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九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连人带马和车,高大显然很会办事,不仅找到了他昔日的兄弟,还将事情办得这么妥当。庄子口上,杨子千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马车,有些雀跃,有些懊恼,这条羊肠小道,马车进不来!

    “四姑娘,不要紧,这庄口也有几间屋子,先让这两位兄弟住这边,也能顺便照看马车和马儿。”庄头见杨子千看着眼前的路愁眉不展,连忙安慰道“要不,我先让大伙儿来将路修好?”

    “行,先修路!”水塘要有效果,得等到春暖花开,特别是雨水季节才有用,不急在这一时。这路,天天都要走,早修早好。

    “宽七尺?”以大家的想法,路平整到能过一辆马车即可,偏偏,东家居然说要修七尺宽,这条路修通,少说又得占用两三亩田土。啧啧,真是可惜啊!

    “是的,宽七尺,可以错开马车!”杨子千想的是,路宽才能会车,要是人来人往的,两个马车都不能错开,狭路相逢,谁让谁好?

    这东家,真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一时一个主意,一会儿说要修水塘,挖得半途而废了,又将人撤了修路。都不知道,这路修好了,会不会修房?庄户们夜里,都会小声的给枕边媳妇念叨。

    “我说,东家一家人就是奇怪,长年不见人,如今倒好,来了一个三少爷,一个四姑娘。偏偏,作为男主子啥事都不管,原来是要去考状元。而这个姑娘,年纪轻轻的,说东说西,你们这群大佬爷们,就被她指挥得团团转,照我说,她就是瞎整!”妇人在黑夜里瘪瘪嘴,十分不看好。

    “这话,可不能在外说,我告诉你,阿牛在孙家当下人时就跟这四姑娘有过交道,别说杨家二公子,据说,洛城大名鼎鼎的孙老爷都很看重她。阿牛他这两年离了孙家来这庄上做庄头,虽有些自作主张,东家不也没怪罪下来吗,试问哪一家的姑娘有这样的宽宏大量。”男人瞪了一眼,只得搬出一个理由来说服媳妇。其实,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这杨姓东家有些怪异,当家人不现身,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却抛头露面。不过,看她身边跟着的几个下人干活这劲道,却不得不佩服!

    路修到一半,庄子路口迎来了一辆马车,那是杨子森下场了!

    没有担架抬着回来,也没有掺扶,杨子千看着脸色苍白的老三,心里暗暗高兴,谁说苦难是一种折磨,其实,苦难更是一种财富。

    “三哥,你还好吧?”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这比小时候饿肚子强多了,只是想睡觉!”杨子森笑笑,比起一同下场的同窗,他是最幸运的。据说,徐家大少爷一出考场就垮了,还是下人们抬着回去的。

    “阿海,快伺侯少爷回去洗濑,我做点清淡的饭菜先吃了再睡!”杨子千连忙吩咐。

    一行人,匆匆的回了屋子。

    躺在温暖的床上,杨子森想着,自己下场回来,妹妹半句都不问结果,一心只关注着自己的身体,这玲珑心的妹妹,自己一定要挣一个状元回来,状元的妹妹,定能赢得好的婆家!

    两天后恢复过来的杨子森出门转悠,发现庄上人口聚集,修路;而屋旁边,说是四姑娘交待的待修的水塘;无声无息中,又买了马车添了长期契约的马夫。

    这个妹妹,主意总是那么多,老是闲不住。

    杨子森想着每一次上山挖野草、找野菜,吃槐花,捉鱼、、、、历历种种,一个小女孩子,该她做的,不该她做的,都做了一个遍。按照书上说的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己这妹妹,什么德也没了。但是,正是因着她的各种折腾,各种偿试,一家人,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生活!

    看着远处指挥众人忙碌不已的杨子千,杨子森深吸一口气,明年,殿试后,他将站在妹妹的身前,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撑起一片天!

    路修通了时,庄户们看着这条宽大的道路都有些不敢相信,短短的时日里,这庄上,就变了一个样一般。

    两个人,赶着两个马车,直抵东家的屋子,好像,修好路,这样还真是方便不少!

    “好了,路也修通了,以后,这赶马车的刘大为跟着三少爷,随时伺侍着。刘小为就在家侯着,我们要出去也方便!”据高大说,这赶马车的也是兄弟俩,杨子千觉得自己的磁场很怪异,身边的人经常是兄弟姐妹成双成对的跟着,感觉蛮亲切的。

    “正好,明天,我就要去看放榜了,妹妹,你要去看吗?”杨子森看了看新添置的马车和车夫,笑道。

    “这么快?”高考后等待就是一种煎熬,杨子千这些时日,一是确实是忙,二是不想给老三压力,也没问什么时候放榜,不想,明天就是好日子了。当然,也可能是黑色的日子,那些疯的痴的颠的傻的,一瞬间百态众生。“好啊,看看三哥是否榜上有名!”状似无意的笑道。

    点点头,杨子森回以她一个安心的微笑。

    这么自信?

    这家伙,貌似一直很自信,哪怕在自己这个装了现代灵魂的妹妹面前,也少有露怯!

    张榜的街道两旁茶楼酒家,好些张望的人。杨子千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静坐。阿海早就挤进了人群,他要第一时间报告三少爷这个好消息。

    “夏雨,不是说可以订包间的吗?”来来往往的人,鱼龙混杂,杨子千虽不是大家闺秀,但像她这个年纪坐在大堂里的倒少,因此,过往的人都投来好奇的一瞥,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就好像看动物园出来的猴子般稀奇。

    “四姑娘,奴婢来订位置时,包间都订完了!”夏雨抱歉不已,早知道,放榜时洛城官家小姐,甚至于像那几位都会派人盯梢,各怀不同的目的早早的预订好了包间。自己这次,还真是疏忽了,早该传信让老爹给准备。

    “看就看吧,一个个的,盯着*嘛?”杨子千看别人的同时,别人也看她。好吧,人是一道风景,风景就是人。被人盯多了,她也有些恼火。

    “四姑娘,他们多半也以为你是挑夫婿来了!”见过胆大的,没见过如此胆大的姑娘,难怪,众人越看越有劲,还有小声议论声起。

    “啊?”杨子千没明白。

    夏雨俯身,小声解释洛城放榜时的一景!

    原来,还有榜下招婿一说!

    既然这样,你们要看自己这大胆露面的姑娘就看过够吧,反正,自己不看那些高中的士子就是了,本姑娘的目的不在此。

    “不是还有明年殿试才是最出彩的吗,今天就这么热闹?”忍不住翻了两个白眼,杨子千还是不能掩饰自己的*,张口问道。

    “四姑娘,您不知道,今天能榜上有名的,殿试时就会有机会高中状元,在此,看好打听一番家世人品,待到殿试时,直接打发媒婆上门即可!”夏雨笑着解释。

    “原来是做准备工作的!”杨子千无声笑道:“你说,姑娘我是不是也要在这一堆人中选 一个夫婿?”

    “ 啊?”这次,轮到夏雨惊讶了。我的姑奶奶,您真要选了夫婿,那位主知道了可怎么了得。

    “啊什么啊,姑娘我没那兴趣,逗你玩的!”杨子千看夏雨一副着急的样子,笑得特别开心:“我呀,是担心你家三少爷被人拉郎配了!”看着远处急急跑来脸上堆满了笑容的阿海,杨子千笑道。

    “还别说,三少爷年纪轻轻就能高中的话,这几率倒挺大的,不过、、、、?”夏雨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说吧?”杨子千侧身问道。

    “这洛城的千金小姐,嫁人是要看三代的,家世人品,门楣高低、、、、”下面的话,夏雨就不敢说出来了。

    “切,不嫁就算了,我杨家门楣低,门坎可高了。要做我三嫂,还得过我这一关!”杨子千大约知道了就算老三中了状元,想嫁的千金也少!为什么,还不因着个个都如现代不少女孩一样一心想嫁个富二代,高大帅!结果,被骗了的数不胜数,富负没分清,后悔药都没得买!

    “傻子才嫁家世,要嫁就嫁个家庭简单的,我敢说,跟着我三哥,比嫁一个皇亲贵族日子过得更滋润!”

    “奴婢也这样认为!”夏雨看杨子千越说越激动,连忙将话头截过:“看,四姑娘,阿海回来了!”

    “三少爷中了,四姑娘,三少爷中了!”人还没到跟着,阿海边跑边高声叫着,又惹得这群看猴戏的人行注目礼。

    “恭喜四姑娘!”夏雨连忙向杨子千道喜。

    “呵呵,果真中了?”杨子千小小激动,从座位上弹起道:“三少爷人呢?”

    “在街口,被一群同窗挡着了,他们中有人中了,也有没中的,都围在一起呢。对了,徐家大少爷也中了,只是,名字排在少爷后面好多好多!”阿海上气不接下气道:“小的就想着赶紧过来向您报喜了!”

    “好,有赏,夏雨,我们回去吧,既然家有喜事,咱们就*行赏”说完,抬脚走人。

    夏雨连忙付了茶钱,跟了上去。

    “啧啧,原来早有相好的,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那小子,是个有福气的!”背后,传来茶们的议论声,夏雨也懒得理会他们,径直跟了上去,这姑奶奶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