屡考屡落第的秀才,无他!”承恩聚神回禀。

    居然只是一届秀才,就能教出如此聪慧的小子?还真不是什么名人隐士?

    “甭管他什么宴,什么马,我都不稀罕!”回到庄子上,杨子森后背都湿透了!激动,害怕什么心情都过了,这会儿,对杨子千道:“妹妹,你说的真对,这伴君如伴虎,你都不知道下一刻他到底是喜还是怒!以我这样的年纪和心智,确实太难应付了,辞官不做,确实是上上策!”

    “呵呵,三哥,你可知道,你丢掉了是万千学子羡慕不来的荣耀和前途,真不后悔?以后,可别怪我尽出馊主意噢!”杨子千忍不住好笑,自己是女子,当然不用体会那动不动就跪拜的滋味,才半日时间,杨子森就主动退缩了,可见,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绝不后悔!”杨子森豪情万丈“你说的行万里路,看万卷书,这样的游学,确实是目前最想做的事。只是,怕你和爹娘大哥二哥失望!”

    “不,你想错了!”杨子千看着意气风发的老三道:“无论是爹娘还是大哥二哥,又或者是我,我们都不需要你一个状元郎为官来撑起一片天,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家庭的平安,家人的幸福,或许,他们有些不懂,但,当我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后,必定赞同你的决定!”

    “谢谢你,妹妹!”杨子森看着杨子千,心里又有了丝丝内疚,原本,想着中了状元为她谋一个好人家,却不想,中了状元,还有很多陷阱,为避乱,自己选择激流勇退,岂不是,又生生断了她的未来?

    “当真不留恋名利?”皇上御笔亲点的状元,在赴过琼林宴,打马御街前后,居然又被皇上金口玉言:“暂不为官,俸禄照享,游学三年归来另有重用!”不仅满朝文武不懂这是唱的哪一出戏,街头百姓、各路人马均是好奇不已!

    “不懂,真不懂,杨家小子为何走这一步棋?皇上又布的什么局?”孙浩和夏总头,也是相视无言!

    西宋开朝以来,这一届科考可谓新闻倍出,一个最年轻的状元,一个只拿钱不做事的官!

    让想要拉拢的帮派住了手,更让那些想要择婿的人家断了念想!无根无基也就罢了,居然还无官,三年,三年谁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子?罢了,好姻缘还是别处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