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杨姑娘,既然路过敝庄,请到庄上歇息一晚!”夜色朦胧的小关庙门前,林正盛情邀请。

    刚进小关庙时,杨子千看着二嫂和许氏怀里抱着的两个婴儿就觉得在这儿过夜实在太难为她们了,再看这一大群人,也无处安置,摇头叹息,不想,这会儿,活**却出现了。

    对林正,杨子千从最早的感激到觉得不可思议,再到憎恨和平淡,恩恩怨怨,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是什么情绪了。不过,作为一庄之主都亲自前来邀请,她觉得也没必要再假装气。

    主仆下人,浩浩荡荡进了庄子,依旧被安置在了牡丹院,下人护卫们则被另行安置了。

    “谁呀?”才开门是送饭的婆子,这会儿,谁又不长眼睛来打扰自己,毒王满心不悦。

    “前辈,子千来打扰您了!”杨子千笑颜探头进去,就看到毒王的满脸冰霜,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怪老头,自己可不想惹他不快。

    “小姑娘,原来是你呀,这么快,请我喝喜酒来了!”一看是杨子千,毒王乐呵呵的大开院门,笑道。

    不说还好,一说,杨子千心里就疼。来看毒王,是觉得作为一个晚辈应该有的礼仪,更多的,还是因着这个孤独老头对她别样的亲呢和信任。却不想,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怎么,那小子没来?”看向杨子千身后,空无一人,毒王很生气。人就是爱屋及乌,对讨喜的杨子千迁就包容,对能承受汤药浸泡的阿河,他也觉得好,可是,这会儿,不说来谢自己的救命之恩,至少,这么晚了,丫头过来看自己,他也应该跟着啊,也不怕她有什么事?

    “前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只是,从此,他再也不能亲口向您道谢了!”杨子千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毒王是江湖中人,阿河也是江湖中人,江湖恩怨,帮派林立,谁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纠葛,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怪老头翻脸不认人,殃及的还有自己这些池鱼。“他死了!”这样的说辞,一了百了,再好不过。

    “怎么会?”毒王比旁人更清楚“老夫解过了毒,还有死了的道理?”怒目圆瞪,显然是觉得杨子千在怀疑他的医术。

    “不是因为毒,是意外死亡!”说这话时,眼泪忍不住就挤了两滴出来。

    不是因为自己的毒就好!毒王看小姑娘泪眼婆娑,没敢再问什么意外!

    这也正是杨子千想要避免再谈及的问道。

    “好了,好了,小姑娘,那小子注定是个命薄的!”揭开了别人的伤疤,毒王余心不忍,转眼讨好道:“要不,你来这儿,老夫收你为徒!”

    开什么玩笑,困在老毒物身边,终生与花花草草,坛坛罐罐为伍?她杨子千可没想过这辈子做李时珍孙思邈,献身医学事业,她要的是有足够的钱财,有足够的时间来享受这难得的第二次人生!

    “不,不,老前辈,我答应过他要好好的活着,活得精彩,然后带着他的希望游遍西宋大江南北,我不能食言!”后退两步,演戏演全套。

    “唉、、、、、、、、”毒王叹气!“好了,你也看过我了,回去吧!”这丫头伤心成这样了,再让她做点什么好吃怕是不可能了,毒王歇了这样的心思,下了逐令。

    “嗯,前辈,这是我在洛城买的衣料,没来得及为您缝制,您看让庄上的针线房制作一下可好!”既然要来看往他,杨子千还是随身带了礼物,虽然,他知道毒王不稀罕这些,但,心意带到即可。

    “这丫头,老夫又不缺衣少食!”接过布料,毒王嗔了一句,心却是暖暖的,走南闯北,无家无室的人,除了庄上按规分发的衣服外,这是第一个外人送的东西,原来,他也是有人惦记的人了!

    “前辈,那我先回牡丹院了,明天一早就要回家,我就不来打扰您了,您多保重!”低头,杨子千不想看老头眼中的眷念,与土匪山庄有些交情都算是意外,再不可能将一个江湖毒王带回家去供养,谁知道,等待她的还有多少惊吓!

    “去吧去吧!”杨子千前脚跨出院门,后脚,老毒王“砰”的一声将院门关上了。

    杨子千觉得,那是一代毒枭关上了他的心门!

    将杨子千一行人迎回牡丹院后,林正也再没有过多的套近乎,只留下:“往后姑娘过往请到庄上住,不必气!”,然后,按照以往的常礼让人照应着。

    “都不知道,这林正是疯了还是傻了,对不沾亲带故的人都这么礼遇”自怨自艾的庄主夫人想要看出什么猫腻终没有如愿,只知道,那一行人,来去匆匆,独留下她在山庄日夜煎熬。

    又是一个黄昏,月娘终于盼回了自己的儿女,以及令她欣喜万分的双胞胎孙子。

    乱乱的场面,迎回了自己的儿孙,杨大全发现多了几个毕恭毕敬的外人。这本没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家,多几个外人不是长年帮工就是下人,只要儿女没有介绍,也就不足为奇。但,他觉得又少了点什么。

    细细想了又想。是了,少了一个人。

    “四丫头,怎么没见着阿河?”待众人见过当家主子下去安置后,杨大年终于逮着时间问道。

    “咦,当真,你不说,我还没注意,阿河怎么没回来?”这一次回寨子的人很多,大妞一家人,二妞夫妇,杨子强夫妇,还有夏雨高大兄弟和山庄送的护卫,但,还真少了这个孩子,月娘也问道。

    夏雨在杨子千身后,偷偷的打量着她。

    “阿河死了!”一个谎言,说得次数多了,就成真的了。杨子千更不想告诉老实巴交的爹娘,被人蒙骗的感觉不好,只自己一人知道即可。

    “死了,还是没有救过来?”杨大年和杨子林、杨子森都知道他替杨子千挡了毒刀。当杨子千出现在府城时,他们以为他留在了河包县。杨大年回到河包县没见着阿河,又以为回了寨子,一直到寨子里杨子木的长年帮工队伍里也没见人影时,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八成,是被四丫头派往别处做什么去了。原来,是死了,还是没救过来,可怜的孩子!

    “怎么回事?”月娘显然不知道前因后果,疑惑的问道,好好的孩子,怎么会死,没救过来是什么意思?

    不得已,杨大年只得将正月里出行的惊险往事一一讲给了月娘听。

    “天啊,四丫头,你没事吧?”月娘上前,一把拉过女儿,浑身上下打量个遍。

    杨子千木然的摇头。

    “四丫头没事儿,要不是阿河挡了刀,还真该她有事了!”杨大年有些后怕,又有些伤感,在他的骨子里,忠仆的概念很少,只觉得,欠了阿河很多。

    “阿河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月娘听完,眼泪就流个不停。“可怜的孩子,从小就不会说话,还挨了这么多打,吃不饱穿不暖的,到我们杨家来,眼看日子好过了,却又、、、、、”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杨子千上前拉了拉月娘的胳膊“娘、、、、”张口想要安慰,却觉得说再多都是徒劳。

    “四丫头,你救了阿河一命,阿河又还了你一命,可见,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垂怜的,咱们呀,还是要多做好事善事”月娘擦了擦眼泪,双手合十向天祈祷道“愿菩萨保佑那孩子投胎转世为人,投到富贵人家做少爷,别再让他受苦受难了!”

    他可不就是富贵人家的主子吗?连那个深藏不露的黑二都叫他主子,可想而知,势力有多大。我的亲娘啊,咱们是被他卖了还帮着数钱的,你就别再伤心了!杨子千心里绯谤着,面上,却丝毫不敢露出半点。

    婶子,你心真善,菩萨不仅保佑着他,还保佑着你们杨家!夏雨悄悄的想着,自己和高大兄弟,就是菩萨派来看护你们的!不过,那位主,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能得到您的一场哭送,作为卖身的奴仆,实在是他的荣耀啊!如若有一天,你知道了事情的*,又该是何种表情?

    “娘,既然事情已成这样了,你也别再伤心了,你不都说了吗,一命还一命,阿河也会得到好的报应的。来,快来看看你的两孙子吧!”杨子林上前,将怀里的儿子塞进月娘的怀里,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好,奶奶抱!”月娘脸上还挂着泪花,伸手又抱紧了孩子。

    “好了,好了,既然都回来了,咱们今年,过一个高高兴兴的团圆年!”杨大年转而高兴的招呼。“对了,老三,你考得怎么样?”回首,才注意着一旁站着半天没吭声的杨子森。

    “中了进士!”杨子森淡淡说道。原本热热闹闹的团圆场景,原本高高兴兴的庆贺中进士的场面,却被阿河的事搅合了。

    阿河,那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从来,只知道他是买来的下人。直到他替妹妹当了刀,妹妹执意留下来亲自照顾他,杨子森才感觉到他不只是下人这么简单,更像是一家人般的重要,甚至,比自己这些当哥哥的还爱护妹妹,却,又死了,消失了!

    人生无常啊!杨子森心里长长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