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娘,您放心吧,像妹妹这么聪明能干漂亮的人,上天一定会给她配一个好姻缘,咱们不着急啊,再说,三弟高中了,妹妹的婚事也就更好谈了!”话要捡漂亮的说,但邱娟更是真心的希望这个小姑子嫁个好人家。不说什么,至少,像自己一样幸福就好!

    “唉,好的咱高攀不起,我不想多好,就想他一心一意对你妹妹好,家里公婆明理,叔嫂妯娌合睦就好!”月娘摇摇头:“说起来,就这样的人家也难找,我们都窝在这山寨里,没有出门窜户,更没有交际,说好说坏,还不都是媒婆一张嘴的事儿!”

    “没关系的,妹妹是个有主见的,看人也准,想必,她对自己的事也上心,说不定,到时找到意中人了,让您给参谋一下呢!”这小姑子,走南闯北的,丝毫不输给男子,这样的姑娘,家里真要两眼一抹黑胡乱给找一个,就如徐家那档子事一样,到时反而不美。

    “但愿吧!”自家的丫头,确实不同常人家的姑娘,月娘也祈祷她像王大丫二妞她们一样,自己相一个中意的回来,这样就少很多事了。

    月娘在家,暗自焦心。

    杨子千却是乐得自在,压根儿没想过这档子事。

    辞别府城的哥嫂,和老三一起,优哉游哉坐着二哥制作的马车往洛城而去。身边有夏雨,高大兄弟,还有阿海阿成阿放,要文有文,要武有武,一路上也不怕山其匪强盗。别的士子是抓紧时间看书识字,老三一路上却和杨子千谈天论地,让他惊讶的是,妹妹的很多思绪方式远远超过了自己这个男子。

    中状元,打马御街前,奔赴琼林宴,在常人眼中,是多么的风光无限。

    而妹妹,看到了状元身后的各种斗争。

    一旦有了功名,就会有无数的人来结交,醉翁之意不在酒!

    到时候,跟谁一派?

    杨子森从来没想过要投靠谁,但是,在官场,没有靠山就都于没有根基,没有根基,就是一只小蝼蚁,任何一个有势的人都可以将你捏死!

    “那你说,要靠谁?”一路上上,想了一天一夜,杨子森都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朝堂之中,几位皇子明争暗斗已是不争的事实。但那一位却从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干涉,更没有暗示某位将胜出。文武百官,暗地里押宝,自己这样的人,又押谁?

    “照我说,谁咱也不靠,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当今西宋,最大的靠山,还是忠于皇上!”杨子千将各位皇子的优劣一一分析,然后建议道:“若您真高中,记住,只忠于皇上!”

    “我明白了!”杨子森郑重的点头应答,妹妹看问题,一针见血。所有这些,在府城学院里,同窗们谈笑声中就有过辩论,但大家都误入了歧途,显然都没想到这么一个重要的现实。是啊,当年天子,虽年四十有加,却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大疾大患,如日如天的年龄,权势正是他看中的,偏偏,几位皇子却欲趁早拉帮结派,营造自己的势力。显然,天子是看到了,但没有采取行动,一旦真有行动,无论投靠的是谁,都会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豁然开朗的杨子森一到洛城,是哪儿都不去,窝在庄上看书习字,什么同窗喝茶,老乡聚会,概不应邀。

    杨子千却比他忙得多。

    一千亩的地,要种芋子。

    从打窝,到施肥,再到下种,杨子千亲自挽了衣袖下地指挥。

    “你说,这四姑娘,是真懂还是不懂装懂?”

    “我看难说,你说懂吧,你我这些老庄稼,几十年地里摸爬滚打出来,你见过这窝距这么宽的?”

    “是啊,怪可惜的,一千多亩田地,全种了这东西,说是菜,什么菜也不及粮食重要啊!”

    “就是,这两年,边塞吃紧,粮食越发金贵。当真是准备大干一场的话,指不定赋税加重,征粮征兵。虽说东家有功名不交捐税,但放着一千亩良田不种粮,白白错过发财的好机会,可惜啊!”

    “就算是种,也不能隔得这么宽啊,这纯粹是浪费田土。你看,说有一万斤左右的种子来种这些地,窝距紧凑些,边角再扩大些,至少,也能省一半田出来种谷子!”

    “唉,可惜了!”

    “你我在这儿喊可惜有什么用。看看,阿牛都不建议一下,还一个劲的问四姑娘是不是这样种?”

    “也难为阿牛了,虽然当了庄头,但是,这地是人家的,让你怎么种就得怎么种,他不也没办法吗?”

    “但愿秋收时别后悔怪罪给他了!”

    “这倒不好说?做好了,是她的功劳,做差了,可就是下人的不是了。有一句话是:事前说叫专业,事后说是借口。阿牛这会儿不建议,到秋上阿牛无论怎么说也难辞其咎?”

    “所以说,下人难当。好在,你我都是只签了长契的长年,没卖身就是好啊!”

    “是啊,是啊,话说,遇着这样的东家,也希望她们能过得好,我们才有机会安身立命!”

    “就是,做吧,你我这些人,埋头做事就好!”

    在田地里亲自指导了两天,见庄户们都能按她的要求熟练的做工了,杨子千才总算解放了出来。

    别说,少有弯腰劳作的人,就是缺乏锻炼,腰酸背痛,很是不得劲!

    杨子千带着夏雨,在庄上转动,有些眼馋媳妇们在田边土角种的青油油的小菜。这些菜,才真正的原生态有机蔬菜。

    “要不,我扯几棵回去吃?”夏雨看她不停的说这菜好,那菜怎么吃,忍 不住问道。

    “罢了,罢了,要吃还得买去吧,她们说不定还指望着卖两钱买油盐呢,到时候别说我太贪”杨子千摇摇头,阻止了夏雨的行动。

    “四姑娘,也就你这东家当得这么豁达,几棵青菜算什么,哪怕是捉了鸡逮了鸭也没有庄户们说话的地方!”夏雨实在觉得奇怪。这庄上的一草一木,一田一土,哪怕是水塘里才蓄积起来的一点水,可以说都是东家的,哪分得这么清楚明白?

    “我做人有我的原则,夏雨,无论别人怎么做,记住,有些东西,是我的底线,不容改变!”谁知,杨子千却是十分认真纠正。

    “是,奴婢知道了!”夏雨不明白她的原则来自何方,又有些什么原则,但是,主子不说,当奴婢的又岂能去问。

    当四邻庄子都稀稀落落的栽上了秧子,杨子千的庄子也种完了芋子,不同的是,别家的地里有绿色,这庄子,却是一片翻过的新土,看不到一丝丝绿叶。

    庄户们每天早上起来远望过去,内心都是一片感叹,这四姑娘,闹的是哪样啊!

    好在,三少爷去殿试了!希望有一个好消息传来,这样也能弥补秋收无望的缺憾!

    刚喘过气的庄户们,又接到一个通知,让修水渠。

    修路,修水塘,再到修水渠,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只不过,种的这种菜,又是水田,又是干土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活,活得了几成。这水渠,修起来时,怕都是夏秋时节了。

    杨子千对洛城这庄子修水渠,唯一不太满意的是,条石太少了。

    要掏钱去买石头,好像有些亏!

    “四姑娘,我们就把这些乱石堆砌打夯也是一样的!”阿牛当然不认同买石头,他指着田边地角以及挖水塘时起出来的那些乱石说。

    “这样确实能节约不少钱,但,劳动量大,大伙儿怕要吃些苦头了!”杨子千想着没有现代机器的夯紧泥土,那可全靠蛮力气的。

    “无妨,我们这些庄户人家,多的是力气!”阿牛说到底,还是一个实诚的人。

    “既然这样,就让大家伙儿干吧,到秋上时,我会给你们一个惊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种芋子不像栽秧子工序那么多,这芋子一种上,有肥就施一些,没肥也将就,就是个大个小个多个少的问题,绝不会出现倒秧苗,空壳等病症,相应的,庄户们也轻省很多事儿。

    “好咧!”既然有东家的承诺,无论惊喜是什么,让做就做吧。

    于是,庄户就又开始了新的劳作。

    “那杨家,确实折腾不断”孙浩和夏总头,边喝茶,边小声嘀咕。

    “是啊,丫头传信,让注意着殿试,孙老爷,依你看,杨家那小子高中的几率有几成?”夏总头是武夫出身,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好说,这杨家,我也算是有过交情,总是出人意料。一个状元,怕也不难!”孙浩眯着眼想了一下“边关那边,大哥来信,预计今年底,最迟明年春就要结束,再拖下去,对安王不利”

    “是啊,安王根基本就浅,三五年的呆在边塞,朝中更是无人,确实是个大问题”夏总头想了想,叹气道:“就怕粮草跟不上!”

    “这是宁王的事儿,我们不用操心!”孙浩道:“据我得到的消息,左相一派筹积了不少,就等殿试后报功请赏,再发往边塞!”

    “这么诚心?”夏总头摸了摸胡子,这消息,是孙浩说出来的,那一定很准确,但,似乎,不太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