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年关,随着杨家的崛起,在李家寨子里已不再是一个难关了。

    杨家改变了自家的生活,也改变了大部分人的生活。不仅是这些年跟着杨家做工的罗虎王三杨大年和郑和尚、夫子几家人,还有在杨家做过工和正当长年的人家,都有了余钱为孩子添一件衣衫,买了大块大块的肉回来,大人孩子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几家欢乐几家愁,李姓人家,固守着自家的田土,只好羡慕的看着别家日益好起来,大有追上他们之势。

    而冯家只有满满的嫉妒和恨了。

    凭什么,腊月二十九的今天,隔壁的人家人声鼎沸?

    寨子里的人都知道,夫子家今天过年。

    请的人,不仅有杨家,更有亲家罗家,那个当初明明被山匪抢去的大妞谈笑风生的在大门口迎接着人,屋子里明显的听得小儿的欢笑。

    “娘,人都到齐了,父亲让你上桌呢,杨二婶和罗婶婶他们正等着你,这灶房里的事交给我吧”大妞将人们迎进屋,又在灶房里大声说道,这声音,传到隔壁,让冯全听得心里怄火不已,父亲,父亲,你父亲老子我在这儿呢。

    “行,行,唉,你们三个丫头,一回来我什么都搭不上手,连你弟弟都粘着三妞,不要我这个娘了”罗氏拍了拍身上的柴灰,洗了手,边笑边走出了灶房。

    三个丫头,曾经,娘日益打骂,觉得很碍眼,那年,将她们扫地出门,家里却又有了两个丫头。罗氏,那个说话做事从来小心翼翼的女人,怎么一出了冯家的门腰也挺了,嗓门也大了,这些话,就像是故意说给隔壁的自己听的一样。这娘四个,曾经,不都是自已的妻女吗?怎么,就变了呢,梦一般的过去,这时候,是不是又是做梦呢?梦醒了,这些热闹,是不是就该在自己家里上演了?

    “爹,好香,五妞要吃肉肉!”拉着冯全的手,瘦黄的小丫头大着胆子仰头看着他。

    “吃,吃,吃,你个赔钱货,和你那*娘一样,整天就知道吃,这都中午了,还没做好饭!”冯老太太,明显苍老,精神不似当年,却依旧恶习不改。

    “吃怎么啦,有本事,有本事你就别吃啊,别人家吃香喝辣,你不*,不*还是一天三顿喝稀饭?”宋青青一把拽过五妞,拖进了灶房,边走,边回顶着冯老太太。

    冯全手中一空,伸手,没有拉住五妞,回头,看到了怒火中烧的娘,还有就是那个日益丰满却再不敢近身的女人,三个女人一台戏,自家就余这两个女人了,戏却依旧不停。苦笑,酸涩,自己这一辈子,是享福享早了,后半辈子,注定活该受罪了!佃的李家的田土,因着租子的增加,又只靠自己一个操持,这些年,别家是越过越好,自己倒好,越发艰难。有心想要投靠杨家,一是因为罗氏,二,则是老娘整天指桑骂槐,早将人得罪透了!

    欢笑和幸福,都属于别人,自己就这样过吧!冯全在这一瞬间,像是活明白了,不再唉声叹气!

    年三十,河湾杨家过年。

    大宅院里,摆了八桌。

    他们不仅请了要好的几家人,连着长年家的妻儿老小都请了!

    “啧啧,没见过这么大方的东家!”

    “这人啊,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才受穷,你看杨老二家,这些年,大方宽厚,无论是帮工还是长年,都没拿下力人吃过亏,家里不仅仅没穷,反而越发富裕了”

    “是啊,听说那举人老三还中了进士,明年,指不定能中状元噢!”

    “别的我倒不羡慕,这老三,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小时候还不一样光着勾子在河里摸鱼上树掏鸟,为什么能有这样大的出息,那可是因为有了夫子!”

    “就是,就是,你看看,都七八岁了吧,夫子跟李家解了约,被杨家请了回来,这不,就给教出了一个举人来,啧啧,李家这是栽了树,杨家乘了凉!”

    “这话我可不赞同,要说,还是李家不厚道,天灾年头违了约解雇了夫子,是杨家做好事将夫子留下来一起喝了几年的羹羹,这呀,是人做事,天在看,好人有好报!”

    “照我说,是杨家祖坟埋正了,这才出人才!”

    “什么祖坟哟,我听蒋大嘴说过,杨家两兄弟来李家寨子前是遇了洪灾,房子都冲走了,别说祖坟,早不知道冲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就是屋基好,对了,肯定是屋基,你看河湾那地方,后有靠山,前有河流,一定是个好屋基。”

    “再好,也是杨家的,河弯、后山,都是杨家花钱买下的,你说屋基好,这还没修房就能买地了,好像也说不过去了呀!”

    “呵呵,说到屋基,别人不知道,我倒是知道一点”小声议论了半点,有人忍不住插嘴道:“要说以前,确实是那蒋半仙给看了一个好屋基,可惜就有那不着调的给破坏了!”

    “啊?”显然,这样的新闻足够新,全都看向那人:“谁呀?”

    “这我可不敢说,说了杨家要知道了非撕了那人不可!”那人再次低声道:“好好的屋基,就被他挪了足足有一尺远呢,你们说,这杨家,非但没有什么损失,还越发红火起来,这算哪门子道理?”

    这样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人算不如天算,我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杨家,注定该发了。算了,你我这些,做人还是要厚道”最后,一个人总结发言,往自家屋子走去。

    面面相觑的众人,回味着做人要厚道的话,想着,最早跟着杨家的几家人,以前,在寨子里,还真是憨厚老实的!看来,果然这样!

    “我杨大年有今天,全靠各位亲戚朋友兄弟的帮助,今天过年,大家就开开心心的吃好喝好,往后,仰仗大伙儿的地方多的是!”主位上的杨大年,举着酒杯,满敬宾。

    “杨老爷气了!”换了称呼,虽然有些别扭,但,还是一样亲热,众人回敬。

    “夫子,学生敬您!”杨子森端着家酿米酒,起身向夫子道。

    “子森啊,你是个出息的,夫子此生,有你这样的弟子足亦!”夫子看着这个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的年轻弟子,欣慰不已。

    “夫子,还有子禾这个女弟子呢?”小五丫挤到了三哥面前,手中也端着米酒道。

    “你个小丫头,和你那四姐没区别,尽调皮!”夫子看着这个杨子千第二,哭笑不得:“这酒你可喝不得,喝了就得醉!”

    “学生不喝,敬了您,由我三哥代劳!”杨子禾调皮的看了夫子,又看着三哥。

    “好!”这孩子,禀承了杨家孩子的聪明,却又如杨子千一般精怪,夫子满意不已。

    “夫子,往后,子禾,子树,再以后,光远,光明,光亮、、、、凡我杨家孩子,都全指望您了!”杨子千这会儿也挤了过来,向夫子说道。

    “你个丫头,我就知道这酒不好喝,你这一说,我还负责教你杨家三代才行了?”夫子假装怒视杨子千。

    “对,就这个理儿!夫子,您看,我三哥明年要中了状元,来请您的人肯定很多,您的门槛都要被踏破。我们是老熟人,老交情,所以,就先定下了,您老哪儿也别去了,就在这寨子里,就在我们杨家!”杨子千嬉皮笑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想撵我走可没那么容易,不知道是谁说要给我养老来着?”夫子微微一笑,那些年,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孤独到老,杨子森就多次表态要给他养老送终。这一年年的,自己不仅妻,有了女,更有了子,还有了一个举人进士乃至状元的第子,这样的人生,足够*,这寨子,确实也适合养老!

    “学生一定给您养老!”男声声音洪亮,女声声音娇脆,不仅夫子,连杨子千,连着众多宾,听得这句话时,都深受感动。

    “月娘,我看子禾学得像模像样的,你看,过两年,我们家的丫头也该学了,到时候,是不是、、、、、、”虽然,男人喊杨大年为老爷,但罗大嫂还是更愿意喊月娘的名字,这会儿,看着杨子森兄妹在那儿发誓表忠心,陡然想起一事儿。说起来,夫子也是自家儿媳的父亲,但,人毕竟是杨家花钱请的。

    “这放一只羊是放,放两只三只和一群又有什么区别,这事儿,只要夫子愿意,过两年,你家闺女,王家小子,还有我家小六,他们都差不多大,一起送去让他管教管教!”月娘看着儿大女成人,一个比一个有出息,满心欢喜,当下应允。

    “太太,您看,我家小子,是不是也可以、、、、?”坐在左侧的郑和尚家的听到这儿,连忙顺势开口。

    “好,这事儿,开年后,就让大年去问问夫子!”慈爱的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小子,也有好几岁了,送去上学,正好合适!月娘点头同意。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圣人三千弟子,老夫也不嫌多!”夫子听了杨大年的来意后,当下表态。

    年后,夫子家新收了郑和尚的儿子为弟子。

    这一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家有适龄孩童的,哪怕节衣缩食,都想要送孩子去夫子那儿。找到杨家的人越来越多。

    “这可怎么办?”杨大年显然没想到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不如,就办一个学堂好了!”杨子千慢悠悠的吐着南瓜籽“只要夫子不嫌累,愿意上学的,按家庭情况交一些束修给夫子,都来学就行了!”

    “私塾,变成了村塾,你们当真愿意?”夫子问杨大年。

    “夫子,这事儿,孩子们说是好事儿,我想,这样也好,大家都能学到知识,就不用像老三当年那样偷偷的学,说到底,还是您老在修行!”杨大年并不介意,杨子禾一个女孩子,在寨子里也没有男女设防之说,更何况,杨子千还准备给她配一个丫头,他们也不再担心什么。

    “好,老夫没想到,到老了,还有桃李满天下的机会!”夫子点点头,杨家人,果然心胸宽广!

    “夫子!”

    “师母!”

    无论是弟子,还是其家人,见面一声问好,走时一声再见,恭恭敬敬,罗氏和夫子,在李家寨子,人品爆涨!

    这样的直接结果是,导致冯家老太太再骂街时,路过的人都会回以她一个白眼!渐渐的,她的声音小了,再后来,是关上门不敢骂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开年后,杨子千兄妹三人,又踏上了征程!

    “照我说,老二家的和孩子们就该留在家里!”月娘看着远去的背影,很是不舍,这么小的孙子,才抱了二十多天,又给抱走了,又要到一年才能看到。

    “娘,妹妹不是说了吗,二弟妹在那边看看帐本,管理庄子和作坊,不像我是个没用的!”邱娟劝慰着月娘。

    “尽瞎说,谁敢说你是个没用的,娘第一个不饶她。我们杨家的无论儿女,儿媳,个个都是能干的!”月娘回身,抓着大儿媳的手道:“幸好你不用远走,天天陪在娘身边,要不然,我就像那燕子一般,将儿女一个个喂养大,然后都飞走了、、、、”

    “娘,都说燕子养儿枉费心,但乌鸦还知道反哺呢!弟弟妹妹们不是飞走了,只是去做他们该做的事儿,您看,到年节时,一个个的还不都飞回来了吗,围着您,孝顺您!”邱娟劝慰着月娘。

    “是啊,过年回来,交到我手上的银票、地契房契越来越多,但,我还是想他们都围着我身边转。娟儿啊,你说,我这人,是不是特别不知足呢?”被邱娟掺扶着回屋,月娘感叹不已。

    “娘,妹妹说了,咱们家现在才起步,等三弟高中,待府城的生意正常,那些产业,她都会教给能干的人去管理,到时候,都会回来,或者,我们都会搬到府城,甚至洛城,一大家人,高高兴兴,团团圆圆,让您老过儿孙绕膝的好日子!”说起来,邱娟一直觉得,这个家,是妹妹在做主。

    “四丫头啊,也是我的心病,今年,可就十七了,娟儿,你说,她要找个什么样的人家才好!”不说杨子千还好,一说,月娘焦心的事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