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八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庄子上开工修水塘,昨夜里签了长契的庄户们早早就扛了锄头、竹筐,还有拿了铁锤等各种工具来上工了。

    妇人们站在这边看了一会儿热闹就各自回家,而孩子们,却因着好玩,帮忙搬着小石块,玩得不亦乐乎。

    “小弟弟,你为什么要搬石头啊?”杨子千看一个脸上涂满了泥土的孩子跳得最是欢快,招招手,让他靠前,问道。

    “姐姐,大人们修水塘,我们这些孩子们也帮着搬一搬,一人一块石头,水塘很快就修好了!”搞不清杨子千是谁,七八岁的男孩子骨碌转着双眼,好奇的打量着她,想着一定是哪家的亲戚吧。“我不陪你说话了,小狗子他们都在忙,我也要多做事!”不等杨子千回答,又跳到战场上去了。

    杨子千看着这热闹的场面,感叹不已。现代的孩子,早被电视电脑游戏所吸引,别说七八岁,就是十岁二十岁,做着啃老族的年轻人一抓一大把。而这些孩子,却能为大人所想,真正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让她想到了那年寨子里自家修房,孩子们背石头挣拌桶用的场景,那时候,第一次凭着自己劳力为家里挣了农用工具的罗大牛、王大丫等现如今都能独当一面了。这些孩子稍加培养,加以时日,也是自家的可用之人!

    从暗卫化身为农事修善总指挥的高大兄弟任劳任怨的安排着水塘的进度。阿放阿成也加入了担土抬石的行列,因着本是习武之人,他们所担负的重量比常人多得多。这让庄户上的汉子们很不得劲,难不成,自己这些长年的泥腿子连东家带来的下人都干不赢吗?于是,铆足了劲的庄户们干得越发使劲。

    “夏雨,你看他们,挑担子走得健步如飞,像在比赛一般!”杨子千时不时的要在一旁看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中,她发现众人的干劲很旺,笑着对身旁的夏雨道。

    “呵呵,这还不是因为四姑娘您的宽宏大度,想一想啊,哪个庄子的东家会只签长契不用卖身?又有哪一个东家会只管一季收获,舍得放弃一年里的其他收益,随了庄户们自己去折腾?更没有 哪一个东家愿意平白的用十多亩田地修水塘,减轻他们很多的负担!”夏雨以往不懂农事,但跟着杨子千这两年,也慢慢学会了不少,当下由衷感叹道。

    “你呀,别把我说得这么好。我想的是,不能既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那怎么行呢?”杨子千指着那些挑担抬石的人道:“如果我真的苛刻了,吃不饱穿不暖,一家人生活无着落。这会儿,他们走路都怕没力气,哪来精力挑抬?”

    “四姑娘说的是!”夏雨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当下点头称赞,都不知道,这个农家姑娘,为什么想事会这么周全!

    “四姑娘,四姑娘!”阿海边跑边喊。

    杨子千寻声望去,发现阿海快步走过来的身后,跟着一个陌生人。

    “什么事?”杨子千疑惑问道。

    “四姑娘,这位师傅说是府城谢家商队的,他说给我们庄上运来了东西,因路窄,这会儿,在庄子口上,没办法进来!”人近身前,阿海禀道。

    谢家商队?杨子千一听,看想想时节,差不多,是该到了!

    “有多少?”杨子千问着商队师傅。

    “听杨二少爷说,他委托我们运送的货物差不多有二十车,因为我们商队马车有限,只得分两批运送过来,这是第一批!”这样的雇主可是大顾,更何况,听说商队谢老板与这杨家关系甚好,商队师傅恭谨回答。

    “阿海,让庄头上来一下!”杨子千看了一眼正挖土的庄头,喊道。

    阿海连忙跑过去喊了庄头。

    “四姑娘,有什么不对的 吗?”干得好好的,说是东家找,庄头连忙上前,别不是后悔不修了吧!

    “是这样的,府城庄子上送了一些菜种子,很精贵,你看庄上放粮食的屋子旁边可否挪出两间屋子来堆放?”杨子千有些后悔,自己早该想到这事儿的,现在是事到临头才想办法。

    “粮仓旁边倒有两个屋子,只是有些漏雨,需要修补一下!”庄头想了想回答道。

    “好,这儿暂时放一放,你招呼几个人马上去修屋子,只要不漏水不透风即可。另外的人,挑了竹筐什么的,跟着去庄口搬运东西!”都说要想富先修路,看看,无论是寨子,还是这庄子,路不通,都是一件挺麻烦的事儿。修水塘,修水渠,还得修一条大路,至少,马车能进到自己现在住的院子!原以为,等老三秋试放榜的时间是一段无聊的日子,却不想,事情一下就多了这么多。

    庄户们得到通知时,都有些诧异,这东家,不来则两年不来,一来,事情就做都做不完。一个个挑着这圆圆的黑黑的东西,都想着,这是什么种子,私下里问询一遍,没有一个人认识!

    人多力量大,大家伙儿来回跑了几趟,总算在午饭前将东西搬运完了,一把铁锁,将堆放种子的屋子锁了,让众人更是疑惑这玩意儿什么时候下地,长什么样?怎么个吃法用法?

    “这种子到明年开春时下种,到时,我会派人来指导大家种植,过一段时间,商队还会再送来,有多少种子,就要种多少!”杨子千想着,反正大家儿都没见过这东西,也不担心有窥探了去,就算拿了也不知道怎么用!看送过来的十车,足有五千斤之多,那么,老爹他们发送过来的一共该有一万斤了。一千亩地,一万斤,也不知道够不够种。这会儿,她特别想念自己家那位农业专家大哥,他要在这儿,定能给她一个准确的答案,也省得自己在这儿瞎想!

    “四姑娘,开春种这个菜,那谷子?”历来,田种谷子土种麦子,这东家,怎么会舍大取小,种那什么菜?

    “是的,种了这菜,种不了谷子了。”杨子千笑笑:“到明年秋收时,我自有安排!”水塘今年修好,雨水时节蓄了水,收了芋子就种麦子,甚至于提成方式她都想好了,四六分。自己得四成,余六成给那些庄户,干劲肯定很旺!

    “是!”庄头本想再说点什么,但,谁让她是东家,她最大,好说了算,悄悄再看了一眼这个姑娘,他无声退下了。

    “四姑娘,货运到了,你也清点了,那我们回去了,下次再见!”商队几位师傅在杨子千的盛情邀请下吃了一顿便饭,起身告辞。

    “既然各位师傅有事,子千就不留你们了,祝你们一路平安!”杨子千向众人送行。

    “哟,瞧我,记性好忘性大”走在前头的领队师傅,突然转过身,在怀里摸了几下,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递给杨子千:“这是杨二少爷托我交给姑娘的,一忙就给忘记了,差点坏事!”

    有东西到,不说书信,口信也该有一两句的。杨子千很纳闷自己那一家人子是怎么想的,居然半点关心问侯都没有,原来是自己错怪了他们,是这邮递员半路将职责忘记了。

    “不碍事的,想必家里也没什么大事”杨子千一边伸手接过了书信,一边还安慰着这个记性不太好的领队。

    “让我想想,好像确实再没什么落下了,那四姑娘,你慢慢看,我们先走了!”领队师傅挠挠后脑勺,自我解嘲笑道。

    “呵呵,好的,各位路上注意安全!”杨子千看他们走向庄口,那里,有他们的十辆运货的马车。是了,马车,自己家,也该置办一辆了。以往在寨子和码头来回,因是山路用不上。如今,在府城和洛城行走,有自己的马车更为方便!

    回到屋子,杨子千将信拆开,一手娟秀的小楷,一看就出自秀才之女的二嫂之手。还别说,这手小楷,让杨子千汗颜不已。

    二嫂的来信,是说家里一切都好,庄上的芋子收了,都按照杨子千的要求,芋母子留下独家供应满堂红,因此,府城满堂红的生意很是红火,惹得有些人也眼红。好在杨子千有先见之名,将杨子林做的几张上好的旋转木桌送了几家关键的人家,打通了关节,又有大丁子和岈屿山庄来的两个护卫坐镇,这才能平安无事。那些芋子仔仔留下庄上的种子后,都如数运送过来了。来信还交待老爹是在府城庄上芋子秋收后就打道回了河包县,临行前千交待万交待,无论是洛城的老三老四,还是留在府成的老二一家,过年时,一定要回家。

    来信还说,加工坊的订单也多,大户人家都来订木桌,读书人喜欢书桌,而有女出嫁的人家,则是组合衣柜。想不到,自己一个主意,让陪嫁平添了重量级的东西!杨子千乐得一笑。

    杨大年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出生,让他在府成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也因着有庄上的事务缠身打发时间,这才不显得无聊。看,庄上一收获,就急着回去了。无论走再远,他的根永远是李家寨子的河弯!

    看完信,杨子千心欠欠的想着,这信,二嫂好像还忘记了一点什么!

    对了,是她自己,走之前,都怀了几个月的身孕了,这会儿,是生了,还是没生呢?杨子千扳着手指算着月份。

    “妹妹,你在算什么?”杨子森走过来问道:“秋试吗?不用算,还有五天我就该进场了!”