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妹妹!”远远的,看着杨子千来了,杨子森挤出人群喊道。

    徐家全也在人群中,看着那位含笑走来的姑娘,心里有着几分落寂。

    可以说,自己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和杨家的发展,一步步走到今天,都知道是多么的不容易。这样的姑娘,却不属于他。就在去年,娘亲自对他说,殿试后,无论结果如何,自己将要迎娶表妹。

    那一个温婉可人的表妹,本以为,只是表妹,却不想,是未婚妻。而那个聪明能干,独挡一面的聪人伶俐的女子,从此,仅仅是邻家妹妹!

    娘还曾有意无意中说起,如果喜欢,也可以纳妾,如隔壁杨家的姑娘。

    妾是什么?

    别污了她的身份!

    徐家全看着边说边走的那一对兄妹,没来及上前招呼,就离他越来越远,视线渐渐模糊、、、、

    兄妹俩各乘了自己的马车回到庄上,下人及庄户们听得喜讯,纷纷道贺。

    “夏雨,看看还有多少碎银,既然是喜事,大家都赏点,意思意思!”杨子千看着恭维的人群,本想低调也不得不忍痛舍财。据说,下人们都指望着主家有喜,赏钱可是他们的一大经济来源,既然是挣外水福利,自己也不好武断的绝了他们的念头。

    “呵呵,这才是一个进士而已,要殿试能中,再赏也不迟啊!”看杨子千在那儿大方打赏,杨子森有些难为情。

    “三少爷,您一定能高中!”

    “就是,三少爷,小人们等着拿您殿试后的赏钱!”

    、、、、、、、、、、、

    “一个个真会说话,难怪妹妹要赏你们,不为别的,讨一个好彩头,这钱也花得值了!”杨子森听恭维的话多了,本来还心静如水,现在也跟着有些飘飘然了。

    东家三少爷中了进士的消息,传遍了这个庄子,庄户们腰杆都硬朗了几分。而妇人们,则由最早对东家的各种猜测到期盼,要能出个状元东家,走出去,亲戚朋友面前都倍儿有面子!

    “四姑娘,府城商队又运那种菜种子来了!”已到十月中,早过了种小麦的季节,因着庄头说连着好些年颗粒无收,杨子千也没让下种。

    水塘一直在修建中,自己又帮不上忙。杨子千盘算着等下一车队芋子种运过来安置好后,就可以随商队一起回府城,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运到这屋子里来吧,我们走了要明年二月再回,这么宽的屋子,空着也是空着,省得再去修补其他的屋子!”路修好了,商队马车可以直接赶进来,杨子千很满意自己的决定,总是那么英明果断及时。

    临行前,杨子千再次拜见了孙浩。

    “三少爷,四姑娘,恭喜,恭喜!”会厅,孙浩大步而来。

    “多谢孙老爷,晚辈年轻,往后还靠孙老爷多多提点!”杨子森忙起身道歉,杨子千也在一旁施礼。

    “三少爷气了,孙某不才,只在商介混得了一口饭吃。说起这官家朝堂之事,是半点儿不得要领!”孙浩一愣,连忙推辞。

    “官家朝堂之事,也不是我等学子妄论的。”杨子森听杨子千讲过,话到嘴里留三分,更何况,自己并没有入仕,当下也拒谈。

    “呵呵,孙某只知道四姑娘口才了得,如今看来,三少爷也是要一个人来比的!”孙浩打着哈哈,以生意人惯有的口吻笑道。

    “呵呵,孙老爷,我们兄妹二人来是向您辞行的。眼看到冬月了,在洛城也无事可做,我们就准备回家过年了!”套话越说越远,杨子千干脆直截了当的说明来意“承蒙您这两年来对庄上的关照,我们走后,如果庄上有什么事,还望孙老爷一如既往的费心!”

    “啊,这就走了?”不是无事可做,听人说,她庄上可是十里八乡最热闹的庄子,修路修水塘,二三十户庄户们从秋到冬都是汗流浃背,还说无事可做,真要有事做,是不是要天翻地覆!

    “是的,家父来信,无论秋试结果如何,都要回家过年。算着时辰,过两日回去,在府城再呆一段时间就到年关了!”在现代外出打工,无论是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眼下,西宋,虽然交通困难,但,回家团年,是杨大年,更是月娘盼星星盼月亮的事,也非同儿戏。

    “那殿试?”秋试中了的进士们,都在洛城埋头苦读,或各种钻营,指望着沾上某位的光,占一个门生的名头,这杨家,却反其道而行之,是不懂还是不屑?

    “无妨,正月开年后再来洛城就是了!”事关自己的事,杨子森微笑回答。

    “这样啊!”孙浩想着得来的消息,这年轻人,启蒙晚,却一路顺利过关斩将,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如果有幸中得状元,他将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状元郎!

    杨子千兄妹辞别孙浩回庄子里,身后跟着的马车上,堆放了一车的礼品,各种布匹补药,孙浩说得很明确,这些是贺礼!

    “哎,看看,我这乡下出来的姑娘,倒底是缺了见识,上门时没送什么礼,回来,却带了这么一摊子。夏雨啊,这大户人家的礼尚往来你可懂?”看着夏雨在那儿清理礼品,杨子千一个头两个大,急病乱投医。

    “四姑娘,您可饶了奴婢吧。您想想啊,我在尼姑庵长大,长了些见识也就是跟着您的这两年。”夏雨头摇得如拨浪鼓,要问她刀谱剑术没问题,要说看帐本礼单,打死也学不会。

    “这可如何是好啊,一回两回说不懂,总不可能次次都照单全收吧!这人情往礼单什么的,我还真得好好学学,要不,就得找个人掌管着。”杨子千看夏雨一脸为难,自己也纠结了。

    “对了,四姑娘,春兰不是在孙家出来的吗,您明年可将她带在身边*一二,这些事,让她来打理就行了!”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事可以难倒这个四姑娘,这会儿,见她皱眉,想必是真心不喜欢做,支招道。

    “春兰啊?”杨子千托腮冥思,好像,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才。老娘身边,添一两个能干理事的妇人就行,而自己身边,是得有一个会打点的丫头才行。

    交待好庄上的各项事务,杨子千兄妹,带着自己的马车和商队的人一起启程回府城。

    一趟趟的长途奔波,让杨子千倍感怀念现代软软的汽车坐垫。她决定,一回府城,就让二哥做折叠椅子,到时候放马车上,垫了厚厚的垫子,长途行走时也能轻省不少。

    一回到府城的院子,杨子千就发现,二哥,可能根本没时间做她要的东西。

    前院,人来人往,各种木材板子,堆了好多。

    后院,彩旗飘飘,婴儿衣服尿布晒满整个院子。

    这是侄儿还是侄女啊,怎么水笼头长期处于开起状态吗?

    “快,快来看你们四姑姑!”杨子林乐呵呵的带着杨子森进了自己的院子。

    “妹妹回来了!”珠儿显然很意外杨子千的突然回家,随即惊喜道:“来,大双小双,我们快来见过四姑姑!”

    夫妻俩一人抱一个,送到了杨子千面前。

    “双胞胎!”杨子千看着两个脸色红润的相似的小脸,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这木头一样的二哥,居然战斗力这么强。想着现代遗传的说话,杨家确实有双胞胎的基因,搓了搓的,想要抱,又怕摔着了。“多大了,怎么抱啊?”

    “刚满了四十天,这不,我娘还不让我出去呢!”珠儿抱着怀里的孩子,笑道。

    “还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月子里要落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屋外,许氏边说边走了进来,手上还捏着刚收回来的孩子的衣服。

    “婶子,这次可辛苦您了!”杨子千连忙上前招呼。

    “他四姑姑,我就这么个闺女,这些事儿,我不管谁管啊,偏偏珠儿这孩子,就是个犟脾气,月子里还要看帐本,为这事,我没少说她!”许氏虽然是明理的,但,明理不代表可以让女儿胡来。

    “对,婶子说得对。二嫂,你可得听婶子的。”杨子千转眼看过来看过去,尽管前院人手不少,之后院,怎么就没见着有生人“咦,二哥,咱们家,没添人手?”

    “添啊,加工坊添了好几个小子,我现在只管最后一道工序”杨子林边慈爱的盯着怀里的孩子,边回答。

    “我是说,二嫂生产这期间,你怎么没找两个奶妈丫头帮帮忙,就婶子一人操持?”杨子千虽然不赞同请奶妈,但,古代的大户人家,生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这件事儿!

    “没”杨子林讪讪道:“爹走之前交待过,我也准备找,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娘说她一个人能照看得过来,所以就没请。没想到,一生就俩孩子,还真是难为她了!”

    “二哥呀,二哥!”杨子千哭笑不得,就算先前没请人,生下两个孩子后再请也不迟啊,还是没请!真是木头一样的呆二哥!

    “添了两个侄儿?”杨子森在院外听到杨子千的汇报,很是高兴,真想一脚跨进院子去看看。可是,礼仪上是不允许的。

    “等会儿,二嫂就会推了他们出来看你,你别急。”杨子千想了想道:“不行,我得去找两个人回来伺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